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第一卷 第018节 我是妖孽?开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第018节 我是妖孽?开打!

吃过午饭,张冉坐在城头督阵,需要撤离的人员正在准备,汉军的斥候已经在北城门附近出没,伤势已经痊愈的横脸带着三十多个手下潜在北城门外,伺机猎杀这些探子,以保证撤退人员的隐秘和安全,现在这种情况,所有人都是齐心协力,就算是别有心思的胡大,也不例外。

汉军营中却是鸦雀无声的样子,貌似所有汉军都在休息,这种情况很不正常!依照那个王霸的脾性,如果不是有人压制,吃完战饭就会急吼吼的来斗将!

看看清朗的天色,张冉心底却是无端的漫上点点阴霾,思量了一下,对身旁的吴盛说道;“你去跟胡都头他们说,现在就让大伙出发撤离,所有人都走,赶紧走。”

吴良一听急忙去了。张冉静下心来,静静的看着远处汉军的大营。那里依旧是旌旗招展,但是营中活动的人员极少,除了必要的哨兵,巡营的巡逻队也不多。

魏三噔噔噔上得城墙,“大头领,怎么回事,不是说明天夜间在全部撤离么?”

张冉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撤离准备的怎么样了,能不能立即撤走?”

魏三;“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大车刚刚赶回,他们连夜连天的急赶,大伙没有获得休息,这样急着走、恐怕要放弃一部分物资,而且这大白天的撤走,恐怕汉军会大举追击!而且胡都头也不同意这样急着撤!”

张冉;“事情不对头,大伙立即开始撤,城墙上的人也走,留下旌旗不动就是了,至于,物资,能运多少就运多少,赶紧走,我来断后。”他实际是想再看看汉军搞什么名堂。

下得城来,吴盛等人正在紧张忙乱的催着大车驭手们起身套车,驭手们一个个都是满眼的血丝,刚刚喂了马匹、骡子,现在正疲乏的紧。

胡大等人正在紧张的给驭手和悍卒们散发着铜钱,一筐筐圆润、闪着金黄光泽的铜钱被散发到各人手中,各都都头一个劲的嚷着打气的话,号召士卒们同舟共济、渡过这次的危机。胡大气恼的问道;“你究竟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让大伙休息一晚吗?”

张冉毫不客气的将他拉到一边,也不顾魏三的手已经摸到了刀把上,声音中充满威慑和下意识使出的蛊惑;“你给我听着,老子知道你是个有野心的人物,只是现在很不幸,你遇到的是老子,听我的话,我可以包你后世的荣华富贵,否则!”按在城墙上的手掌一震,城墙上外包的尺厚青石无声粉碎!“叮!”的一指弹碎魏三刺来的精钢短刀上,锋利的短刀顿时寸裂!而旁边十步远的众人丝毫未觉!

放开脸色煞白的胡大,斜了旁边脸无血色的魏三,“立即去做!”。这个时候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张冉脑子里坚定的转着念头,这两家伙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将自己给卖了。

有了钱财打底,士卒们的动作也快了许多,张冉一指守着、眼看着打开北城门,五百多悍卒护着大车出城。胡大转到张冉面前,将一个简易地图递给他,涩声说道“你一个人断后实在不靠谱,是不是留下一个都给你?”

张冉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都已经说明白了,我断后只是观察观察这些汉军的动静,不会和他们交战,你们赶紧走吧,这事情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到时候我自然会找到寨中,我才是军寨大头领。”

胡大身上一寒,勉强一笑,点头去了,张冉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山寨大头领的位置可不会轻易放弃,也是说张冉不会轻易放弃这股力量。在宋文学他们想来也应该是如此,否侧张冉那用得着这样费尽心思来保全这些伤兵。胡大现在深信,如果他真的敢有什么动作,谋夺定天军寨的统治权,恐怕张冉上天入地也会找自己算账,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个寒战,自己这个西北刀王,江湖上有数的高手,面对那小子森冷的目光,竟然连对视都做不到,实在愧煞!这小子是个什么来历?

在这个乱世,有点想法的人都想拥有自己的一股势力,张冉自然也被定天军中那些聪明人认为是有点子想法的人。

看着车队出城,张冉心底的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回头就向南城门走去。

寂静的街头,乱风卷起的树叶枯枝在大街小巷之间翻滚飞腾,有点手艺的百姓都被折卿雁带走了,剩下的百姓均是吓得躲在了家中,哪敢离家半步!

张冉没有着甲,黑黝黝的玄甲就像是一件圆领背心,薄薄的倒是像一件背甲,只是模样很怪。没有携带长兵器,张冉随手提了一把重矛,这种矛是唐中后期的骑兵主要制式武器,长达4.18米,较之短矛长上近两米,更重12斤。

拽着鹅卵粗的矛柄,张冉走到距离南城门附近,长街上呼啸的风此时突然散了,一点诡异的气息迅速蔓延散开。

眼中精光一闪,三十步外的城门突然“轰隆”一声炸开!飞溅的破碎碎片中一条人影闪电一般飞射而来,背后是震天响起的喧哗,“城门破了···!”推着撞城缒的士兵弃了撞木提刀抗盾蜂拥而进!

迎面的一点剑光自那千军中飞射而来、大袖飘飘的道士袖中射出,直指当街伫立的张冉喉间,临近三尺之时剑锋一抖,剑势突然变幻莫测,一时间竟然笼罩住了张冉的上半身,锋间的真气激的空气“嗤嗤”作响,彻骨的寒意笼罩着张冉的全身!

张冉的心情已经陷入古井无波的状态,精神凝集、霎那间就像是镜中明月,敌人的攻势在他的眼中纤毫毕现。

丹阳子是睡道人徒孙辈排名前五的高手,以三十出头的年纪步入先天境界,是后起一代中的翘楚人物,武技修为相当不错。此时他一剑攻出,突然发现面前的人闪动了一下,剑势顿时落空!

张冉只是身体左右一晃,就截断了对方的气机锁定,隐在腰侧的矛柄急速撞出,重重撞在丹阳子剑尖之上!

丹阳子一剑落空,心中却是没有任何慌乱,剑势回转间刚要斩出,就被张冉撞中剑尖,气息相撞下倒飞而出,丹田真气连阻沿着剑身攻入的诡异力量,直退至城墙上,单足点在城墙上如壁虎般挂定,背上方黑影一现,他的师兄马自然怒斥声中已经和追击而来的张冉对上。

张冉眼中寒光一闪,马自然那一句“妖孽受死!”的喝骂让他真火狂涌。

“鼠辈何人?”张冉实在搞不懂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先天高手是什么人,在锐锋营那次见到的两个道士却不是这两人,再说那个睡道人就真有这么强的势力,随便派两个人出来都是先天高手?但是张冉也是怡然不惧,他的心智坚定,就算是先天高手,在他的意识里也只是体术修为高一点的人,一样是人,就像是恐龙群中霸王龙,虽然强横但不神秘,一样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

马自然长剑一收,傲然说道;“道爷华山睡道人门下马自然,奉祖师令诛杀你这妖孽。”

张冉大怒,“你他妈的才是妖孽,老子好好的一个人在这,却莫名受你等诋毁,真是岂有此理!”

丹阳子大声喊道;“令主说了,不要与这妖孽废话,诛杀勿论,师兄动手!”身形一闪,自城墙上扑下,和马自然一上一下闪电扑来。一上一下的联手之势自然天成,浑然似毫无破绽!

张冉一声怒啸,手中长矛一荡,扫飞一大片凶悍扑来的北汉兵,左足在地上重重一顿,几把跌落在地的刀剑、短斧激射向丹阳子和马自然。长矛脱手横扫而出,再次卷飞了一大片断手残肢的汉兵,逼开那些不知死活的兵卒。

弓弦激响中伸手捻中几只劲箭,手指连弹、两枚劲箭激射向马自然和丹阳子。

丹阳子和马自然被地上激起的刀剑一阻,背后汉兵的弩箭如雨般射来,两人袖袍卷扬间扑落一片箭雨,张冉的弹指箭已经闪电般射来,箭支上夹带的森寒真气扑面而来,激得两人皮肤寒毛炸起!

张冉随在箭后扑上,双拳击出,场中的空气似乎被抽取一空,带的劲射的弩箭偏移了准头,拳头在丹阳子和马自然两人眼中无限放大,狠狠撞击在两人仓皇封堵的剑脊上,“嘭”然炸响中,两人已经借力急退,炮弹般撞进汉兵阵中,撞得北汉兵卒阵型大乱!

张冉急退,汉军主将正在调集大量的强弩手向背后包抄,虽然运起罡烈的真气强弩不能伤,但是毕竟是肉体,不能持久是不。那两个道人已经斩杀了好几个士兵向城墙那边逸走。

武功再强,终有力歇之时,和装备精良的大军对抗,那纯粹就是找死。

偏头闪过一枚弩箭,城墙上升起一个五彩的焰火,就算是在这个白天,亚视醒目异常!

张冉心头一沉,这两人还有同伙!

疾步急奔,出了北城门,远远地就看见横脸带着半都士兵和汉军一队斥候激战,正纠缠不休,看来是断后脱不了身。张冉身形如风一般疾奔而至,伸手在一个斥候面门一晃,闪电般夺下横刀,回手一刀斩下,“锵!”的一声将斥候队头连刀带人斩为两段,横刀一扫,匹练般的寒芒闪过,击杀了两个极为悍勇的斥候,回头对杀得发鬓散乱的横脸大喝;“赶紧带弟兄们速退,后面有高手追击,阻敌后我自会和你们汇合,快走!”

鲁雄呼呼喘气,看着张冉三两刀斩杀剩下的斥候,远处两个兔起鹘落的人影正极快的逼近,顿时脸上色变,犹豫了一下,“你自己保重!”

张冉身形如风,将散落的三十来骑马收拢,交到剩下弟兄手中,横脸大声命令:“上马,走!”挥刀向张冉敬礼,策马疾跑而去。

张冉看着横脸这个并不标准,但是很诚心实意的军礼不由微微一笑,可以肯定,横脸现在已经成为宋文兴之后第二个对他敬服的人,只要他不死,这两人以后就是可以信任的了。

缓缓转过身来,这里已经没有碍手碍脚的北汉军兵,正可以和马自然两人好好了结一下。

看到张冉没有逃走,远处的马自然和丹阳子却是放慢了速度,张冉立即警觉起来,这两人虽然已经达到先天之境,但是和张冉比起来还有不小的差距,两人联手可以和他走上几招,但是时间一久却是必然要落败的!

这两个家伙自然也知道双方的实力对比,但还是追了上来,现在更是有点像是拖延时间的样子了,想必他们的援兵就在附近。

张冉心中虽然提高了警惕,但是并没有移动,睡道人名声赫赫,就算在锐锋营这样的地方,也是人皆知晓,他的门下号称弟子近千,徒子徒孙遍布朝廷与江湖,号称白道第一门!这次究竟派出了多少高手来对付自己这个妖孽他还真想知道,而现在,也是个探探敌人底细的好机会。

现在在这个地方,他的行踪初现、他们不可能集聚全部高手,再说这一带地形复杂,打不过还可以逃。

注意一定,张冉的心态立即冷静下来。这个世界,终将因为老子而变得更加的精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