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三十六计 第二卷:滴血泣泪 第二十八章:挖你的心下酒

北斗七杀 收藏 0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2.html


第二十八章:挖你的心下酒

林冲正在练盒子炮,他抬起右手,对准了那个红圈,啪,一声枪响,哗,那个牌子抖动几下子。一个小兵大声叫着:“团长,你又打歪了,打在左面来了。”雷轰走过来,他用手捏了捏林冲的手。

“团长,打枪的时候,手一定不要抖,一抖,那枪就会打歪了,这样吧,你天天就在你的胳膊上绑上一块石头,天天带着,就这样保持拿枪的姿式,一动不动,时间长了,你的手就自然不动了。我在德国时练枪时,手下面就有一把刀子,只要手往一沉,就一下子扎在手上。”

“不错,你这个主意不错。你去找一块石头来。”

突然,一个小兵急忙跑过来,他大声叫着:“报告团长,有人要见你。”

林冲问:“谁?你不看我正在练枪吗,还来捣乱。”

小兵说:“那个人用黑布蒙着脸,我问他也不说,他就说,他有急事,一定要见你。”

林冲想了想说:“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就进来一个黑衣汉子,他用黑布蒙着脸。他双手抱拳:“林团长,你果然是一个血性汉子,令在下佩服。”

林冲一摆手:“都是老朋友了,你还说这话。你到底是谁?大白天,还蒙着脸。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还是要马?”

那个黑衣人取出一封信。“这是你的家里的信,没有人敢来送信,因为,这一路上都让日本鬼子占领了。你的太太把这信,交给我了,让我一定交给你。”

林冲一把抓过那封信,一下子撕开了,上面只有两个血淋淋的字,“速归!”一下子,林冲呆住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如一个木桩。那个黑衣人悄悄转身走了。

这时,刘大头走过来,他看见林冲正在看着那封信。他的两只眼睛就盯在那封信上,两眼不眨一眨。

他悄悄走过来,一把抓走了那封信。他一看,上面就有两个字“速归!”

他一把拍在大腿上。“林冲,你家里一定出大事了,我放你三天假。你干脆回家一趟,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林冲摇摇头:“我不回去,现在,正在打仗,我怎么能回家。”

刘大头说:“这封信是你的太太寄来的。家里一定出了什么大事。放心吧,这里有我,还有王前进,你就放心回去吧,快去快回,再说,日本鬼子让你打怕了,他暂时不敢来。”

林冲大声叫:“我不回去,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刘大头一拍桌子,“这是命令,我让你回去,你就回去,不回去,我就拿军法处置你。你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还有两个孩子,还有两房太太。你不想想,不出大事,你的太太会用血写字吗?这是命令,你一定要回去。”

刘大头摇摇头“这样吧,我让王龙和你一起回去,他和你是一个村子的。万一,你有事了,他能回来报告。快去,快回!一定要保重。”

林冲只好王龙一起回去了,王龙带着他往前走,王龙发现林冲根本不知道往哪走,他根本不知道回家的路。

他们走了五天,就要走到自己的村子了,可是,却下起大雪来。这一天飘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一片片雪花打下来,打在人脸上如刀割一样痛。

一朵朵雪花纷纷扬扬卷了下来,一片片银龙的鳞片纷纷洒下,一朵朵雪花有巴掌大小,直直砍下,天地一片茫茫。一朵朵雪花飞下,大江千里一片雪白,要把一座座楼压塌。

林冲和王龙就在这样的雪天里,一点点往家走,他每走一步,脚就深深陷进去,一直到腿弯,然后,再慢慢抽出来,再往前走一走,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少步。王龙领着他,一直往前走。

他们终于走到一个大宅子前面。王龙往嘴里倒了一口酒,这样的冷的天,要不是,他们带着酒,早就冻死了。

王龙往前一指:“团长,回家吧。”

林冲看了看,这个大院子足足有几丈长,有几丈宽。有十四五间很大的房子。

他一把拉住王龙的手。“走,进去,暖和暖和,再走。”两个人就慢慢走进去,他们推开门,可是,院子里积雪比外面还厚。走着,王龙让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慢慢蹲下去,用手一摸,不由大叫一声:“啊!”他用两只手一拉,竟然拉出一具尸体。林冲大叫一声:“啊!”几乎要晕倒了。

一个老婆子的尸体,她两眼圆睁着,胸膛上扎着一把雪亮的刺刀,胸膛上一片黒红。王龙说:“坏了,坏了,团长,你娘让人杀了!”林冲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就要往外冲,他大声叫着:“我要杀了他们。……”王龙一把紧紧抱住他。“团长,别冲动,你这样冲过去,只是送死呀。”


林冲和王龙两个人就在雪里慢慢扒着,……他们一共扒出了三十二具尸体。林冲的一家老小都让日本鬼子杀死了。林冲一下子跪下去,他对着娘重重跪下去,他抬起头,对着纷飞的大雪大叫。“天呀,天呀! 我一定要杀光这帮小日本鬼子!”

在一个小小的草棚里,有一个人手里掂着一个酒瓶子,往嘴里倒着,他的身边胡乱丢着几个酒瓶子,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不知道这大样的大雪要下多久?他想,那样的大雪,那一个个小棚子里人怎么活?他就盼头,能有一大排房子,让天下的穷人都一个个住进去。

他的胸膛有一道伤,一道长长的口子还在流血。他的桌子上还有一把短刀,一把滴着血的短刀。

卟通,一声巨大的声音响起,他一把抄起桌子的刀,另一只手抓起那个酒瓶子,一下子滚出来。哗哗,那个小小的草棚扑到在地上,散成一片。他慢慢爬起来。

狗娘生的,敢这样捉弄老子,老子要一刀杀了你!他大叫一声,就歪歪斜斜往前走。

这时,过来三个家伙,一个个端着三八大枪,顶着钢造的头盔。他们的身上披了一件雪白的衣裳。

八格,八格,一个日本鬼子叫着,就端起刺刀冲过来,他也许想在这个人的身上练一练刺刀吧。

比一比,谁的刺刀快,另一个日本鬼子也冲过来!三个日本鬼子一起冲过来,哗哗,哗,三把刺刀闪着寒光直直扎下。

卟通,他抬起手,刀光一闪,就割开了一个家伙的脖子,刀光又是一闪,啊,一声惨叫响起,另一个家伙也倒下去。

最后的那个日本鬼子看到势头不对。他转身就跑。

你往哪跑,他刚刚跑了几步,就让这个汉子一把抓住了,对着胸膛只一刀,哗,就一下子挖出那红色的心。他一把抓在自己的手里。塞进了嘴里,又喝了一口酒。

突然,王龙大叫一声:“快走,团长!日本鬼子大队来了。”只看见一排排日本鬼子冲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