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在74年前“骊山兵变”中的 “领袖人格

零時零分零秒 收藏 0 198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6年12月12日凌晨5时,临潼镇一片寂静,骊山还黑乎乎的。


东北军一个连的部队突然悄悄地进入骊山脚下的华清池围墙内。原想迅速通过已经摸清的路线,到华清池山坡最后那排大厦里把蒋介石抓住。不料,被机警的蒋介石卫队发现了,双方展开激战。


蒋介石睡梦中突然被枪声和喊声惊醒。他判断一定是红军打进来了!想他杀了那麼多共产党人,被红军抓住,还能活命呀?他浑身颤斗着,披上睡衣,跑出门来,前院枪声正紧,他扭头往后门跑,门锁着,正好有侍卫帮助他爬上后墙,从墙头一栽,跌倒一个乱石沟里,脊骨摔伤,忍着疼痛,爬起来就往后山跑,结果跑掉了一只鞋。那里山体陡峭,蒋委员长逃命急不择路,四肢并用也爬不上去,最后还是由他的侍从把它背着艰难地拉着荆棘往上爬,在一个叫虎畔石后的乱草种藏了起来。蒋委员长在骊山的寒风冻得浑身直筛糠。


捉蒋部队冲到蒋介石的卧室,不见人影儿,但衣帽、假牙都在屋内,被褥尚温,到车库见他的坐驾也在,判断人未跑远。报告张学良,张学良命令立即搜山。结果在骊山一条乱石沟上方虎畔石后草丛中把灰头土脸的委员长拉出来了!


捉蒋部队立即报告张学良副总司令,大功告成!


张学良命令立即把委员长送西安杨虎城公馆新城大楼。


与此同时,西安城内由赵寿山统一指挥,西安城防司令孔从周(后为毛泽东亲家)率领警备旅、炮兵团、教导团、特务营接管了西安所有要害部门,包围了西京大厦,把蒋鼎文、朱绍良、钱大钧等大员囚禁起来,独独不见了陈诚。原来陈诚听见枪声,知道不好,钻进地下室一个啤酒箱里去了。翌日,“张杨”向全国发出通电云:“东北沦亡,时愈五载,国权凌夷,疆土日蹙,”“凡属国人,无不痛心。近来国际形势豹变,相互勾结,以我国家民族为牺牲。”“大义当前,不容反顾,只求于救亡主张贯彻,有济于国家,为功为罪,一听国人之处置。临电不胜待命之至。”


蒋委员长到新城大楼不多时,张学良考虑换一个更安全的地方,蒋委员长以为是拉出去枪毙,面色发白,浑身发抖,蜷缩在床角里,就是不出来。后来告知他不是加害他,是换一个利于警戒的地方,他立刻说:“中正是不怕死的,中正要杀身成仁以殉国”。然后他写了一封给宋美龄的遗书:“余决心殉国,余死后,余全部财产由汝继承,望汝善视经国、纬国两儿,有如己出。祝上帝赐福于汝”。


“张杨”给他谈话,他不开口,开口就是放我回南京再办。


南京得知骊山兵变后,一片混乱。亲日派何应钦积极组织讨伐军,要讨伐“张扬”,炸平西安,邀请在意大利养病的汪精卫回国主政。宋美龄、宋子文英美派坚决反对讨伐,宋美龄亲自召集黄埔系军官开会,告知他们不能听何应钦的命令。同时邀请蒋介石的外国顾问端纳出面斡旋调停。


张学良很单纯,他认为只要以他的坦诚和热诚,任何人都会感动。只要蒋委员长答应抗战,他就立即把蒋放回,继续拥戴他为领袖。


杨虎城则认为没有那麼简单,蒋委员长出身流氓阶层,说话不算数,翻脸不认人,处理不当,把蒋放回,蒋委员长绝对要报复。


12月14日,端纳受宋美龄之托,匆匆飞抵西安。


端纳先与“张杨”会谈了解情况后,去见蒋介石。


当端纳把宋美龄的亲笔信给他看时,委员长突然失声大哭了好一阵子。


哭罢,他又细看宋庆龄的信,信中有“南京方面是戏中有戏”。


一句暗示的话,他明白了南京政府乱了。他心中很受震动。娘希匹,何应钦要置中正于死地。但他进军又可以威胁红军、东北军和西北军。


宋美龄要端纳讨一封蒋介石制止何应钦进攻的亲笔信。蒋介石确实写了一个手令,但只限制停止军事冲突三天,经过“张杨”同意,派蒋鼎文送南京。


12月20日,宋子文到西安,周恩来同他长谈,阐明中共“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主张,希望他说服蒋介石共同抗日,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做出贡献。


宋子文摸到中共的底后,见了蒋介石。蒋介石还怀疑周公能如此大度。翌日,宋子文回到南京,第三日,偕宋美龄、端纳、蒋鼎文、戴笠再来西安。


蒋介石授权宋氏兄妹代表他与西安方面正式谈判。但他提出以领袖人格保证,不作书面签字,回南京后分条逐步执行。“周张杨”顾全大局,同意了蒋介石的要求。


周恩来多次与宋氏姐妹推心置腹地交谈。


宋氏姐妹救蒋心切,同意了周恩来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6项协议。


24日夜晚,周恩来亲去见蒋介石。


蒋介石认为在“张杨”控制下,他还有百分之一活命希望,如中共插手,这百分之一也没有了。


周恩来走进蒋介石的住处时,见蒋公面容憔悴,眼神暗淡。


他木然地听周恩来说,共产党的主张是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目前形势是非抗日无以图存,非团结无以救国;坚持内战,自速其亡。只有放弃“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才是他唯一出路。


蒋介石听了周恩来的话,给周恩来点头。当周恩来谈到和平解决的具体条件时,蒋介石沉默了一大会儿,然后说,中正同意停止“剿共”,“联红”抗日,我回南京后,你可直接到南京与我谈判。


但如何放蒋问题,“周张杨”并未商量好。


12月25日,东北军和17路军一些高级将领联名写信给宋子文,强硬要求商定的条件必须有人签字。中央军必须首先退出潼关以东才能放蒋。


蒋介石和宋氏姐妹一看,事情要生变,恳求张学良赶快放了蒋吧。


12月25日下午3时多,张学良没与周恩来商量,拉上杨虎城陪同蒋介石夫妇和宋子文乘车直奔机场。恰好机场上有几千青年学生在迎接绥远抗战将领到来。蒋介石一看,面如土色,以为是来截他的。他立刻对“张杨”二将领许诺说:“中正决定西北交给你们了,将来设一个西北5省统一军事机构,由你们负责。仗不打了,今天以前的内战由我负责,以后再有内战由你们负责。我答应你们的条件,是一定实行的,否则就不配作你们的领袖”。然后,他自己又复述了6条协议内容。张学良顿时很受感动,当即表示愿意陪委员长回南京。蒋介石瞥了一眼张学良,然后说,好的,好的。张学良当场用红铅笔写一手令:余去南京期间,东北军由于学忠统帅,听从杨虎城副主任委员指挥。把手令叫给杨虎城,大步登上飞机。


周恩来还在张学良公馆同代表团罗瑞卿、许建国、张子华、童小鹏等研究事态发展,张学良的卫队长孙铭九慌慌张张跑进来说,张副司令与蒋委员长一块到机场去了!周恩来意识到坏了,埋怨你怎麼不早告诉我?急忙乘车赶往机场,一路上他的心情很沉重。可是当他的车进入机场时,看见一银色飞机已经升空。他不禁叹息道:“张汉卿就是看《连环套》哪些旧戏中毒了,他不但排队送天霸,还要负荆请罪啊!”《连环套》是根据《施公案》的故事改编的,描写绿林好汉窦尔敦在江湖义气思想支配下被黄天霸骗走御马的故事。张学良充当了绿林好汉。但蒋委员长非绿林好汉,他还是当流氓政客。到洛阳就发表了《对张杨的训话》,然后到南京将张学良软禁,随后军事法庭审判,判处10年徒刑,然后特赦,由军委对张学良“严加管束”;下令对杨虎城撤职留任,派顾祝同为西安行营主任。中央军向西安推进,东北军、西北军撤出西安,至于在西安答应的6项协议,蒋委员长说:“待三中全会解决”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