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的细腻地推测使丽梅不住地点头,三菱车在公路上飞驰,车子在公安局大院里停住了,他俩先后下了车,郑万江让黄丽梅立即将血样化验。结果一出来马上告诉他。


“耀章,你这里现在有什么情况没有?”郑万江来到刑警大队办公室,看见孙耀章问道。


孙耀章是负责查找有关举报人线索的情况,他摇了摇头说:案件发生已经快三天了,虽然有一些人来反映相关情况,但经过核实不是死者,没有一点有价值的线索,真有些邪行了,一个大活人丢了家里人会不着急,这有些不正常。你说死尸会不会不是本县而是外县的,异地作案后移尸到这里,如果是那样我们的难度可就大了,这岂不是跟大海里捞针一样。


“不会,刚才我们又去了案发地点,发现了以下情况。”郑万江简要地说了说刚才所见到的情况。肯定地说:“如果是外县、市作案,不可能跑这么远的路来抛尸,我认为,死者肯定是本县人。”


“那我们该怎么办?关键是目前没有一点可供参考的线索,我们无从着手调查,要查出死者身份谈何容易?”孙耀章说。


“这就看事态如何发展,目前最坏的结果对周围各村庄,各厂矿及住宅小区逐一排查,由于凶手有交通工具,也不能局限于县城附近的区域,要扩大调查范围,如果那样我们的工作量可就大了,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查到死者的真实身份,可不这样做有没有其它的捷径可走,只有用这笨方法,可这样会耽误许多时间。”


郑万江顺手掏出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雾在他头上慢慢悠悠地散开,案情发展极不乐观,他紧皱眉头思索着,一时梳理不出个头绪来。


“怎么,工作刚开始就遇到难题了?俗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这得慢慢梳理头绪,思路清楚了,才会有效果,以确定工作重点,把具体情况说说看,共同商讨下一步工作。”储局长推门进来说。


“储局,我们在康庄大桥北侧第二个桥墩发现了一些血迹,目前正在化验中。其结果是否与本案有关还不敢断定,这是一条南北方向的公路,从表面迹象看来,凶手是从北面开车过来,将尸体抛入河里。如果血迹化验结果与死者相符,那么我们的侦破方向没错,凶手是从康庄大桥上把尸体抛下去的。”郑万江说。


“无名尸的身份现在还没有可供参考的线索?”储局长问。


“暂时还有没结果,得等化验结果报告出来后才能定,如果康庄大桥上的血迹和死者的血迹相同,那是太好了,这无疑可以缩小我们的侦查范围,可以从失踪司机着手调查,特别是大货车的司机。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值得关注,人已失踪好几天了,应引起家里人的注意,不知为什么他们没有一点反映,我们已经把死者的特征说得很清楚,尤其是胳膊上的伤疤,家属应该有所警觉。”郑万江说。


化验结果报告出来了,血型与无名尸的血型完全相同,黄丽梅将化验结果报告单递交到郑万江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