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一卷 少年先生 2 人在何处

netflyhawk 收藏 8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URL] “喂,小子,发什么呆啊。我靠,你小子不是玻璃吧?奶奶的,小子你眼睛都发直了啊,我插。”萧瑟顺手一记二龙戏珠。 铁柱“同志”(暴寒中……),蒲扇也似的大手掩住火辣辣的眼球,弱弱的说:“老大,不敢了。可,可,可俺没听懂老大的话。俺不是玻璃,俺是人。” “那你以后少直勾勾的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喂,小子,发什么呆啊。我靠,你小子不是玻璃吧?奶奶的,小子你眼睛都发直了啊,我插。”萧瑟顺手一记二龙戏珠。

铁柱“同志”(暴寒中……),蒲扇也似的大手掩住火辣辣的眼球,弱弱的说:“老大,不敢了。可,可,可俺没听懂老大的话。俺不是玻璃,俺是人。”

“那你以后少直勾勾的看着老子,你大佬我!”萧瑟没好气的说,“你还没告诉老子你干嘛跑到老子的梦里呢。”

他一口一个老子,倒是丝毫不在意自己面前这个铁柱看上去要比自己大多了。

铁柱愣愣的说道:“梦里?这怎么是老大的梦里?这是俺村的山场啊。这是菠箩山,老大你看,这山圆圆的,多像个菠箩啊。这就是俺村的菠萝山,俺知道,俺老辈子就住在山下了,俺知道这不是老大的梦里。”

像菠箩的菠箩山?萧瑟绝倒。

风声呼呼而过,树林沙沙作响,仿佛在吟唱着一只低沉的乐章。萧瑟这时才注意到,这山上的树木的叶子,有点怪,怪就怪在它太大了,竟然堪比蒲扇大小,而且还仿佛发着一层淡淡的油光。风轻轻一吹,便摇曳着沙沙作响。

铁柱应该没有说假话。可这菠萝山上的树也太不合常理了啊。现在信息这么发达,还没大见过这样子的树呢。还满山都是。就在萧瑟这一打量的时候,又有了新发现,满山上下,竟然只有这一种树。

莫非这就是菠萝树?

萧瑟挠了挠后脑勺,沉思道:“把你所知道的,一句一句道来,不许胡来,不然,”萧瑟晃了晃拳头,没再说别的话。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俺知道的?俺知道的多了。啊,老大别打俺,俺这里是……”

从铁柱的颠三倒四急忙匆促的言语中,萧瑟知道了。原来,他真的并不是在自己的梦里。这里,可是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的存在。

而且,萧瑟隐隐觉得,这也不应该是在自己那个熟悉的世界里。甚至,可以说,还不是在人类所居住的地球上。若往更猛里说,甚至不是在地球所处的那个太阳系中,换言之,这里,可能不是地球所在的宇宙。

因为,萧瑟的眼里,已经充满了一个诡异的影像,那就是,金黄的太阳所在另一面的湛蓝的天上,如影随形伴随着的,明显的是两个月亮,一个半圆,一个弧圆。

湛蓝的天上,挂着一个太阳俩月亮。

萧瑟的心,沉了下去,仿佛压上了一个大铅块,沉甸甸,压的几乎无法呼吸。

威猛高大的铁柱知道的还挺多的,虽然不详尽,但对于一头雾水的萧瑟而言,已经足够了。

听铁柱说,他们这里,都是属于轩辕联邦的地盘。轩辕联邦?轩辕貌似有点熟悉。萧瑟第一次聚精会神听起来。

轩辕联邦,中南大陆最大的联邦,是个大国,当然,比起一流的强国,轩辕联邦还是要差上那么一截的。

这是一个崇尚力量的世界。一片汪洋无际深不可测的大洋,叫做金玉洋的,隔开了中南,斐羊,巴嵋三个大陆。听说而已,铁柱并没有亲见。而中南大陆,虽然最为宽广,却也最为贫穷,斐羊、巴嵋听老一辈说来都是要远比中南大陆富饶而强大的地方,也是人们向往的热土。但金玉洋不止是广淼无边,水文气候的恶劣无比那可是出了名的,所以亘古以来,少有人能通行。其间零散的关于他们的知识,更多的来自于侥幸从事故中生还的水手,而他们往往是穷其一生也没有归期。所谓有来路无去路是也。

就是在中南大陆,最为富饶的,也不是轩辕,而是处于大陆南端的一个名曰蜃度的大帝国。其悠久的历史和轩辕不相上下。但比起蜃度来,轩辕联邦只不过因为占据了中南大陆广渺的北方和东方而显得广大了些罢了。

轩辕联邦由大大小小十几个联邦国组成,多山地,少平原。在中南大陆的北东方向,气候最是寒冷而多变,而大陆的南边,则多是温暖湿润的平原。轩辕和蜃度,地缘毗邻又互为冤家对头。据说,还是据说,早在几百年前,轩辕也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只是,在与蜃度帝国的争霸中,轩辕帝国崩溃了。其大部分演变成了现在的轩辕联邦,其余的,要么被蜃度帝国吞并,要么就夹在蜃度和轩辕联邦之间,变作了两者之间的缓冲。

车玉城,据说也应该是一个大城市了,在联邦密若晨星的大小城市里面算是默默无名的,除了出产上好的玉石之外。菠萝山下的菠萝村,便位于车玉城的东北边角,而且,这里并不出产玉石。当然更加的不出名了。

萧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么说来,她奶奶的,老子竟也穿越了?老子打个盹也会穿越?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鸟事?去他奶奶的太阳,我招谁惹谁了?我只不过不想听老姑婆的呱噪而已,打个盹有罪吗?我萧瑟多听话的大好有为在校模范青年啊,为了博校长大人的欢心,我萧瑟即使是一点也不爱学校的环境,一点也不爱所学的一切,可我萧瑟不还是安安稳稳的呆在学校的教室里听你们这个那个的轮换不休停喋喋不休个呱噪吗?睡个觉罢了,我又没有和那些人一样胡闹。可,您看看,现在他们多好啊,我呢,都到了哪儿了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大,大佬,老,老大,您,您没事吧?”铁柱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个威猛的大汉如今却像温顺的小猫一般,倒是有点好笑。

“叫我老大好了。”萧瑟摇了摇头,右手揉搓着额头,眼神定定的看着前方,没说什么话。菠萝山上,一时沉寂下来。铁柱,小心的看顾他的大黑去了。大黑,则怏怏的趴在草地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良久,萧瑟收拾了心中的震撼,肚子里咕咕乱叫起来。他摸摸肚皮,自嘲的一笑,铁柱忙凑上前来,捧上一件坎肩,“老大,您先凑合着穿俺这件,要不,您老先回村里去?俺一会就给您弄件新的。顺便给老大接风,咋样?”

萧瑟看了看光光的胳膊,摇了摇头接过坎肩。铁柱现在乖得很,转身便领着萧瑟要走。这个大佬不是等闲之辈,自己的红芒霹雳弹在村子里可是一绝,此弹一出,莫与争锋,竟然让看上去瘦弱单薄的老大不动声色的化解于无形,这个老大不简单,跟着这样的老大,虽不见得有什么光明的前途,至少也不丢份的。当然,还不知道着老大是干啥的啦,也不知道老大的高姓大名,不过不要紧,这些都是后话。现在在他肚里不住的祈祷这个老大不要找他算账,毕竟是冒犯了老大哈。所以当萧瑟说等等的时候,铁柱不由哆嗦了一下子。

“老大,您有什么吩咐?”

萧瑟心里泛起的是铁柱双掌间绽放的红芒光球。这个情形太诡异了,已经在萧瑟的心里定格成了一副图画,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神秘。

“你发的那个球,呃,是什么功夫?”

“功夫?老大,俺不知道什么叫做功夫,不过您老说的那个球,俺可以告诉你,那叫做红芒霹雳弹,是俺铁柱的看家本领。”

“红芒霹雳弹?”一丝微笑浮上了萧瑟的嘴角,红芒?倒是挺贴合那个光球的样子的。不过,霹雳嘛,也没见雷霆在什么地方啦。

“你,还能再发一个吗?”

“发一个?老大,不要说一个,便是十个八个,也不在俺铁柱的话下。老大您看好了。”铁柱深吸了一口气,双掌虚合,双掌间又出现了那夺目的红芒。萧瑟随意的一指左前,铁柱双掌推送间,光球诡异的附在了一株碗口粗的矮树上,化作一团铮亮的闪光,伴着嘭啪厉响,矮树断做两截,飘过了一阵烤焦烧糊的气味。

萧瑟暗暗咋舌,霹雳弹,真是名不虚传啊。在矮树的断口处,炸成了马蜂窝一般,似乎被火燎过,已经变作了乌黑的焦炭状。要是刚才朝自己发的那个也发挥出如此威力,萧瑟不寒而栗。

铁柱侧首偷看着萧瑟的脸色,他失望了,萧瑟面色如常。

“这是你的看家本领?不错啊。”

“老大,您别笑话俺了。俺知道不中。老大您指点指点俺吧。”

指点你?萧瑟暗暗苦笑,老子都不知道你这个变态的肌肉男是怎么发出这个劳什子的,怎么指点你?

“呃,你这个红芒霹雳弹,是不是只能打死物,不能打人?”

“哪里会,往常俺铁柱打架,只要一发出霹雳弹,从来是百发百中,最差也是断胳膊瘸腿的,就,就……”铁柱偷望了一眼,不说了。

萧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既然他要自己指点,萧瑟微微笑了,道:“小子,呃,铁柱,你练习这多久了啊。”

“多久?俺九岁就能发出霹雳弹了。在村里可是头一个呢。其他和俺一起长大的,最早的也要比俺晚上一年多。”

萧瑟差点惊掉了下巴,九岁就能玩这变态的玩意?听他的意思,这还不是他的独家专利,和他一起长大的也都会这变态玩意?这是啥子哟。

“俺说的是真的。”仿佛怕他不信,铁柱胸脯拍的山响,“不信老大你下山后问,俺铁柱从来不说谎的。”

“我知道你没有撒谎。”萧瑟说道,“我想问的是,你说村子里和你一起长大的都会这个?”

“是啊,那又有什么稀奇了?不光和俺一起长大的会,便是村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又有哪个不会?”

“啊?全村都会?”

“是啊,俺全村上上下下上百口子,男女老少,个个都会。其实俺全村都会也不算什么啦,全轩辕,又有哪个不会呢?您说是吧,老大?”

扑通。咦,怎么号称是老大的某人看不到在身边站着了。

“啊?老大,你怎么了?”

“(⊙o⊙)…,没,没什么,不,不小心滑了一下。这该死的草地,怎么就这么滑?”

“老大,你可是高手啊,高手也能跌倒?这草地不滑啊,俺铁柱走着挺好的。”

“你去死……”

“啊,老大,饶命啊,俺铁柱再也不敢啦……”


萧瑟头大如斗,他知道自己遇上大问题了。要是铁柱真的没有撒谎,这里的人都是变态,人人拿什么红光霹雳弹当玩的。那自己算什么?高手?见光就死的高手?去死啦。

一定有什么问题,只是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世界,肯定不是眼前仙境一般美丽,在这美丽的外衣下面,一定还有自己所未知的事情。但最要紧的,是先搞定他奶奶的什么红芒霹雳弹之类的变态玩意。

所以萧瑟很有涵养的有意识的压制着咕咕叫的肚肚,和颜悦色的与铁柱家长里短,有一搭没一搭,东一棒子西一榔头的谈谈笑笑,在铁柱大叹这个年轻的老大原来是如此的平易近人的时候,萧瑟还没有抵达铁柱的家,已经了解了许多有益的信息。虽然是浮光掠影,他已然不由自主的抽了一口冷气,这儿,也忒变态了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