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军神 第一卷 第006节 开拔

nickhand 收藏 2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42.html


胡大的能耐确实不小,子夜时分赶到操场,他果然给张冉弄来一杆精钢打造的长枪,张冉试过手,虽然还是轻了,但是勉强也能用。

长枪足有四米长,重有19公斤左右,一般的士兵根本难以用来作战,也只有精选出来的禁军(身高1.9米以上的彪形大汉)经过训练才使得动,能用来结阵作战。

张冉单手握住枪鐏,运劲一抖,枪身立即平齐,张冉就那么握着大枪一端,纹丝不动的待了将近一刻钟,整只铁枪的结构细微之处便一清二楚了,耍了几个动作,都是后世棍术中的经典招术(棍术兴盛、成熟于明、清两代)。

胡大、魏三、横脸三人看得眼乏异彩,此时枪术并没有在军中兴起,步兵主战长兵器还是矛为主,长枪刚刚开始进入军中,这种长枪的使用招术却是他们从所未见过的,当下对于张冉的家传武学更是毫无疑虑,对于张冉口中已经去世的张父敬仰不已。

一场合练下来,几人都是大汗淋漓,疲累的很。张弛的位置已经被布置到胡大后面一米的位置,他们这一伍的合战阵型也初具规模。看看时间过了将近两个时辰,胡大赶紧招呼几人赶紧休息,明天不出意外的话还有30-40里地要走。

号角在锣声响过后才一刻钟就吹响了,正在挤着抢食的配军们顿时炸翅了,一干老兵痞子率先锤翻了吹号的那六个营主亲兵,五千多人的锐锋营配军们依旧一窝蜂的忙着吃早饭,将满脸煞青的营主罗大将军和一干亲卫甩在一边,理也没人理踩!

气得浑身直抖的罗金财一咬牙,刚要发令逮人吊打示威,副将江袤急匆匆跑过来,后面跟着急火火的一队亲卫。

江袤刚准备吃饭,就听到聚军的号角,顿时大惊,他在锐锋营已经做了两年的副将了,对锐锋营中的这些悍卒非常的了解,要知道锐锋营中刚刚敲响早餐的锣声,这5000多配军中只有1000多人是刚刚补充进来的,其他的都是最少经历过两次战争的老卒,这些家伙很多人还没有拿到食物,肚子里还是空的就聚军,这可是要炸营的!

江袤刚要喝问是谁擅自吹响号角(锐锋营中的号手是直属他的指挥,别人根本指挥不动),就看到一脸铁青的罗金财,立即就意识到这号声肯定是罗营主搞出来的。也顾不上仪态了,一个箭步就窜上前,一把按住罗金财扬起的右手,低声喝道;“将军且慢!”

张冉冷眼看着营主那边的动静,慢慢的一条一条撕扯着窝头,这样倒是不那么难以下咽。魏三冷哼着说道;“这次竟然调来一个白痴营主么,好在还有江袤那老小子在,希望这一战咱们能趟过去。”

“咱们这一战,征的是北汉国,北汉虽然弱,但是它的背后靠山却是契丹,契丹现在新皇上位,朝政不稳,正是需要一个外部刺激和威胁的时候,赵官家的雄才大略,想借机威慑一下契丹,只怕是会引火烧身了。”胡大微眯的眼神中闪着一丝凛凛的寒光。

契丹现在是北方最强大的一个国家,唐之西域、辽渤都是她的版图之内,自去年年仅16岁的皇后肖氏督率肖氏族军一战平女直,将女直强大的8万族军全歼,俘获女直人口30万,牛羊无数之后,将岌岌可危的皇权一下就稳定住了,也将原本已经呈分散契丹各部一下子就梳理顺畅了。

现在的契丹,外敌就只有南边新兴的宋朝了,强悍的女直现在只剩下4、5千人流窜于密林、山谷之间。她北边的通古斯人、以及西部的西域个城邦、游牧部落根本没有实力和她对抗,均臣服于契丹辽国。

而宋,北有契丹、西有吐蕃、南有南唐、东有渤海国、钱塘王。要是没有四川这个天府之国作为战略大后方,宋、根本没有资本和周围几个强国来争天下。

摸摸额头上的金印,还好,已经愈合了,张冉冷眼看着军中的都头以上军官整合着军队,吃饱了的配军们动作倒是很快,盏茶的时刻大军就出发了。

天色还早,阳光还不是那么的强烈,行走在宽阔的管道上,迎面的凉风还是很爽的。张冉的心态已经完全恢复了,没有了茫然、也没有了惶恐、反正这条命也是检来的,这里也比流落到了一颗荒芜星更好吧(张冉可是随着家族中的探索飞船到过很多地方,他的爷爷、父母还在共和国军中效力,但是他的两个奶奶可是大强人,经营着星际企业、执掌着一只星际探索舰队,和七大道门和古印度教的关系极其的密切,对于下一辈的培养确实是不遗余力的)。张冉的心理素质是极佳的,适应能力也是极强,这几天也渐渐的开始将自己投入倒在这个世界之中。

这里看起来好像是地球,但是世界格局好像和宋初的时候不大一样,因为他没有听到过蜀国这个应该是刚刚被宋所灭的国家,他听到的是大宋赵官家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后四川等地就是在他的掌握之下。

而大宋立国之后,只是和北汉争战,将北汉的疆域已经蚕食了将近7成,北汉刘皇帝不得不向契丹求援,更是流落成契丹的附庸了。

赵匡胤发动这次北伐,目的就是将北汉彻底灭了,进窥幽燕。再视情决定是南征还是北伐。

张冉揉揉鼻子,自从额头上被洛铁烫伤后,他的鼻子就受到了影响,一直不舒服,不知不觉就养成了揉鼻子的习惯。

扛着铁枪,散漫的走在队伍之中。但是张冉一直在军校中学习,假期也多是在家族的探索舰船上生活,一直接受的都是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身形的军姿早就深入骨髓,所以他就算是自我感觉很散漫的行走,身形也依旧是挺拔着的,其步伐也是70CM一步,误差极少,因为厌恶踏起的灰尘,身体中不知不觉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气势,使的灰尘落在衣服上的极少。

胡大在旁边看的眼睛一亮,这样将内气迫出形成气罩的手段他也是使不出来的,这个看起来很嫩笋的小子看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不知道是那个没落的世家传人?姓张?这百年间姓张的大小家族兴起衰落的极多,不是势力雄厚、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很少有能渡过那百多年的乱世。

那一百六十年的战乱年代,今天你王、明朝他帝,后来者对待前面的帝王、皇帝采取的都是抄家灭族的政策,数不清的世家也随之消失在朝代的变迁中。

张冉早就察觉到了胡大的目光,只是他确实无法适应这种在漫天灰尘之中行路,依旧我行我素的走着。

连绵的大军气势森严,就算在行进中也是队型严整。来往的亲军信使间或在道旁驰过,却是骁勇得很,真正是人似龙、马如虎!只是行进中严整的阵形中间夹杂着锐锋营这样的异数,让人看了也滑稽的很!

锐锋营5000过头的将士全部是刺配军,也就是军中各营极为忌惮的‘贼配军’营,虽然配军营是众所周知的炮灰营,但是这些配军中老兵的比例相当高,这些百战余生的老兵战斗力极为的强悍,就算是赵官家的龙骧亲军,也对他们不敢轻视。

限于军规,刺配到锐锋营的军士很难积三首军功调出,这就造成了锐锋营中军士桀骜不顺的风格。锐锋营这种军制的历史颇为古老,在商周、秦汉、唐都有存在,至唐末(扩边)五代(战乱)之时,人口基数极大减少,丁壮急剧减少,征战各方就将刺配军制发展到了极限,有罪之人固然难逃流边(为边军奴婢),刺配军中的命运,良家子也多被种种手段构陷于配军之中。

宋文兴阴沉着脸,他的全身都是酸痛酸痛的,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疲惫若死,今早连馒头都没有抢到,幸好张冉几人配合不错,实力又强劲,占了馒头筐,他才在进入锐锋营之后吃了一顿饱饭。

肩上一轻,却是横脸看他脚步虚浮,替他将盾抗了。

“还给他。”魏三低声说道。

横脸微微一怔,胡大接着说道;“老哥是不是不记得咱们苦练功桩的时候,现在宋文兴就是到了极限的时候,这个时候挺过去了就行,他的实力将获得大步的提高。”

横脸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圆盾还给了宋文兴。

张冉看看宋文兴的脸色,倒是知道他短时间内还挺得住,只要在半个时辰内能坚持住,这一关他就过了。但是一旦他不能挺住,就是倒毙当场的下场。

想了想张冉凑到宋文兴旁边,低声告诉他一种简单的呼吸之法,这种呼吸之法是他的祖父所创,是在体力透支的时候固本培元、保证最基本体力,不至于倒毙当场。挺过极限之后却是能迅速的恢复大部分的体力,在他们家族中常被用来突破极限训练中使用。是从逆腹式呼吸法改良过来的,虽然简单,却是易学难精。

宋文兴将信将疑按照这个呼吸之法边走边练,渐渐的倒是感觉头晕、呕吐感不那么强烈了,虽然还是极端的难受,但是腹内如沸水煎熬的感觉确实慢慢的平息了!

无比感激的看了一眼张冉,宋文兴心中却是已经将张冉看做兄弟,这种功法分明就是那些世家大族中培养的高级武将才有资格修炼的战场回气功法,看张冉的身形体貌,分明就是猛将后代,他能将自己的密修之法传授给自己,分明已经将自己当作了自己人。

张冉心里盘算着,却是没想到他的第一个小弟已经自行将性命卖给了他,犹自在盘算着这次的战争之后自己的行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