创业板成“套现板”

yl10000 收藏 0 211
导读:[B]14公司40名高管解禁首月套现5.6亿[/B] 刚刚过去的11月,称得上是创业板的“高管减持月”。因为去年10月30日首批登上创业板的公司自11月1日起,便迎来了限售股的解禁,那些持股高管们期待已久的纸面财富兑现日正式到来。首批上市的28家创业板公司中,除宝德股份(300023)发行前所有股东承诺36个月限售外,其他27家公司都有一批小非解禁,解禁总数量为11.96亿股,是此前流通股数量的1.18倍。 [B]14公司遭高管减持1958万股,华谊占大半壁江山[/B] 11月,沪深大

14公司40名高管解禁首月套现5.6亿

刚刚过去的11月,称得上是创业板的“高管减持月”。因为去年10月30日首批登上创业板的公司自11月1日起,便迎来了限售股的解禁,那些持股高管们期待已久的纸面财富兑现日正式到来。首批上市的28家创业板公司中,除宝德股份(300023)发行前所有股东承诺36个月限售外,其他27家公司都有一批小非解禁,解禁总数量为11.96亿股,是此前流通股数量的1.18倍。


14公司遭高管减持1958万股,华谊占大半壁江山


11月,沪深大盘冲高后快速回落,上证综指月度跌幅达到5.33%,这对于数着日子择机减持的第一批创业板高管而言,似乎没有赶上最佳时机,但事实并非如此。


由于上证综指自2010年7月以来大幅反弹,至11月上旬涨幅达到30%,因此,创业板高管11月的减持还是“站在了高位”。不管其减持发生在大盘下跌前还是下跌后,以其当初低廉的成本计,套现收益之高、兑现财富之快,足已令所有上市公司高管们眼红。


根据深交所诚信档案数据进行分类统计显示,整个11月,首批解禁的27家创业板公司中,有14家遭到高管减持,减持股数总共为1958万股。


其中,华谊兄弟(300027)遭高管减持最多,共有三名高管及家属进行减持,包括既是高管家属也是发起人的孙晓璐、王育莲以及公司监事赵莹。三人总共减持1105.5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3.3%。不但是这批创业板公司高管减持股数惟一超过千万元的公司,同时也是减持比例最大的一家,其减持比例占14家高管比例总股数的56%。


大禹节水(300021)和吉峰农机(300022)的高管减持最也紧随华谊兄弟之后。大禹节水遭高管减持246.2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8%;吉峰农机遭高管减持140.8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8%。从高管减持股数看,这两家公司分别位列高管减持榜第二位和第三位。


高管减持股数在百万股以上的还有汉威电子(300007)和中元华电(300018),分别遭高管减持104.9万股和100万股,各占总股本的0.9%和0.8%。


另外,网宿科技(300017)遭高管减持91.19万股,南风股份(300004)遭高管减持64.10万股。硅宝科技(300019)、华星创业(300025)、亿纬锂能(300014)分别遭高管减持45.25万股、31.11万股、11.76万股。


高管减持10万股以下的公司仅有探路者(300005)、上海佳豪(300008)、红日药业(300026)和华测检测(300012)四家,这四家公司11月遭高管减持的股数分别为9万股、7.3万股、1.2万股和0.09万股。


40名高管套现5.6亿,两人落袋过亿


到底有多少名高管参与了创业板的首月减持,套取了多少现金呢?统计显示,这14家公司中,进行自家股份减持的高管共40名,高管减持总次数达到123次,套现总额接近5.6亿元。


其中,高管减持次数最多的是华谊兄弟。自11月1日~26日,华谊兄弟3名高管及家属共发生30笔减持,其中王育莲17次、孙晓璐10次、赵莹3次。因此,王育莲也是当月减持高管中减持最频繁的一位。


大禹节水紧随其后,高管减持次数也多达27次:董事兼总裁谢永生5次,常务副总裁郭毅6次,副总裁刘伟芳2次,董事党亚平2次。同时,大禹节水董事聂根红和监事仲卫善分别通过其受控法人股东甘肃大成投资和甘肃亿成工贸进行减持,分别减持3次和9次。


而减持高管人数最多的是吉峰农机。自11月1~25日,吉峰农机共有10名高管进行了抛售,其中6名为公司现任高管,另外4名为高管家属,高管家属中有两人为吉峰农机董事长王新明的兄弟姐妹。


从套现金额看,这40名高管中,有两人落袋过亿,即华谊兄弟的高管家属及发起人孙晓璐和王育莲,两人不但是创业板高管中减持量最大的,同时也是套现金额最多的。按其每笔成交均价算,孙晓璐抛售720万股套现约2.1亿元;王育莲抛售384.2万股套现接近1.2亿元。


除这两名亿万富翁外,当月落袋上千万的高管还有7位。汉威电董事蒋会昌套现2553万元;大禹节水监事仲卫善套现2497万元;中元华电监事郭晓鸣落袋2325万元;大禹节水董事聂根红落袋1983万元;南风股份董事周燕敏落袋1470万元;南风股份董事邓健伟和吉峰农机董事赖寒分别落袋1401万元和1114万元。


通过套现成为百万富翁的高管有19名,几乎占了全部套现高管的一半。也就是说,这40名套现高管中,有四分之一的人成为千万乃至亿万富豪,有二分之一的人成为百万富翁。其余的12名高管当月套现金额也都为数十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创业板股东股份锁定期较长,使得这40名套现高管中没有出现一把手,但并不代表一把手就没有减持意愿。比如吉峰农机的两名减持高管家属就是董事长王明新的兄弟姐妹,而且套现金额较大,其中,王晓英减持30万股,套现954.6万元;王海名减持25万股,套现796万元。


创业板成“套现板”


“这个信誓旦旦宣称将从实体经济层面支持我国经济发展的市场如今南辕北辙,创业板正在发生一定程度的目标偏失和功能错位。”一名投资人士谈到创业板高管套现时深表忧虑。


就在首批创业板高管大把捞取现金之时,创业板已从一年前神话般的热炒变回残酷的现实。一年前开板之初可谓风起云涌,在A股市场整体强势,甚至产生了两市最高股价。神州泰岳(300002)上市仅3个月,便将中国船舶(600150)和贵州茅台(600519)拉下第一高价股的宝座,但最终因业务单一且过度依赖中移动而被称为挺不起腰杆的“驼背公司”。


在上述遭高管减持的公司中,不少上市前连续几年业绩大增,上市后却增速大幅放缓甚至下滑,网宿科技就是典型,现在业内甚至将上市后业绩马上变脸的现象戏称为“网宿现象”。因为今年初网宿科技交出了一份最烂年报,尽管此前第一批创业板公司中有些交出的年报也不好看,但网宿科技的差业绩还是震惊了业界,年报公布之前的两周,网宿科技总经理彭清悄然辞职。


另外,高管为套现选择辞职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投资者报》2010年9月份统计显示,9月7日,有30家创业板公司61名高管在公司上市后离职。其中,有28人为持股高管,持股总市值达到16.4亿元。


高管大额套现或为套现而不择手段的同时,业绩上市后下滑、上市造假、恶意圈钱、用超募资金金买房购车等丑闻频现于板业板,创业板新股不败的神话也最终破灭,仅上半年个股整体破发比例就接近30%,凡此种种,让创业板背离了初衷。


正如此前所言,我们不指责投资对创业板的热情,也不怀疑创业板的未来,但需要提醒投资者注意创业板的高风险,或许泡沫过后,留下来的才是板业板精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