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六 接头地点

梅戈 收藏 12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酒席上,陈子明是故意装出一付好酒贪杯、不喜正业的纨绔子弟形象,他是见酒就喝,酒到杯干,关于公司业务、账目方面的事是只浮皮潦草地随便说了几句,随即就高谈阔论起风花雪月、奇闻轶事,而且说的是津津有味,不时引得大家是哈哈大笑。 曹国声本来很担心老板会派一个精明干练、认真负责的人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酒席上,陈子明是故意装出一付好酒贪杯、不喜正业的纨绔子弟形象,他是见酒就喝,酒到杯干,关于公司业务、账目方面的事是只浮皮潦草地随便说了几句,随即就高谈阔论起风花雪月、奇闻轶事,而且说的是津津有味,不时引得大家是哈哈大笑。

曹国声本来很担心老板会派一个精明干练、认真负责的人来,现在看陈子明对公司的事只是随便问问,不那么热心,心里不禁又松了一口气。

这一顿饭,直吃到晚上十点多才散,陈子明已经是烂醉如泥,等曹国声几个人把他送回住处,没等再见说完,陈子明是已经沉沉睡去。

听着曹国声安排一个伙计照顾自己,假醉假睡的陈子明心想:“反正自己是刚来,也未引起别人的怀疑,索性就好好地睡一觉!”想到此,陈子明也不管曹国声等人走没走,就真的呼呼睡过去了。


第二天,陈子明早早地就醒了,但他没有马上起床出去,听着七点半、八点自鸣钟响,曹国声几次在外面问那名伙计自己休息的怎么样,起没起,陈子明躺在床上就是不吭声。

眼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半多将近九点,曹国声有点儿沉不住气了。他站在陈子明睡的卧室外试探着敲了两回门,陈子明假装才醒,迷迷糊糊地问道:“谁啊?”

曹国声笑着推门走进来:“嘉安,睡的怎么样?昨天你喝的稍微有点儿多!”

陈子明依旧躺在床上,一点儿起床的意思都没有,他望着曹国声,假装才明白过来,笑着对曹国声道:“不好意思,昨晚我是不是出丑了?!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曹国声拉了把椅子坐下来道:“都是咱们太高兴了,我应当劝你少喝些!”

陈子明翻了一个身,面朝着曹国声道:“大家都高兴,多喝点儿没什么,其他人都还好吧?我平时就喜欢喝两杯!一高兴,就有点儿忘形了!”

曹国声脸上都是笑容道:“大家都还好,就是你喝多了点儿!”

陈子明微微一笑:“我是第一次来大陆,你们又这么热情,多喝点儿没什么!”

曹国声点点头,看陈子明表示要起来,就喊着外面厅里的伙计给陈子明倒洗脸水。

等陈子明起来到了客厅和卧室之间的起居室里,小伙计已经把水都准备好了。陈子明一边洗脸,曹国声一边问他道:“早点你想吃点儿什么?我让伙计去买!”

陈子明想了想道:“随便吧,随便吃点儿什么都好,现在我还不饿!”

曹国声又点了点头,吩咐小伙计去给陈子明和自己买早点。

陈子明洗漱完毕,打量了打量这几间房:除了自己睡的那间卧室外,自己和曹国声现在是站在一间起居室里,再向外,是一间小客厅,对面好像是间书房。曹国声看陈子明在打量这几间屋,就笑着对陈子明道:“对面是间书房,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陈子明摇摇头道:“算了,我对看书不感兴趣!”说着话,他就走出起居室,又出了客厅。

来到客厅外,陈子明看见自己是站在一座二层楼上。这座楼好像是四底四顶,二楼上有道走廊。曹国声跟出来介绍道:“嘉安,你看,这就是咱们公司,这最前面,”他边说边指着两个人眼前的一座三层楼,“那最前面的三层楼是咱们主要办公经营的地方,一层主要是零售门面,兼跟一般客户洽谈业务,二层是专门招待大客户,三层则是咱们的办公室,当然也有你的一间。楼后院里的这五排平房基本都是库房,但在第一排的右首把头有两间是伙计们的住房。咱们现在站的这座二层楼,一楼东边两间是招待贵宾的会客厅,西边两间是客房;二楼是专门给你们来广州时安排的住房。一会儿吃完早点,我带你再在公司里转转看看!”

陈子明点点头,曹国声继续道:“这回国军败退,咱们的损失很大,被败兵们抢去不少货物,我一会儿让蔡主任把所有的账目都清出来,下午咱们就先对对账,看看仓库!”

陈子明听了摆摆手道:“上午跟公司里的其他人见见面也好,至于账目,不用着急,你昨天晚上不是说还有些损失没统计出来吗?那就等你们统计好了咱们再盘库查账。我这回来,我叔叔让我多看看内地的形势,其他的都无关紧要,所以我说不好要在广州待几个月,那些盘库、点账之类的事都不用急!吃过中午饭,我就先出去转转看看,这广州我还是第一次来,据说很繁华热闹,一点儿不比国外的大城市差!”

曹国声心里高兴,应了两声好,刚想问要不要找个人陪着陈子明,陈子明转身靠在栏杆上,指着二层楼的楼后问道:“这楼后是什么地方?听着好像人不少!”

曹国声笑道:“这后面是一条小街,住的都是住户,咱们公司的后门就开在这条街上,昨天咱们就是从后门进来的,前面为了门面宽,没有修大门,那楼下全是门面,只有一座小门能出入。这条街,往日也没这么热闹,只是因为前些日子打仗打坏了一些房子,这些日子大家都在请工人修缮房子,所以人显得多了些,平时还是满安静的!”

陈子明哦了一声,出去买早点的伙计买了两笼扬州肉包、两碗鸡丝馄饨回来了。


陈子明和曹国声吃完早点顺着楼侧的楼梯走到楼下,曹国声就先带着陈子明到二层楼的楼后看了看。

这楼后的小院里打扫的很干净,他们昨天乘坐的那辆福特轿车就停在一棵大树下。曹国声带着陈子明一边走,一边指着那辆轿车对陈子明道:“嘉安,这车平时就停在这里,你出去时就喊司机送你,你在广州期间,这汽车就归你使用!”

陈子明看着曹国声笑道:“曹经理,这事情你都想的太周到了,不过我出去也就是玩玩儿转转,而且街上不是有很多三轮车吗?这轿车还是你们办公用好!”

曹国声热情道:“你来广州,人生地不熟,还是有辆车,让司机陪着你好!”

陈子明一笑道:“没关系,找不着路我就叫车,或者再给你们打电话!”

曹国声是还想坚持,陈子明摆了摆手道:“我喜欢自己走走,有人跟着不太方便!”说完,他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曹国声恍然大悟道:“好,好,我明白,我明白!”说着话,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两叠钞票递给陈子明道:“嘉安,现在市面上钱太毛,这点儿钱你先拿着在街上零用,花完了就告诉我,千万别客气!不过我有句话忠告你,现在是共产党领导了,他们对黄赌毒管的很严!”

陈子明呵呵笑着把钱接过去:“好,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你的话我也记住了!”

两个人又走到后门的大门前,守门的老顾忙从门房里走出来问道:“经理,您要出去吗?”

曹国声指着陈子明对老顾道:“老顾,这是咱们少东家,昨天晚上我们回来你想必也看见了,他现在想看看后面这条街,以后你夜里守门惊醒着些,少东家回来晚了你开门利落些!”

老顾嘴里连连答应着是,给陈子明鞠了一躬,然后就把两扇大门打开了一扇。

曹国声陪着陈子明走出后门,陈子明一看,这条街上果然人不是很多,只是在修缮的房子不少,干活儿的工人挺多,所以才显得人声嘈杂。

两个人随便看了看重新又回到院里,陈子明一看左边的那扇大门上还有一扇小门,而且是里外都能锁,他就朝着老顾问道:“老顾,这门能开吗?有钥匙吗?”

老顾偷眼看了一眼曹国声,看曹国声给了一个肯定的眼色,老顾就笑着答道:“当然能开,当然能开,平时光人进出的时候就只开这小门,今天是因为您要出去,所以我才给开的大门!”说着话,老顾找出小门的钥匙,就把小门打开了。

陈子明看这小门好开好锁,就问曹国声道:“有多余的钥匙吗?给我一把!”

曹国声立刻明白了陈子明的心思,连连道:“有有有,就在王副经理那里,一会儿我给你要一把!签个字就行!”

陈子明笑道:“看来咱们这里管理的还挺好,挺严格!”

曹国声笑道:“你叔叔把这么大的一个公司交给我,我不管理好行吗?”

两个人边说边走,不一会儿就到了前面的办公楼。


中午饭前,陈子明和公司里的人都见了见面,只是一提查账盘货的事他就说过几天再说。中午饭吃罢,他小睡了一会儿,醒后就和曹国声说自己出去转转,并谢绝了旁人的陪同。

来广州之前,陈子明已经详细看过广州的地图,对广州城的大致街道,主要建筑,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底儿,这回出去,首先是要印证印证。

信步走到大街上,大街上是人来人往,除了一些重要路口有几名解放军战士在站岗值勤外,街上很少看得见解放军官兵。

陈子明随意走着,不知不觉就在街上走了两三个钟头,前面眼看就到米市街,陈子明偷偷地前后左右都观察了观察,没有可疑人物。看着身旁有一条小巷,陈子明抬脚就走了进去。

这条小巷很直很长,足足有二百多米,陈子明故意走的很慢。看看前面就要出去到了另一条大街上,他把身子向下一弯,装作系鞋带的样子向后面一望,一个人都没有。

几步走出这条小巷,陈子明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再有三分钟就是下午五点,陈子明走进了惠民照相馆。

惠民照相馆里,柜台后面,一名老板模样的中年人正拿着一张报纸反过来掉过去地在看,两名伙计打扮的小伙子则坐在椅子上聊着闲天,顾客是一个都没有。

还没等陈子明把照相馆内的环境看清,两名伙计已经站起来笑嘻嘻地招呼道:“先生,您照相啊?!照什么样的?”那名老板模样的中年人把报纸也放了下来。

陈子明立定脚步,轻声回答道:“不,我不照相,我是来放大一张相片,不知道你们这里能不能放大?”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