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章 河边男尸

sjhexcrvug 收藏 16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盛夏季节,晚上,天阴的很沉,北方天空闪烁着一道道耀眼的闪电,不时传来轰隆隆地雷声,阵阵清风袭来,令人们感到格外的凉爽,一个农家小院,一男一女走出了家门。 “金强,晚上回家向爸爸赔个不是,把你的犟脾气改改,不能让老人太伤心了,他毕竟是你的爸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盛夏季节,晚上,天阴的很沉,北方天空闪烁着一道道耀眼的闪电,不时传来轰隆隆地雷声,阵阵清风袭来,令人们感到格外的凉爽,一个农家小院,一男一女走出了家门。


“金强,晚上回家向爸爸赔个不是,把你的犟脾气改改,不能让老人太伤心了,他毕竟是你的爸爸。”


“他还能把我咋样?实在有些太不像话了,我的心里十分别扭,不行明天咱们就把结婚手续办了,我看他怎么办。”


“尽量不能把关系弄得太僵,那样人们对我有误解,会说我的不是,这事也不能着急,得慢慢地劝导他,以后会明白你的苦心。”


“秋兰,我实在不想回家,爸爸有着他的想法,可谁又能理解我的心,他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哪有这样做老家的?”


“不要说了,不行你还回来,我等着你。”


俩人来到公路上,金强挥手上了一辆出租车,望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秋兰眼里流下了伤心眼泪。


回到家里,秋兰把门关上,一人坐在床头呆呆地发愣,眉头紧皱,满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可又是显得无可奈何,随着一阵狂风和强烈的电闪雷鸣之后,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起身把窗户关好。


夜深了,轰隆隆地雷声、哗哗地雨水声变成了催眠曲,人们渐渐进入了梦乡。


一家单位职工宿舍内,突然传来几声男人喊叫和女人尖叫声,在夜里很是瘆人,但很快被雷声和雨声淹没,丝毫没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雨停了,夜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天空中偶尔出现几道闪电和轰隆隆地雷鸣声,已显得那么遥远。黑夜里,一辆疾驶而来的红色面包车停在康庄大桥上,乘着黑黑的夜色,两个人慌慌张张地把东西抛下河去,然后扬长而去。


人们都说七月天气犹如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反复无常,这不,夜里气温还是凉爽宜人,使人们度过了一个清爽之夜。下午的天气依然是骄阳似火,天公一改夜里的柔情,肆无忌惮喷射着光和热,火辣辣的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整个大地像被蒸发过一番,到处散发着热气、潮气,使人们心里感到特别地憋闷,让人喘不过气来。


昨天夜里,又下了一场大雨,好雨知时节,这给赖以土地为生的农民带来极大希望,不用说,今年粮食又可增收一成。中午吃完饭,李秀芝的父母告诉姐弟俩下午加把劲,趁着地里湿度大水分足,赶紧给庄稼施肥,为秋后玉米有个好收成打下基础。


正在地里施肥的秀芝姐弟俩已是满头大汗,由于天气炎热,茂密的玉米地里一点不透风,加上化肥中散发着一种难闻的气味,更加使姐弟二人感到燥热无比,秀芝的花色衬衫和弟弟虎子的背心全都湿透了,秀芝白皙的脸庞被太阳晒得微微发红,虎子浑身上下黑的发亮。


“姐姐,这叫什么鬼天,烤的人一点透不过气来。”虎子抹了一把脸上汗水,嘴里感到淡淡的咸味。


“我热得可受不了了,有些晕头转向,不行,我得痛痛快快下河洗个澡。”


秀芝直起腰来深深地喘了口气,“也好,咱俩歇息会儿再干,这天真是热得让人实在受不了,下午把这活干完就行了。”她边说边掏出手帕擦了擦汗,这天气实在太热了,看看已经到了地头,也该歇息一会儿了。


姐弟俩来到河边,几个孩子正在河里游泳,他们大声地吵嚷着,见到虎子到来,招呼他赶紧下河,见到那清澈的河水,迫不及待地扔掉背心,甩掉凉鞋。“扑通”一声,一个鲤鱼跳龙门翻身跃入河里,这一猛子扎了足有十多米,才露出头,张开双手朝姐姐做着鬼脸,姐弟俩开心地笑着。


秀芝蹲在河边,用手捧起清澈的河水洗了洗脸,阵阵微风吹来,轻轻地拂过她那秀丽的脸庞,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一双美丽大眼向远方眺望。


忽然,她发现前面河边凹进的地方漂浮着一个鼓鼓的东西,随着河水在上下蠕动,里面好像装着什么东西。


“虎子,快看前面的那个地方有东西,瞧瞧是什么?”秀芝大声朝虎子喊道。


“知道了。”虎子答应一声。


随即招呼两个男孩一同游了过去,见是一个鼓鼓的麻袋,几个孩子光着脚丫上了岸,驱散了围着转的苍蝇,使劲地拽住麻袋,将它拖上岸边,这时他们才发现麻袋太重,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太沉了,姐姐,你快过来看看,不知里面装的是啥东西。”虎子边解开麻袋口上边的铁丝边说。


“说不定是谁丢掉的吧?快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秀芝边走边说。


“管它是什么东西,先打开看看再说?”虎子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


打开麻袋一看,三个孩子不由大惊失色,吓得头发根都竖立起


来,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另外两个孩子大叫一声转身跑开了,只剩下虎子一个人呆呆地发愣,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


“我的妈呀!姐姐你快来看呀!这里面装的是个死人!”虎子惊恐地叫道。


“没事尽瞎说,里面怎么会有死人?什么东西会把你吓成这样,还算是什么男子汉!见不了什么大阵势。”秀芝笑着说。


走近一看,顿时使她花容失色,目瞪口呆。只见麻袋里面露出一颗白森森的人头,面目全非,像炸开了花的馒头一般,狰狞可怕。秀芝被吓得魂飞天外,毛骨悚然,赶紧用双手紧捂住双眼,嘴里“哇”地大叫一声,扭头跑开了。


原来里面是一具血肉模糊的裸体男人死尸,由于已经被水浸泡得不成样子,五官已完全变了型,眼睛瞪得很大,牙齿外露,白森森的可怕到了极点。


“妈呀!快来人啊,这儿发现死人啦,快来人啊!可吓死我了。”秀芝惊慌失措地边跑边喊,连鞋都跑掉了一只,自己浑然不知。


她这一喊不要紧,几个孩子也跟着大声喊叫起来,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惊恐程度可想而知。喊叫声惊动了正在干农活的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顿时,从玉米地钻出几个人来,赶紧过来观看,人们一见此时的惨景,也不由心惊胆颤,他们一辈子都没有看见过的事。胆小的一看立刻离开了,远远地观望着,现场只剩下几个胆大小伙子,见到这一情况后,立刻有人用手机向110报了警。


人们等待公安局的同志到来,纷纷议论死者一个什么人,为什么被人杀了,他被杀的原因是什么,尸体怎么会到了这里,这是一起什么性质的案件,杀他的人又会是谁?


此时是二00五年七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十二分。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传来,一辆墨绿色三菱警车和现场勘察车“嘎”地一声停靠在路边,几名公安干警急步向出事地点奔来。


走在前面的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郑万江,今年28岁,省公安大学毕业,身高一米八五,健壮魁梧,满脸一幅冷俊之英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浸透着威严感。女的叫黄丽梅,芳龄26岁,身材苗条,英姿飒爽,颇有一种女刑警的风范。另外一个叫孙耀章,今年27岁,个子比郑万江稍微矮些,四方大脸,面部黝黑,他俩是县刑警大队侦查员,还有两名是刑警队员。


另外两个人在场的人们都认识。40岁的中年人叫张龙,张家湾镇派出所所长,30岁左右的年轻人叫程景刚,是张家湾镇派出所干警。因为五福庄是张家湾的辖区,他们是首先接到报警电话。比郑万江他们先到达了现场,由于案情严重,于是急忙报告了公安局刑警大队,请他们来勘察现场。前来迎接他们还有五福庄村支部书记左中全,个子不高五十来岁,打扮和普通农民没有啥两样。


张所长简单介绍了案情基本情况,五福庄村支部书记左中全,讲述了秀芝姐弟俩发现尸体的经过,郑万江验看了尸体,询问有关细节。黄丽梅举着摄像机逐个角度对尸体进行了现场录像,孙耀章对尸体进行了检查,记录着有关情况。


麻袋里除了尸体以外,没有任何遗留物品,说明凶手事先有充分准备,是从杀人第一现场转移尸体抛到河里,这是第二现场,郑万江他们把尸体检查完以后,让两名刑警把尸体抬上现场勘察车。


尸体被运到公安局,法医马上进行尸检工作,在公安局会议室里,郑万江做了案情汇报。


死者系男性,27岁左右,身高1、75米,身体较为粗壮,经检查,死者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无溺水迹象,鼻腔和口内无异物,排除是溺水身亡,可以确定是死后被装入麻袋抛入河里,面容严重被毁,全身衣服被扒光。面部被人杀死以后,故意用碎酒瓶将面容毁坏,伤口里面发现了啤酒瓶碎渣,尸体经水长时间浸泡已无法辨认,并已开始腐烂,唯一特征右胳膊上有一条长约八厘米的疤痕,是以前被利器刺伤所致。


经过法医初步鉴定,死者是在乘人不被的情况下,被人用尼龙绳勒死,然后移尸抛到河里。死亡时间大约应该五十个小时以前,也就是说死亡具体时间应该为七月十七日晚上十二点左右。凶手十分残忍,行凶杀人后怕被人认出死者面貌,故意将死者面容毁坏。至于那条装尸体的麻袋,是一个普通的麻袋,没有什么特殊的特征,任何一家经营日杂商店都可以买到,但是新的以前没有用过,通过目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


有关尸体的详细情况,待经过法医进一步尸体解剖后才能确定。


“我认为,为了尽快破案,查找真凶,应首先确定死者的真实身份和案发第一现场。”郑万江在会上向公安局局长储明香汇报说。


至于死者的身份,通过观察,发现这具尸体有一定的特点,他的脚腕骨和手腕骨与别人不同,右脚掌的着力点比较大,已形成薄薄一层茧状,手腕骨尤其是手指骨比较突出,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个司机,而且是个开大货车的司机,驾龄时间在十年左右。


至于第一现场,从尸体上来分析,没有博斗的痕迹,死者是在没有任何防备和反抗的情况下被杀害,他的全身没有一处伤口,经检验体内也无内伤,这一点可以说明。综合上述情况,杀人第一现场应该是死者非常熟悉的地方,凶手和死者认识,并且较为亲密,这有待于死者的身份确定以后,方可着手进行调查,应从他周围所熟悉的人开始入手调查,查出杀人第一现场,这样才能顺藤摸瓜找到杀人凶手。


郑万江提出了自己对尸体的看法及侦破方向。


局长储明香听了郑万江的案情简要汇报,没有提出不同的意见。他指出,这是今年以来发生的一起最为典型、恶劣、严重的刑事案件,它不同于一般的治安案件,严重扰乱了人民群众正常生活秩序。今年以来,特别是在三月份以后,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上级公安部门的统一指挥下,开展了春季严打行动,从严从重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重判了一些违法犯罪分子,使违法犯罪分子嚣张气焰有所收敛,总的形势是好的。但是仍然有一些不法之徒,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欲望所驱动。不惜以身试法,依然采取暴力、残忍手段疯狂作案,其行为严重危害社会,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通过现场勘查,可以说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杀人动机目前暂时还不能确定,但其危害性是可想而知,为了确保全县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必须争取在最短时间破案,缉捕杀人凶手,种种迹象表明,杀人凶手十分残暴和狡猾,有着一定的反侦查能力,是个作案老手,这就需要全体同志们齐心协力、冲破层层迷雾,下大力量尽快查出凶手,给受害者及全县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经局党委研究决定,成立‘七、一九’案件侦破专案组,由刑警大队长郑万江任组长,黄丽梅、孙耀章为成员,负责案件的具体侦破工作,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将凶手抓捕归案。各部门要全力配合案件的侦破工作,争取早日破案。”储局长下达了命令。


“我们保证完成任务,决不辜负局领导对我们的信任和期望。”郑万江三人齐声回答。


“下面安排一下具体侦破工作。”储明香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