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破刀枪不入——香港功夫片

253087927 收藏 2 1065
导读:专破刀枪不入——香港功夫片  方世玉是功夫片中公认名气最大的少年帅哥,武功也厉害,自幼被母亲苗翠花用药水泡大,练就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20世纪70年代张彻改拍少林题材功夫片,傅声饰演的方世玉深入人心。由于张大导演最爱渲染惨烈死亡场面,“靓仔玉”亦难逃死劫。在《少林子弟》(1974)和《方世玉与胡惠乾》(1976)中,方世玉的对手纵然不同(分别是冯道德和白眉),死法却相同,都是被敌人寻到刀枪不入的唯一罩门(肛门)一剑刺穿致命——张彻如此拍法,倒也并非信手胡编,在最早描写洪熙官、胡惠乾等少林英雄故事的

专破刀枪不入——香港功夫片

方世玉是功夫片中公认名气最大的少年帅哥,武功也厉害,自幼被母亲苗翠花用药水泡大,练就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20世纪70年代张彻改拍少林题材功夫片,傅声饰演的方世玉深入人心。由于张大导演最爱渲染惨烈死亡场面,“靓仔玉”亦难逃死劫。在《少林子弟》(1974)和《方世玉与胡惠乾》(1976)中,方世玉的对手纵然不同(分别是冯道德和白眉),死法却相同,都是被敌人寻到刀枪不入的唯一罩门(肛门)一剑刺穿致命——张彻如此拍法,倒也并非信手胡编,在最早描写洪熙官、胡惠乾等少林英雄故事的清末小说《万年青》中,方世玉就是被五枚师太一脚踢中肛门而死。

当然,小说归小说,电影归电影,张彻、刘家良的作品中,洪熙官方世玉三德个个成了锄强扶弱的侠义英雄!一百年间,对广东少林子弟的传奇演绎,由贬低到歌颂,由反派到大侠,从小说到影视,从悲壮到喜剧,个中演变轨迹,固然耐人寻味;但就功夫电影而言,不断重塑方世玉等少林英雄的传奇形象其实并非难事,真正殚精竭虑且影响功夫片走向格局的,还是怎么拍功夫……

喜欢看功夫片的影迷都知道,在功夫片中,“功夫”承担的功能不仅是感官刺激视觉效果那么简单,精彩的动作设计还可以作为剧情的一部分,甚至成为推动故事发展的关键。譬如“刀枪不入”,刘家良的《洪熙官》(1977)就是围绕洪文定与父亲两代如何前仆后继破解白眉道人(在此之前,张彻刚拍完《方世玉与胡惠乾》,戏中方世玉的“铜皮铁骨”则被白眉破掉)刀枪不入的铁布衫展开剧情。1979年,罗烈导演、刘家良任武术指导的《洪文定三破白莲教》完全延续《洪熙官》故事框架,观众对剧情的期待只是如果洪文定的虎鹤双形破不掉白莲(白眉师弟)刀枪不入的童子功,第二次用女人绣花拳可不可以破,第三次用夺命针法可不可以破?

同样是展现刀枪不入的功夫片,张彻的《方世玉与胡惠乾》与刘家良的《洪熙官》就有明显不同。张彻的动作场面更侧重宣泄情绪、展现惨烈风格;刘家良的武术指导则专注招数新奇,偏于技巧趣味。傅声在《方世玉与胡惠乾》中只是光着上身表演不惧刀枪而已,罩门死穴从一开始就交代给观众,白眉那一剑再狠再惨,也在意料之中。《洪熙官》就故弄玄虚,洪熙官用洪拳打遍白眉全身穴位,拍得固然精彩绝伦,但就是找不到罩门、破不了铁布衫。观众不明就里,往下看才知道原来白眉的罩门居然能随时间变化移位,但等洪熙官好不容易算准时间打中白眉罩门时,却发现对手已练成罩门可随意上下移位的奇功,他也因此枉送性命。究竟白眉的罩门在哪里?怎样破?刘家良故意吊胃口让观众猜谜,找罩门和破解绝招的功夫设计也成了剧情发展的关键环节。

较之张彻,刘家良对功夫片的飞跃性贡献,除了动作设计更加精密精巧有趣有型,还在于将功夫打戏真正作为叙事的手段,而不再仅仅是视觉奇观的情绪发泄——这从如何展示和破解“刀枪不入”的功夫设计中可见端倪。《洪熙官》之后,吴思远做导演、袁和平任武术指导的《鹰爪铁布衫》(1977)也沿袭这一创意,围绕破解“刀枪不入”衍生出的“铁指寸进”和“缩阳诱敌”等打戏设计都拍得相当过瘾刺激,遂成滥觞(日后又有《龙形刁手铁布衫》等跟风)。顺便提一句,展示和破解“铁布衫”最神奇的功夫片《洪文定三破白莲教》,后来被美国怪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大为推崇,《杀死比尔》中的“白眉”和“七步追魂掌”都是向本片致敬,“白眉”扮演者刘家辉也正是《三破白莲教》中的男主角洪文定。

无论铁布衫,抑或药水淬筋骨,目标都是练成外家功的最高境界——“刀枪不入”。其实按照功夫片的惯例,“刀枪不入”不过是一个练家子的障碍或诱饵,最终下场只能是惨遭破解。也可以这么讲,功夫及武侠片向来神化体能技巧,却始终无法超越生死毁灭的极限(当然,我们也可以认为,只有用一种强攻破尽另一种强功,功夫片才够戏剧才有看头)。功夫片中所谓“刀枪不入”的修炼和破解过程,似乎在用最形象直观的方法探讨一个关于“攻无不破、相生相克”的哲学命题。更重要的是,功夫片再神奇,功夫片的主流缔造者们却一直承认天下武功皆可破、面对枪炮命难活的科学观!从这点看,功夫片被批判为宣扬暴力意淫夸张的低级产物只能算局部有理。

据张彻回忆,刘家良做导演的第一部戏就是《神打》(1975)。刘师傅开始想肯定“神打”,即义和团的“刀枪不入”并非谎言,但遭张百万反对。当时刘张还未反目,家良一介武夫,也肯听张彻文人之见,揭破所谓“刀枪不入”的伪装,用心拍出“神打”的许多骗人伎俩,成为最早收获票房口碑双赢的功夫喜剧。1981年刘家良又拍《十八般武艺》,刘家辉的“神打”再硬再强,再能抗普通拳脚寻常刀枪,仍被刘家良找到罩门,将耳朵弹得鲜血淋漓,最后刘师傅来一句:“你连我的指力都挡不住,试问又怎能抵挡洋人的枪炮?”10年之后,徐克在《黄飞鸿》中再次借严震东(任世官)之口讲出此言。彼时,这位铁布衫高手已被洋枪打得如筛子般,旁边的黄飞鸿(李连杰)则一脸悲怆茫然。此情此景,尽显功夫片的尴尬:若对手有枪有炮,我们的功夫高手怎么打?——别晕,徐克给出了答案。

早在执导第一部电影《蝶变》时,徐克就开始解读功夫武侠片中的“刀枪不入”。开始,他的角度很科学,让《蝶变》中装神弄鬼的张国柱穿上金属盔甲不就得了;还有《笑傲江湖》中的古公公(刘洵饰),气功那么厉害,还是挡不住洋枪。后来徐老怪便走火入魔,《风云再起》中东方不败居然接住炮弹,还高呼“你有科学,我有神功”,够狠够酷吧?那毕竟是武侠片。即便是拍功夫片《黄飞鸿》,徐克竟也几乎每集都会专门兴致盎然地介绍如何对付枪炮:第一集黄飞鸿身法快就可以;《男儿当自强》“九宫真人”身上绑块铁片也可以;《狮王争霸》梁宽干脆用血肉之躯替十三姨挡,高叫“挡子弹我有经验”;《龙城歼霸》黄飞鸿师徒干脆自己也开枪放炮起来;《西域雄狮》黄飞鸿再次以无影身法对阵西部牛仔的快枪……结果,都是黄飞鸿们赢了。但,功夫片似乎输了。

无可否认,近十年来,欧美的动作片多多少少都要耍几下功夫,好莱坞也成功邀集成龙、李连杰两大巨星在《功夫之王》中首次实现对打。不过,讲到纯粹不涉枪炮、不玩飞天、见招拆招、硬桥硬马的传统功夫片(不是动作片,也不是武侠片),除了刘家良老骥伏枥、回天乏力的《醉马骝》(2003),早已不复可见!

“刀枪不入”?本就是个神话。专破“刀枪不入”?也只是个笑话。功夫片?唉,就当没事闲话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