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六十五 战沈阳(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作者:昨天发鲁迅的话是要你们回个话,弄个响,别搞得像我在鬼屋一样。

马佳听到喊杀声,也亢奋地大叫道:“弟兄们,最后的决战到了,准备砍首级啊!”

接着,他对传令兵道:“快,传令李把总,叫他的火枪横队向我这边靠拢。跟他说,把我这正面的前三十丈,变成建夷的火葬场!”

“二号传令兵!命陈把总准备肉搏好手,接应我军!”

马佳又大笑道:“众将士听着,和我一起喊,建夷,来送死吧!”

“建夷,来送死吧!”

刺耳的雷声传进莽古尔泰的耳朵,更激得他双目喷火,‘哇哇’大叫着朝马佳军冲来。

马佳见状,沉稳下令道:“第一行,水平端枪,不用瞄准,开火!”

“第二行,水平,开火!”

。。。。。。

棱堡上的猎兵报告道:“报!建夷冲进六十步了。”

马佳邪笑道:“给他来点爽的,速射炮,开火!”

“嘭!”六百枚霰弹又像下冰雹一般给后金兵洗了个澡,一下子毁灭掉50多名建夷抢钱抢粮抢女人的美梦。

“第三行,水平,开火!”

“第一行,开火!”

“速射炮,开火!”

后金兵已经稀稀疏疏地冲到阵前,排成左矛兵、右弓兵(1)的阵型开始射那女真大箭。这女真大箭,其实也不是建州女真的专利,更不是女真的专利,而是山林中生活人们的共性。因为他们要对付虎、熊、野猪等大型猛兽,箭头小了,开的伤口不大,害不了猛兽;箭头大了,创口大,撕裂的肌肉内脏更多,停止作用就更强。当然,箭头大了,整枝箭就很重,就射不远,所以后金兵要靠得很近才发箭。

但是,这次后金兵要失望了,马佳恰恰是非常重视盔甲保护的。马佳军中,无论杀手、铳手,都是精铁加钢的盔甲面具。铳手的手臂上虽然是牛皮护臂,但也很厚实,加上正面小,并不容易被伤着。即使受伤,后面的铳手也会替换上去,伤者由医官质料治疗。

马佳暗笑道:“建夷,你们这是徒劳的,还是上来肉搏吧!”接着又下令:

“第二行,开火!”

“呯!”

在雷鸣般的‘丧钟声’中,锥形的米尼弹轻易后金兵的重甲,把他们的内脏砸了个稀烂。本来,后金兵们都认为重甲能保护他们的身躯,让他们更好地书写“女真不满万,满万不能敌”的传说。可是现在,钢铁的甲胄反而加大了他们的伤口——软铅弹被铁甲积压后,变成横截面更大的铅饼,穿透后造成肉体更严重的大洞。

莽古尔泰在白摆牙喇的护卫下冲到六十步前,他眼见手下奴兵在和马佳军对射中,根本占不到便宜,便大叫道:“都给我上!谁先破阵,我就把破城后大汗给我的赏赐(2),全给他!尼勘美女,用劲操,杀啊!”

“杀!”后金奴兵爆发出最后的渴望,嘶吼着冲向明军。

马佳知道,最艰难的时候到了,他大声喝道:“杀手准备!”

“线膛枪第三行、第一行,一起开火!”

“呯呯!。。。”

“停止装子弹,刺刀准备!”

“速射炮,开火!”

“嘭!”

两阵猛烈的弹雨过后,后金兵整整倒下三排,以至于后面的战兵都楞住了。此时莽古尔泰哇哇大叫道:“上啊!明狗的首级砍下来!”

后金兵迟疑了一会,随即冲上喊道:“。。。杀!”

此时两军距离已不到三丈,马佳也跳下马来,举刀大喝道:“弟兄们,杀鞑子,砍首级啊!”

“咚,克鲁。。。”

“呜嗬,杀!”所有接战的明军都猛地怒吼,杀手起立,铳手刺刀,整队向建夷压过去。

“千金难买一声响,杀人只用九寸长。砍后一凿真奇妙,当扎不扎是傻瓜。杀呀!”

马佳领着手下勇士高唱‘枪诀歌’,朝建夷劈刺过去。这‘枪诀歌’是马佳集合各路枪棍法精炼而成(3),简单易懂,把强大的实战招数一网打尽。

战阵之上,大开大阖,俞家棍法,马家枪法,少林、峨眉,殊途同归。后金兵纵使实战经验丰富,却也玩不出更妙的高招,更何况,他们早被马佳军的枪炮打得心惊胆颤、伤痕累累。

所以,甫一接战,后金兵便告不支,急得莽古尔泰摆脱白甲兵的护卫,厉声督战。

马佳也一边督战一边朝棱堡叫道:“猎兵,射击建夷头目!”

“呯,呯,呯。”

莽古尔泰身边的白甲兵一个个倒下,又一个补上,把他急得双目喷火:“上啊,杀光明狗!”

就在他奋力的嘶吼时,右侧又传来一阵惊雷:

“呯!。。。。。。嘭!”

李把总的左司,赶到了。

李的左司,本来在西南角的西墙外的羊马墙后列阵,为的是更早地接应贺世贤和陈捷。随着突围明军的不断前进,左司的线膛枪横队也不断北移、停下齐射、再北移。现在,他们回来支援马佳的右司了。

马佳希望的是李大壮把左司按步兵阵型来几次齐射,尽快打垮建夷。李大壮也是这么做的,但也做了一点变更。鉴于羊马墙不适合跪姿射击,他命令线膛枪兵排成两列横队,错位排列,选好射击位置后,开始雷霆齐射:

“呯!”

同时,车营的火炮也发出怒吼:“嘭!”

后金的战线本就岌岌可危了,正前方是重甲明军凌厉的肉搏攻势,侧上是十几名‘可恨’的铳手的点射,侧前方是棱堡中明军的‘暗枪暗炮’。现在右侧后,又来了明军的线膛枪齐射!

“哇呀,逃命吧!”

正蓝旗、镶蓝旗的金兵,崩溃了。

“站住,不许逃,狗奴才,都要斩首!”莽古尔泰还在大叫着。突然,一颗流弹击中他的头盔。

“嗡!。。。。。。”莽古尔泰只觉得脑袋一震、耳膜狂鸣,然后不省人事。

身边仅存的几名白甲亲兵大惊,连拖带拽地把这百八十斤的莽汉回拖,逐渐消失在奔溃的人流中。

马佳大笑道:“弟兄们,冲啊!”

“冲啊!”马佳军彻底摆脱阵型的束缚,开始快步前进,把一切眼前活物刺死在枪刀之下。

(1)这是根据《满洲实录》等的图画解说的,实际上,左右的配置不一定是固定的,这在李靖兵法里叫‘竖阵’。

(2)后金此时的战利品还是由努尔哈赤主持分配,为的是尽量赏罚公平,团结军心。

(3)其实是本作者,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