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1.html

随着他的分析大略绘制出美帝国主义国家们的意图,北约这个一直深藏不露的强大军力在美帝国的指挥下配合行动,挥兵分两路一路跟随美帝国入侵伊朗,一路在巴基斯坦边境结集,伺机挥兵智取。而美军只管对伊朗大举入侵,因为巴基斯坦那边北约足矣。

当北约占领巴基斯坦,中国的缓冲区域消失,他可以直接将军用物资支持小印度入侵中国。而另一方面巴基斯坦一旦被破,莫斯科政府只能乖乖默认他们的行为。这样的处境对中国十分危险。

所以要制衡,要防止这样的事件发生。当务之急稳住伊朗政府,不能向美帝国倒戈。

当天,邓源翔发来信息,了解到格鲁伊万诺夫的贸易公司规模还是很大的,它的真实存在和对鲁格伊万诺夫这个人的爱国程度。方志飞在次日又找到了这个人。

鲁格伊万诺夫对国内的形势有着明确的认识,对方志飞对此次美国扬言打击的担忧深有同感。他犹豫着,看着办公室里面挂着的全球平面图。心里满满的愧欠,究竟为什么呢?对面的方志飞拿出中华软烟给他点上,开始思维入侵,闯入对方大脑搜索信息。

鲁格伊万诺夫叹了一口气说:“唉,我多想成为本拉登,可惜没这个勇气。”眼神里透露出失落,似乎他也对自己不满。这种性格在中东人身上常常存在,他是一个具有浓厚民族色彩的人。通过思维获取可以略知皮毛,他的家庭背景不简单。

他出生于伊朗与伊拉克交界处,两伊常年战争给他的童年留下了很多阴影。美国一直在这个地区帮助以色列,扩大领土的以色列成为了地区老大。他不甘心,开始学习跟西方人打交道,委曲求全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终于,赢得了西方资本家的尊敬。而这也仅仅是开始,他又沿着军火交易帮助伊朗政府组建国家自己的保卫民族的强大力量。

“鲁格伊万诺夫先生,你刚才说的担忧我觉得根本没这个必要。因为美帝国不会等待我们准备好了再动手,这不是比赛。”他说。

“那,如果真如你所说,他们真对我们战斗,我们一定会失败吗?我们能坚持多久,怎么样才不至于失败?”鲁格伊万诺夫眼神里失去了信心,中东一直是多灾多难的地区。

方志飞坚定地说:“发动人民共同抵制美帝国,发动***教对美帝国的全民战争。从现在就全国总动员,积极备战。”同时在对方大脑里灌输毛主席思想,一定会胜利的信念。

鲁格伊万诺夫:“我想,将军工业的研究和扩大生产线交由你来完成,你直接入股我的公司。这样我们就不存在矛盾了。”

方志飞一愣,刚灌输点思想给他,突然变得那么精了,他说:“以合作项目为借口比较适合。”

鲁格伊万诺夫想了很久点点头,“我们真诚希望与贵方合作愉快。”

方志飞又将备战的方式与他讨论,尽可能拉拢多一些国家,购买可以买得到的武器包括在黑市购买。

这时,双方的谈论已结束,他通过一个跟政府有很大关系能左右战争的人物,说服他合作。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还得努力,协助这个伊朗政府进一步锄奸,保证政权不会轻易倒戈。

他明察暗访,同时也在琢磨怎样将战备物资支援。悄悄的不被西方政府察觉?

就在他返回酒店的途中,发现在酒店二十米远的地方,有恐怖分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身上带着枪支和手榴弹以及炸药包。打扮得跟普通人似的,如果不细看眼神,很难发觉他们是恐怖分子。

方志飞的第一反应是调头逃跑,很显然这些人是来对付他的。恐怖分子马上辨认出了这辆可疑的车辆,方志飞从兜里掏出一把钱塞给司机:“你快点下车跑,这些钱给你,车子我要了。”

司机识相地下了车躲进一个小巷。眼看着他将车子开走。

远处,恐怖分子头目大喊:“发现目标,快点上车跟上,就是那辆蓝色计程车。”一辆半旧的装甲车开在前面,后面紧跟着的是黑色的雪铁龙。

恐怖分子穷追不舍,一路穿过繁华的街道,进入郊外的公路。

突然,旁边响起了炮声和轻机枪的强劲火力打击。他走s形路线,避免或能减少被命中的几率,尽管小心翼翼,但是恐怖分子嚣张的气焰将车子打得坑坑洼洼。“砰!”的一声,似乎什么东西扔到了车顶。

不好,是手榴弹,他没有去想这家伙怎么能砸中车顶,呼啦啦一转圈,听到旁边一声“嘭!……”随之方向盘向爆炸的一边倒划。他愣了一下,车轮飞了出去。此时他手里也没有什么武器,就只有一把手枪,七发子弹。他顾不得那么多突然一刹车,凭着超准的直觉,向后开了一枪。

子弹划过空间在恐怖分子一号小弟淫笑之际破口而入,透过口腔撞入后脑。瞬间笑声中断,还是那个动作。此时,他们也停下了车,疯狂地扔手榴弹,恐怖分子头目手里那一挺轻机枪,疯狂地对方志飞‘阵地’扫射。

“死了吧?”头目扫视了一眼他们,一阵狂笑,其他人也一阵狂笑。于是他们决定过去看看,他们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回事,迈着悠扬的步伐。

十几个人找了很久,却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人呢?”头目有点傻眼了,心里想:即便死了也应该有一具尸体才对,这坑坑洼洼的地方不可能会有藏身的缝给他钻。

“他是不是从别处溜了?”一小弟冒着危险说。

头目一听火了,他可是蛮不讲理的人,一举枪指着小弟质问:“你说什么?他溜了?”

“是……”小弟深感恐慌,上次一小弟就因为不小心说了句话被这变态头目枪杀。

头目摇摇头,“匪夷,你们有见他溜了?”

众恐怖分子摇头不语。头目更加匪夷所思,看了一眼恐怖分子小弟越看越想:这家伙会不会是奸细?

不由分说大怒:“你是不是他们的内应?”

“不是阿,老大。”小弟深感恐慌。

“不是?”头目质疑,突然喝道,“中国通过锄奸解决内患,我看我们也有必要搞一个锄奸行动,才能延续我们组织的往日辉煌。”

众人恐慌,随着一声枪响,小弟倒在血泊之中,至死他也不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方志飞导演的闹剧。很快,他们身后的一辆车子迅速逃离,恐怖分子们正要追,头目罢了罢手说,不用了,追不上的。

然而,就在车子逃离之后,头目清醒了,对眼前的情形感到很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