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二十回 决定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URL] 陈曦驹站起身来,再次为李长坤茶盏中加上茶水,戴国志看得直点头道:“老陈啊,看来你是真会享受生活,这‘茶七分’的份量可是拿捏的很准呐!” 陈曦驹知道他这是明着说自己对待客之道“茶七、饭八、酒十”的古老谚语不但谨记而且手法很好,实际上指的是自己这次处理舞厅事件拿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陈曦驹站起身来,再次为李长坤茶盏中加上茶水,戴国志看得直点头道:“老陈啊,看来你是真会享受生活,这‘茶七分’的份量可是拿捏的很准呐!”


陈曦驹知道他这是明着说自己对待客之道“茶七、饭八、酒十”的古老谚语不但谨记而且手法很好,实际上指的是自己这次处理舞厅事件拿捏的十分准确、见效。


陈曦驹笑道:“让戴局长见笑了,生活情趣而已,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哈哈哈哈!今天二位局长前来,我这个东道还是要做的,一会儿我们去‘老红军’好好吃上一顿,叙叙情义,如何?!”


“叫陈部长破费,怎么好意思!”戴国志也笑道:“不如今天到南苑宾馆去,咱们来个一醉方休,怎么样啊?!”


他们俩在这里客套,李长坤已经受不了了,看着二人道:“不好意思,这两天我老胃病又犯了,实在不能喝酒。吴师长既然在电话里点名叫咱们过来看看,我还是办完事情了先回去吧。”


戴国志闻言十分关切道:“哎呀,老李,身体不舒服了可要多注意休息呀,孩子们的事就不要太过操心啦,身体要紧啊!”


“是啊是啊,小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情,年轻人嘛,就算伤点筋骨,将养几日也就好啦!”陈曦驹也随声附和道:“今天我们只叙情义,不谈工作,呵呵!”


陈曦驹说罢,看了眼周父,只见他端坐在沙发上慢慢品茗,根本没有跟李长坤和谈的意思。


知道他是个硬脾气,于是陈曦驹再道:“这样吧,今天李副局和老周既然都在这儿,我们早点把孩子的事情解决一下省得心里有个疙瘩。来,我这里带了两千块钱,权当作李公子的医药费了,希望老李不要嫌弃哦!”


两千块钱虽然不算很多,但在当时那个用粮票、布票还可以购物,普通工人月工资只有一两百块的计划经济年代里,看看伤筋动骨的病已经绰绰有余了。


周父一见,再也坐不住了,赶紧站起身准备跟陈曦驹说些什么。正在这时,办公室里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陈曦驹把钱放在李长坤的面前后,对周父虚压了一下手,示意他先坐下,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道:“喂,找哪位啊?……哦,我是我是,老首长让您操心啦,他们都在我这儿呐……对对对,没事儿,没事儿……嗯,好的,您稍等!”


说罢,他把话筒用手捂住,对戴国志道:“戴局长,吴师长找你。”


戴国志闻言赶紧跑过去,把电话接过后,道:“喂,吴师长,您好啊……嗯,我们都在这儿了,没事的,年轻人嘛打架很正常的,叫您老再过问我们都不好意思啦,呵呵!……嗯……嗯,知道了,我会处理好一切,您放心吧,有空我们都去看您……哎,好的好的,就这样吧,再见!”


放下电话后,戴国志走到李长坤旁边坐下,道:“老李啊,为了小公子的事情,吴师长这是第二遍电话了。你看我来做个主好不好……”


“算了,这事儿到此为止吧。”李长坤也知道今天是讨不到好了,站起身来自认倒霉道:“这小子挨打是我教子无方,咱们不说这个了,老陈的钱我不能要,我下午还有个会要开,就先走一步了,老戴你在这儿陪陪他们吧。”


戴国志见状,把茶几上的钱拿起来塞在他手中正色道:“老李,听我一句话,这钱你就拿着,不管怎么样这是老陈和老周的一点心意。你有事先回去也行,我就在这里多玩一会儿,不过,刚才吴师长还问及令公子一个叫做杜艳红的女同学,你回去后提醒小公子下不要造次,明白吗?”


李长坤混到现在这个份儿上也不是白给的,听戴国志非常严肃的说完这番话后,立刻意识到吴师长这是摆明了要罩住周世祥和那个叫做杜艳红的女孩儿了。别说自己想找茬,就连儿子以后想找他们任何一个人的麻烦,估计自己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当即也不再废话,跟众人挥下手说声再见后,李长坤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待周世祥和杜艳红来到人武部时,陈曦驹正跟周父小声谈论着什么,公安局长戴国志已被陈曦驹安排到厂内的小靶场玩儿射击去了。


见到他们二人进来,陈曦驹把杜艳红喊到办公室外说话,留下周氏父子二人好生聊上一聊。


二人坐下后,周父点燃一根香烟,看着儿子好一会儿,道:“世祥,你现在长大了,本不该让父母操心了。昨天的事情已经解决,是你陈伯伯帮的忙,那个杜艳红也可以去学校正常上课了。爸爸现在有几个问题问你,你想清楚了再回答,好吧?”


没有周世祥想象中的狂风暴雨,父亲这平静的语气反而让人觉得更加可怕。周世祥闻言只有点头的份儿。


“先说最简单的问题吧。”周父弹了弹手中的烟灰,道:“杜艳红你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你们昨天晚上睡在一起关系是不是已经确定下来了?”


等周世祥一五一十地把这些问题详细说了一遍后,周父点点头,道:“好,这个我一会儿再问杜艳红。现在说说你在龚家沟发现那些铜钱的事情,要详细点。”


周世祥又把进了龚家沟后所发生的事情,连同自己去肖强家的经过详详细细跟父亲说了一遍。周父听罢,道:“你从龚家沟带回来的铜钱都还在吧?等回去时拿给我。刚才你陈伯伯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们家欠他一个大人情,要还的话只有你去还了。现在我告诉你,陈伯伯希望你去做肖强身边的卧底,配合他儿子陈东光一起把盗墓和毒贩的案子给破了。这件事可能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危险,去不去你自己考虑清楚。”


周世祥闻言,低头想了一会儿道:“如果去做卧底的话,我怎么上学呢?”


“如果你去做卧底,上学的事先停一停,有人到学校给你请假,落下的课程以后也有专人给你补上。”周父顿了下,又接着道:“现在陈伯伯已经派人去二十四小时监视肖强了,如果你愿意做卧底,明天军分区就会为你出一份证明备档,到时候会有人教你怎么做。”


“如果我不想做这个卧底呢?”周世祥又想了想道


“如果你不愿意做卧底,我们就把陈伯伯的钱还了,然后全家回老家去。”周父道


“这是陈伯伯的意思还是……”


“这是我的意思。”周父没等儿子问完,直接道:“这次我们全家欠陈伯伯的人情是还不完的,他为了你的事情动用了军分区最高领导这层关系,如果你不愿意做卧底我们留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我决定全部回老家重新开始。”


周世祥自小到大除了上学就是玩耍,就连上大学报哪个专业都是父母决定的,从未做过什么重大决定。这下好,不决定便罢,一决定就是全家的命运,他这会儿只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迟迟都不敢吭声了。


周父也不逼他,站起身来,道:“你慢慢想一会儿,我去外面和杜艳红聊聊,你决定好了出来告诉我们。”


说完,周父径直走出了办公室,留下周世祥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内心中苦苦挣扎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