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深秋、走遍江山。无论是东部发展的强健脉动、西部开发的铿锵足音,还是中部崛起的风生水起,一路采写军民融合式发展的新闻,总让记者充满激情地想起一句诗“万骑争歌杨柳春”。是的,新风不须掬捧,径自温润心间,就让我们从“十一五”期间军民融合的理论与实践谈起。


记者:“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应当说,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是我们党处理经济建设和国防、军队建设关系的一贯指导方针。那么,今天军民融合式路子在哪些方面体现出中国特色呢?


于川信:其一,是适应现代世界发展大势的必然选择。当今时代,世界正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随着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新军事变革的迅猛发展,我们党科学判断和全面把握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变化,将军民融合式发展作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种战略选择。通过开辟新的领域、采用新的方法、注入新的内容,将国防建设与国家各领域建设统筹构成科学发展、相得益彰的大局。


其二,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要举措。科学发展观是我们党理论创新的最新成果,充分体现了科学发展观的理论精髓和精神实质。它强调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军队人才培养、军队保障、国防动员体系要与经济社会的融合,体现了全面发展的要求;强调国防建设要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总目标相适应,要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相同步,体现了协调发展的要求;强调正确处理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当前建设与长远发展的关系,科学合理地配置各种资源,体现了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其三,是实现富国强军相统一的客观要求。实现富国强军相统一,关键是统筹好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我们党抓住难得历史机遇,从党和国家建设的全局以及国防现代化建设的高起点上,将国防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通过军民融合式发展,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在国防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的融合中,实现经济实力和国防实力同步发展。这既是富国之道,也是强军之道。


记者:所谓“客里无宾主,花开即故山。”国外许多国家军民融合的历史显然更长,他们有什么做法可为借鉴?


于川信: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纷纷调整国家安全战略,摒弃传统的“军民分立”的国防建设模式,在发展经济和提高国防能力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点,以期实现二者的双赢。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的。由于各国国情军情不同,发展模式亦不同。一是出台法规政策、制定实施计划,提高私营企业参与国防科技的积极性;二是成立相关机构统管;三是通过发展军民两用高技术来推动军民融合发展;四是为最大限度地利用民力,加强与民用领域的合作;五是利用民用资源,服务国防科研与生产。


记者:从采访中我们看到,军民融合的确是满目皆新事,处处结硕果。如果登车揽辔于全局,理性梳理于宏观,其发展的整体状况如何?


于川信:眼见为实。你们在一线采写的新闻见证着近年来军民融合式发展实践与成效。归纳起来大致有几个方面:


一是加快体制机制调整。2008年3月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决定,不再保留国防科工委,组建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由新组建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管理。这是国防科技工业宏观管理体制的重要调整,对进一步推进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融合将发挥重要影响。此外,中央军委先后颁布了《全面建设现代后勤纲要》等政策规定,明确指出,要以改革潜力大、辐射面宽的项目为重点,加大保障社会化改革力度,为进一步收缩保障摊子、优化军队力量结构创造条件。


二是加快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军民融合式发展。当前,国防科技工业、武器装备采购体制机制和政策法规调整改革逐步推进,军品科研生产能力结构得到优化,“小核心、大协作、哑铃型”的军品科研生产体系框架初步形成;民用核能、民用飞机、民用航天、民用船舶等“四民”产业快速发展,社会资本开始进入军品科研生产领域。新型军工投资体制逐步完善,建立了引导和带动社会资源与军工建设的新的投融资模式;推行军品市场准入制度,成立了“非公有制经济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咨询服务中心”,阻碍非公经济“参军”的制度壁垒和政策门槛正在消除。


三是加快人才培养军民融合式发展。随着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建立依托普通高等教育培养军队干部制度的决定》出台,从社会直接招收士官和非现役文职人员、“两用人才”培养……这一系列措施和做法,确保了军民融合式军队保障人才培养走上了制度化、规范化、规模化的道路。


四是加快国防动员军民融合式发展。首先是国防动员模式。国家根据军事斗争准备和国民经济宏观调控的需要,在兵器、船舶、航天、航空、电子等领域注重了高科技产品的动员,加强了对军民两用高新技术的开发利用,完成了若干个军民兼容的国民经济动员建设项目,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有机结合;其次是国防动员领域。国防动员从原先的武装力量动员、工业动员、农业动员等领域拓展到涵盖通信与信息、测绘与气象水文、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维修和技术支援、海空战略投送等需要的科技动员领域;再者是国防动员体系。当前国防动员组织管理体系、工作运行机制和法规制度建设都得到全面加强。


记者:20多年前,记者曾采写过军工企业的“军转民”之路,记得当时遇到过许多疑问和困难。千帆过尽、山长水阔,发展到今天,应当关注一些什么问题?


于川信:发展就是前进,前进就要解决问题。


一是要强化政府主导,实现顶层融合。推进军民两大系统的融合,是一个“举国”的任务,而不是局限于某个部门的职责。事关国家安全和经济建设全局,必须强化政府主导,由国家进行顶层统筹规划、统一部署,实现顶层的军民融合。


二是要深化制度创新,实现体制融合。体制的科学、合理及顺畅与否,直接决定着相关事物的运行效果。对军民融合式发展来说,没有科学有效的体制做保障,融合之路绝不会一帆风顺。因此,要确保军民融合高效和顺畅运转,就必须把体制融合作为前提,把机制健全作为重点。


三是要加快产业调整,实现产业整合。军品生产必须打破封闭,消除垄断,按照优势互补、良性互动的要求,科学整合军民两大产业,才能形成和谐有序、健康发展的产业体系。


四是要完善科技创新体系,实现技术结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和极其重要的战斗力,同时也是军民融合中最有力的黏合剂。技术并没有固定属性,只是由于需求和应用的范围不同而被人为地分成军工技术和民用技术。打破军用与民用界线,实现科学技术的军民融合,是新形势下我国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产业的重大策略。


记者:列宁说过,不理解时代,就不能理解战争。那么,展望时代的潮流,军民融合将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于川信:一是领域不断拓展,不再仅仅局限于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军队保障、军队人才培养、国防动员四个体系,而将拓展到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各个要素、各个方面,涉及到的领域、专业不断增多。


二是程度逐步加深,不再仅仅局限于单向的融合,而是将实现双向融合或多向融合,即利用军队现今的技术、装备设备为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


三是层次日趋提高,不再仅仅表现为业务部门、操作层面的简单对接或协调,而是将实现更高层次的跃升,即首先在国家顶层实现军民融合,由国家进行顶层统筹规划、统一部署,然后按照自上而下的推进路径持续发展。


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军队虽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简而言之,谷物与安全的需求,实质上就是我们说的军民融合式发展。真理是朴素的,但却需要我们去努力地实践。作为一种全新的建设思路和发展理念,军民融合必然会在“十二五”期间大放异彩!


来源:国防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