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卷.酷吏主政 第一章.再度交锋(2)

shugangj11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0.1.2 T市城区运风大酒店 18:10 就在藤田五积六受、百爪挠心、坐卧不宁的时候,一个杀手中的杀手悄然出现了。无疑也是《新贵十三屠》的上榜人物,但很明显,来人的身手要比藤田高出一筹,这从藤田浑然不觉的表现当中就可略见一斑。 通常情况下,就算来人的手段极其了得,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0.1.2

T市城区运风大酒店

18:10

就在藤田五积六受、百爪挠心、坐卧不宁的时候,一个杀手中的杀手悄然出现了。无疑也是《新贵十三屠》的上榜人物,但很明显,来人的身手要比藤田高出一筹,这从藤田浑然不觉的表现当中就可略见一斑。

通常情况下,就算来人的手段极其了得,藤田也不至于毫无察觉,毕竟他这个新贵十一屠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人物,若论杀人技艺当不致输给来人太多,但高级杀手之间的差距却往往不在这里,心理意念的修为和性情心智的磨砺才是造成他们之间高低差别的主要元素。由此看出,来人实属高出藤田很多很多。

这是正当藤田处于生理和心理最为低迷的时候发生的,而此人的出现,既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万幸。


一个黑影在藤田身后的窗子上一晃而过,轻盈的像一只猫一样。接着,从窗框的一旁伸出一只手来,无指手套包裹掌心,黑布带缠腕十字披花护住手臂。跟着从来人的手上探出一根细细的钢丝,钢丝穿过窗户缝伸进屋来,接着,钢丝一转,一只细而坚硬的拨叉就从钢丝的顶端分离出来,悄无声息的拨动窗锁的半月板,一点点的打开了断桥铝推拉窗的锁扣。随后,窗子被轻轻的拉开了一道缝隙,久未开启过的窗子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这让来人放心大胆的将窗子慢慢的打开了。而此时,僵死的藤田竟还毫无反应的困坐在餐桌前,听凭来人像只蝙蝠一样的挂在窗外,支楞着耳朵偷听起房间内的动静来。

照理说,藤田虽然刚猛但也是精于算计的猎杀高手,他深谙鸡鸣狗盗的伎俩,当然听力、嗅觉和第六感官也甚是敏感,按说到了这般时刻,他是能够察觉到自己身后这扇窗子外面的这名来客的。无奈此时的他已心灰意冷生同死受,所以,毫无感知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与这扇后窗相隔两个房间的窗子里正好是这家餐厅厨房的操作间,窗口上三十公分粗的排烟口直通大厨灶台的吸烟斗。此间正值晚饭时分,灶台上煎炒烹炸忙得正欢。大量的油烟在强劲的烟机叶轮作用下,从窗口上方的烟道中排出。烟气随着晚风飘下,经过那扇打开了大半的窗子时便一股脑的灌了进来,葱花炝锅和油爆麻椒的味道直冲藤田的鼻孔,他忽闪几下鼻子,被呛得睁开了眼睛。

藤田那沉迷已久的感官系统一下子被这股烹饪的油烟味激活了。就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他天生具有的第六感便当即提醒他,油烟的气味来自身后的窗外,当心那里已有强势侵入!藤田立时便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早已深陷险地了。


身心俱疲的藤田当下骇得大惊失色,好在是背对着窗外,来人看不到他的脸色大变,否则,新贵十一屠的脸面早已丧失殆尽了,但是,藤田很快便镇定下来。他想,窗外来人并不想取自己的性命,否则以来人的身手,不会等到自己都已经清醒了却还不动手。藤田转念一想,来者何人?又意欲何为呢?不免心生困惑,急切之中一时又找不出答案,于是,他当下决定,暂且以不变应万变,做好应对准备,静观其变。

这时,藤田的杀手本色方才显现出来。他先是佯装睡醒,不露声色的抬起双臂来慢慢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借着手臂下沉的机会,右手顺势下探,刚好摸到了那柄插在脚踝处的“落叶”短剑上。立时,藤田的心里就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踏实了许多。

藤田知道,当敌对双方已经近在咫尺的时候,枪便不再是双方搏杀的首选武器了。一来,来人若是想用枪来解决问题的话,他便不会现身在离目标如此近的距离之内,而应在视距以外解决问题,这就像是他在金河大桥上做的那样。二来,来人甘冒风险贴身近敌,不是怕枪声惊扰了旁人,就是想要生擒自己。所以,不管来人意欲何为,看来这一场争斗都必须通过手里的这柄“落叶”才能解决了。

于是,藤田沉心敛气,收腹弓背,力贯在了自己的下盘上,结实的实木座椅为此发出了轻微的咯吱声。就见藤田两腿扎稳了马步,屁股已经从椅子面上抬起,人就像一支拉满的弯弓一样,随时准备弹射出去,而当他弹开之时,便刚好是“落叶”出鞘之时。

然而,就在他弹身而起,借机掣剑的当口,只听砰!的一声,他面前紧闭着的房门被一股大力猛的撞开,一个矫健的身影纵身跃了进来,那人的手上擎着的一柄乌黑的神铁似有神力,它刃口上亮起的那道森人的寒光吸摄眼球,这让全心关注身后的藤田不由得打吃一惊,刚刚鼓起的好胜之火一下子又被这柄神铁上闪烁的冷焰给浇灭了。藤田立时觉得心如死灰一般,他知道自己已经腹背受敌了。


陈墨手上的这柄短剑名为“冷焰”,因它刃口上的这道寒光而得名。此剑通体乌黑,无论白昼黑夜剑身之上从不现一丝反光,就像一块穿越大气层时被高温灼烧后熏黑的殒石,故又有“神铁”之称。但有一处与“神铁”之名不符,那就是在它的刃口上常有一条白而细的亮痕,好似月光之下跃动湖水一样,又像黑夜荒漠之上跳动的一簇火焰,那正是剑刃极度锋利所致,故而名为“冷焰”。

它单面开刃,刃口薄刃尖长,刺杀时锋利无比势不可挡。它刃宽四指,剑重势沉,劈砍时惯性大,任何单手刀剑与之格挡都占不到便宜。它带有环形护手,柄粗略弯握实感强,劈刺皆宜,威力极猛。至此,神器在手,陈墨陡然增添了身上的杀气,他就像只出击的猎豹,在猎物面前露出了自己的爪牙。

陈墨在撞开房门的一刹那,目光正好与抽身拔剑而起的藤田相遇,这次他终于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这已经是他与这个杀手第四次狭路相逢了。


两个小时以前,开着陆地巡洋舰驶出第五大道20号的时候,陈墨的大脑里还是一片懵懂,他不明白新上任的六处主管史吏为何会在临战的关键时刻调整布局,这不仅打乱了尹博煞费苦心建立起来的组织机构,而且也使得整个六处的战斗力大幅度的下挫,特工们陷入了六神无主的状态,唯一找到感觉的就只有刚刚被提拔为六处副主管的林烈。

多年压抑才得释放的林烈热情高涨的忙着给各部的人员作补充调配,特工们在他的指使下忙得团团乱转,一时不知所属。原来,史吏公布的新架构只是一个粗略的设想,除了由他指定的各部主管之外,其余各级特工的人事安排都还是一片空白。看似一纸命令下达之后便会完事大吉,事实上却远非如此。

不同层级的特工们需要按照新的编制重新组队,这给林烈创造了一个充分发挥才华的机会。毕竟是六处的老人了,拨愣起人头儿来几乎是如数家珍,所以此事难不倒他,倒是换了别人反而可能会手忙脚乱,由此也能看出史吏果然是知人善任。

但是,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各个团队重新的整合起来,绝非易事。就算是委派深谙六处内情的人来操盘,也免不了要犯主观臆断的毛病。因为组织建设绝不是拍拍脑门就能定下来的事,那是个方方面面都要通盘考虑的系统工作。更何况林烈是个长期工作在一线的基层主管,完全没有统管全局的经历,更缺乏全面规划和系统管理的经验,让他如此一番折腾又如何不乱呢?一时之间六处里人心惶惶,一片混乱的景象。

陈墨、舒展二人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免心急如焚。眼看大战将至,留给人们相互熟悉的时间已经不到五个小时了,届时,六处的战斗力能恢复到几成,已成未知之数了。

于是,陈墨慨然独自离开了第五大道20号。他想,六处自身固然有问题,甚至藏有内鬼也说不定,但是,如此调整只会伤了自己的元气,而给敌人创造更多浑水摸鱼的机会。唉!暂且让他们去折腾吧!且自另辟蹊径,看能否在午夜之前找出那个杀手的踪迹来!

陈墨决定利用午夜前的这五个小时,找出杀手,防止他在午夜行动的时候再搞破坏。但离开之前,陈墨仍旧放心不下吕律调,他将吕律调拉到僻静之处,一方面提醒她要严防内鬼破坏通讯接收设备,另一方面反复叮嘱她再不可轻易离开六处基地,吕律调点头答应,二人依依惜别。接着陈墨又匆匆找到了舒展,向他说明了自己的想法,舒展同意,并且建议二人保持联系也好相互呼应。

看看一切料理妥当,陈墨这才驾驶着巡洋舰出了第五大道20号的院门,这还是他近十几个小时以来头一次平缓的行驶在街道上,但他的脑海里却在一刻不停的盘算着自己的行动计划。

史吏交给陈墨的新任务是要他尽快抓住那个给“蓝海之心”小组造成重创,并且一直追逐六处连施狠手的刺客。这确实是个迫在眉睫的任务,但是缺少必要的信息支持,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又该从何入手呢?陈墨一时没有头绪。自加入六处以来,陈墨与这个杀手总共交锋过三次,每一次都让这家伙从自己的手边溜走,却连他的长相都没看清过,这让陈墨深深的自责。可如何才能抓住这条恶狼的尾巴呢?陈墨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