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黑市拳 正文 《31》邓麻子

武者2009 收藏 1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浓重的声音:“我是邓天堂。”


我一楞:邓麻子?他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邓麻子哈哈笑着说:“老五兄弟,今中午我在你师傅范老大那喝的酒,我们俩认识20多年了,交情很好啊。”

靠,你个混混,我师傅能搭理你?这家伙是在忽悠吧?我不敢断定他的话真假,就直接道:邓老板,找我有什么事吗?

邓麻子骂了一声,说你小子是块人才啊,我跟你师傅说了,今晚咱一块坐坐,别说忙,晚上你等我电话。

我刚要回话,邓麻子挂了。

这流氓,找我能有什么事呢?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仰或是跟眼镜刘密谋好了钓我出去一枪暴头?但他们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干啊。我思前想后弄不明白邓麻子请我喝酒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摇了摇脑袋,先不去想这些,拨了师傅的电话,接通后我问:“师傅,今中午邓麻子跟你喝酒了?”

老头刚睡醒的声音:“是啊,本来我不愿搭理他,可这家伙软磨硬泡把我拖上了车,这家伙现在也混出个人样了。”

我哦了一声又问:“邓麻子没说别的吗?”

师傅说他能说什么,还是吹呗,我懒的搭理他。师傅突然问:“你怎么知道我跟他喝酒的事?”

我把麻子要我一起吃饭的事说了。师傅说别跟那些地痞纠缠在一起,他找你没好事,今中午他提起你师兄弟俩,好象要给你们些好处,我把话岔开,他也没积着啦。

我放下电话,很显然邓麻子是想收买我和师弟,砍掉周总的左膀右臂,以便单击周总?


我考虑再三,拨通了老板的电话,说了麻子的事,我说被我拒绝了。

老板说别,你们俩今晚必须去,看看麻子到底在耍什么花招,也利于我们有准备对付他。我答应了。

这时师弟也来了电话,问哥你业务很忙啊,老在通话中,我呵呵笑了,说忙个屁啊,邓麻子没找你吗。

师弟说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呢,你说咱去不去?我说周总让咱必须去。

师弟很惊讶的啊了一声,说哥我听你的。

我说好,麻子既然叫咱去喝酒,那既是赴汤蹈火咱也去闯闯,看看那杂种怎么玩咱。



黄海与神州两地产在沙场竟标后就誓不两立了,其后在土地竟拍上连续大战,黄海全部拿下,麻子气的吐血。更要命的是麻子传统地盘市各大局的工程正在被黄海一点点蚕食。

拿麻子最铁干的交通局举例,以前这里是麻子的据点,交通局不论有什么工程,都是麻子的。但自从去年新任交通局长因心脏病去北京最著名的军区医院治疗后,事情完全倒过来了,交通局下属的旅游码头,海上皇等宫项目全部被黄海拿下,打了麻子个措手不及。

刚开始麻子以为周总砸钱多,就不惜一切代价跑关系砸钱,但人家新任局长铁面无私,高低不要。麻子弄不明白现在还有这样的清官?

后来才知道,交通局长去北京军区医院治疗的时候,那个主刀医生竟是周总堂弟,住院部主任是堂弟的老婆,因为局长认识周总,期间堂弟夫妇对局长照顾的无微不至。局长非常感动,要知道,北京那个著名的军区医院,在那治疗的高官海了,一个地级市的小局长若在本地还能牛比下,但在那里就是一普通农民。没人鸟。人家这么看的起他当然跟周总有关,局长感激不尽,病好后,局长临走,去了周总堂弟家答谢,堂弟说我哥在你们市搞开发,人生地疏不容易,嘱咐局长多照顾下他哥。局长拍胸脯说周大夫你放心,周总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

此后周总跟局长有了这层关系,铁上加铁,那还能有邓麻子的虾毛?交通局码头一期项目总造价八百六十万,参与投标的工程公司多达11个,只神州麻子的下属工程队就有六个,麻子以为这项目是板上定钉了,非他莫属。谁想到一揭标,800多万的项目标底,神州跟黄海的标价竟然只差一毛三分钱,黄海顺利拿下项目。如此神奇的游戏让人不可思意。

麻子虽然气的要死,但以为这是运气而不是暗箱操作,但接下来的几个项目全数收于黄海囊中。麻子这才明白自己的大意。到处告交通局长受贿,但查下来没有半点眉目。

麻子发誓要三年内把黄海挤本市地产界。



雨停了,天还没黑,我正在员工宿舍里跟他们玩牌。电话响了,我一看还是那个号码,知道是麻子。就接起来,麻子说老五兄弟,赶紧的,皇都大酒店三楼308房间,叫上你师弟一起过来。

我说好邓总。扔下扑克,我对他们说今晚有事,你们玩吧,说着走出屋,给师弟打了个招呼,要他在广州路红绿灯那等我。

孙薇见我要上车,就从伙房里跑出来问:“今晚回家吗?”

我说是,你做好饭让他们自己端过去就行了,早点回家。


孙答应了,又嘱咐:“路上小心点。”

我笑笑,钻进车,疾驶而去。


车驶到广州路红绿灯附近,远远看到师弟站在路边向我招手,这伙计眼挺尖啊,师弟上了车,一坐下就问:“哥,你说邓麻子找咱兄弟俩他想干什么?”

我说不知道这杂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到时候看看。记住,你少说话。师弟点点头。

我们把车开进皇都大酒店楼前的空场停下,直接就上了三层308房间,门一开,见邓麻子已坐在那儿,正嘻嘻哈哈在教一服务员英语呢,靠,这流氓认字不比我多,还会狗屁英语?拽吧。麻子50多岁,圆脸背头,很有气派的,脸上有几颗浅皮坑。

麻子见我俩进来,立即招呼。我堆笑着问候了他。麻子转脸吩咐服务员倒茶。

又站起来把我拉到他身边坐下,我打趣地说邓总外语水平很厉害呀。

麻子哈哈大笑:“草,你小五可别讽刺我了。没事逗小姑娘乐乐。”说着又掏出钥匙递给服务员道:“小吴,你下去从我车上拿两条“黄鹤楼””

服务员出去了,这时麻子才仔细看了看我和师弟,问:“你俩跟着周矬子,混的还好吗?”(周总不到1米7,麻子是故意丑化他)

我笑笑说跟人打工有啥好不好,混碗饭吃罢了。


麻子叹了口气,坐在那儿一幅沉思状。而后摇了摇头说:“凭你兄弟俩的本事,跟周矬子混真是太屈才了,今中午我还跟你师傅范老大说过,跟一外地矬子不塌实啊。”

我看着麻子没吭声,静听他往下说。

服务员拿着烟上来了,麻子朝她摆了摆脑袋,服务员就把烟放在我和师弟面前出去了。

我赶紧推辞道:“邓老板别啊,这算怎么回事。”

麻子切了一声:“几盒烟算什么,那样吧,如果你俩愿意,就到我公司。我姓邓的决不会亏待了兄弟们。跟那矬子也没什么前途,他快完蛋了。”

我一听,和师弟面面相盱。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