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四大名团”:让日寇尸横遍野的英雄

aqssm 收藏 0 3343
导读:在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殊死搏斗的作战中,先后涌现出以英勇顽强作战闻名于世的“四大名团”,它们分别是北京卢沟桥抗击日军的吉星文团、南口保卫战中的罗芳珪团、山西忻口会战中夜袭阳明堡日军飞机场的陈锡联团和淞沪抗战中孤军八百壮士守卫上海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团。他们抗击外侮、宁死不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英雄壮举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壮烈的一页。   吉星文团:卢沟桥抗击侵略军   卢沟桥位于北京西南永定河上,是北京西南的门户,由于战略地位重要,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二九军三

在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殊死搏斗的作战中,先后涌现出以英勇顽强作战闻名于世的“四大名团”,它们分别是北京卢沟桥抗击日军的吉星文团、南口保卫战中的罗芳珪团、山西忻口会战中夜袭阳明堡日军飞机场的陈锡联团和淞沪抗战中孤军八百壮士守卫上海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团。他们抗击外侮、宁死不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英雄壮举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壮烈的一页。


吉星文团:卢沟桥抗击侵略军


卢沟桥位于北京西南永定河上,是北京西南的门户,由于战略地位重要,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二九军三七师二一九团在团长吉星文指挥下守卫卢沟桥,奋勇杀敌,打响了抗日战争的第一枪。


吉星文(1908-1958),字绍武,河南省扶沟县人,15岁时,家贫辍学,正逢在西北军任职的堂叔吉鸿昌回乡省亲,受其影响,吉星文弃学投军,从此走上行伍生涯。在战争中,他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屡屡得到擢升,几年间,升任为营长,驻防华北。


1933年日本侵略者进犯长城要塞。3月9日,日军铃木师团直逼河北迁西县北部的长城重要隘口喜峰口。宋哲元二九军受命增援,赶赴长城御敌。3月11日,吉星文所在冯治安部驰援喜峰口,双方激战,战事十分惨烈。面对强敌装备精良,二九军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实施近战夜战,出奇制胜,挥舞大刀,痛歼顽敌,威名远扬。3月11日深夜,吉星文率兵出击,他们身背令敌丧胆的大刀,由当地樵民猎手引路,冒着大雨,接近日军前沿阵地,出奇不意地偷袭了正在酣睡的日军,他们挥动寒气逼人的大刀,令敌魂飞胆破,斩杀了300余人,并夺获日军坦克一辆、大炮20余门。3月12日,为防止日军卷土重来,吉星文激励全营战士:“只有拿铁血来洗国耻,收失地,为国家效命。”在随后的战斗中,吉星文作战骁勇,多次与敌展开肉搏,击退敌人进攻,因功受到嘉奖,升任二一九团团长。二九军长城抗日,声名大振,狠狠打击了日军不可战胜的嚣张气焰,作曲家麦新为此专门谱写了二九军大刀队的战歌《大刀进行曲》,唱响了长城内外。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吉星文团奉命奋起抵抗,揭开了中国全面抗战的序幕。团部设在长辛店,所属一、二营驻防长辛店,战斗力强的三营驻防卢沟桥和宛平城,他沉着指挥全团官兵,勉励大家与国土共存亡的决心。7月8日夜晚,吉星文前往第三营营部,亲自精选青年战士组成突击队,缒绳梯出宛平城,出敌不意,冲入日军阵地,如风卷残云,杀得敌人仓皇逃窜。战斗中,吉星文头部被炸伤,他全然不顾,略作包扎,仍指挥战斗。接着,又组织150人的敢死队,每人一支步枪、一把大刀、四枚手榴弹,准备夺回桥头阵地。吉星文屹立桥头督战,将桥头与附近阵地的日军几乎消灭殆尽,对于这场恶战,京津各大报纸均以特大号标题或号外加以报道,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日的斗志。7月20日,多处负伤仍不下火线的吉星文接受著名战地记者陆诒在卢沟桥前线采访时慷慨激昂地表示:“卢沟桥是平西的屏障,又是华北的咽喉,日军屡次背信进攻,我们自然不能坐视国土沦陷……只要我吉某人在,日军就休想在此花小代价得大便宜。”吉星文团在卢沟桥坚持抗战23个昼夜,与顽敌殊死鏖战,始终未让日军占领卢沟桥与宛平城,直至7月30日,奉命撤出防地。23天中,吉星文以一团之力,歼敌3000余人,对日军、武器多有斩获。9月,吉星文荣任三七师少将旅长,率部开赴津浦线,开始了新的战斗。


罗芳珪团:抢防南口御强敌


1937年7月29日、30日平津相继失陷后,日本在挑起淞沪战役的同时,又调集重兵南下,妄图南北夹击,速战速决,进而侵占全中国。为此,7月31日日军沿平绥线推进,在昌平集结重兵,准备进攻南口,目标是攻占山西,夺取重要战略物资煤炭。发生在8月初的南口抗战战事激烈,史称“南口保卫战”。南口是京畿名镇,京张铁路通车后逐渐成为一个重镇,它既是燕山山脉与太行山山脉交会之处,又是到达八达岭的唯一入口点,与居庸关、八达岭同为重要交通要冲。日军为实现其经由华北征服中国的野心,8月9日大举进兵南口,投入7万余人的兵力,主力部队为板垣师团、铃木师团、山下旅团和酒井旅团,配备300门火炮,另有航空飞行大队、战车队、化学部队协同作战,战前扬言,“三日内攻占南口”。中国参加南口战役的军队6万余人,以南口为中心布防,阵地东起德胜口、苏林口,西至镇边城、横岭,战线长达90公里。中国军队十三军奉命抢防南口,八九师五二九团团长罗芳珪率部为先头部队。


罗芳珪(1907-1938),湖南省衡东县人,黄埔军校四期毕业,1934年擢升五二九团团长。战前,他把怀有身孕的妻子从驻地送回老家,以便全身心投入战斗。8月1日,罗芳珪团从大同乘车,冒着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赶赴南口前沿阵地。到达指定位置后,在龙虎台、南口火车站、南口村一带迅速构筑防御工事,进行战前准备。8月8日晨,战役打响,日军炮火向南口中国军队进行猛烈轰击,日机轮番轰炸,五二九团一次次打退日军进攻,坚守阵地,直至深夜,奉命战略撤退,放弃南口车站,退守龙虎台。


8月10日,日军发动总攻,龙虎台首当其冲。为减少伤亡,罗芳珪果断下令守军暂时撤退,当日军刚刚占领龙虎台,未及站稳之际,罗芳珪率兵全力反击,五二九团官兵个个奋勇争先,与敌展开肉搏,尽管日军派来增援,仍未能夺得龙虎台,三个多小时的血战,五二九团官兵依然斗志昂扬,坚守阵地。8月12日后,日军多次向南口东西两侧山地和龙虎台阵地进攻,均被击退。8月13日,日军派出战车向五二九团一营阵地发起猛烈攻击,罗芳珪见到阵地即被攻破,下令官兵进行阻击,即使剩下一兵一卒也决不后退。他亲临指挥,与部下研究爆破战车、破坏其履带使之难以行进的办法,同时研究接近战车、攻击其瞭望孔的方式,挑选精兵,分成两批,一批带手榴弹,滚身接近战车,用手榴弹炸毁履带,使战车瘫痪;一批利用履带毁坏之时,攀上车顶,用手枪从瞭望孔射击,击毙驾驶员。按此方法,日军战车被击毁多辆,动弹不得。等日军清除了废战车,继续进攻时,早已严阵以待的五二九团官兵改变战术,等战车经过后,以密集火力,专门攻击跟在战车后面的日军步兵,步兵夹在隘道中难以招架,被打死数百名,剩下的狼狈逃回。


在6天的南口战斗中,罗芳珪团与敌反复争夺,重创日军,五二九团也伤亡惨重,在无兵增援的情况下,他们服从上级命令,拼死坚守,罗芳珪亲临战场指挥战斗,几个昼夜没有休息,他表示,愿与全团官兵一起与阵地共存亡,全团官兵无不感奋,振臂高呼:“誓死不退!”8月14日,罗芳珪身负重伤,仍大声呼杀,不下战场,全团官兵大部牺牲,但士气旺盛,同仇敌忾,视死如归,与敌激战不止。8月27日,《中央日报》对战况进行了报道,《大公报》记者范长江亲临前线采访,连续发表战地通讯,赞扬五二九团英勇杀敌的事迹。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周刊》发表时事短评,高度评价南口保卫战,罗芳珪团的英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


8月26日,南口战役参战部队奉命突围,罗芳珪团随后转战晋冀豫三省,继续战斗,予敌重创。直至1938年春,该团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罗芳珪在徐州会战中壮烈殉国,12天后,他唯一的亲生女儿罗本忠在湖南老家降生。1988年,罗芳珪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


陈锡联团:夜袭阳明堡机场


1937年10月,侵华日军在平型关遭重创以后,改变作战部署,突破晋北防线,沿同蒲路直扑太原。忻口会战中,八路军陈锡联七六九团在山西代县阳明堡夜袭日军飞机场的战斗事迹被广为传扬。


陈锡联(1915-1999),湖北省红安县人,出生于贫苦的山区农民家庭,14岁时毅然参加红军,投身革命。红小鬼的他作战英勇,冲锋在前,很快崭露头角,17岁时任团部政治指导员,18岁时升任政治教导员、团政委。1937年8月,红军被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22岁的红军师长陈锡联被改任为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团长,作为先遣团,奉命插入敌后,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


10月中旬,七六九团来到山西代县南苏郎口村。这里是滹沱河东岸的一个村庄,顺河南下即是忻口,战事正隆,不时有日军飞机从村子上空隆隆飞掠而过。通过对敌机活动规律的观察,可以推知机场离村子不远。询问老乡,得知隔河10余里的阳明堡修有日军机场。阳明堡坐落于雁门关下,滹沱河畔。战士们纷纷请缨,一致要求端掉这个日军机场。为了准确掌握敌情,摸清日本机场的详细情况,陈锡联决定实地侦察。


来到滹沱河边,登山用望远镜观察,发现对岸阳明堡东南有一座机场,机场上整齐地排列着一架架灰白色的飞机,在阳光映照下,发出耀眼的光芒。通过询问当地老乡,进一步摸清了日军机场内外的情况:24架飞机白天轮番外出轰炸太原、忻口,晚上返航停在机场。日军香月师团一个联队驻守阳明堡街里,机场仅有小股守卫部队。当时,日军正忙于进攻太原,无暇它顾,如果趁其不备,一鼓作气,发动突袭,恰是歼灭敌机的天赐良机。


经研究制定了作战方案:一、二营各一部破坏崞县至阳明堡之间的公路、桥梁,阻击来犯援敌;三营以夜战见长,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场中能攻善守,曾获“以一胜百”奖旗,由三营负责夜袭机场;团迫击炮连、机枪连在滹沱河东岸构筑阵地,随时支援三营。


夜幕降临,以老乡为向导,部队整装出发,涉河而过,神速潜行到阳明堡机场外,万籁俱寂中,三营战士神不知鬼不觉地爬过铁丝网,进入机场,按照事先部署,十连向机场西北角日军守卫队的掩蔽部发起猛烈攻击,十一连直扑停在机坪上的机群,霎那间,火光冲天,杀声震耳,机枪、手榴弹齐发,打得日军晕头转向,敌我双方展开了白刃战。随着轰轰的爆炸声,日机燃起熊熊大火,风助火势,火助风威,整个机场陷入一片火海。经过激烈而短暂的战斗,守敌大部被歼,20余架飞机被炸毁燃烧,等阳明街里的香月师团乘装甲车赶来增援时,战斗已结束,陈锡联早已率部撤退得无影无踪。


谢晋元团: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


淞沪抗战是中国从局部抗战到全面抗战的开始。1937年8月13日,中国军队和广大民众奋起抗击日本侵略军,在三个月的激烈战斗中,以重大牺牲为代价,重创日军,粉碎了日军开战之初叫嚣的“三天占领上海,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迷梦。在淞沪抗战中,谢晋元团以孤军坚守闸北四行仓库大楼的战绩最为悲壮。


谢晋元(1905-1941),广东省蕉岭县人,1925年投考黄埔军校第四期政治科学习。1926年毕业后参加北伐。“八一三”事变发生后,谢晋元所在八八师二六二旅调防上海,他被调任五二四团团附,率部驻防北火车站,与日军对峙两个月之久。10月26日,日军突破大场防线,上海市区作战的中国守军被迫全线撤向沪西,谢晋元临危受命,率五二四团一营扼守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大楼,掩护八八师主力撤退。四行仓库大楼是一座钢筋水泥结构的六层大楼,墙厚楼高,易守难攻,东、南两面比邻公共租界,西、北两边是中国地界,已被日军攻占,这里事实上已成为孤岛。谢晋元率领一营官兵,号称八百壮士,实则仅452人,他们由北站转入四行仓库后,连夜加固防筑工事,集中兵力防守大楼左右两翼,誓与日军血战到底,保卫当时上海唯一属于中国军队守卫的一块国土。谢晋元作战前动员,自己写下遗书,以必死的决心感召部下,他要求全体官兵,舍生报国,与仓库共存亡。战士们群情激奋,按命令分头设防,居高临下,迎头痛击并击退了来犯日军。


10月27日晨,日军包围了四行仓库,动用了坦克、大炮,但四行仓库工事坚固,当日军接近大楼时,胸有成竹的谢晋元一声令下,官兵们集中火力一起射击,用集束手榴弹投向敌群,炸得日军死伤惨重,第一天毙敌80余人。日军在大楼西北角纵火,企图借火势发动强攻,但三次进攻均被击退。八百壮士孤军奋战一昼夜,数万上海群众从早到晚聚集在苏州河南岸围观,心系八百壮士的安危,他们对谢晋元和八百壮士宁死不屈、浴血杀敌的事迹深感敬佩,连租界里的外国人也对这支孤军赞叹不已。上海各界人民组织起来,箪食壶浆,慰劳自己的军队。10月28日晚,上海童子军战地服务团的少女杨惠敏趁着夜色,泅渡苏州河,冒着枪林弹雨,潜行到四行仓库,向守卫四行仓库拒不撤退的勇士们敬献了一面国旗。当29日凌晨,国旗在大楼六层楼顶升起的时候,租界内围观的群众欢声雷动,激动得热泪盈眶,齐喊:“中华民族万岁!”“抗战必胜!”当天,谢晋元率部仍与日军血战,并亲手击毙了两个爬上仓库大楼偷袭的日本兵,八百壮士依托区区弹丸之地,打退了敌人一次比一次凶猛的进攻,四行仓库依然屹立!


一连四天的血战,谢晋元率部先后打退日军六次大规模的围攻,打死打伤日军200余人,自己也付出了十余人牺牲、30多人受伤的代价。他壮怀激烈、豪情万丈地作诗抒怀:“勇敢杀敌八百兵,抗敌豪情以诗鸣。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倭奴气不平。”


10月31日,接到撤退命令,谢晋元率部挥泪忍痛撤离了四行仓库,在三挺机枪的掩护下,冲出大楼,退入租界,谢晋元最后一个撤出。谢晋元和八百壮士视死如归、忠勇爱国的壮举震撼了全国人民,国民政府电令升任谢晋元为中校团长。毛泽东主席高度赞誉“八百壮士”,把他们与“平型关”、“台儿庄”的勇士们并列,堪称“民族革命典型”。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