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73周年祭 哭墙增1655名遇难者姓名……

zhang8818999 收藏 0 318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22/12228095.jpg[/img] 90多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孙华富老人,昨天从江宁赶到纪念馆,悼念大屠杀中遇难的多位亲人。 宋峤 摄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12月13日报道 昨日,第一场冬雨冷冷凄凄地洒下,打湿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万人坑”前的广场。随着“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民间又称“哭墙”)延长工程昨正式开工,长期埋藏在亲人们心中的悲痛记忆和文字史料中的1655个遇难者姓名,将在明年清明节前镌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京大屠杀73周年祭 哭墙增1655名遇难者姓名……



90多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孙华富老人,昨天从江宁赶到纪念馆,悼念大屠杀中遇难的多位亲人。 宋峤 摄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12月13日报道 昨日,第一场冬雨冷冷凄凄地洒下,打湿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万人坑”前的广场。随着“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民间又称“哭墙”)延长工程昨正式开工,长期埋藏在亲人们心中的悲痛记忆和文字史料中的1655个遇难者姓名,将在明年清明节前镌刻到“哭墙”上,从而让这些遇难同胞找到新的归宿。届时“哭墙”上的遇难者姓名将突破1万个。


这堵墙


这堵墙,刻着1万多名遇难者的名字。


这堵墙,背后是30多万个鲜活的面容。


这堵墙,寄托着我们对逝者无尽的哀思。


这堵墙,提醒世人永远勿忘历史,珍爱和平......


这些名字即将刻上“哭墙”


明年“哭墙”上遇难者姓名将达10324个


著名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位于纪念馆“万人坑”前,是由中科院院士、纪念馆一二期工程设计师、东南大学齐康教授设计的,老百姓称之为“哭墙”。上面镌刻着战后初期,南京市抗战损失调查委员会、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以及解放以来各时期的幸存者口述证言、出版的各种史料、遇难者家属提供的遇难者名单。


朱成山馆长昨天告诉记者,现在的“哭墙”长43米,高3.5米。受条件限制,1995年初“哭墙”刚建立时,上面只刻有3000个遇难者姓名。后来,经过各方努力,遇难者名单寻找、征集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到2007年纪念馆三期扩建工程竣工时,“哭墙”上的姓名又增加5600多个,使总数达到了8600多个。


近年来,包括纪念馆在内,各方对遇难者姓名征集继续进行,又发现一批遇难者姓名。朱成山告诉记者,遗属们强烈要求把这些新发现的姓名刻上“哭墙”,但“哭墙”面积不够用。后来,经上级批准,纪念馆开工延长“哭墙”,接着原有部分向“万人坑”方向延伸26.5米。延长时,“哭墙”沿用灰褐色、整体墙面凹凸有致的风格不变,高度也不变,墙的主体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用大理石装饰,墙面采用花岗岩,遇难者姓名就刻在花岗岩上。


朱成山说,这次“哭墙”延长后,纪念馆将把近期新发现的全部遇难者姓名共有1655个一个不剩地刻上。届时,“哭墙”上的遇难者姓名将达到10324个,“以后发现新的遇难者名单,将继续刻上。”


据悉,整个“哭墙”延长工程在明年一季度完成。明年的清明节,遗属们可以到此祭奠亲人。


每个名字都要经得起历史检验


两种途径确认遇难者姓名


1、遗属或亲人书面提出,纪念馆组织专家进行核对,寻找现有史料印证,符合的才能定下来。


2、从史料上寻找,相对而言,这种方式找到的遇难者姓名真实性较高。


“这1655个名字绝不是随便找的,而是严格考证,必须符合南京大屠杀发生的范围,符合南京大屠杀发生的时间,明确是在哪儿遇难的。我们要求每个刻上‘哭墙’的名字都要经得起历史检验,确保真实性,这是一项严谨而重要的工作。”朱成山说。


据了解,即将刻上“哭墙”的遇难者姓名,通常由遗属或亲人书面提出,也有少部分是从史料上找到的。相对而言,史料上的姓名真实性较高,遗属们提出的则要经过严格考证,包括遇难者的姓名、年龄、籍贯,以及遇难时间、地点、方式等,比如遇难方式,是通过枪杀、活埋、刀劈、火烧,还是其他方式,都要清楚。


朱成山说,遗属们提出后,组织专家进行核对,寻找现有史料印证,符合的才能定下来,看似只挖掘到1000多个,其实里面包含了大量幕后工作。


纪念馆有许多遇难者遗属们寄来的“证明信”。记者随手打开了一封,是家住南京市鼓楼区福建路的韩顺华大爷寄来的。他在信中详细介绍了岳母的父亲杨春泉被日军杀害的经过:


杨春泉曾是大行宫警察局一名巡警,南京沦陷前作为留守人员,负责难民营治安。日军破城后,一部分中国军人败退下来,脱去军装进入难民营。日军喝令杨春泉等人交出,遭到拒绝。12月25日,日军开进难民营,把戴有“国际红十字”袖标的留守人员全部带走,拉到燕子矶江边集体枪杀。杨春泉同事窦某幸未中枪,但被刺数刀,他强忍疼痛装死逃过,后来住到堂坊廊。据窦某回忆,此番屠杀遇难者达200多人,杨春泉就在其中。


韩顺华认为,窦某作为证人,与民国档案留守人员名录、国民政府为遇难者家属发放慰问金、燕子矶是死难同胞遇难处等史料可以相互印证。他建议把杨春泉的名字刻上“哭墙”,“让后人记住他的气节,让家人在清明祭奠时有个地方。”



收信后,纪念馆对杨春泉的身份进行核对,经专家考证,确认他是一名遇难者。


记者拿到部分即将刻上“哭墙”的姓名,发现有的遇难者无姓也无名,比如三呆子、二道标等;有的有姓但无名,比如刘傻子、王老二、许小四等;还有的只是某某人亲戚,比如赵春生三叔、赵春生姐、戚秀英父亲、庞世昌哥哥等。


朱成山解释说,这样的姓名也是有依据的,因为有的村子或院子是被集体屠杀,仅有少数幸存,叫不出遇难者的具体名字,但他们几个人提供的信息能相互印证,当时确有这样一个人被杀,时间、地点、遇难方式与史料对这个地方的记载相符,那这个姓名也是可信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