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事预言小说 南海大海战

llzxj9287 收藏 0 366
导读:军事预言小说 南海大海战   2012年x月x日,中国香港.   战墨暨是一个并不出名的香港商人,但却有着亿万家资,做着一般人做不了的生意。这个身材矮小微胖,一脸憨象的本地人,和大陆、台湾高层人物具有广泛的联系,甚至可以和那里的最高首脑直接通话。这天,在他那个富丽唐璜的书房内,他和来自于大陆和台湾的两个神秘人物正在进行秘密会谈。   来自于大陆的神秘人物叫王睿智,一米七八的个头,一看就知道这人十分精干。他是中国远洋投资有限实业公司的总裁。他的发言令人十分感兴趣:“因此,我们建议由我们三家共

军事预言小说 南海大海战

2012年x月x日,中国香港.


战墨暨是一个并不出名的香港商人,但却有着亿万家资,做着一般人做不了的生意。这个身材矮小微胖,一脸憨象的本地人,和大陆、台湾高层人物具有广泛的联系,甚至可以和那里的最高首脑直接通话。这天,在他那个富丽唐璜的书房内,他和来自于大陆和台湾的两个神秘人物正在进行秘密会谈。


来自于大陆的神秘人物叫王睿智,一米七八的个头,一看就知道这人十分精干。他是中国远洋投资有限实业公司的总裁。他的发言令人十分感兴趣:“因此,我们建议由我们三家共同开发南海资源。这对台湾和香港的经济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当然南海并不平静,这需要政府的支持。不过,我想芮总还是有办法的……”王总裁停住了话头,等着对方的反应。台湾方面来的是台湾联合实体投资有限公司总裁芮禄罡,这是家有政府背景的投资实体。此时此刻,他完全听懂了对方话中的言外之意。战墨暨在邀请他来香港之前就告诉他,大陆方面来的人物可不简单,他甚至可以调动军队。“这当然是件造福子孙万代的大好事,能参与这样的大事实在是三生有幸。从资金方面说,没问题。至于南海方面的安全,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最好召集军队的朋友谈谈。不过我要强调,这是私人的面子私下的会谈。”“哈哈哈哈,”王睿智大笑起来:“好,好,安排军队的私人朋友会谈,没问题。”就在这一天,这三个人就口头达成一项协议,由中国远洋投资实业公司,台湾联合实体投资公司,香港天龙投资公司按4,3,3的比例共同出资一千亿美元,成立大中华联合投资实业公司,共同开发南海资源。


消息传出,三地股市暴涨。周边F、M、Y、Yn诸国则发表措辞强烈的声明,强调自己的南海“主权”,并表示不惜以武力驱逐“侵略者”,且准备成立四国联合舰队。中国政府发言人指出,南海是中国的领海不可置疑。我们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而不是武力解决问题,但是我们决不惧怕别人的武力威胁。台湾军方的表态则明确的很,纳税人养活我们的目的就是保证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并表示不排除和大陆军方联手保护南海中国人生命财产安全的可能。南海上空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全世界的目光被南海吸引过来。


2012年x日x日中国香港


在战墨暨海边的别墅里,战墨暨又招待了两位分别来自大陆和台湾的贵客。“这位是北京国防大学海军学院的李骅教授,这位是台湾空军研究所的赵翼斓将军。”“幸会幸会”两人寒暄了一番,很快就转入了正题。


“从实力上讲,我们的海空力量控制整个南海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之所以要邀请台湾的海空力量共同保卫我们的南海,是想体现以下我们炎黄子孙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的传统。”


“是啊,是啊,光凭我们台湾的空军就能解决问题。不过联合起来更好。我们太平岛的基地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赵翼斓颇有点毫不相让的味道。”


“当然,打赢这仗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问题在于如何把他们出动更多的舰队和飞机,更多地歼灭他们的海空力量,免留后患。”


“出谋划策是你们文人的事,我只会开飞机打仗。”赵翼斓做了个开飞机的动作。“对台湾的军队来讲,空军力量最强。所以我建议台湾出空军,你们出舰队。战役指挥由你们担任。都说你们共产党打仗诡计多端,老是让敌人上当嘛。”


……。


三个月后,一艘属于大中华的海洋勘测船“向阳红18号”驶离香港码头,向南海进发。离港前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中央电视台还转播了欢送仪式的实况。一天后,向阳红18号开始进入南海,船长王大海站在驾驶台上,神情严肃。


王大海是个早产儿,他妈怀孕七个月时,在捕鱼船上生下了他。在他三个月大的时候,他妈就背着他出海散网捕鱼去了。“我是喝海水长大的”王大海当水兵时最喜欢说的就是这句话。“我娘的奶水都是咸的。”或许是这段特殊的背景使他成了天生的水手。由于各项成绩特别优秀,他被保送到海军学院深造,后来又取得了硕士学位。转业前是海军中校。正当他在事业上春风得意的时候,一道紧急命令把他调到北京,然后就转业来到大中华当开发部副部长。


他可是个有特殊使命的人。他刚到大中华的第一天,就让他立即组织改装他的船。在他的指挥下,他的向阳红18号被他改造成了一只怪物:40节的航速,能抗住155毫米炮弹的直接命中,甚至还能躲避导弹的攻击。王大海这次出海的任务十分简单,在几个海岛打下界桩,但条件十分苛刻:要是遇到他国的军舰驱逐,必须庄严而又安全地撤回来,而不是狼狈地逃回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次出海,肯定会有战斗,是一场民船对军舰的战斗。


“报告,发现导弹巡逻舰一艘,左舷15度,距离45000码,速度23节,方向我舰。”雷达员的报告把王大海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全舰进入一等战备!”王大海命令道。随着两长一短的声光信号,全舰船员上上下下忙了起来。看着这些身手敏捷的船员,他不由得感到自豪起来,这些船员是他亲自从自己的部队里挑出来的一等一的高手。


“报告,对面发来信号,要我们停船接受检查。”“L级巡逻舰LR号,最高航速22节,舰艏一门76毫米速射炮”王大海一面念叨,一面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那只军舰。“告诉他们这是中国领海,请他们立即滚蛋”王大海命令道。大概过了十分钟,一阵炮弹的呼啸声从头顶上越过,在舰尾一百多米的地方溅起了巨大的水花。这是对方的警告射击。“他妈的,你竞敢开炮打我。”王大海狠狠地咒骂道:“全速前进”。向阳红突然向前一窜,做着蛇形动作向对方冲去。对方被激怒了,开始对准王大海他们开炮。炮弹前前后后打在向阳红周围。“哈哈,你那小炮奈何不了我。”王大海兴奋地喊着:“鹞子准备”。鹞子是无人驾驶飞机,这时候放鹞子,也不知王大海在打什幺鬼注意。“注意,用鹞子把对方的舰炮火控雷达给我撞掉。”“鹞子明白”一架无人飞机从向阳红上腾空而起,向云端飞去。对方的舰炮突然沉默了,显然他们搞不清除这边的意图,弄不清除两个目标该打哪个。略一迟疑的功夫,鹞子就到了对方跟前,从高高的云端一头扎了下来。没等对方躲避,就重重地撞上了火控雷达,把火控雷达撞得粉碎。没了雷达,对方的舰炮就成了瞎子,向阳红18号毫无顾忌向对方冲去。突然对方舰上冲出来一群穿着救生衣的士兵,有的对着王大海他们端起了冲锋枪,有的架起了机枪。“老子送你们下海去洗洗澡。”王大海一按电钮,在驾驶台前升起了厚厚的防护钢板,然后把舵手拉到一边,亲自操起了舵。“老子是喝海水长大的,操帆弄舵比走路还顺当。”对方开枪了,子弹乒乒乓乓地打在防护钢板上,但丝毫不起作用。很快向阳红18号就冲到了对方跟前,转了个弯,对准对方撞了过去。对方刚想躲避,可是已经晚了,被向阳红18号拦腰狠狠地撞了一下,对方甲板上开枪的士兵禁不住剧烈的摇晃,纷纷跌倒在甲板上,有几个士兵掉进了海里。这下对方就抓瞎了,停船救人吧,王大海的船就在周围打转,作出一副随时撞上去的架势,不停船吧,海里的人又怎幺办。过了整整半小时,对方才发来信号,说是停战救人。王大海满意了,下令返航。


三天后,向阳红18号回到了基地。刚一下船,一群记者就像疯了一样跑到他的船上,对着密密麻麻的弹痕喀嚓喀嚓地拍起了照。另一群记者则围着王大海七嘴八舌地提着问题。王大海只是微笑着,反复说着“海上摩擦,海上摩擦,无人伤亡。”大约过了10来天,香港一架不起眼的华文报纸放出了一篇名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报道。作者用极其刻薄的语言添油加醋地报道这件事的经过,文中不乏“蠢货”,“喝驴奶长大”等侮辱性字眼。文章最后说:“你们一艘全副武装的兵船连一艘没有武装的民船都打不过,还有资格和我们忠勇的解放军言战吗?”台湾的一家报纸慷慨陈词,说:“台湾的军人每年花了纳税人几千亿美元,未曾见过你们放过一枪一弹。现在我们的资源遭到威胁,你们要是再不管不问,那我们还养着你们干什么?”


在战墨暨海边的别墅里,李骅教授悠闲悠闲地品着上好的龙井,赵翼斓将军则坐在他的对面,饶有兴趣地看着那篇报道。“看来他们要被你激怒了,”赵将军读完报纸,对着李教授幽幽地说。“是啊,下步他们会干些什么呢?”李教授漫不经心地回答说:“在海上真枪实弹地打一仗,他们没有任何胜算。要是他们在外海用导弹攻击我在内海的舰船,那就麻烦了。只要他们打掉我一两艘船,那在将来的谈判中会出很大的麻烦。”“要想取得一劳永逸的结果,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多地打烂他们的舰队,”赵将军答话说:“可是他们躲得远远的,用远程导弹打完就跑,你抓不住他们。”“要抓住他们,抓住他们……..。”李教授躺在那张宽大舒适的躺椅上,望着蓝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


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向阳红18号在三艘2808级导弹护卫舰的护航下出海了。李骅和赵翼斓远远的目送他们离开。“我估计他们这回出的船可不会小。你派这几艘小艇去有什么用?加起来不过5000多吨,不够人家一条船大。”赵翼斓望着渐渐离去的舰队,不解的说。“我可是隐身船,每艘有4发导弹,不够用吗?再说我的目的是把他们引出来,又不是要打掉他们。要不然出飞机就行了。”“对啊,要是他们出飞机,你怎么办。等你的飞机赶到,人家早就打完仗走了。”“你不是说,开飞机打仗是你的事吗?那我管不了。”李骅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说。“哎呀,你老弟怪够义气的,打完这一仗我请你喝茅台。”赵翼斓客气地回答说。


……


天亮了,王大海站在向阳红18号的驾驶舱内欣赏着海上日出。这回他指挥的3条双体导弹巡逻艇,具有很强的隐身功能。他的向阳红18号也配备了功能强大的电子战装备。但是要完成任务却不那么简单:尽最大可能吸引对方投入更多的兵力兵器。他想好了,如果对方开火,只将其击伤,不将其击沉,并继续与对方前来救援的一切力量作战!等到太阳变成一个耀眼的火球时,他下达了命令:“命令2808,2810打开镜子,2812保持隐形状态和无线电静默。”镜子是装在隐身导弹巡逻艇上的反射块,专门用来扩大雷达的反射面,目的是在雾天能让其他船只的雷达能很早发现自己而避免碰撞。现在他命令打开镜子,就是要对方尽早发现自己,好引他们上钩。现在他采取不断调整镜子的状态的方法,好让对方的雷达上出现一条断断续续的航迹,让对方感到他的船隐形效果不佳,从而麻痹大意。


午夜时分,王大海到达了预定海域。这片海域海况复杂。海底下密密麻麻地布满暗礁。有3块巨大的礁石凸起在海面之上。王大海命令向阳红18号,2808,2810号靠着礁石抛锚,关闭搜索雷达,无线电只收不发,并要求“天眼”加强对这一地区的观察。2812号保持隐形继续向指定海域航行。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王大海就被值班军官叫醒,递上了一份基地来的电报,说天眼发现有两艘RR级驱逐舰在他们东南方向200公里处活动,形迹可疑,需加以警惕。RR级驱逐舰排水5500吨,八个导弹发射架,两门155毫米速射舰炮,四门30毫米机关炮,火力强大。王大海连梳洗都没来得及,就跑到指挥舱。值班军官已把对方驱逐舰的航迹标在了海图上。从弯弯曲曲的航迹上看,对方似乎表现得犹豫不决。王大海喃喃自语道,“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迷惑我们?然后趁我们不注意,转到有利阵位,发动导弹袭击?”王大海一拍巴掌,跳了起来:“一级战斗准备!”舰队被王大海的命令激活了。所有的搜索雷达被打开,2808和2810也开始游动起来。“我舰被对方雷达锁定”“对方发射导弹两枚……。”“打开电子干扰,按预定方案规避”王大海命令道。东方红18号猛地向前冲去,2808和2810也左右分开,全速前进。在强大的电子干扰下,对方的导弹顿时失去了目标,击中了两块巨大的礁石,猛烈地爆炸了。“2810紧贴向阳红18号,慢速前进;2812向对方后面迂回,截断他们的退路。”“大海,你在玩什么?”政委在一边不解地问道。“我要他们认为攻击有效,造成我一沉一伤,引他们上钩。只要再过半小时,2012舰就到了他们的背后,到时他们想跑都跑不掉了。”果然,对方在雷达屏幕上的轨迹开始还是来回游动,突然一拐头,向着我舰方向冲了过来。“哈哈,你们这群笨蛋,不用导弹打我,上来和我近战,那叫屁眼子拔罐,作死呐(撮屎)。”王大海兴奋的喊了起来:“水手长,派人在舰艏点几把火,等一会再放点烟雾。骗骗他们。”


对方的船速很快,双方迅速接近。个把小时后,雷达员报告即将达到目视距离。“电磁压制,点火,放烟雾,2808,2810在前,向阳红18号押后,成倒品字队形,全速前进。”对方显然被这莫名其妙的阵势迷惑住了,他们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望着冒着熊熊烈火和浓浓烟雾的舰船,他们只知道对方被打伤了,要上来和他们拼命。“咣,咣”对方开炮了,由于火控雷达被压制,再加上训练较差,炮打得没什么准头,炮弹掉进了海里,对王大海他们并没有形成一点威胁。“开火”王大海他们也开炮了。时不时地有炮弹落在对方的甲板上,炸出了阵阵烟雾和火光。可是王大海他们用的是76毫米的小炮,那两艘大船皮糙肉厚,也构不成多大的威胁。王大海一边命令他的舰队和对方周旋,以便命令报务员通知基地防备对方空袭。


赵翼斓将军此时正在他的作战室里。数据链传回的信息,把王大海他们的战显示况在巨大的屏幕上。“都说共产党打仗诡异,这回可真见识到了。”赵将军感叹道:“这不是他们的老道道,围点打援么!”。赵将军的一个幕僚幽幽地说:“这下好,要是没有雷达瞄准,这种高速小艇不好打;跑呢,导弹打远不打近,一跑就成了导弹的活靶子。不过这样胶着下去,对共产党还是不利啊。对方要是派飞机过来,共产党那两艘艇可就完了。共产党的基地离这里太远,没法支援。”“他们的飞机过不来,我就不能派飞机上去!小伙子们,除了美国空军和以色列空军,我的空军号称世界空军第三,可是一仗都没打过。今天我带你们上天玩玩如何?”赵将军说道。“什么,你要带我们上天打仗?长官,这是真的?”幕僚们都兴奋起来。“军中无戏言。不过打仗可是要命的游戏,弄不好你们的老婆孩子就归人家了。这是真刀真枪的打仗,要流血的!”赵将军严肃地说。“长官,我们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要是连这样的对手都打不过,那我们自己就投海去了,至于老婆嘛,愿守愿嫁自便了。你要真的带我们上天打仗,我们请你喝酒跳舞。”“好,一言为定。你,你,你,跟我上天,其余的人待命。一级战斗准备。”“是!”


赵翼斓在他的座机里刚刚准备停当,雷达站就传来信息,说是对方有四架苏27正在往这边飞过来。“把信息传过来!”赵将军命令道。在他坐舱的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四架飞机的轨迹。“各机注意,敌不开火,我不开火;敌一开火,就必须毫不留情地把他打掉,贻误战机者军法从事。起飞!”


赵将军在空中刚刚编队完毕,就接到地面传来的信息:“敌机在你正前方400千米。”“明白。各机注意,一旦敌机对我发动电子攻击,我们将失去一切通讯手段。我们保持双机队形,各自为战,从两翼包抄上去。”“明白!”“注意,苏27近战格斗的性能无可比拟,希望各位先生小心,不要让你们的老婆睡到人家的床上去”“明白”这时,底面引导员也在不断地提醒天上的战机:“敌机在你前方300千米,高度12000千米。”“明白,各机注意,迎上去。”赵将军一推油门,冲了上去。“敌机在你前方100千米。”“明白,电子攻击!”说着,赵将军就按了一下按钮。对方也毫不含糊,几秒钟后,赵将军的电子屏幕也成了一片雪花点,耳机里也变成了一片嘈杂声,他干脆关掉了耳机,一蹬舵,向右飞去。约莫过了一两分钟,他感觉差不多了,又折了回来。不一会儿,果然远远地看见四架苏27。这时的苏27形势就不妙了,在他们的前面和左后方各有两架飞机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此时所有的无线联系都被干扰,彼此之间根本无法联系,他们简直有点不知所措了。慌乱中,最前面的一架飞机不管三七二十一迎头打出了一枚红外制导的导弹,台湾空军一拉机头,轻松躲过导弹,一个筋斗就咬住对方,此时的赵将军也切半径咬住了对方一架。“刷”,“刷”,“刷”,“刷”,四发响尾蛇导弹出去,两架苏27被打得凌空爆炸。赵将军已有击落两架敌机的战果,就摇了摇机翼,带队返航,一场空战就这样结束了。


此时王大海正在海上与两艘驱逐舰苦苦纠缠,他的2808艇的舰艏也中了几发炮弹,受了点轻伤。对方见攻击得手,更加狂妄了,不停的打着炮,王大海的舰队被炮弹炸起的水柱包围了。突然,报务员报告,说是空军攻击得手,击落苏27两架。王大海一拍巴掌,喊道:“该老子动手了。2808,2810各自攻击,2812继续警戒,并防止对方逃跑,各舰注意对潜搜索。再强调一遍,只许打伤,不许打沉。违令者我把他骟了。”不一会,王大海的舰艇就占到了有利阵位。“导弹一发,无线电指令引导,专打舰尾,发射。”“刷”,一发导弹打出去,不片不斜地击中了对方的后甲板,那艘舰艇一下子停了下来,不动了。这时,王大海的另一艘舰艇攻击得手,把对方另一艘驱逐舰的上层建筑炸得稀把兰。“发信号,让他们立即弃船逃生,人员全部上非武装船只向阳红18号,按海难逃生人员处理。我们将于15分钟后击沉舰船。”王大海命令道。信号发出去了,对方没有任何动静。大约过了5分钟,那两艘船上出现了人影,他们抬着伤员,放下救生艇,朝着向阳红18号驶去。“命令向阳红18号的特战队员做好反劫持准备。”王大海命令道。


“你真的要击沉那两艘船?”政委看着对方的救生艇渐渐走远,问王大海道。王大海笑了,回答说:“我才舍不得呢,拖回去。”“要是他们在上面作手脚怎么办?他们停了5分钟才有动静,他们肯定作手脚了!”政委说。王大海思索着说:“是啊,要是作手脚,能在哪里呢。这么大的船,皮糙肉后的,放几个小炸弹,连挠痒痒的资格都没有。只有一个地方……。”“弹药库!”王大海和政委异口同声地说。“派人上去搜一搜!”王大海正说着呢,向阳红18号发来电报,说弃船人员身上果然搜出枪支和手榴弹。“好了,没事了。善待他们,给他们好吃好喝的,啤酒管够,再来几盘李小龙的录像放放,不过要严加看管,不准胡乱走动。”王大海命令道。大约又过了半小时,登上对方驱逐舰的搜查人员报告,说果然在弹药库发现定时炸弹,炸弹将在3小时后炸响,现已拆除。王大海笑了,说:“命令他们继续搜查,不准大意。”


……


一个月以后,在战墨暨海边的别墅里,李骅教授赵翼斓将军人手一瓶陈年的茅台,喝得兴致勃勃。酒瓶已经见底了,可是两人一点醉意都没有。赵将军一挥手,骂了一句:“这仗打得,一点都不过瘾。老兄,下一个目标是在哪里。”李教授哈哈大笑起来:“我们学学周瑜诸葛亮,把答案写在手上?”“好”两人要来了笔,各自在手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握紧拳头,伸到了一齐。李教授喊道:“一,二,三,开!”只见两人的手上都写着“钓鱼岛”三个字。“哈哈哈哈”,两人得意地大笑起来。笑完了,赵将军搂着李教授的肩膀,说:“老兄,送我一个WS-4火箭炮团怎么样?听说这东西性能不错,能打3到4百千米。钓鱼岛离我不过180千米。我只要摆上一个团,来个实弹演习,钓鱼岛的问题就解决了。”“好计好计,不战而屈人兵也。没问题,只要你在公开场合到北京全聚德请我吃顿烤鸭,我送你一个WS-4炮兵师。”


夕阳西下,海面上泛着粼粼的金光。李教授拉着赵将军走到海边,大声喊道:“只要我们弟兄两个联手,半个太平洋都是我们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