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二章:石垣攻防(一)

红色猎隼 收藏 4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URL] 作为一座国际化大都市,日本首都东京的黎明和傍晚总是最为忙碌的。无数的上班族从各自温暖的居巢中出来,行色匆匆的汇入到街头的人流之中,奔向地下铁道的入口,前往自己位于城市另一端的战场。站在位于东京核心商业区—新宿的高地之上,俯瞰着这座苏醒中的城市,身为日本国家武装力量的实际领导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作为一座国际化大都市,日本首都东京的黎明和傍晚总是最为忙碌的。无数的上班族从各自温暖的居巢中出来,行色匆匆的汇入到街头的人流之中,奔向地下铁道的入口,前往自己位于城市另一端的战场。站在位于东京核心商业区—新宿的高地之上,俯瞰着这座苏醒中的城市,身为日本国家武装力量的实际领导者—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监部”统合幕僚长的折木良一脸上布满了阴郁。

自称为“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的武装分子控制石垣岛已经将近10个小时了。在过去的10个小时里,执掌日本政府的民主党菅直人内阁虽然连续召开了内阁紧急会议和防务省紧急会议,但是在“处治方法”上却始终首鼠两端,仍没有形成有效的统一意见。

作为一名军人,出生于日本南部熊本县的折木良一当然倾向于武力镇压。但是对于是否应该使用武力以及如何镇压,菅直人内阁和日本防务省内部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以日本官房长官仙谷由人、国土交通大臣马渊澄夫和法务大臣柳田稔为首的所谓内阁“鸽派”提出应该“石垣事件”视为日本国内的公安事件来处理。即将皮球踢给的日本行政机构相对独立的警察厅和检查厅去处理。

这样作表面上来看是为了将事态严格控制在日本内政的范畴之内,但是在折木良一看来这无非是那些政客自保的手段而已。如果真的按照这些人的想法,那么无论日本警察厅能否平息事件,都将是日本国家公安委员会的事情与他们这些政客自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如果说以日本官房长官仙谷由人为首的所谓内阁“鸽派”的处理方式是一种不作为的话,那么外相前原诚司所提出的建议则几乎只能用荒唐来形容。1962年出生于日本京都的前原诚司在日本民主党内一向以锐意进取的形象视人。被称为“日本的布莱尔”和“最鹰派的政治家”。但是这些光环之下,对于这位表面上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折木良一却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在他看来那些喜欢在人前夸夸其谈,甚至为了吸引眼球在中国访问时,还在北京外交学院讲演时公开声称“中国威胁论”的人,在其外强和色厉的背后往往是中干和内荏的。果然在菅直人内阁的紧急会议上,前原诚司显得手足无措。一再强调,石垣岛的地理位置相当敏感。日本政府应该首先在外交上与周遍邻国取得一致,避免第三方势力的介入。

前原诚司的这个意见显然是有所指的,毕竟历史上琉球长期以来都是中国的藩属。而中国国内的民众至今对于“琉球复国运动”都抱有同情和支持的态度。站在本职工作的立场之上,前原诚司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如何阻止中国等日本周遍邻国对宣布独立的“琉球共和国”的承认,让肉烂在锅里。不过在努力排斥中国介入琉球群岛主权问题的同时,自民主党在野时起几乎每年访问美国的“亲美派”前原诚司却提出日本此时应该向美国寻求帮助。甚至不惜再将冲绳地区让给美国建设海、空军基地。

“黄口稚子!”对于前原诚司这种天真的想法,折木良一实在不敢苟同。首先由于日本自昭和时代以来错误的外交政策,这个岛国在亚洲几乎没有盟友可言。对于“琉球共和国”的宣布独立,不要说是中国这样有着切身利益的大国,就是韩国、朝鲜这些与日本有过龌龊历史的国家,恐怕也是第一时间弹冠相庆,单凭几个说客便想要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要这些国家放过这个羞辱日本的机会,恐怕难比登天。

而在排斥周遍邻国的同时,引入美国的力量更无疑痴人说梦。美国政府之所以撤出前沿部署的日、韩驻军除了与其全球收缩的战略有关之外,更重要的是随着台海两岸的和平统一,华盛顿在第一岛链的防线已经失去了遏止的效能。而不得不将重心后置于关岛、澳大利亚一线。在这样的情况下,希望一向自私的美国人卷入琉球群岛的大搏弈恐怕难比登天。而更重要的是,即便美国人愿意重返冲绳,对于日本而言也无非提前沦为中美决战的战场而已。

和前原诚司这样的“亲美派”相比,现年71年的日本防务省领导人北泽俊美还算是比较有理性的。与年轻一代的前原诚司相比,北泽俊美可以算是日本民主党的元老了。或许也正是由于这份积淀,北泽俊美在处理“石垣事件”的问题上显得老辣的多了。北泽俊美可以说是不顾自己的政治生命,强烈提出日本自卫队应迅速介入,将这场独立闹剧扼杀在萌芽状态。

不过尽管大政方针上与折木良一等日本自卫队高级将领相一致。但是在具体的行动实施方案上,北泽俊美和他的团队却彰现出了外行领导内行的尴尬。战后的日本一直贯彻文官领导军队的西方民主体制。根据相关法案的规定,日本防务省由10名文职官员组成的防卫参事局辅佐防卫厅长官指挥和监督自卫队,主管防卫事务。防卫省负责人也由非军人出身的国会议员担任。也就是说,日本自卫队必须由非军人出身的文职官员来管理,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武职军人的言行。更在决策层面上束缚了日本自卫队的手脚。

对于这一点,事实上日本的政客们并不是没有注意到。早在自“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之后东京方面“防卫强化方案”中就有人提出废除“防卫参事官制度”,削弱文职官员对自卫队的监督权,加强军事领导人的权限,修改日本文职官员治理自卫队的现行防卫管理体制。

这一提案是由“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之中遭到重创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参谋长古庄幸一正式提出的。按照古庄幸一的说法,在纳土纳群岛消灭日本海上自卫队第2护卫队群的根本不是中国人民国防军,而是高高在上的防卫参事局。当然古庄幸一的这种说法不免有委过于人之嫌。但是却得到了日本自卫队上下的空前认同。毕竟作为军人,没有人愿意在一群办公室动物的领导之下。

但是古庄幸一的提案最终遭到了日本政府的驳回,毕竟昭和时代军部独大,最终将整个国家拖入战争深渊的教训已经历历在目。要想让日本政府彻底在制度上给予自卫队以完全的自由,削弱文职官员对自卫队的监督权,加强军事领导人的权限,修改日本文职官员治理自卫队的现行防卫管理体制显然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通过“爪哇海中日准战争”,日本自卫队的内部整合还是“防卫强化方案”中获得了提升。在中日冲突之后,日本政府废除了1954年7月1日效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建立的统合幕僚会议,代之以防卫省直辖位于陆海空三自卫队幕僚监部之上的“统合幕僚监部”。

作为日本防卫省特别机关,“统合幕僚监部”的具体职能是整合日本陆海空三军自卫队,统一指挥调度。所谓整合和统一指挥调度就是消除不同军种之间的壁垒,实现不同军种之间在海陆空三位一体的协同作战,保证全面战争的胜利。也就是说“统合幕僚监部”在日本肩负着其他国家总参谋部的职能。统合幕僚长的折木良一事实上扮演着三军总司令的角色。

但是折木良一这个三军总司令却没有决策权。在“石垣事件”的处理问题上,防卫大臣和其所领导的防卫参事局已经发挥着主导性的作用。“要尽快解决啊!”北泽俊美在防务省紧急会议上首先定下这个错误的基调。“根据我们的情报,岛上的恐怖分子数量不多,大约在100人左右……”不等折木良一发言,防务副大臣—安住淳便开始滔滔不绝的发表他的高明战略。

安住淳要比北泽俊美年轻的多,1962年出身的他曾经是日本NHK电台政治部的记者。完全对军事一窍不通的他此刻却以专家自诩。根据他所留意的美国CNN电视台第一时间对“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领导人—尚华的专访开始主观臆断自己对手的实力。

安住淳是搞新闻出身,因此对电视画面上的每一个细节都格外的留意。他注意到美国CNN的镜头前,“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在岛上的兵力并不强,而武器装备更是五花八门。其领导人尚华本身配带的都是美制柯尔特1911型手枪。根据这一个小细节。安住淳果断的提出:“只要出动第1空挺团1个普通科大队的兵力便足以解决他们!”。

对于安住淳如此草率的决定,折木良一不得不据理力争。在折木良一看到“石垣事件”和一天前刚刚在附近海域沉没的“与那国”号有着内在联系。那4艘不明身份的渔船既然拥有击沉一艘2100吨的海上保安厅大型巡视船的能力,那么岛上的武装分子必然已经拥有了重型武器。“折木陆将,你不要太高估你的对手,的确那几艘不明身份的船只很可能与岛上的恐怖分子有关,但是4艘渔船能装载多少人!更不用说什么重型武器了!”但是安住淳对于折木良一的提醒只是一笑置之。

“用空降部队夺取敌方严密布防的小岛,世界战争史上鲜有成功的战例!” 折木良一只能从另一个侧面去阻挠对方的决定。“折木陆将,你似乎忘记了二战中第三帝国的伞兵曾经成功攻占了克里特岛,英国人也曾在爱琴海用伞兵发起过多次成功的夺岛战役。还有美国人在格林纳达……”但是折木良一很快便意识到他错了,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长于纸上谈兵的赵括,与这样的职业政客相比,军人永远显得理屈词穷。“要尽快解决啊!”而身为防务大臣的北泽俊美只是翻来覆去的重复着那同一句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