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网讯)台湾自由时报报道,苏联解体的隔年,阮囊羞涩的克里姆林宫开始卖给中国大批军火换现金,包括俄国空军之光—苏恺二十七战机。一九九六年,中国付给俄罗斯二十五亿美元,换取授权在中国自行组装两百架称为歼十一的苏恺二十七。但在二○○四年,中国组装完一百零四架后喊停;二○○七年,中国国产的歼十一B亮相,外观和苏恺二十七一模一样,中国宣称这是自主设计,只有引擎是采用俄罗斯制造。


抢食第三世界军火市场


华尔街日报报导指出,在历经数十年进口及透过逆向工程复制俄国武器后,中国已来到一个转捩点,如今,俄国已无利用价值,中国则开始抄袭与量产俄式武器,在开发中国家的军火市场倒打莫斯科一耙。中国工程师不仅复制苏恺二十七的航空电子工学与雷达外,在自制中国喷射机引擎方面也大功告成。过去两年,北京还没有对莫斯科下过大笔订单。


中国歼11B 复制苏恺27


报导说,十一月在珠海举行的中国航空展,从俄国摊位就可轻易看出两国在这方面的消长。俄国过去是此一航空展的焦点,今年却没有带来任何一架真正的飞机,只有一些塑胶迷你模型。相形之下,中国则是精锐尽出,五花八门的军事科技几乎全都是俄国技术为根基。俄国国防部公共谘询评议会的专家普赫夫说:“我们以前是老大哥,现在变成了小弟。”


随着中国透过取自西方的科技,开始在先进列车、发电设备及其他民用产品的全球市场上竞争,俄国此一困境其实也是许多外国公司同样必须面对的。不过,华尔街日报指出,此一案例中还有额外的安全考量。中国正发展包括航母及舰载战机等武器系统,这些可能威胁台湾,并考验美国对西太平洋的控制权。中国出口战机与其他先进武器,也有改变南亚、苏丹与伊朗军力平衡之虞。


中国迅速掌握俄国科技,也引发外界对于美国与表面上为民营的中国军火制造商合作的质疑。譬如,中国国营的“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生产战机,但也获得奇异电子及其他美国航太业者之助生产新型喷射客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