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江山 正文 猎户少年(1)

不知道谁 收藏 0 28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5.html


晨光破晓,暮色褪尽,在群鸟的呼唤中曙光为林中树木渲染了上一层金黄,隔着树影的斑驳稀稀落落的洒下来,看起来又是一个该死的好天气。

陵阳山中清晨的景致的确十分宜人,但再秀美的景色也不能打动深陷陷阱中的少年。昨夜他在陷阱中伴着山中的虎啸狼嚎吓得一夜未眠,到如今连呼喊救命的气力都没有了。

他猜想这个阱坑应该是山中猎户所挖,用来逮捕野猪之类,没想到让自己误打误撞的跌了进来。自己进山时所骑的马倒是没落下陷阱,但受了惊吓,现在也不知踪迹了。陵阳山因为猛兽众多,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可怜自己又跌断了腿,难道真要命丧此处?他有些后悔偷偷从家中跑出来。

少年正悔恨着,突然听到树林中有落叶被踩踏的沙沙声,声音渐行渐近,少年的心立刻又提到了嗓子眼,手中再次扣好云中努,低头绝望地看了看所剩不多的几只弩箭。

少年紧绷了神经,眼睛始终直视阱口上方,以脚步声推算,猜想猛兽应该已到近前,可能即将在陷阱口处露头。

就在此时,上边树叶摩擦的沙沙声终止了,一声虎啸之后,一头绒毛白虎现身在阱口处。

少年等待的就是这一刻,一扣弩机,弩箭离弦如飞,加之距离不远,本以为一击即中。但却没听到预想中的野兽哀嚎,再抬头只见自己发出的弩箭稳稳握在一个少年猎户的手中。刚刚自己想要射杀的猛虎看见猎户手中握紧的弩箭,似是知道自己险些遭到暗算,气愤异常,连番咆哮,对着阱坑中的少年目露凶光,似是想要跃入坑中将自己撕碎而后快。

少年猎户丢掉弩箭,蹲下用手轻轻抚摸了几下白老虎头,口中柔声道:“小妞,不气,不气,不跟他一般见识,现在知道什么叫禽兽不如了吧。”

刚刚还凶相毕露的猛虎在少年的抚摸下逐步消散了怒气,这庞然大物竟如同小猫一样蹲立在猎户少年脚旁。

猎户少年转头往陷阱中一瞥,接着对旁边白虎笑道:“小妞,下面那个不仅是活的,还是个母的。”白虎像听懂了少年的话,还之以一声低低虎啸。

陷阱中的少年,不,是少女所受惊吓委实不小,这小小猎户不仅身怀绝技,能令猛虎惟命是从,竟能一眼识破自己的易装。

这时猎户少年以异常惋惜的口气对白虎说道:“真倒霉,本以为是野猪落阱,那就够你多吃几天的,没想到是个瘦不拉叽的丫头,估计也就够你噻牙缝的。小妞,我们先去西山看看,也许那边的陷阱收获比这边大些,回头等她咽气再端上这盘小菜,那样我就不算无故杀生,娘也不会怪我,你说如何?”

白虎自是不会回答,但又似听懂,用头磨蹭着少年的大腿表示赞同一般。

陷阱中的少女现在已顾不得这人虎之间的默契相同,她只是惊讶听着猎户的口气,像是要把自己生生喂那猛虎。

正寻思着,只见上方少年与猛虎转身要走,想是去那口中的西山,陷阱中的少女顾不得惊吓,急忙挽留:“等等,少侠留步,少侠。”

猎户少年懒懒的转过头来,“你有遗言相赠?”

“请少侠救救我,在下谢韬元,是陈郡谢家人,这次私自离家,家人现在寻我定是焦急万分,我不想命丧此处,如果少侠肯搭救,谢家日后必定重谢。”

少年嘴角讥诮一斜,一声冷笑,“你是哪家人与我何干?”接着口中喃喃,像是对白虎感慨:“天下竟有这么不知足的人,家人俱在竟然任性私自离家出走,小妞。你说相比那些亲人早逝,仍然恪守诺言孝道独守空山的人,这种任性的家伙是不是死在此处也不冤枉。”

少女听这猎户不屑的口气大吃一惊,随后明白了这猎户少年久居山中,又怎么会知道天下第一大士族谢家名号。

不错。这位跌入陷阱中的少女正是会稽望族谢家的大小姐谢道韫,小名韬元。其叔父便是当今名仕谢安。谢道韫八岁时因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而名动天下,如今刚满及笄,早已成长为天下闻名的才女。天下名流无不以结交谢家名仕为荣,天下男子无不以娶到咏絮才女谢道韫为目标。

去年叔父为谢道韫定下了与王羲之次子王凝之的婚事,不想几月前谢道韫一次偶遇王凝之,发现此子虽然相貌堂堂,但竟然跟一般士族子弟一样衣冠华贵,涂脂抹粉,完全无丝毫英雄气概。谢道韫回家后请求叔父退婚,但谢安念及琅琊王家也乃名门,不可轻易悔婚。

谢安爱才,所以谢道韫自幼受叔父娇宠,没想到叔父在终身大事上却毫不顾念自己的感受,一时委屈,便想离家到名山游历,哪想到在陵阳山遇到此等事故。

谢道韫原以为只要自报谢家名号,那小猎户必然另眼相待,哪知在这少年猎户的眼中,自己一文不值,只是那白虎口中一盘瘦不啦几的小菜。

看那少年又想转身离去,谢道韫一时慌乱,连忙再次开口,“少侠,等等,你要怎样才肯出手搭救?”

少年不为所动,眼见带那头猛虎消失在陷阱口处。谢道韫绝望极了,知道这陵阳山既有猛虎出没,应该少有人来,难带真要命丧此处?

正悲苦着,只见刚刚离去的少年与白虎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在陷阱口处,正凝望着自己。

猎户像在喃喃自语,“虽然不如我娘漂亮,但好歹是个母的,想这山上少有人来,我又不能下山,上哪给我娘找媳妇去,将就将就可好,你说呢,小妞。”

谢道韫看他像根猛虎说话,不知他话中何意,此时小猎户对她开口问道:“你真的想上来?假如我说我救你上来,你要做我老婆,等我满十八岁时你要嫁给我,你也答应吗?”

听到此处,谢道韫大吃一惊。看着小猎户不过十一二岁年纪,似是比自己还小上几岁,想不到竟提出这等无赖条件。他小小年纪,到底知不知道娶亲何意?

“少侠,可惜我已许配给琅琊王家,明年就要出阁,等不到你十八岁了。” 谢道韫不想直言拒绝激怒猎户,半真半假的敷衍着。

“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明年就要嫁给王凝之做老婆了。”

“这样啊。”小猎户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思揣片刻后又豁然开朗道:“没关系,你先做他老婆,我十八岁时,再去琅琊王家娶你就好。”

这下被难住的就是谢道韫了,她没想到这个猎户少年完全无世俗理念之困扰,思维竟是这般奇特。踌躇一会,她微笑应道:“好,只要你够胆量,敢去琅琊王家娶王羲之的儿媳,我就嫁给你。”

“一言为定,你不能反悔噢。”小猎户笑得一脸天真烂漫。

嗖的一声,一只短靴被扔了上去,小猎户随手接到。只听谢道韫笑言:“此靴为证,到时你拿此靴到王家提亲便是。”

少年猎户久居山中哪知人情世故,只当陷阱中的少女订情于他,怎知儿戏敷衍,认真道:“好,五年之后,奚无疆一定提靴上门提亲。”

谢道韫何曾想到,一句戏言,换来一世纠葛。

等谢道韫终于脱离陷阱被少年拉了上来,她才发现拉他上去的小猎户气势不凡。这个唤奚无疆的少年看似跟自己弟弟谢玄年纪相仿,大概十二三岁,身材挺拔,竟比谢玄还高,足足高出自己一头有余,虎背熊腰,一身猎户打扮,衣服与鞋上都滚着兽皮边。

猎户少年面目风神俊秀,浓眉下一双星目闪闪发光。想不到这山中竟有如此俊美的少年,只是这个少年猎户全身流出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此时他靠在树上,指着陷阱口几只身中弩箭的狼尸,“老婆,这是你射的。”

一声老婆叫得谢道韫面含羞涩,但想到这个顽劣少年只是不通世俗,又跟自己弟弟一般大小才化解了心中尴尬。

“是的,是昨夜在上边徘徊的狼群”。

奚无疆讥笑地斜了她一眼,“没有必要,你落入陷阱,它们不会攻击你,狼比人聪明,它们才不会为了一顿饱餐跳下陷阱。”

谢道韫微微皱眉,听这个救命恩人的语气像是在嘲笑自己的不智,不仅射杀野狼多此一举,而且没有野狼聪明,竟然落下陷阱。

念在奚无疆的救命之恩,谢道韫忍忍怒气,不予理会。

“奚少侠,我马匹已经走失,自己的腿又断了无法行走,可否请你将我送到山下医馆,到我家人赶到时,必有重谢。”

小猎户又摇头叹气一番,似在嫌她麻烦一样,走到谢道韫近前一把将她推倒。就在谢才女惊慌地以为无赖少年要无礼,正摸索自己的弩机时,听到无赖少年言道:“我先帮你把腿接上吧,然后带你到家中修养,伤好后你自己下山。不是我不想下山,若我可以下山,还会随便娶你做老婆,真笨。”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