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五节 北大营

ls1030 收藏 20 6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URL] 邱思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番四周,发现这门口除了两名日军士兵外,就没有别的日本人。她心里想道:虽然我腿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但要消灭这两个鬼子,还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邱思雨打定了主意。于是她面带娇颦走上前去。待走到那两名日军士兵面前,邱思雨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以流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邱思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番四周,发现这门口除了两名日军士兵外,就没有别的日本人。她心里想道:虽然我腿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但要消灭这两个鬼子,还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邱思雨打定了主意。于是她面带娇颦走上前去。待走到那两名日军士兵面前,邱思雨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以流利的日语娇声道:“两位大哥,外面枪炮声响得欢,我想出去看看嘛。”

邱思雨这一笑可谓是千娇百媚,早就让那两名日军士兵连骨头都酥了。但是因为职责所在,其中一名日军士兵还是劝告说:“美丽的小姐,外面危险啊!今天晚上发生大事了!石原长官交代过,姑娘你不能乱跑。不然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不嘛,我就要出去看看!”邱思雨拉住其中一名日军士兵的胳膊摇晃几下像是撒娇似的说道。

“这……”那名日军士兵犹豫了。就在此时,邱思雨已经伸手从这家伙的腰间抽出刺刀。还未等这个日本兵明白过来,锋利的刺刀已经刺入他的新窝。“噗嗤”一声刺刀入肉的声音,邱思雨又回手一抽,滚烫的鲜血顺着拔出的刺刀喷出,把她喷溅成一张大花脸。

另外一名日军士兵被这突然的变故愣住了,不过以日本兵的素质,愣一下最多不过一两秒吧,在下一秒也许这名日军士兵也许就能反应过来鸣枪示警。但是邱思雨连这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给对手,带着日本人鲜血的刺刀已经割断了这个家伙的咽喉,带着腥味的鲜血喷泉一样喷出,飞溅在邱思雨身上脸上。

因为考虑到背着长枪行动不便,邱思雨没去取两名日军士兵身上的枪,她只取走手雷,便身形一转消失在夜幕中。

这名咽喉被割断的日本兵虽已倒地,却还没有完全死绝,他已经浑身无力,喊又喊不出来,只能捂住自己的脖子,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那条曼妙的身影潇洒飘然而去。这名日本兵到死都不甘心的睁着眼睛,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位“日本姑娘”怎么会杀害自己的“帝国勇士”呢。

邱思雨光着脚丫走在夜幕中,走的距离长了之后,每踩下一步都要忍受着钻心的疼痛。她强忍着从大腿一直传到身上的疼痛,咬紧牙关向铁西区走去。走到最后,已经是疼得迈不开步子,她只好在一棵大树边上停下来,用刺刀砍下一根树枝,当成拐杖握在手中,一瘸一拐的向铁西区慢慢挪去。

沈阳城内所有的市民们都早已被枪炮声惊醒,全城几乎没有人能够睡得着。市民们听着连绵不绝的枪炮声,都在议论纷纷。也就在这时候,有人发现却有一名单身的姑娘拄着一根“拐杖”一瘸一拐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可是此时没有人去关心这名孤独的女孩,人们都在为今晚日本人“演习”枪炮声为何如此凶猛而忧心忡忡。

此时已经是9月19日凌晨,北大营外的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大队长岛本正一中佐发现怎么打了半天的炮弹,北大营内的东北军士兵一个人都没有动。

“进行试探性攻击!”岛本正一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

北路的日军架起歪把子轻机枪,对准被炮弹轰开的围墙缺口处打了几梭子弹。端着步枪的日军士兵随即猫着腰围到缺口处,向围墙内“乒乒乓乓”打了一阵枪。

“报告中佐!支那人没有开枪,没有人抵抗!”野田耕夫中尉向岛本正一汇报了情况。

岛本正一微微皱起眉头,他都不清楚为何自己人都向兵营内开枪了,里面的“支那人”居然没有反击。不管怎么样,这都是自己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于是岛本正一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杀嘎嘎!”

“进攻!”野田耕夫和各日军的低级军官拔出指挥刀发出野兽一样的咆哮声。

所有的日军士兵纷纷端着步枪从被炸开的围墙缺口钻进去,哇哇乱叫着杀入北大营的兵营内。很快几乎所有的日军就全部进去了,外面只剩下岛本正一和大队部的几名日军。

邱良军躲在一百二十米外的一片高粱地中,经过特殊训练的他有惊人的眼力,能在黑暗中远距离寻找到重要目标。虽然在自己的那个年代有各种夜视仪和瞄准器,但特种兵部队对眼力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机会来了!”邱良军心里暗暗自言自语道。在此之前,他早已找到了岛本正一。日本人站在黑暗中,谁知刚才有一个带队的日军军官向这个家伙敬礼,于是邱良军就理所当然的判断出这家伙就是岛本正一。这是基本知识,正因为如此,所以在现代战争中,战场上绝对杜绝向军官敬礼的习惯。而当年没有那样的规定,自然就让邱良军捡到一个大便宜。

刚才邱良军之所以没有开枪,因为他无法判断日军指挥官在什么地方。这里那么多日本人,自己就算是开枪打死几个,也不能激起里面的东北军反击,也不可能破坏日本人既定的918事变计划。邱良军当然不可能为了杀几个“小虾米”而白白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既然来到这里,那就应该去努力改变这段屈辱的历史,而不是为了杀几个鬼子后就“光荣交代”,接下来一切又恢复成原样。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邱良军调好标尺,深呼吸一口然后端起三八式步枪,把岛本正一的脑袋准确的套在准星中央。他屏住呼吸连气都不敢喘,稳定了片刻,等到北大营内枪声乱起的时候,他才轻轻扣动扳机,射出他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颗子弹。

这颗子弹是经过“特殊改造”的子弹,方才邱良军把子弹头在石头上磨过,现在这颗子弹当成“回报”给日本人的礼物。

“八勾”一声三八式步枪特有的枪声回荡在旷野中,只不过这一声枪声相比混乱的枪声和爆炸声实在算不了什么,这一声枪响很快就湮灭在炒蚕豆一样的乱枪声中。可是这一枪却是最有意义的一枪!

岛本正一得意洋洋看着自己的“勇士”们杀入北大营内,听着“支那人”兵营内的一片枪声,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次功劳可是大大的!

他转过头来,正要开口对身边几个人说“进去看看”的时候,头刚转了一半,却听到“嗖”一声,一颗尖锐的子弹刚好钻入他的太阳穴中。“噗”一声,经过加工的子弹当即把他的头颅炸得粉碎。

岛本正一的手下眼睁睁看着自己大队长的脑袋犹如被人踹了一脚的西瓜那样爆开,脑浆和污血喷溅在他们脸上。无头的尸体呆呆立在那里,胸腔中喷起一道两米多高的血泉。等到他们明白过来有袭击者的时候,又一颗子弹呼啸而至,钻入一名正欲趴下的日军军官头颅中,子弹拉出一条血线从后面飞出。

“袭击者!”没死的几个日本人大喊起来。

三八式步枪没有枪口火焰,此际枪声杂乱,日本人根本就无法判断出是那里射出的子弹,他们只知道是三八式步枪射出的子弹。因为现场只有三八式步枪的射击声,中国士兵手中的辽十三年式步枪迄今还没有发出一声枪声。

邱良军的第一枪,不仅打掉了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的头脑,也把在场的日本人都打懵了头。日本人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有人已经杀掉了在柳条湖伪造现场的几名士兵,抢了他们的枪又从日军的背后以冷枪袭击。

可怜的日军机枪手还不知道子弹从什么地方打过来的,还在操着机枪向北大营内扫射。突然一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子弹钻入那个机枪手脑袋中,日军机枪手一头趴在机枪上,混合了脑浆的污血喷溅在滚烫的枪管上“丝丝”冒起一阵水蒸气。

机枪副射手刚刚补充上去,又被一颗子弹击穿了头颅。

到了此时,留在后面没有冲入北大营的那些日军士兵才明白,袭击者一定是在他们背后!

只可惜邱良军这有决定意义的这四枪,却不能挽救在北大营内那些东北军士兵的生命。所有的日军士兵已经全部冲入北大营内,除了有岛本正一的士兵,还有平田幸弘的士兵。此时他们才很惊讶的发现,里面东北军士兵全部都整整齐齐躺在床上!难怪刚才在试探性攻击的时候根本没有人开枪还击!

只有极少数人睡着,大部分的人都没睡着。当手无寸铁的他们看到日本人闯入的时候,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日本人手中闪着寒光的刺刀指着自己。

日本人当然不会讲什么仁慈,中国人越是软弱,日本人就越是强硬!

日军军官和军曹拔出军刀向前一指,日军士兵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向躺在床上那些东北军士兵身上狠狠刺去。顿时营房内血花飞溅惨叫声连连,手无寸铁的东北汉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寒光闪闪的刺刀刺穿自己战友的身躯,又向自己身上刺过来。面对着凶残的敌人,血气方刚的东北汉子却好像羔羊一样任人宰割。逃是逃不掉的,门口都被日本人堵死了。他们唯有大声呼喊,以自己生命结束前的惨叫声来提醒自己的伙伴。

刺鼻的血腥味和瘆人的惨叫声提醒了大伙们,这不是演习,这是战争!

“快跑啊!鬼子动手了!”整个北大营内炸开了窝。

其他营房内的东北军士兵纷纷跳下床,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冲出营房,向枪库的方向奔跑。

身后的日本兵发出狞笑声,一排排日军士兵端起枪站立在那里。随着指挥刀一挥,一排炒蚕豆般的枪声响起,日本兵就好像打靶一样把那些逃离营房跑向枪库的东北军士兵一个接一个撂倒在血泊中。

“杀嘎嘎!”日军低级军官和军曹们一声咆哮。

成群结队的日军士兵踩着满地的鲜血从后面追赶上去。因为三八式步枪杀伤力其实并不强,许多人中弹后还没死。受伤的东北军士兵躺在血泊中挣扎,日本人的军靴已经踩着鲜血踏了上来,一排刺刀刺入这些伤兵的身躯。接着沉重的军靴从他们的头上身上踩过去,狞笑的鬼子又四处去追赶逃散的东北军士兵。

北大营外的邱良军还在同外面的几个日本人周旋,刚才有一个家伙不小心把脑袋抬高了一点点,邱良军当然不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果断一枪,就把那个家伙送回到天照大神那边去报到了。

“支那神枪手!”剩下的几个日本人心惊胆颤。他们连头都不敢抬,只能老老实实像王八一样趴在地上。

这枪也打得太准了,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居然有那么高的命中率!从“杀手”出现到现在为止,一共就打了五枪,第一枪干掉他们的大队长,第二枪干掉一名参谋军官,第三枪击毙一名机枪手,第四枪机枪副射手。最神奇还是第五枪,刚才一名军官只不过把头抬高那么一点点,居然就有一颗子弹呼啸而来一头扎入天灵盖中。

“该死的支那神枪手!”日本人骂骂咧咧的。这几个日本人也不敢乱动,北大营的“勇士们”看来很快就要取得胜利了,可不想因为大队长被击毙的事情而影响了他们的士气。

真实历史上,北大营一战日军仅仅死亡两人,受伤二十多人。邱良军想到这事心里就抽痛,自己刚才就已经消灭了十三名鬼子了,再加上刚刚那个叫“攀儿”的姑娘也杀了一个鬼子,两个人就打死了十四名鬼子。北大营七千多人居然任人宰割,只打死两名鬼子?

前头有六百多名日军正在北大营内疯狂追杀东北军,自己现在是不能进去的,以一人之力对付六百多名鬼子,邱良军他又不是刀枪不入的神仙啊!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能消灭几个算几个。等到王铁汉的第620团发起反击的时候,再帮一把忙。

北大营内逃散的东北军士兵已经跑到枪库那边,却见枪库的铁门紧紧锁住,军官挡住士兵的去路:“不准抵抗!”

“长官!发枪吧!不然我们都要完了!”士兵们哭喊着,有人都已经跪在地上央求。

可是不管士兵怎么求长官,那些军官就是不肯打开枪库。

“支那人在那边!”背后的日本人已经追赶上来。

“鬼子来了!”手无寸铁的东北军士兵四散而逃,那几名忠于职守的军官还呆呆站立在枪库门口。

日本人毫不留情的站成一排,“乒乒乓乓”一排枪响,那几名“称职”的军官全部倒在血泊中。枪库完好无损的落入日军手中,里面的枪支和子弹在日后被日本人拿来武装伪满军,成为伪满军帮助日本人屠杀和镇压中国抗日军民的凶器。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