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一卷相亲路遇 第六章疯子不疯

歌以解忧 收藏 1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URL] “你们听说了吗?王二憨相亲相回来一个女疯子。”村中央的空坝里,一个正奶孩子的年轻婆姨向几个一边梳头一边闲话的婆姨问话。 “咋不是呢,我都看见了,模样挺俊的。”一个婆姨回答。 “走哦——看疯子去。”一群孩子叫喊着向王二憨家的方向去了。 “我们也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你们听说了吗?王二憨相亲相回来一个女疯子。”村中央的空坝里,一个正奶孩子的年轻婆姨向几个一边梳头一边闲话的婆姨问话。

“咋不是呢,我都看见了,模样挺俊的。”一个婆姨回答。

“走哦——看疯子去。”一群孩子叫喊着向王二憨家的方向去了。

“我们也看看去。”一个婆姨梳好头,把梳子放嘴边吹了吹,然后带头向王二憨家走去。

王二憨家院门敞开着,孩子堵在门口一伸一缩的往里探着脑袋。雅蓝正蹲在地上专心地逗小鸡玩,突然看见院子里闯进一群人来,不由大惊,丢下小鸡跑回房里去,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咦——她还怕生呢。”

“真是的,好好看呢”

“疯子出来,快出来。”那群小孩见大人们也凑来热闹,胆子就大了,七嘴把舌叫了起来。

“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王二憨正在厨房里做饭,听见小孩叫喊就从厨房里钻了出来。

“哟,大婶大嫂们啊,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快请坐。”王二憨一边说一边要进屋搬凳子,才发现门从里面关上了。

“雅蓝,开门,是我,别害怕。”王二憨等了等,里面没丝毫动静,就用手轻轻地拍打着门板。

“不用搬凳子了,站着说话也不碍事。”奶孩子的婆姨说。

“王二憨,你准备将她做媳妇啊?”

“你不要李乡长的闺女做媳妇?”

众婆姨麻雀一样唧唧喳喳地议论着,根本没有王二憨插嘴的机会。

等她们说完了,王二憨才慢条斯理地说:“大婶大嫂,看你们想到哪里去了,她现在神志不清,我怎能强人所难让她做媳妇呢?”

“王二憨,你装什么正经啊?当大婶看不出来?你们看看这闺女穿得一身新,周身干干净净的,头发油黑发亮,这,这不是你给她弄的吗?”

“都给人家洗澡睡一个炕了,还卖什么乖子!”奶孩子的婆姨撇撇嘴。

“哎——你们怎么就总往这方面想呢,我王二憨是那样的人吗?澡是她自己洗的,我只是给她把水提了进去。”

“其实,你们睡不睡一个炕,关我们什么事呢?只要她本人不喊不叫,不跳不闹就是你王二憨的福气。你们说是不是啊?”一直闷头看热闹的严大妈说话了。

严大妈一发话,众婆姨都哑口了,于是严大妈又说:”回吧回吧,别在这里碍事了。”婆姨们就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走。

目送着她们走远,王二憨回身准备叫门。却看见门竟自己开了,雅蓝像刚躲过一场劫难似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王二憨惊喜地拍拍雅蓝的脸蛋,拉着她进厨房端菜去了。

这顿早餐颇为丰富。韭菜炒鸡蛋,鱼香茄子,外加一盘腊肉和一碟臭豆腐。两人正吃着,姐姐姐夫来了。

“这就是你领回来的那个疯子?”姐姐劈头就问。

“我说兄弟,你把一个疯子领回来干啥呢?”姐夫的语气比姐姐委婉些。

“说呀,快说,你领一个疯子回家干什么?我们王家又不是娶不起媳妇。”姐姐很严厉。

“姐,姐夫,你们坐下,听我慢慢给你们说。”王二憨招呼着姐姐姐夫坐下,拉出躲在身后的雅蓝轻声细语的对她说:“别怕,这是咱姐姐姐夫,你接着吃饭。”

雅蓝接着吃饭,姐弟两又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姐,你现在最想知道的恐怕就是我怎么处置这个疯子是吧?我实话告诉你,等几个月我把地里的西瓜全部卖了以后,我要给她治病,等她病好了,我就娶她做我媳妇。”

“不行!我说弟弟,你脑子怎么就那么不好使?你犯得着为一个疯子劳命伤财吗?李雅芝哪点不好?人家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还挑三拣四的,听姐的话,赶紧把这疯子送走。“姐姐语气坚定,似乎没商量的余地。

“我把她送到哪里去?她无家可归。”

“你真要把你姐姐气死不成?我限你明天把她赶走,然后去找李雅芝。”

“不,我不要李雅芝。”

“为什么?你瞧不上人家?”姐夫颇感诧异。

“姐,你们怎不动脑筋想一想,李洪福有权有势,他怎么舍得把他的宝贝女儿嫁给我这个农夫,再说李雅芝人也不赖,还在大城市呆了好几年,想必钱也赚了不少,但怎么就瞧起了我这个无得无能的老憨呢,这不是明摆着有诈吗?”

“有什么诈?”姐姐姐夫异口同声地问。

“这,怎么非要我说明呢,哎——”王二憨气得一跺脚。“我估计她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播下种子了,于是想……你说我能做这个冤大头吗?”王二憨语出惊人,把姐姐姐夫说得大眼对小眼。

半晌,姐姐姐夫才缓过神来。姐姐说:“二憨,你不喜欢人家姑娘也罢,但也不能这么损人家啊,人家还是未出阁的闺女呢。”

“你这样说有什么根据吗?”姐夫问。

“这还要什么根据,她的条件就是根据。突然回来就要急着嫁人,那不是癞子头上的跳蚤明摆着的吗?”王二憨越气话越顺畅,这点姐姐很了解。

“兄弟,你真是面带猪相心头嘹亮啊。”姐夫捏起拳头在王二憨胸口擂了几下,算是对他这番不同寻常的话语的赞赏。

“那你的意思李雅芝那里就算了?”

“算了。”

“我还听说这闺女是李乡长认的干女儿,平时都住在他家。你就不怕他们找上门来吗?”

“那他为什么不给她医治?不让她回家?”

“你怎就知道人家没给她医治?是治不好——再说哪一个疯子在家呆得住啊?”

“那她怎么在我这就呆住了?”

“咦——你别说,还真有点邪门啊,她就还听他的呢。”姐夫在一边自言自语地呢喃着。

“怪什么,这是缘分。”王二憨纠正姐夫的说法。

“对呀,对呀。兄弟对那么多女孩子都不动心,单对她情有独钟。这就是缘分啊。”姐夫一拍脑袋,恍然大悟似的。

“你瞎咋呼什么呀?”姐姐责怪姐夫。

“我看就算了,随二憨去吧。”王二憨的一席话点醒了姐夫,他终于站出来帮着王二憨说话了。

“那不行,若是李乡长问你要人,或者告你拐骗,你咋办?”

“他告我?我还告他呢!”

“你凭什么告他?你也告不倒他,可他告你却实凭实据。“

“怎么就不可以告他?反正我不怕。”不管怎么说,王二憨已经铁了心。

姐姐姐夫见拗不过他,也就打算告辞。临走时候,姐姐提醒二憨多注意点,有什么事情给她打电话,说完两口子就回家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