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砍柴:如臭豆腐一样美味的夏姬

意大利的雨果 收藏 0 438
导读:夏姬,是春秋时代陈国一位有名的美人。但这位美人的声名,比促使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导致周王室东迁的褒姒还不堪,她几乎是“不贞、淫荡、祸水”的代名词。 陈国的封地在今天河南南部,据说是舜帝的后裔,夹在南方大国楚国和中原诸国之间,楚与中原争强,战火一起,一定会波及陈国。在如此的忧患之下,陈国国君不但不发愤图强,相反,几代君主都以荒淫而留名后世,上行下效,民间风气亦是如此。 夏姬是郑穆公的女儿。郑是中原二流强国,周文王之后,姬姓。这个国家的风气也很不正,连孔子都感叹:“郑风淫。”陈灵公执政时期,嫁给了

夏姬,是春秋时代陈国一位有名的美人。但这位美人的声名,比促使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导致周王室东迁的褒姒还不堪,她几乎是“不贞、淫荡、祸水”的代名词。


陈国的封地在今天河南南部,据说是舜帝的后裔,夹在南方大国楚国和中原诸国之间,楚与中原争强,战火一起,一定会波及陈国。在如此的忧患之下,陈国国君不但不发愤图强,相反,几代君主都以荒淫而留名后世,上行下效,民间风气亦是如此。


夏姬是郑穆公的女儿。郑是中原二流强国,周文王之后,姬姓。这个国家的风气也很不正,连孔子都感叹:“郑风淫。”陈灵公执政时期,嫁给了陈国的大夫夏御叔,生下了一个男孩夏征舒。不久御叔死掉了,艳名远播而正当盛年的夏姬耐不住寂寞。------从人性上说,这也不是她的过错,且那时礼法并不严厉,寡妇再嫁亦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夏姬再嫁,倒也许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她却留守在夏府,把夏府变成陈国君臣寻欢作乐的交际会所。


陈灵公十四年,国君灵公和手下两个大夫与大臣孔宁、仪行父都与夏姬私通。这还不算什么,如果君臣三人形成默契,相互错开也罢了。这陈灵公竟然有与诸臣同乐的胸怀,经常三人一起去夏府和夏姬相会,行无遮大会。而且不回避已经开始懂事的少年夏征舒,三人都是变态的“内衣控”,穿着夏姬的内衣在朝廷上嬉戏。-----如此可知陈国朝政松弛到何等的地步!


《诗经。陈风》中有一首《株林》吟唱道:“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称驹,朝食于株。”株林,是夏府所在地,夏南,是指夏征舒。这首诗讽刺的是灵公驾马车去夏家,经夜不归。中国礼法,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父死从子。父亲去世后,长子再年少,也是当然的户主------这一礼俗,到了民国依然保留,今日韩国亦是如此。而据《礼记》规定,诸侯只能在臣子重病或者吊丧才能如臣子之家,否则就是君臣相戏谑,不成体统。


夏征舒是夏府名义上的主人,而当时是世官制度,再加上他母亲和国君那种亲密的关系。等他长成人后,顺利地承袭了父亲大夫的职位。此时,夏姬依然和灵公君臣保持那样的关系,也就是说私通至少有了十五、六年了。全国的臣民都在传播国家一号人物的绯闻,作为一位有自尊感的贵族之后,夏征舒的愤怒可想而知。


一次,灵公君臣过分的举动,终于惹出了滔天大祸。一天,灵公又和孔宁、仪行父三位哥们在夏府饮酒作乐,酒至半酣,嘴就把不住门了。当着夏征舒,灵公笑嘻嘻地对孔宁、仪行父说:“征舒长得像二位爱卿!”当中一位对灵公回了一句:“我看征舒长得也像您。”这对一位年轻气盛的贵族来说,是何等的屈辱!多年来积累的愤怒终于爆发了。等陈灵公喝完酒,踉踉跄跄往外走,估计是去厕所里小便。因为《史记》载,夏征舒是埋伏在马厩旁边,用弓箭射杀了灵公。-----古代建筑,厕所和关牲口的地方往往相连。一看少主人发飙,另外两位喝得半醉的无耻臣子,也不敢还击,慌忙跑出去,逃到楚国去了。而灵公的太子午逃入晋国-------应该是他母后娶自晋国。夏征舒一看,闯下这么大的祸,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自立为陈国国君。


尽管人人皆知这陈灵公因荒淫无耻招致杀身之祸,罪有应得。但臣下弑君,那可是更大的罪,国际舆论不可能置之不理。而当时陈国基本上算是楚国的被保护国,楚国当然应该出面摆平此事。于是,楚国派出维和部队,一举攻陷了都城,杀死了夏征舒。可楚王有私心,干脆趁乱将陈国变成其一个县,完全吞并了。国际舆论哗然。此时,楚国的大臣申叔时刚从齐国出使回来,楚王对他说,我杀了弑君的夏征舒,得了陈国那么一大块地,其他的臣子都来祝贺我,你咋不祝贺我?申叔时回答说:夏征舒弑君自立,确是大罪,该讨伐。可是如俚语所言,有人牵牛进人家田里踏坏了庄稼,而田主人却夺走人家的牛作为惩罚。这就太重了!讨伐弑君乱臣,列国诸侯称颂。可将人家国家变成自己的一个县,让人认为不是为征伐乱臣而是贪陈国的富有!楚王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就将灵公的太子接回来即位。-----可见,“罚当其罪”的司法原则在中国春秋就有萌芽。


这事还没完。祸根夏姬做了俘虏,怎么处理呢?楚国君臣慕其之名,都垂涎三尺呢。楚王想自己纳为后宫,大臣巫臣劝谏道:使不得!这样的话诸侯们会说你因为贪色才讨伐夏征舒。楚王于是又罢了,楚王的公子子反想自己享用,巫臣又规劝道:使不得,这人是不祥之物,谁沾谁倒霉。子反也就算了。于是楚王将夏姬赐给大臣连尹襄老,襄老在攻打郑国时战死了,他的儿子黑要在老爸尸骨还留在异国时,竟然和夏姬通奸。巫臣于是劝夏姬回到娘家郑国,然后反过来劝楚王说,让夏姬回娘家郑国,我去正式聘娶夏姬,这样连尹襄老的尸体,郑国会还给我们。楚王答应了,于是派巫臣出使齐国,顺道将夏姬聘回楚国。没想到这巫臣出使前变卖家产,完成使齐的使命后,到了郑国后以聘娶的名义,带上夏姬私奔到晋国!-----这人在争美大赛中,用尽心思,让楚王和公子,以及另外一位大臣的儿子落败。当然不敢回国了,他劝别人别要这个不祥之物,自己独自享受,回国后能有好果子吃?


夏姬,就像臭豆腐一样,闻起来臭吃起来香。那些贵族男人们,说起来都指责其淫荡、不详,可心底里都想亲近。其实,世上许多男人对所谓的荡妇,都是这种态度。而夏姬,在儿子征舒杀了灵公时,怎么也得三十三、四岁吧?又过了几年,楚国君臣还争着想占有她。她究竟妖媚到何等程度呢?不过我以为,到后来,她的五官、肤色、形体之美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而是她的名声太大了。这个让君臣为之疯狂的女人,哪个男人最终占有,会有一种战胜群雄的自豪感。这就能解释当下一些已近人老珠黄的女明星,那么多富二代和官二代争着娶其为妻。世上比她美比她年轻的女子多得是,但娶了一位曾经大红大紫的女明星,那种心里的满足感,是娶无名气的青春美少女难以比拟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