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宋军战斗力

攻防篇:

这一篇原来没有,是加出来的。前几天,我骑兵篇写出后,根据网友的反响和争论,写了这一篇,其实也可看作为是骑兵篇的补充。

1、步兵的作战特点是什么?

之前说了骑兵,现在我们说说步兵。步兵的作战特点是什么?尤其是宋军的步兵又是什么特点?

还是要重复骑兵篇里说过的,步兵的作战特点并不是不能打野战,而是不善于打进攻。步兵打野战要视情况而定,如果步兵的后勤没出问题的话,步兵即使在野战中对付骑兵,也并不一定处于下风,当然这还要看步兵是否有针对骑兵的作战方式。而这一特点,使得步兵不善于打远离大本营的攻略战。因为步兵的弱点在于他对后勤的依赖要比骑兵大,同样的后勤条件,骑兵的作战半径要比步兵远。

2、宋军的特点是什么?

再来看看宋军的步兵。宋军的特点是骑兵较弱,但弓弩极强。不过平心而论,宋军即使在平原上野战,也并非是没有优势。因为平原也有平原的好处,能给宋军步兵有足够的预警时间,摆开阵势用弓弩对付骑兵。但这种战术也让宋军将步兵的弱点表现的更突出了,重视弓弩使得宋军对后勤的依赖比其它步兵更厉害。一旦补给线被拉长,宋军对箭支的高消耗,使得即使没什么干扰,后勤的压力都不堪重负,经常不能正常维持。而如果被对方派骑兵切断补给线,那他的步兵在箭支耗光的情况下,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历史上,宋军的胜仗和败仗大多符合此律。宋军胜利的战役多是防御战,这里的防御战不仅包括坚守城池的防御战,也包括一些出城迎敌的野战,如:满城、雁门、府州等战役。这几仗虽是野战,但都是背靠家门口打的,所以还是得算作防御战。而之所以这几仗能胜,是因为宋军是背靠家门,后勤补给不存在问题,所以能胜。

而反观宋军的败仗,宋的败仗大多是吃在进攻战上的。如两次幽云之战、神宗时代的五路伐夏,还有太原解围战。这几场败仗,都有一个共同点,宋军是远离大本营,深入敌境,后勤的压力一下子增大,更有堪者,后勤补给线有时还会被对方截断。在这种情况下,宋军这种严重依赖弓弩的高消耗军队,如果补给线不能得到保证,那失败就不可避免。而太原解围战更是明显,宋军在弓弩箭支被消耗完后,最终先胜后败。同样的命运,汉朝的李陵也是同样的处境。

所以,我们最终可以下个结论。宋军的特点不是象有些宋粉们想的那样,“怕野战,善城战。”更不是许多人所认为的,宋军战斗力弱,不能和异族打野战。

宋军的真正特点是善于防御,不善进攻。只要是防御战,无论是野战还是守城,他都打得不错,但一旦打起进攻战,他无论是野战还是攻城都打得不好,如在高梁河战役中,他围着幽州城打了一个月也没攻下。原因就是宋军依重弓弩的打法,对后勤的依赖极大,一旦打进攻战,后勤压力就会暴露出来。

3、根据宋军的特点,产生了堡垒绞杀战术。

这就是我在骑兵篇提到过的堡垒绞杀战术,而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因为堡垒绞杀战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宋军的步兵的特点并非不是不能野战。否则如果野战根本没法打的话,那再堡垒也没用,一出城就被打,那还打什么?堡垒的真正用处是让野战的宋军总是能在家门口作战,总是能得到堡垒的被给,这样宋军即使野战也一样能发挥自已的弓弩的优势,而不用担心后勤补给吃紧,因为后勤基地就在家门口。宋军即使深入敌境,也仍旧是在家门口作战,这样他的弱点就被弥补了。

而前几天在骑兵篇的争论中,有位网友的观点:“北京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程龙博士著《北宋西北战区粮食补给地理研究》。北宋在西北地区所修筑堡寨的作用主要在后勤上,而不是在作战中。“寨栅本以护耕农,通粮道,非有益于战守。””现在看来,这个资料反而更加支持了这个观点。堡垒绞杀战是宋军对夏胜利的关键,它是完全针对了宋军的弱点而展开的战术。无论宋军对西夏的战术有多针对性,但最重要的是,宋军有着充分的后勤保障,使他的步兵能正常的发挥自身真正的实力,这才是关键。

4、该战术的由来。

其实,宋军的堡垒绞杀在唐朝就有先例。很多人都以为唐朝的马很多,其实这只是唐朝初期贞观年间时的事。之后唐朝的马匹也有不足的情况,虽然不一定象宋那么少,但是考虑到唐当时的领土和军事摊子之大来看,他的马匹配置也不比宋军好多少。而这时,唐对吐蕃的军事上也一度很被动。

在大非川和青海两场败仗后,唐改变了战术。在河陇战场上,唐改变了从青海长驱直入吐蕃的战略;但也并未采用秦汉以来常用的修筑长城,分兵把口,进行防堵的办法,而是依托一系列坚固据点——军镇,相对集中兵力,实行机动防御,并伺机反攻,逐步扩大控制区域。

开元二年(714年)秋,吐蕃大将坌达延、乞力徐等率兵10余万进攻唐临洮(今甘肃临潭)、兰州、渭州(治襄武,今甘肃陇西东南)等地,唐派陇右防御使薛讷、太仆少卿王晙率兵反击。唐军主力并不固守城池,而是实施机动,寻机歼敌。十月,唐军以夜袭发起进攻,大败吐蕃于武街(今甘肃临洮东)附近的山谷中,然后又追击逃敌,连战连捷(参见武街之战)。此后,经多年战,唐巩固了河陇一带的防务,自开元十七年后开始发动一系列主动进攻。当年,唐朔方节度使李祎率军远程奔袭,一举攻下吐蕃占据的战略要地石堡城(在今青海湟源西南),并分兵据守各重要地点,拓境1000余里。开元二十五年,吐蕃攻小勃律(今克什米尔北部),小勃律向唐告急。唐玄宗命河西节度使崔希逸击吐蕃。唐军深入吐蕃至青海西,大破吐蕃军。开元二十六年,唐将杜希望先后攻占吐蕃的新城(今青海门源)、河桥(今甘肃临夏)等地。开元二十九年,吐蕃再度攻占石堡城。天宝八载(749年),唐陇右节度使哥舒翰率军夺回石堡城,又派兵在赤岭(今青海日月山)以西屯田。九载,唐军攻占吐蕃树敦城(今青海共和南)。十二载,哥舒翰再攻吐蕃,克其洪济、大漠门(均在今青海共和南)等城,尽收九曲部落,一举夺取了吐蕃东进的后勤基地。十三载,唐蕃分界线已向西推进到青海湖至黄河河曲以西一线。至此,唐在河陇战场上已占明显优势。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唐朝在骑兵不能和开国之初相比的情况下,大胆的改变了战术,采取以堡垒推进稳轧稳打的战术,最终夺回了战场的主动权。如果不是安史之乱,那唐蕃战争的结果还不好说。当然历史没有如果,一味假设也只能徒增叹息,还不如不想。我只想说,以步兵为主的汉军是可以用城垒和步兵,再辅之以骑兵的战术,打败游牧民族的骑兵的,唐宋的这两场战争也证明了这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