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葫芦

feipangdun 收藏 0 654
导读:油葫芦 有家风雨家具店,老板叫胡和,外号“老酒鬼”。老酒鬼酒喝得凶,为人比喝酒更狠。二锅头才65度,他最起码108度,而且还刻薄、小气。 风雨家具店有三间门面,起先他雇了两个伙计帮忙。但没三天,老酒鬼就反悔了,他想:雇了伙计,不论多少,总归要发工资,不如收个徒弟合算。根据祖上留下的规矩,学徒学三年,帮三年,满师出门还有谢师钱。家具店又没有多少技术传授,等于是找个人替他白干六年,这样的便宜事不做白不做哩!所以他辞了伙计,贴出告示,招收徒弟。 老酒鬼收徒弟一不要文凭,二

油葫芦


有家风雨家具店,老板叫胡和,外号“老酒鬼”。老酒鬼酒喝得凶,为人比喝酒更狠。二锅头才65度,他最起码108度,而且还刻薄、小气。


风雨家具店有三间门面,起先他雇了两个伙计帮忙。但没三天,老酒鬼就反悔了,他想:雇了伙计,不论多少,总归要发工资,不如收个徒弟合算。根据祖上留下的规矩,学徒学三年,帮三年,满师出门还有谢师钱。家具店又没有多少技术传授,等于是找个人替他白干六年,这样的便宜事不做白不做哩!所以他辞了伙计,贴出告示,招收徒弟。


老酒鬼收徒弟一不要文凭,二不要水平,考试时只拿出几个酒瓶。他问第一个来拜师的青年人:“你愿意当我的徒弟吗?”“愿意。”“愿意就好,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从身后拿出一瓶白酒,又问:“这是什么?”


那青年仔细看了看,说:“是白酒,山西汾酒。”老酒鬼见这青年既懂酒,还晓得产地,心想也是个酒鬼,不要!


过了几天,又一个青年人来拜师。老酒鬼问:“你愿意学做家具生意吗?”那青年人说:“是的,我愿意拜你为师。”“好,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又从身后拿出一瓶黄酒,问:“你认识这东西吗?”那青年看了看说:“认识,这时绍兴花雕,五年陈的。”老酒鬼想,又是个酒鬼,不能要!


老酒鬼自己喜欢喝酒,为啥见拜师的人认识酒就不要呢?原来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哩!他招徒弟目的是要徒弟给他打工,如果是个会喝酒的,一喝酒准误事,店里的生意叫谁去做呢?再者,他怕徒弟偷喝他的酒,所以来拜师的只要认识酒,他一概不要。


人们都说,按照老酒鬼的考法,考得上的无非是白痴、戆大。这事传来传去,结果传到了一个叫“油葫芦”的人的耳朵里。这油葫芦平时嬉皮笑脸,好吃懒做,听到这个消息,他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就兴冲冲地来到风雨家具店,对老酒鬼说:“师傅,我拜师来了。”


老酒鬼一看,人好像蛮老实的,便说:“好的,好的。”说完,就从酒柜里拿出一瓶“五粮液”,问:“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油葫芦看了看,摇头说:“不知道。”老酒鬼想,有些苗头!又回手拿出一瓶绍兴加饭酒问:“你再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油葫芦接过来看看,还是说:“不知道。”


嘿,有门!老酒鬼把瓶盖打开,把酒瓶举到油葫芦面前,说:“你闻闻,这是什么东西?”油葫芦用鼻子一闻,眉头一皱,往后一退。


老酒鬼踏上一步,问:“再闻闻,到底是什么东西?”油葫芦认真的闻了闻,突然做出一副要呕吐的样子,说:“师傅,你为啥把马尿装到瓶子里呢?”


老酒鬼一听,高兴的一拍大腿,说:“好,好!我可招到好徒弟了!”


就这样,油葫芦成了老酒鬼的徒弟。好看的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 五味吧,开头几天,老酒鬼叫他干啥,他就干啥,而且干得认认真真,嘴巴里还师傅长师傅短的,逗得老酒鬼像跌进了迷魂汤里,分不清东西南北。


有一天,老酒鬼打牌赢了钱,就买了一只老母鸡、一块火腿肉、几瓶好酒回来,打算好好吃一顿。谁知刚睡好中午觉,几个老搭子打电话来,说三缺一,叫他快去。老酒鬼想,这几天手气正旺,何不趁机多赢一些?于是,就对油葫芦说:“徒弟,我打牌去了,明天早上回来,店里你要照看好。”


油葫芦说:“请师傅放心。”


老酒鬼想想还是不放心,指着挂在墙上的火腿吩咐道:“这是块火腿肉,价钱贵,你要看好,别让猫偷去。”


油葫芦恭敬地回答:“好的。”


老酒鬼接着说:“还有后院的那只老母鸡,千万别让隔壁那只大黄狗叼去。”


“我知道了。”


老酒鬼又一指酒柜里的几瓶好酒,说:“这柜里的两瓶东西要特别注意,那是毒药,一瓶是红砒霜,一瓶是绿砒霜,吃了要死人的,千万不能动!”油葫芦说:“师傅放心,我不会自杀的。”


老酒鬼觉得这下可万无一失了,就高高兴兴地走了。可老酒鬼一走,这油葫芦就来劲了。他赶紧关了店门,到后院把老母鸡宰了,把火腿肉斩碎后,塞在老母鸡的肚子里,放在电饭煲里煮,没多久工夫,火腿烂了,鸡也熟了,他又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小糊涂仙”和一瓶“酒鬼”,连吃带喝,扫了个精光。收拾好碗筷,油葫芦把鸡骨头一扔,空酒瓶往地上一放,就大模大样躺在老酒鬼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天亮了,老酒鬼钞票输得精光,带着一肚皮闷气回来了,一进门就感到酒香扑鼻,走到里面,见酒瓶歪倒在一边,油葫芦正睡在他的床上。再到后院一看,老母鸡没了,店堂里的火腿也不见了,不觉火冒三丈。回到房里,朝油葫芦脸上扇了两记耳光,吼道:“睡,睡你个大头鬼,快给我起来!”


油葫芦睁眼一看是老酒鬼,赶紧从床上滚下来跪在地上,哭着说:“师傅呀,你走之后,我在店堂里做买卖,忽然听见后院有鸡叫声,急忙跑出去一看,隔壁的大黄狗把鸡叼去了,我拼命追,但没有追上,又怕挂在店堂里的火腿被猫偷去,急忙回来一看,这火腿也没有了。我很难过,师傅交给我的事情都没有办好,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我想起你放在柜子里的两瓶毒药,就拿来喝了一瓶,但没事,又把另一瓶喝了,才感到头昏昏沉沉,所以就躺到你的床上等死。师傅呀,你说我把两瓶毒药都喝了,为啥到现在还没死呀?”


老酒鬼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痛,气得直跺脚,喊道:“不死,不死,是药力不够!”


油葫芦听了,急忙爬到酒柜前,拿起两瓶“五粮液”说:“药力不够,我把这两瓶也喝了!”


老酒鬼冲上去夺过酒瓶,咆哮道:“你不死,我可被你气死啦!”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