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民:韬光养晦还需100年 我不赞成“亮剑”

国际风云变幻中,正在发展的中国处于何种境地?中美关系何去何从?南海问题如何解决?针对一系列的国际热点和外交形势,记者赴北京对吴建民进行了专访。

郭静:7月26日,针对南海问题,希拉里发难,中国外长杨洁篪强烈回击,有人认为,希拉里挑起南海争端,或迫使中国提前“亮剑”,您如何看待?

郭静:有些人认为现在美国把中国当做假想敌,已经列入事实上的军事包围圈,中美之间“必有一战”,这有没有可能?

吴建民:这个问题我要讲一个事情,当初我们新中国刚成立,受到的外围威胁比现在大得多,但我们走过来了。因此,我认为,中国面临的威胁,不能掉以轻心,不能麻痹大意,但也不能夸大。因为世界上有两股潮流,一股是和平、发展、合作的潮流,一股是冷战、对抗的潮流,而目前前一股潮流是逐步发展壮大的。但由于我们从旧世界过来,20世纪是人类最血腥的世界,有些人还存在冷战思维,因此难免会有这种想法。

有一次在美国,我直截了当地说,你们把中国当做假想敌,这是某些人的看法,但请你们不要忘记历史,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之间是较量过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你们都没占到便宜。我们热爱和平,但如果谁把战争强加给中国人,那不会有好结果的。

郭静:有人将今年定为中美风险年,半年多过去了,您怎么看待这种评价?随后几年对于中美关系的走向,您有什么预判?

吴建民:年初,我参加一内部的研讨会,有些人对中美关系比较悲观。我当时发表了不同的看法,认为中美的确有分歧,有些问题要吵架。但是要看到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是在发展而不是在减少。

在这个前提下,双方都做了努力。华盛顿会议之前,中美之间通过对话进行了进一步沟通;5月份,中美之间进行了经济与战略对话。现在南海问题上出现分歧,我们也还在谈。

总的来说,中美共同利益大于分歧,双方之间的摩擦和吵架不可避免,但双方认识到对方很重要。我们不能让这种关系完全失控,一旦出了大麻烦,对双方和世界都不利。

郭静:有人说,回顾这几年来,中国缺乏像吴建民式的对外交事态的理性思维,不缺“愤然而起”的鹰派外交家,您认为您是否属于温和的鸽派?如何看待这种评价?

吴建民:我之前说过,我不属于哪一派别,如果有派别的话,那就是维护中国利益一派。一个人在外交上的风格,跟他的成长和见识有关,同时也跟特定的环境和条件有关。


外交是国家行为,外交辞令不是官方辞令,而是有自己的思考与体会,外交家是用实例去说服,拍桌子骂人谁都会,关键是理要讲得清,不是谁的声音响就听谁的。

郭静:另外也有人质疑您曾经说过的中国“韬光养晦,有所作为,还要再管100年”,并有个别人对您进行人身攻击,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吴建民:“韬光养晦”是小平同志留下的遗产,在国内有些人质疑时,家宝总理出来讲过,“韬光养晦,有所作为,起码要管100年”,因此这不是我说的,而是中央的方针。

“韬光养晦”是什么意思?我打一个比方,一个人在社会上,是飞扬跋扈好,还是夹起尾巴做人好?当然是夹起尾巴做人好。中国在国际上发展,如果张牙舞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而谦虚待人,尊重他人的利益,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是中华智慧。

还有另一层道理,我觉得中国人不怕大灾大难,怕的是忘乎所以。一旦头脑发昏,那要出大乱子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