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十九章 黎明之子(5)

赤色风铃 收藏 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共和国卫队RG第4“尼布甲尼撒”师特别行动队C9独立分队战斗报告。时间:公元2171年12月29日。行动代号“哈里发阿里”。 我部于12月29日0430离开位于ED-74区域EX-733临时营地,对落基山地区叛乱分子据点与部落民聚居区进行例行破坏袭击活动。离开EX-7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共和国卫队RG第4“尼布甲尼撒”师特别行动队C9独立分队战斗报告。时间:公元2171年12月29日。行动代号“哈里发阿里”。


我部于12月29日0430离开位于ED-74区域EX-733临时营地,对落基山地区叛乱分子据点与部落民聚居区进行例行破坏袭击活动。离开EX-733时,我部于出发时共有人员16人,携AG-50A2突击步枪12支,子弹1200发,30毫米榴弹发射器2具,枪榴弹24枚,FN-34SD微声手枪16支,手枪弹320发,BM-35手雷48枚及三日份野战食品,另携带鼻炭疽杆菌芽孢气溶胶4管,霍乱杆菌溶剂0.25升,袭击目标为西南15千米外一处位于山脊西侧的叛乱分子村庄。”



——罗翔用指甲下意识地刮着报告的纸面,颇为厌恶地皱起了眉毛,仿佛面前摆着的是一堆爬满蛆虫的烂肉:“将军在上。鼻炭疽杆菌?霍乱杆菌?用这些玩意去对付和平的村民,这就是你们的特别行动队的‘例行破坏袭扰任务’?这真他妈的光荣。”


“这也是为了人类文明的伟大复兴而不得不采取的……嗯……权宜措施。将军同志,您必须理解这一点。而且特别行动队的指挥权属于共和国卫队尼布甲尼撒师师部,和我可没有任何关系,”站在他身边的“豺狼”低低地笑了两声,用低沉的语气说道,“这些都不是重点,您要看的是后面的部分。”


好吧,又是他妈的“为复兴而战”!罗翔的唇角露出了一丝自我解嘲似的苦笑。为复兴而战!这些家伙就算开枪打爆自己亲妈的脑袋,也能被说成是“为复兴而战”!相比之下,当初我在“安法勒”行动中袭击未央宫,倒更像是为复兴而战!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些话说出来,而是默默地将报告翻到了第二页——也是真正“重要”的部分。



“……29日0855,我部侦查分队4人(分队成员维特.史密斯少尉、金子光中士、怀特.罗伯特上等兵,戴维斯.李上等兵)按原定计划到达叛乱分子村庄以西2千米外水源处,投放霍乱杆菌溶剂。完成投放后,该分队按规定于附近潜伏并对水源进行持续观察。


“0915时,侦查分队发现三名可疑人物沿水源南侧山路接近该水源地。此三人似为青年白种男性,未携带武器(在这句话后面有一项批注:意指未携带任何可被侦查分队成员观察到的武器),其中一人身高1.9米,另两人均不足1.6米,穿丛林绿色紧身衣、斗篷,无任何标识。维特.史密斯少尉认为侦查分队有暴露可能,于是下令以FN-34SD微声手枪射杀此三人。”



——罗翔从牙缝里吸进了一口冷气。他很清楚,驻在北美西海岸地区的尼布甲尼撒师的这些“特别行动队”的名声之所以极端糟糕,除了他们惯用的恐怖主义作战手法外(他们的任务本来就是四处制造恐慌,以“威慑”美洲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家伙惯于无差别射杀一切进入他们视野的活物,并将其视为一种“特殊娱乐”。他过去也曾经听说过很多类似的、甚至更加骇人听闻的事例。比如说,据说某些别动队员喜欢趁着夜色去美洲居民的家里盗窃婴儿,然后杀死婴儿,将一根麻绳从婴儿的下颌骨穿过去,一直从还未闭合的卤门穿出,再悄悄挂回这家人的门口,他们将此视为一种“特殊训练”——当然,这只是“据说”,他在正式报告中看到这类行为还是头一回。他摇了摇头,继续往后看。



“……据侦察队员事后描述,他们在30米距离上对这三人总共发射了20-30发手枪弹,但却无一命中。根据在交火地点附近发现的弹头判断,子弹落点散布直径达40余米,全无精度可言。史密斯少尉果断下令以突击步枪扫射目标,仍然无一命中。在发现遇袭之后,高个男子立即掉头逃离,另外二人则突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我们在分析后认为,这些家伙拥有某种装置,某种能够扭转磁场的便携式装置,”这次,“豺狼”提前回答了罗翔还没问出口的问题,“特别行动队的人发射的被钢弹头被检查出曾经被高能磁场穿透,也许这是一种自动防弹装置。”


“哦,那看来我们的外星朋友已经知道在地球上生活最需要的是什么了。”罗翔嘲讽地笑道。他扫了后面几行文字几眼,发现那些只不过是特别行动队的士兵们对那两个“人”突然发生的变化进行的描述,字里行间充满了惊慌和夸张,就差没把对方描述成撒旦降临了。罗翔已经看过了照片,自然对这些提不起什么兴趣,于是径直翻到了第三页。在这里,他又看到了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疑似外星生物在遭到攻击后并未做出任何躲闪或隐蔽姿势(罗翔暗骂着这是句废话,既然有能够让子弹的误差比飞行距离还大的装置,还要隐蔽干什么?),而是举起四只上肢(在这里,报告撰写者打了个问号)中的两只,呈“V”字或“X”字型挥舞(又有一个问号),似乎要以手势表示什么信息。史密斯少尉当即下令全队上刺刀冲锋,结果遭到了疑似外星生物的攻击。


“疑似外星生物以单手握持的某种轻型自卫武器攻击了史密斯、罗伯特和李三人,三人均为胸部中弹,当即倒地失去知觉,疑似外星生物随即取走三人武器后离开。金中士在确认疑似外星生物离开后,试图用分队携带的无线电联络营地,但无线电受到不明信号干扰,不得不走回营地求援。


“被疑似外星生物轻型自卫武器击中的三人无生命危险,伤口很浅且狭小,但却处于不正常的无意识昏迷下长达28-30个小时。病理学和毒理学检验未发现异常,伤口亦未感染,清醒后无失忆、头疼或其他任何症状。”



罗翔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报告。“我们的外星朋友做得真干净,整个遭遇战没有造成一个人伤亡,”他对着“豺狼”耸了耸肩,“就这么轻松愉快地让几个别动队员乖乖睡了一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外来者可能并不打算和我们打仗。”


“是的,事实上他们似乎在刻意躲避人类——包括那些与我们作对的美洲人。但这也可能只是因为他们与我们在地球表面开战的准备还不充分,”这一回,罗翔的这位光头参谋的语气中终于出现了一丝不确定,“天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对这些家伙的了解甚至比对马里亚纳海沟里的深海生物的了解还要少,就连他们能不能直接呼吸地球大气我们都不知道。而了解他们——这正是你的任务,罗将军。”


“不过,我想我们总应该先了解一下,他们的武器发射什么弹药吧?”罗翔托着满是胡子的下巴思考了片刻,“无论那三个倒霉的家伙受伤有多轻微,但对方发射的弹头应该还留在他们体内吧?难道……”


“豺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严格来说,这些弹头似乎永远留在他们体内了——击中他们的物质似乎具有挥发性,在检查伤口时就已经消失殆尽了。而且,它们似乎也是有效的杀菌剂,阻止了伤口感染。”


“有趣,真是有趣,”罗翔搓着自己的双手,不知是因为感到紧张还是疑惑——不过他可以肯定,他的新对手的行为举止确实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看来我得自己弄明白这所有问题。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现有的装备似乎无法用来对付他们。”


“这一点您毋需担心——事实上,我们已经做了针对性准备。您将率领一支全世界最优秀的营级建制部队登陆北美——这也是我们后勤供应能力的极限——去为我们弄清楚我们的新威胁的底细。”


“全世界最优秀?”罗翔戏谑般地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恕我直言,我到底要指挥那支部队?防卫未央宫的特别共和国卫队营么?”


这一次,“豺狼”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这支最近组建的部队没有番号。它和我一样,只有代号,”他转身走到了一幅挂在墙上的世界地图前,“您即将指挥的部队现在正在托拉博拉山区的训练营里登机,明天就会到达长安。而您到时候正式成为这支部队——‘黎明之子’特遣队的指挥官。”



冰冷刺骨的河水侵入了李岚珂浑身的每一个毛孔中,裹挟着他不断前进的水流疯狂地透过他的表皮上吸走他体内残存的热量,压倒一切的寒意穿透了皮肤和肌肉,一直渗透进了骨髓内。有那么一瞬间,李岚珂似乎觉得自己仍然呆在斯坦格洛夫博士实验室的冷藏柜里,在无止境的寒冷的包裹下继续睡眠,而这之前的一切只不过是这漫长睡眠中产生的海市蜃楼般的梦境,他的意识已经开始离开了身体,甚至就连一连串20毫米机关炮弹擦着他的身边落入水中,他也浑然不觉。


直到他的双脚再次触碰到了坚硬的地面。


不,严格来说,他的双脚触碰到的地面并不坚固,甚至也算不上地面——在半昏迷状态下,李岚珂一边竭尽全力地与如同病毒般侵袭着他神智的、由寒冷造成的晕阙感做着斗争,一边下意识地拼命划水——他过去从未学习过游泳,即使夏天在海滨度假村消磨时光时,也不过远远坐在沙滩上,望着蔚蓝的海面喝朗姆酒而已。而现在,危险处境所带来的恐惧感却将人类游泳的本能激发了出来。几分钟过去了,他不但没有被冻死、被冲进大西洋,反而踏上了一片淹没在水下的滩涂。


我……我有救了。在熟悉的触感重新从脚底传来的那一刹那,李岚珂本已精疲力竭的身体中又冒出了一股力气。由于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远处有几点萤火般的光亮,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他无法辨别方位,只能一脚深一脚浅地朝着水更浅的地方走去,渐渐地,在流水中迈动双腿时感到的阻力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干枯的灌木与裤腿摩擦时的“窸窣”声。


李岚珂长出了一口气,仰面倒在了身下的一丛枯黄的杂草中。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远方的交火声已经开始稀疏了下来——很显然,那场实力悬殊的屠杀已经毫无悬念地结束了,他只能祈祷安娜和其他两个成功夺取了那艘快艇的人没有在哈德孙河里丧命。


“至少,至少被冻死总比被淹死在水里、成为大西洋鳕鱼的饵料要好多了。”躲避寒冷的本能驱迫着他用最后的力气钻进了草丛最密集的地方,但这一点也不能减轻包裹全身的寒意——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安娜叮嘱他不要跳进水里躲避。“至少我不用被大西洋鳕鱼吃掉,”他下意识地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试图安慰自己,“如……如果大西洋里还有鳕鱼的话。”这时,他的脑海中不合时宜地出现了烤鳕鱼的记忆——在炭火上烤得像土豆的剖面一样金黄、鱼肉的每一条纹理都恰到好处地涂着黄油和香料的大西洋深海鳕鱼。但是,这些上百年前的记忆只是进一步刺激了他的饥饿感,让他的痛苦成倍地滋生了起来。对他而言,现在的每一秒都已经成为了难以摆脱的煎熬,而他还不打算自我了断。


幸运的是,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