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二十章 兄弟谈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二十章 兄弟谈判


经过侦察,防守五龙寨有李本道的保安团二百多人,有吴占荣的一个连百多人。前段时间吴占荣驻扎在五龙寨的那个团大多数已移驻到石窝至镇龙关一带,防着红军南下绥定府。

李锡之从后方调来了两百多支各种枪,积极地训练着新兵,为夺取五龙寨做准备。但他也得到明确的指示,没有总部的命令,不得擅自攻打五龙寨。

秋收开始了,家有庄稼的红军和苏维埃人员想着的是辛苦一年所种的粮食能否收得回家,训练之余,常有人偷偷地跑回家去收粮。这种军纪当然不行,李锡之关了几个禁闭,私跑回家的风才被刹住。

1933年10月4日,农历八月十五。这天一大早,从小寨子碥那边过来三个国民党兵举着白旗,老远就喊:“别开枪,我们是来谈判的。”张占荣在罗家寨看得清清楚楚,就下寨去看个究竟。他不能让敌人靠寨子太近。别让来谈判的敌人侦知了寨上的部署。

老远就见走在前面的是李本道。张占荣大声喊道:“李本道,你该不是来喊你二兄弟投奔你的吧?”

“让你猜对了一半。”李本道轻蔑地说:“你们共产党可能是缺人才,居然让一个长年当了连长。据我所知,你好像只会种地——不,你就连地都没种好过。”

“我就是因为种不好地,才领兵打你们的。只要能把你的保安团的兵打得像炸群的鸡一样,满山遍野地飞就行。啷个?怕我们打你,又来谈和吗?”

“你又只猜对了一半,我是不想抓你这偷懒耍滑的人回去,想让你留在这里多吃几桶共产党的饭,好让红军部队无粮自散。”

“我们有的是粮食。你家的粮食还留在那里没挖呢!”张占荣抖动着腿子继续挖苦他:“顺便问一下,你爹从窗子栽下去啷个就没栽死呢?真是祸害一千年。我那儿子会笑了吧?你要好好照管到,一百年后,你们李家的就全成了我张家的种了。”

李本道再也幽默不起来了,气得习惯性地去摸枪。可惜他今天没带枪。他稍稳定了下情绪,说:“我忘了今天来谈判的对象,好像张连长不够级别,请你跑跑腿,带我去见我二兄弟。我知道你们吃那东西就是我家喂猪那食子,所以趁中秋节,给他带点酒和肉。你看,我们李家的祖坟就是葬得好,就是当红匪,也当个有级别的。”

这回轮到张占荣气了。“谁是红匪?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这点你都不懂?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要有点风度好不好?”

张占荣已气得颈项青筋四蹦,命令人看好李本道,派人上宝鼎寨喊李锡之去了。

在十里坪那四合院里,李家兄弟一见,都眼圈红了。虽说是敌对阵营,毕竟是嫡亲兄弟。李本道想抱一下弟弟,但被李锡之拒绝了。张占荣特地安排了程尚银与自己一起参加了谈判。在找程尚银时,张占荣就交待,要是李锡之敢出卖红军,只管一刀先劈了他。

程尚银一身武艺,就成了红军新兵的教官,加之他人很仗义,办事公道,提升为排长后不久又升到了副连长,与张占荣一同管理着这个庞大的连队。李锡之是总部派来的,所以,这里的一切人事任命都是他说了算。钟家安虽然资历长,胆子也大,但有时脑筋转不过弯来,所以只升到了排长一级。张占荣哪怕得到了李锡之的重用,但他始终觉得他是地主家的人,一直怀疑他对红军的忠诚。所以就一直盯着李锡之,防着他背叛红军。

坐下之后,李家弟兄先谈的是对方走的道路错误。

“共产党没有遵照总理的遗愿,”李本道说,“到处共产,滥杀国家经济来源的富人,破坏了民权;武装叛乱,涂炭生灵,不要民生;不服从政府,到处割据,破坏民主。这种党和军队,必须消灭,这样,国家才有可能统一复兴。就是因为你们共产党才引起的内乱,日本人才敢趁火打劫占我东北。在这民族危亡关头,共产党应该放下武器接受政府的统一领导,才能驱逐外敌,实现国强民富。”

“我们即使放下武器,能实现国强民富吗?”李锡之反驳道:“你们现在的政府是民主政府吗?既然口口声声喊民主,为什么容不下其他党派的不同意见?一个国家,要想不受外国侵略和欺负,就必须强大,国要强大,首先依靠的是人民,而不是少数地主和资产阶级。要依靠人民,首先是要人民有吃有穿,他们才会拥护你。要人民有吃有穿,就必须消灭剥削制度。要消灭剥削制度,就必须实行土地革命。我党提出的平分土地,伤到的是我爹这类国民党少数人的利益,这才是你们在1927年大肆屠杀我们的真正原因。为了全国大多数人的利益,我们才不得不拿起武器反抗。历朝历代的繁荣昌盛,都是开国时进行土地革命的结果,可为什么每个朝代都要灭亡,那是因为土地最后都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哪个王朝都没跳出这个怪圈。清朝灭亡了,中山先生提出了扶助农工的政策,可为什么你们不执行?你们民国政府没有完成土地革命这一历史任务,你们就不是大多数人的政府,你们的政府能管得长久吗?你们认为国家的经济是富人支撑起的,可富人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是靠剥削工人、农民的剩余价值来的。当国家需要资金时,富人拿出的又占他们所占有社会财富的多大比例呢?而老百姓又拿出了多大比例呢?哪怕这样,老百姓上缴的苛捐杂税有多少又是国家用了的呢?又有多少落进了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官僚、资产阶级的腰包?我劝你去读读马克思的《资本论》,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共产党人要推翻剥削阶级。我知道你是来谈互不侵犯条约的,但我要告诉你,红军之所以能节节胜利,就是有广大穷苦人民的支持。田颂尧败了,杨森也败了,不用我说,下一个就会轮到刘存厚。我的话你回去好好想想。好男儿志在四方。你要站在历史的高度和国家的角度来看问题,不能站在三鼓岭那几十亩田里看问题。你试想一下,有几家的田能百年不易手的?想清楚了你就放下枪别与人民为敌;还执迷不悟,你就看好了,人民是怎样把你们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的。”

李本道无话可说,只有带着人离开了。从谈判屋里出来,张占荣对李锡之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后悔那天对他说粗话。他看了程尚银一眼,认为自己多虑了,看来,李锡之还真的是与家庭划清了界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