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二十九)

向瑞芳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size][/URL] 一九三二年五月一日,松树县周村,周老财家,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纸柔和的洒向床头。周家大少---周炳文伸了个懒腰,顺手搂住睡在旁边的小莲---他的老情人兼准第二房姨太太。这小娘们大概受过某些调教,她太厉害了,周大少爷半宿没睡,使尽手段才算让她满足。看着小莲红扑扑的脸蛋儿上还带着某些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一九三二年五月一日,松树县周村,周老财家,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纸柔和的洒向床头。周家大少---周炳文伸了个懒腰,顺手搂住睡在旁边的小莲---他的老情人兼准第二房姨太太。这小娘们大概受过某些调教,她太厉害了,周大少爷半宿没睡,使尽手段才算让她满足。看着小莲红扑扑的脸蛋儿上还带着某些意犹未尽的笑意。周大少忍不住又亲了亲她。真是个小可人儿……,

小莲是村东头鳏夫周老实的二女儿,这小蹄子从小不正经,周大少与她第一次的时候,对方已经是女人中的女人了。但周大少从此也为她的床上功夫所倾倒,再也不肯顾及自己的正房夫人。只是碍于周老实这个老东西要价太高,非要明媒正娶方肯放小莲入门。他像所有死了老婆的老男人一样,又古板,又抠门。是以直到前几日,周大少狠心甩给对方二十块大洋再加上一番威胁恐吓。才算将小莲接进家中。为此,周大少心里还有些不平衡,不过昨夜的一番云雨,使得他觉得再加上二十大洋也是物有所值。屋外似乎有些乱,不知是什么人,这么早便开始吵嚷起来,不过声音很快便沉寂了下去,周大少想了想,并没往心里去,这是自己的家,有什么好担心的!

抚摸着小莲如丝缎般的身躯,周大少觉得腹下一股热气勃然而起……。小莲也醒了,一双杏眼眨了眨,“少爷,你好坏吆,这么大清早就……。”

“嘿嘿嘿……”周大少的笑声里充满了淫意。他翻身爬起压了过去。只可惜…昨夜的狂欢已成黄昏的美景……。

床第间的切磋尚未开始,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满脸笑意的青年人踩着门槛跨在当中。任何男人在这种性趣盎然的时刻被突然打断,其恼怒可想而知, “***的,没看到本少爷正……”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骇然。周大少终于看到这个笑的很天真,很无邪的青年人手中还拎着一把带血的刀子。血,从刃槽间滴滴滑落,可以肯定那是人血!

“你…你是谁!你要干嘛?”震惊中的周大少缓过一丝神,颤抖着声音问道。

“哦,您不认识我,我只是请您给您的弟弟送个信儿!”对方说话的声音很轻柔,语气也很客气。仿佛他只是来求人办事。不过语气间却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一提到弟弟,周大少想起了一件事儿,他的胆气马上壮了几分,他的弟弟便是鼎鼎大名的周炳武,松树县日军守备大队的翻译官。日本人面前的红人!昨日炳武特地回来邀请附近王村皇军据点的宫本曹长夜宿于此。后来他因有急事返回县城,宫本曹长还亲自送到门外。这是多大的面子。虽然那个日本人见到小莲后眼睛便没离开她的身子,令周大少觉得很是讨厌,但如果宫本曹长真的需要,自己还是舍得这个女人的。

“你知道我的弟弟是谁吗?我家里有皇军大人!”周大少的声音提高了几度。“你…你是不是先让我穿上衣服……。”两张王牌打出,对方的神色丝毫未变,他的声音又弱了下去。

“不必啦!”对方的语气不容置疑,“我喜欢和光着身子说话,这样的人总是比较老实!”对方的摇晃着手里的刀子,似乎在提示着周大少谁才是主宰者。

“好…好吧,你要我给炳武送什么信儿?”

“恩,这才对吗,说那么多废话干吗。这样,你就说家中遇袭,老父遭难,兄现已被匪所困,盼弟看同胞情分,带赎金五百,速回急救。”周大少颤抖着身躯在对方的监视下完成了人生中最后一次书写…….,在他放下笔端的一霎那,青年的刀子准确的划过了他的颈动脉,在清晨的阳光下扬起一串血珠,红艳艳的,煞是好看。

“你干嘛把他也杀了?”门外急匆匆奔进来另一名青年。

“这样的货色留着干嘛?你没听附近的老百姓怎么说这爷俩?”青年对他的质问不屑一顾。他的脸上依然洋溢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因为一个生命的终结而表露出半点愧疚。刚刚安排完将周家大院洗劫的物资运送回山的方天义突然感觉屋内有些寒冷。身为一名军人,方天义当然不怕杀人,死在他手下的鬼子少说也有十几号了。但像张天龙这样杀完人后依旧笑眯眯的,毫无知觉,他自问却无法做到,这人是不是太冷血了。难道他真的继承了他那位土匪老爹的品格,嗜血如命?

“不用多想了,我如果不杀他,这里的人就会遭殃了!他不是傻子,看的出来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他的弟弟,却依然毫不犹豫动笔写信。连亲弟弟都会出卖的人,你还能指望他相信谁?”

张天龙看出了方天义的疑惑,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头,迈步走了出去。

“李麻子,你去县城!把这事处理利索点,知道该怎么做不?”

“放心吧,队长!”

两派快马一先一后飞驰至松树县城,马上的骑士头戴礼帽,一身黑色短衣襟,透着一股干练劲。看对方这架势,守门的皇协军士兵没敢拦阻,痛痛快快的放行了。敢在皇军的地盘上耀武扬威,恐怕都是有些来头的。

上午九点,周二鬼子周炳武刚刚从日军司令部返回住所,便被老仆人周旺拦住,对方交给他两只看起来很古雅的小方盒,“二少爷,一个穿黑衣服的人,说是您的朋友,让我把这个带给您。”

“人呢?”

“刚走不一会。他来的很急,扔下盒子就走了。只是叮嘱我一定要把这亲手交给您。”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这又是谁呀,求二少爷办事却没留名字,哎,这么漂亮的盒子,不定装着什么好东西呢,但愿不要打水漂才好……”善良的老仆人周旺嘀咕着转开了身。

自从日本人占领了松树县之后,周家二少爷也变得炙手可热起来。他是全县内屈指可数的几个会日语的人之一,又肯为日本人服务,使得松树县两任司令官都很看重他,据此关系十里八乡有些事儿都要先找他,指望着周炳武能在日本人面前说两句好话。在日本人面前,松树县的乡亲们都抱有相同的看法,钱是身外之物,只要命保住了什么都好说。所以求他的人非常多。不过周旺知道,周炳武笑眯眯的拿钱,笑眯眯的放进衣兜,笑眯眯的答应,过后却大多不会去办。送了东西,基本等于白送。

不过这一次,老仆人周旺却走眼了,他走了没有几步,便听见屋内一声惨叫,跟着是器物落地的声音,扭头之间,只见周二少满眼猩红的冲了出来,一把揪住他,“周旺,是他妈什么人送来的!你说!老子弄死你!”那箱子里装的是周二少的父亲周老财和宫本曹长的人头,血迹尚未干透,呲牙裂嘴,形态狰狞。上面还附有一张纸条,“贵兄遇难,望带赎金速救。”其后便是周炳文的亲笔信。杀了他爹,让他拿钱去救他哥哥,这不是挑衅吗。周炳武气疯了,他知道周旺不过是个传话的,发了一顿火后便将他推在一边,自己抱着盒子直奔日军司令部。

周炳武不是第一个到的,屋内站着同样怒气勃发的皇协军营长郑三才。“哦,两位的家人为流匪所害,那就回去看看吧。至于宫本曹长的事,我会处理的。”工藤并没有像周炳武想象的那样,立即调派军队前往出事地点,他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这是怎么了?这位大队长以往只要听到有匪军的消息,立刻便会行动的。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不疼不痒过。不过他的疑问随着传令兵的召唤冰释了,“周桑,郑桑,工藤大佐让我转告二位,你们先行一步,皇军大队人马需要调集,很快便会赶到。皇军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谢谢,谢谢太君……”周炳武的心彻底放下了,郑三才还有兵权,他能依靠谁?

“藤本君,果然如你所料,昨日物资刚刚运到,今日山内的匪军便有动作了。他们的消息很灵啊。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按照计划行动了?”

“大佐阁下,不用着急,对方一定是冲着物资去的,我们只需守株待兔即可,敌不动,则我不动……。”

“呜,藤本君说的是,我想匪军只要看到那批乔装改扮的皇军出城后,便会有所行动的!以我两个中队的兵力埋伏于仓库周围……,哼!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谢富贵有几个脑袋!”工藤的脸色一改方才的阴沉,变得笑容可掬。“不过,藤本君年纪如此之轻便有这样的手段,前途不可限量呀。”

“谢谢大佐夸奖,其实这条计策本就是板本将军亲自制定的。我只不过在这里略微增补了一下而已。将军早已想到,谢富贵这批顽匪就像一群贪婪的老鼠,见到这批物资后肯定会心动,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用于“震慑”计划的物资本身就是个诱饵。我相信,大佐阁下很快便会得到一枚由关东军司令部亲自颁发的勋章。”

“哈哈哈……。”房梁颤了几颤,一抹灰尘潸然而下,工藤的笑声中透出了无尽的张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