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鸟巢——这是“天下第一”吗(9)

chenke816468 收藏 0 149
导读:我们每天一帖共转发二十帖(原创),网友们评议:到底是炒作还是文章确实好。 远看虎踞龙盘,不可一世;近看庞然大物,盘古大观。 水立方与鸟巢相拼,端庄的方方正正,如古代之四方阵,花岗岩色的铜墙铁壁凛然不可侵犯。 一片旷地,有树有草,只见幼树,不见结果;只见芳草,不见长高。却见黑女的高傲,展翅的大鹏,还有点点缀缀的塑像,令人遐想无限。 高昂的水台之座,全是高低出岫之大灯,欲吞欲吐,如伸似屈,如腾似跃,挥洒地全是泳将们之风姿。 藏地灯个个生龙活虎,踏地待命,一声号令,齐齐闪亮而起,只见地之光

我们每天一帖共转发二十帖(原创),网友们评议:到底是炒作还是文章确实好。




远看虎踞龙盘,不可一世;近看庞然大物,盘古大观。

水立方与鸟巢相拼,端庄的方方正正,如古代之四方阵,花岗岩色的铜墙铁壁凛然不可侵犯。

一片旷地,有树有草,只见幼树,不见结果;只见芳草,不见长高。却见黑女的高傲,展翅的大鹏,还有点点缀缀的塑像,令人遐想无限。

高昂的水台之座,全是高低出岫之大灯,欲吞欲吐,如伸似屈,如腾似跃,挥洒地全是泳将们之风姿。

藏地灯个个生龙活虎,踏地待命,一声号令,齐齐闪亮而起,只见地之光相辉交映。

一弘仙座,五环贯虹,两扶之间阁楼重叠,空中楼阁端坐在云儿之中,有古宫之神韵,闺房之幽静。

一切都向着鸟巢绕望。

鸟巢、鸟之巢。生命在这里孕育,多少根细枝,多少个来回,勤劳与爱并生相连。弯曲有度的松针,几经喙碎的泥土,从巢的选址到选料一直到巢穴的构筑,几多辛劳,几多心思,一步步圆成。

鸟巢、爱之巢。母爱天性,情爱更是惹人崇尚,一旦喜结连理,便要从一而终,没有遗弃,没有异心。全是一见钟情的爱。纵有短暂分离,老面孔记得滚瓜烂熟,任你千万人队伍能一眼辨出,又一对对老夫老妻相拥而去。

静观鸟巢,如天尊打坐,或仰、或卧。将倾之厦不倾,欲斜之柱不斜。圆圆鼓鼓,是圆不是圆;四四方方,是方不是方。如神入化,似天工之作。

钢轨是柱如带,横与竖,宽与窄,密与疏,柱与天相接,带与云媲美,编织的是迷人天网。

擎天之柱如扭一般,随长随短,随摆随放,交错的如藤蔓挂垂,伸展有方:有三角形的,大小归一;有四方形的,等边不一。米尺之宽的通天之柱,冲云霄的遥指天际却不见端口,试与天公比高;米尺之宽的钢铁之钻,入地幔的直插地核却不见开口,欲与地母争雄。

银白色的飘带一样是钢筋铁骨,一样是米尺对齐,如平滑之绸缎,虽不是五彩缤纷,却宛如天宫之少女披肩在身,轻歌曼舞,纯洁可爱,玲珑地熠熠生光;逍遥地飘向远方,却不见其舞袖飘逸,潇洒的蹦迪它方,却不见其步子轻盈。

是柱是带还是墙,游人不必多猜,只要仰头眺望,一定是峭壁凌凌无懈可击,半壁河山如立如唱。

进得大厅,熊猫吊灯睁眼相迎,满眼的羡慕鼓鼓而出——人间春色满园。

眼帘中万花点点,红白相间的座椅,虽不是五颜六色,却使人眼花缭乱。大大的屏幕没有球赛,没有名星,只有观众徐徐入座,来了一伙又一伙,去了一批又一批。

赛场上游人鱼贯而入,一块青草地,有一人有一车缓缓而过。赛场即战场,正是平日里的生死煎熬,才会有钢铁的一泻成才,才会有这里的生命之灿烂、五环之辉煌。

仰鸟巢之顶,只见蓝天作盖,白云为伴。一道圆虹划过,便是界,便是路,便是通天之云梯。

鸟巢,深渊无底,正是在这里:可纳天地之精气,可容天下豪杰之驰骋。

鸟巢,博大精深,正是在这里:同一世界,同一梦想。

赞美你,鸟巢之神——奥林匹克


(舒金元)


天下鸟巢——这是“天下第一”吗(9)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