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三十节 撤退(1)

拆哪儿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三十节 撤退(1) 田庄台畔,大辽河正在冰雪的覆盖下静静地流淌着,一如这片黑土地上憨厚的农人。老北风站在辽河岸边,远远地望着对岸的水源镇。虽然自己的第二路军目前已经有一千多人了,但由于严重缺乏重武器,老北风实在找不到一个可以正面御敌的方法。冰冻的辽河让老北风无计可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三十节 撤退(1)

田庄台畔,大辽河正在冰雪的覆盖下静静地流淌着,一如这片黑土地上憨厚的农人。老北风站在辽河岸边,远远地望着对岸的水源镇。虽然自己的第二路军目前已经有一千多人了,但由于严重缺乏重武器,老北风实在找不到一个可以正面御敌的方法。冰冻的辽河让老北风无计可施——哪怕是炸掉了辽河大桥,已经冰封的辽河还是可以像平原一样通过,而且可供通过的河段太多了,无法防守。既然如此,那就留下辽河大桥吧,至少可以当一个诱饵,让鬼子像蚂蝗一样地吸引到这里来。

此刻石田正低着头站在多门二郎面前,多门二郎冷酷的目光牢牢地盯着他,只看得石田心中发毛。

“石田君,帝国陆军大学只教过了你如何撤退吗?”

“对不起!将军阁下!我们遭到了支那人装甲列车的攻击!”石田中佐脚后跟一碰,仍然低着头回答道。

“难道你想隐瞒被支那人夜袭的事实吗?”多门二郎勃然大怒。

“对不起,将军阁下!”

“那么,你的大队应该用支那人的血去洗刷你们的耻辱!”

“多谢将军阁下!”石田感激零涕地大声回答道。

又一个黑夜降临了。已经冰冻的大辽河上,一些黑影在星光下忙碌着。他们凿开表面的冰层,埋上炸药和引线。这些久居辽河两岸的人,对了这条母亲河的脾性了如指掌。在不同的间距上埋设完了炸药后,又轻轻地捧上冰雪,小心地掩盖好一切痕迹,而辽河大桥的中段,也埋设了大量的炸药,在留下几个隐蔽得极好的观察哨之后,又悄无声息地撤退,仿佛从来没有到过这里一样平静。

当太阳从辽东湾升起的时候,石田中佐再一次带着他的大队向田庄台进发了。这一次石田觉得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即便是支那人的装甲列车再一次出现,在不远的后面,旅团所属的炮兵联队也会给那些可恶的支那人毁灭性的打击。但是支那人的装甲列车再也没有出现,至少现在没有。

水源镇在辽河的东岸,立科村旁边就是辽河大桥。石田谨慎地观察着河的对岸,除了昨天留下来的那片零乱的痕迹之外,没有任何发现,难道这些支那人都撤退了吗?在选择是通过辽河大桥过河还是从冰面上过河方面,石田进行了充分的考虑:大桥如果一旦埋上了炸药,等到部队行进到大桥中央的时候突然引爆,那么自己的士兵将会下饺子一样的进入被断裂的桥体砸开的冰面。哼哼,让这些支那人做梦去吧,无畏的皇军将从已经封冻的冰面上直接过河。石田命令一个小队的日军先行通过,然后在河对岸建立支援阵地。

当这个小队的日军在对岸发来安全的旗语后,石田命令整个大队都开始过河。当大部分的日军进入了河的中心,观察哨里那个几乎被冻僵的人,小心地屏住呼吸,用自己还能够稍稍活动的手压下了按钮,看不见的电流瞬间通过,数个雷管同时加电,长一百多米,宽三十多米的冰面上霎时腾起站天的冰渣。

由于炸药在埋设的时候就是设想着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因此处在爆炸范围的日军并不是被爆炸的威力所威胁,真正给他们带来威胁的是,这里的水,这里看起来平静无奇的水。穿着厚重的冬装,全战斗负荷的日军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直接从冰面上滑进了冰冷的辽河。那些被炸药直接炸成碎末的士兵其实远比那些滑进水里的士兵要幸运,因为那种死亡几乎感受不到痛苦。

“上岛君!救我!救我!”滑入水中的士兵,哆哆嗦嗦地叫着,双手紧紧地抓着冰面,竭力使自己不要再滑下去。尽管已经甩掉了大部分装备,但是进了水的沉重冬装让他感觉到越来越重,而已经冻僵的手指再也使不出力量。试图施以援手的士兵稍一靠近,已经被爆炸的冲击波炸出裂缝的冰面顿时发出令人心寒的“嘎扎嘎扎”的响声。

“不!不!”同胞的后退终于让已经濒死的士兵彻底的失去了求生的勇气,两只手悄悄地滑离了冰面,平静的水面只是冒出了一两个泡,就又重新归于平静。惨叫声没有持续多久,静静的辽河还是像一切都没有发生那样,温驯地流淌着,用她博大的胸怀为这些远涉重洋的这些年轻生命清洗着他们的罪恶。

首先过河的中村小队,沿着已经暴露的的电线顺利地找到了那个按动电钮的人。这个已经快要被冻僵的中国人长相非常普通,眉毛上已经结了一层严霜,双眼非常吃力的眨了眨,好像一个极度困倦的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会睡过去,不再醒来。但是现在这个中国人却吃力地望着中村小队长笑了笑,嘴唇张了张,没有说出话来。中村俯下身子准备听听这个支那人到底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鼻子首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导火索燃烧的味道。

在轰的一声巨响之后,距离最近的几个士兵像玩具一样地飞上了天空,然后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降落,而那个隐藏的中国士兵则早已化为了碎片,融入了这片热土,再也不能分割。

凄惨的叫声和血红的冰面,让石田心里冰凉,他实在想不到,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如此危险。一路上他所见到的那些支那人,过着像原始人一样的生活,有着无比温顺的性格,甚至在死亡前的那一刻,都不会发出求生的尖叫声。但是,这里的支那人显然和他以前所见到的有所不同,他们温和的外表下,有着坚强而冷酷的心,在这里,甚至连河水都成了这些可笑的支那人的武器。石田首次感觉到了绝望。

当幸存的日军匆匆撤回,对岸的那一小队日军显得手足无措。虽然他们相信在强大的皇军面前,这些支那人是不敢贸然发动攻击的,但他们还是向石田发出了请求支援的旗语。恼怒万分的石田惊疑不定,因为在刚才过河时,他几乎损失了两个中队,现在他的一个大队只剩下了一个多中队了,即便是旅团长会原谅自己,石田也无法原谅自己的失误。

石田决定用仅剩的这一个多中队到河对岸建立一个阵地,掩护后续部队过河。

但是,这仅仅是石田的愿望。

辽河方向传来的爆炸声让多门二郎心惊,在多门二郎的催促下,大岛陆太郎的步兵第四联队正在加紧行军。然而被破坏的铁路让大岛陆太郎不得不放弃铁路机动。

此时石田中佐已经到达了辽河对岸,建立了一个支撑点,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援兵快点到达。此刻的石田已经完全没有了几天前的骄傲,他沉默地望着辽河两岸大片的土地,也许这土地上隆冬时刻平静的景象让他想起了北海道的冬天。应该很快就可以回家了,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刀。

就在石田不经意间抬头时,却发现了西边不远处隐隐升起的白色蒸汽。石田绝望地回头望了望河对岸的水源镇,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但是没有奇迹。带着啸声的炮弹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地劈头盖脸地砸落下来。令人恐怖的105mm俄制炮弹在石田辛苦建立的防御圈里爆炸,腾起的烟雾让石田无法观察到阵地的情况。在足足轰击了半小时之后,炮击终于停止了。当硝烟散去,石田望着阵地上的一切,只希望自己并不是那个唯一的幸存者——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指挥官,他的幸存只能感受到耻辱。

石田朝着东方那轮在硝烟中显得惨白的太阳跪下,解开自己的军装,现在他只有这样一条路来洗刷自己作为指挥官的耻辱。切腹之后,他将可以因为赎回了自己的罪行,而得到国人的原谅,并最终得以进入那个被国人所敬仰的神社。然而,就是石田刚刚举起刀的时候,一颗7.92mm的子弹飞来,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右肩,在受到阻碍后,有些不甘心地拉扯着石田右胸的一大块肌肉一起离开,此时辽十三式步枪清脆的声音才传来。巨大的冲击力和巨痛让石田在凌乱不堪的阵地上翻滚着哀嚎。

老北风用一种悲悯的目光看着石田,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的东洋人。

“我说,你们这帮小鬼子为什么不好好地呆在岛上打鱼呢?”虽然明知道石田听不懂自己的话,但老北风还是问道。石田停止了翻滚,残存的左手想去摸索着什么。他已经没有了所有的尊严,只是用充满了哀求的目光望着老北风。老北风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把日本刀,递给了石田,而石田却已经没有了力气,老北风叹了口气,握住石田的左手,慢慢地把刀刺进了石田的腹部,再自右至左一拉。

“阿里卡多”石田抽搐着自己的嘴唇,用最后的气力吐出这几个音节,也许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石田有了一丝悔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