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



“你怎么了?”姐妹们赶紧弯腰将地上的杜群英给扶了起来。


杜群英一张脸已被吓得煞白,嘴里不停地大口喘气,一只手抚摸、按压着胸膛,好像心脏快要跳出来一般。


“死……死人!”


大家这才明白过来,想必那棚子里有死人。


金莲是出生入死过来的人,打过仗,亲手与日军肉搏过,在战场上杀死过五六个日本鬼子,因此,她对死人一点也不害怕。


“嗨……”金莲说道,“我还以为是魔鬼呢!原来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一个死人就把你吓成这样,你还是不是远征军的战士啊?”


杜群英仍旧摆手、摇头:


“有胆量你自己进去看看!”


金莲说道:


“活人我都不怕,况且是死人!”


说完,拧亮手电筒,朝棚子走去。


有几个胆大的女兵跟在金莲的身后。


李亚男也本想跟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杜群英一把拉住衣角:


“亚男……你不能去……”


李亚男回头看着她:


“我为什么不能去?”


杜群英说道:


“你去了谁陪我呀?”


李亚男因为上次李胜华给杜群英送草药的事还耿耿在怀,对她也就多了一份冷漠,这会见杜群英如此求自己,好像终于逮着了机会似的,不禁讥讽道:


“哼,亏你还是中国军人!”


说完,大踏步追上前面的金莲去了,剩下杜群英一个人哆嗦着:


“嗨,你们……你们快回来!我……我怕呀……”


不多时,金莲带领的一拨人也全都惊恐万状地从棚子里跳了出来。有几个胆子稍小的女兵,也被吓得手足冰凉。


原来,这棚子里到处都是尸体。


有半卧的、有坐着的、有靠着的、有躺着的……从他们身上的服装来看,全都是远征军;而且从尸体腐烂程度不一的情况来推断,这个棚子应该是一个“流动停尸房”。几个女兵推测,这是因为头天人们在此地搭棚子宿营以后,有人当晚死在棚子内,第二天人们离开时,只把棚架上的雨衣取走,棚架还在,死人尸体也留在原地;第二天到达这里的人,特别是单个到达的人为免于搭棚子的劳累,就利用原有棚架盖上雨衣继续使用,如果棚架内有尸体,就将尸体移出棚外,自己住进去,第二天夜里又有人死在这里;第3天到达的人,又把第二天死人的尸体抬出棚外,自己再住进去,第3天夜里又有人死去……一个宿营地的棚子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几十上百个。因此,一个营地的死尸不是一具、两具,而上几十上百具,


就连片成堆了。


这一番折腾下来,天已快黑尽了。


而此时看看四周,只有5个女兵了。


金莲这时候才慌忙命令大家,赶紧搭建棚子。


杜群英哭丧着脸:


“怎么?难道我们就搭在这里?跟一堆死人为伴?”


金莲说道:


“当然了!不然你一个人追赶大部队去?”


无奈,大家只好分头行动,砍伐树枝,搭建帐篷。


这时候,李亚男才明白,要是身边多几个男兵该有多好!别的不说,至少可以壮胆啊!在这原始丛林里,四处都是不可预知的大自然敌人,万一有个啥情况……李亚男不敢往下想了,她的脑海里,满是通信连长李胜华的影子。


黑夜,降临了。


等待着她们的,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