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一评孔教授“防火防盗防记者”风波(转帖)

南方系媒体对孔庆东的报道正好诠释了孔庆东对媒体的评价

——评孔庆东“防火防盗防记者”风波

我是今年八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孔庆东老师的助手,并参与了孔庆东书友会的筹备创建工作,所以有幸见过孔老师一两面。最近孔老师因为“记者”风波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我因为一直忙于社团的事也没怎么关注过,今天看了相关媒体的报道,并查阅了孔庆东老师的原话,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不曾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打开百度输入“孔庆东 记者”,会看到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比如网易新闻中是这样报道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是自诩为“北大醉侠”的孔庆东教授的表达风格,近来他又发惊人之语,在一次接受采访为王立军辩护时,称“歪曲报道现在铺天盖地”,“记者现在是我们国家一大公害”,教导学生要“防火防盗防记者”。他描述记者现象是,“很多无证上岗,到处横征暴敛”,叹“现在我们受到最大的伤害来自记者”,“媒体是专门欺负弱势群体”等。”

联合早报网一开头这样报道的:

“香港大公网报道,北大教授孔庆东日前接受采访时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双起论”辩护,称“记者现在是我们国家一大公害”,“这些记者排起队来枪毙了,我一个都不心疼。”

其他媒体的报道也都大同小异。看了这些话,我真的是无语了。想了半天也不知怎么为孔老师辩护。想想还是算了,这确实是孔老师错了,哪能说这么不靠谱的话呢?

但正当我准备放弃时,我无意间翻到了孔庆东老师那句话的原始出处。

《坐视天下》看新闻 嘉宾:北京大学教授 孔庆东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一篇关于“民警维权工作”的讲话稿引起了轰动看一段微视频。


主持人:孔老师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孔庆东:有时候我们应该想想我们是谁,我们不应该是警察,应该是我们社会本身,我们的政府本身。刚才我看这个新闻报道,王立军局长的讲话没有什么问题啊。记者当然不应该歪曲报道事实,不但歪曲报道民警是不对的,歪曲报道一切都是不对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恰恰是记者不敢歪曲报道司法人员,专门歪曲报道我们这种弱势群体,全国的媒体隔三差五的诬蔑我,我找谁说理去?所以我希望王局长的意义能够扩大,不但对损害民警,损失司法队伍的报道要起诉,他说的起诉没有错误,人人都有起诉权,并没有说警察上门打他去,他说起诉用词是非常谨慎的,但我更希望警察还能保护我们平常的老百姓包括知识分子和学者,就是我们受了欺压谁来替我们说理,老百姓觉得可能觉得王局长只为自己的干警队伍说话了,那也情有可原,他首先应该保护自己的兄弟,我觉得他讲话没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但是还有一部分人觉得他的讲话蔑视了我们公众、舆论包括监督的。


孔庆东:没有,他说的是歪曲报道,所以对它的讲话进行质疑是很荒谬的,因为我们现在受到最大的伤害是来自记者,来自不负责任的媒体,媒体是专门欺负弱势群体,包括欺负无权无势的民警。不是说所有民警都有权有势,有的民警自己家里被拆迁者暴打一番,打了都白打。民警自己没有办法维权,所以我觉得我们一方面要坚持真实报道,但是说真实报道和歪曲报道要奖惩分明,歪曲报道现在是铺天盖地,成了我们国家的公害,每年放假的时候我都告诉我们的学生,防火防盗防记者。我没有说防火防盗防警察,记者现在是我们国家一大公害,但是我们知道有一些好记者,怎么把好记者、坏记者区别出来,必须靠法制,但是我们国家打官司太难了,我们现在打官司打不起,所以现在只能是忍气吞声,所以我们要全面打击这些败类记者。而不是说在他们攻击民警的时候打击他们,攻击谁都不行,有账必算,所以这样才能把记者里那批流氓清理出去。


网友:对一些无良的媒体和急着要坚决的整治。


孔庆东:不整治他们,我们就没有办法有一个干净的媒体空间。


网友:歪曲事实的报道就该惩治,现在歪得比比萨斜塔还斜。


孔庆东:就是整个社会风气不正,就政府的原因,也有媒体推波助澜的原因。就是我们现在媒体太乱,媒体的好多记者都是无证上岗,拿着假记者证到处去横征暴敛,捞出去搜刮,这些记者排起队来枪毙了,我一个都不心疼,因为这些记者太坏了。


网友:起诉也行,不过要公道。


孔庆东:起诉已经就是一个公道的办法了。按理说警察直接打你就完了,我们现在社会是黑吃黑的报道,那我就歪曲报道我,我把你打一顿怎么办?你去起诉我吧,所以说王局长说话是非常合乎法制的,他说的是起诉,我非常注意到这个词,说明他是一个知法懂法的公安领导。


网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想一个为人民办实事的英雄,是不会害怕诬陷和陷害的。


孔庆东:但是众口铄金是很严重的现象,再大的英雄慢慢说你的坏话,慢慢你的形象就毁掉了。往往毁人是先从舆论开始的。


网友:也就是警察要同记者雄起,辩证地看,警察和记者都不能什么道德多高尚的人。


孔庆东:所以在他们之上要有一个客观的法律监督着双方。

然后猛然间豁然开朗,中国现在的某些媒体,可能是觉得孔老师说这些话太过于空洞,没有说服力,所以就以自己的实际行为为孔老师的话增添一些论据,让孔老师的论证更丰满更有说服力。

比如说这句话“这些记者排起队来枪毙了,我一个都不心疼”,单把这句话列出来看,那肯定是孔庆东老师不对,这是以偏概全,对记者赤裸裸的挑衅和污蔑。但是我们反观原文,会发现孔老师是这样说的:“就是我们现在媒体太乱,媒体的好多记者都是无证上岗,拿着假记者证到处去横征暴敛,捞出去搜刮,这些记者排起队来枪毙了,我一个都不心疼,因为这些记者太坏了”。孔老师说的“这些记者”,是单指“无证上岗”“拿着假记者证到处横征暴敛,捞出去搜刮”的记者,指的是记者中的某些败类记者、无良记者,这些记者难道不可恨吗?有点良知的记者、媒体从业人员也应该恨这些无良记者,因为这些记者败坏了记者这个群体的声誉。

但是真话说一半也就成了谎言,这句话经过媒体记者们的妙手巧妙的剪裁,把前面一段话巧妙的删去,这样就变成了孔庆东仇视整个记者行业、仇视媒体行业的话了,于是一些所谓时评家们煞有介事的从媒体对监督政府的重要作用来批驳孔庆东,立马占据了舆论的制高点,真高招也哉?!

再比如“记者是现在我们国家的一大公害”“防火防盗防记者”这句话,比照原文,我们会发现孔老师是这样说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一方面要坚持真实报道,但是说真实报道和歪曲报道要奖惩分明,歪曲报道现在是铺天盖地,成了我们国家的公害,每年放假的时候我都告诉我们的学生,防火防盗防记者。”

孔老师已经点明了“真实报道和歪曲报道要奖惩分明”。并且“国家公害”说,是单指“歪曲报道”,但凡有一点基本的语言逻辑学知识,也能分清楚“成了我们国家的公害”的主语,是“歪曲报道”,而不是“记者”,怎么到了媒体的嘴里,就变成了“记者是我们国家的一大公害”了呢?

而且后文孔老师说:“但是我们知道有一些好记者,怎么把好记者、坏记者区别出来,必须靠法制,但是我们国家打官司太难了,我们现在打官司打不起,所以现在只能是忍气吞声,所以我们要全面打击这些败类记者。”孔老师明确的说要把好记者与坏记者区分开来,要打击的,只是败类记者,但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硬是将这些话歪曲成了对整个记者这个职业群体的污蔑,比如著名右翼媒体人五岳散人这样说“任何一个社会的职业都有好人有坏人,王局长的队伍里也不乏黑社会的保护伞嘛,不是还被抓出来不少么?记者手里只有一支笔,怎么能像那些掌握权力的人一样对社会造成那么大的伤害?这还别说这么多的恶行都是借着记者冒着被打、坐牢、失业的风险报道出来的,没有记者,孔教授的孩子说不定也会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如果他有孩子的话。 ”

孔老师明确说了要把好记者与坏记者区分开来,但五岳散人还得用“任何一个社会的职业都有好人有坏人”,并煞有介事的搬出“三鹿案”指出记者中有很多好记者来批驳孔庆东,可笑不可笑?

别的暂且不说,单从孔庆东“记者”风波来看,这些相关的报道是不是媒体的歪曲报道?在现代社会中,媒体掌握着舆论主导权,如果我没有偶然间查阅到孔老师的原话,也会像大部分人一样,相信媒体的片面之词,对孔庆东老师产生各种各样负面的看法,对孔老师的声誉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孔老师在谈话最后说“但是众口铄金是很严重的现象,再大的英雄慢慢说你的坏话,慢慢你的形象就毁掉了。往往毁人是先从舆论开始的”,这就是媒体的力量。

事情发生以来,这样的歪曲报道是不是“铺天盖地”?这样的媒体人是不是让一些无辜的人受到了“最大的伤害”?这样歪曲报道,是不是“横征暴敛”“专门欺负弱势群体”,是不是国家的一大“公害”?该不该“防火防盗防记者”?说点激动点的带点情绪化的话,该不该“排起队来枪毙了”?孔庆东老师说的有没有错?

一些批驳孔庆东,力挺媒体的报道这样写道“媒体的权力,在西方被称作“第四权”。在我们这里,这种说法当然只是扯蛋。但王立军、孔庆东和周立波事件表明,媒体力量在中国的崛起,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媒体力量在中国还不能说已经拥有了“第四权”,但掌握了舆论主导权的媒体已经拥有了一定的社会权力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也希望媒体能好好运用自己手里掌握的权力,不要像报道孔庆东事件时一样,做一些歪曲事实、伤害无辜好人的事情,否则,滥用权力的媒体、记者跟滥用权力的贪官污吏又有什么区别呢?

赵丁琪

12月10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