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申遗恨

Johnny_Richo 收藏 2 293

“甲申”,原本只不过是中国传统夏历纪年的一个普通年号罢了。我们的先人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为“十天干”,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为“十二地支”。两者按顺序依次错综搭配,组成六十个序数来纪年,从甲子到癸亥,六十年为一个轮回。据说这种纪时方法,本是黄帝时代就有的。根据史书《世本》的记载,“容成作历,大桡作甲子”,“二人皆黄帝之臣,盖自黄帝以来,始用甲子纪日,每六十日而甲子一周”。看来干支是大挠创制的,大挠“采五行之情,占斗机所建,始作甲乙以名日,谓之干;作子丑以名月,谓之枝,有事于天则用日,有事于地则用月,阴阳之别,故有枝干名也。”不过,我们现如今看到最早的干支纪年,大抵不早于商周时代。


用干支纪年,最大的好处就是方便,不然碰到五胡十六国、南北朝、五代十国那样的大混乱时代,碰到李治、武曌那样的活宝夫妻,遇到赵匡胤、朱由校那样拾破烂的,就够后人糊涂的了。


明清之际的甲申年,无疑是一个大混乱的年份,一个“天崩地坼、天子下席”的时代,一个风云多变、情势诡谲、可歌可泣、值得反思的岁月。延续了二百七十六年的明祚,在新兴的满洲政权和浩荡的农民战争的双重打击下终于灯枯油尽,像一只烂透了的桃子坠落在地;曾经一路摧枯拉朽、席卷天下的永昌皇帝李自成在风光无限地进驻紫禁城短短四十天之后,就得了政治上的心肌梗塞,本该生机勃勃、活力无限的大顺王朝竟这样猝然倒地;被堵在山海关外二十八年的满洲人,终于等到了难得的良机,在政治角逐中得胜的睿亲王多尔衮采纳汉臣范文程的意见,亲率八旗劲旅兴兵南下,动地而来,一举底定中原,开启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胜利之门。这个年份是如此的混乱,西历1644年、农历甲申年,既是大明的崇祯十七年,又是大顺的永昌元年,还是大清的顺治元年。张献忠也在是年,改元“大顺”;两位山东、直隶的抗清义军首领也有自己的年号,“重兴”与“天定”。


长城内外、大河上下、江左江右、岭南岭北,一时间,如风的金鼓、如雷的呐喊、如注的鲜血、如山的白骨;一霎时,遍野的哀殍、幽冥的鬼火、遗民的吟啸、稚子的夜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展现在那个时代的各色人等面前。一顶顶皇冠落尘埃、一颗颗头颅染青史,一曲曲长歌响柴市,一声声呐喊惊华夏,一面是神州陆沉,一面是王朝洪业,人们或作失败的痛哭,或作胜利的欢歌,新朝新贵弹冠相庆,亿万黎庶刀口求生。在那一年和随后的几年里,百姓们惯看了城头的冲天火光,他们已经分不清,这是崇祯皇帝最后一个万寿节祝寿的灿烂烟花,还是“顺民”们迎接新主人的氲氤香烛,抑或是那些搞不清到底是哪部分的兵大爷们的漫天火燹......


一年年花开花落,冬去春来;一页页青史随风,斗转星移。往事如烟,玉垒浮云,不知不觉间,从“甲申国变”到“甲申三百祭”,期间五个轮回;从“甲申三百祭”到如今,又是六十年,一个轮回。明朝覆灭、闯王进京、满清入关,已经过去了三百六十年了。


甲申三百祭,我们即将拥有一个全新的、人民的中国,我们要总结历史的经验,反思历史的教训,只有反思,我们才能“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把握历史的进程;甲申三百六十祭,我们即将拥有一个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现代化的中国,我们要总结历史的经验,反思历史的教训,只有反思,我们才能坚持执政为民、立党为公,才能跳出历史的周期律,用我们的双手真真切切地拥抱二十一世纪的曙光!


的确应该重新写一些东西,做个反思了。我想我们学习历史,研究历史,不是为了锻炼脑筋的记忆力,更不是为了当“偏持狂”,单纯的记忆是没什么意思的,关键是要从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勇于走向未来,研究新的问题。“历史是一面镜子”,在它面前形形色色的人,有形形色色的样子......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