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潜艇海底遇险之谜

横砍一条街 收藏 10 12130
导读:停车待命上浮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日,舟山海域寒风怒号,波涛汹涌。人民解放军海军护卫舰编队对潜攻击演习已接近尾声。海底五十米,四一八号潜艇艇长张明龙果断地下达命令:「按一号方案执行,推进!」潜艇立即全速前进,并在海底不断地划出大的「之」字。以回避水面舰艇的搜索。 「报告艇长,水面已无目标。」观察员报告。 「立即停车,原地监视!」张明龙作为这次演习的「敌方」,深感担子的压力越来越重。 下午一时四十分,演习结束。 护卫舰「衡阳号」停车漂泊。按规定,水面舰

停车待命上浮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日,舟山海域寒风怒号,波涛汹涌。人民解放军海军护卫舰编队对潜攻击演习已接近尾声。海底五十米,四一八号潜艇艇长张明龙果断地下达命令:「按一号方案执行,推进!」潜艇立即全速前进,并在海底不断地划出大的「之」字。以回避水面舰艇的搜索。



「报告艇长,水面已无目标。」观察员报告。



「立即停车,原地监视!」张明龙作为这次演习的「敌方」,深感担子的压力越来越重。



下午一时四十分,演习结束。



护卫舰「衡阳号」停车漂泊。按规定,水面舰艇在驶离海区前,不得停车,这是为了使潜艇在水下能监听到舰艇的声音,以确保上浮的安全。



「衡阳号」巨大的船体停车后,失去动力,静悄悄地顺风飘移。张明龙看到此时潜艇在水下三十米的位置。他命令声纳兵:「严密监听上浮信号!」



听到三声信号



下午二时整,张明龙正在艇长室里查看海图,突然听到水下「咚咚咚」响起三声爆炸声,他立即站起身来。声纳员跑来报告:「艇长,指挥舰已发出演习结束,可以上浮的信号了。」



「好!」张明龙点了点头。五十年代,我人民海军水面舰只与潜艇的水下联络还没有更先进的方法,三声爆炸声是指挥舰「昆明号」向水下投射的三枚陆军常用的手榴弹。它在水下爆炸后,声波立刻传到很远,潜艇接到声波后,便可以安心上浮。「准备上浮!」张明龙下达命令。



「铃……」随着警报一声长鸣,全体艇员迅速各就各位。轮机军士长王发全立即激活排水系统,机舱内一阵轰鸣。王发全两眼紧紧盯着高压表。排水系统把十五个大气压的高压气迅速注入水柜,海水在强大的高压气下被挤出水柜,这条钢铁巨鲸一声不响地向海面浮去。



一场天灾降临



张明龙看着深度表,三十米、二十米、十五米、十米、八米,潜艇已上浮到半潜状态。张明龙将潜望镜摇起,准备观测海面,他压根也没有想到,一场巨大的灾难降临了。潜望镜刚刚摇出水面,一堵黑乎乎的铁墙立即占据了张明龙的全部视野。「不好!」他大惊,立即急呼:「速潜!速潜!」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虽然潜艇立即打到了速潜的位置,但是,巨大的惯性仍推着它向那堵致命的黑墙冲击。「轰!」的一声巨响,全体艇员一下子被甩到了左舷,然后又被弹了回来。



艇桥切成两半



海面上,已经风平浪静。



「衡阳号」甲板上,水兵们正在擦拭大炮。突然,军舰庞大的身躯轻轻地颤动了一下,随后又安安稳稳地继续飘泊。甲板上的水兵们仍在工作着、嘻闹着。可是此时他们已经闯下了大祸。



就在这一霎间,「衡阳号」钢刀般的舰首把上浮的四一八艇桥一切两开。



指挥舱里,只听见一阵震耳欲聋的钢铁撕裂声。随即,一股强大的水注咆哮着倾泻而下。张明龙刚刚爬上扶梯,立即被强大的水注重重地喷倒,摔在甲板上。



艇舱内,肆虐的海水野马般地嘶叫着,以每分钟三十二吨的流量穿过第二道密门,直泻指挥舱。紧接着,又翻腾起伏,扑向第二舱、第四舱。仅仅三分钟,三个舱室就全部淹没。四分钟后,潜艇就沉落在四十米深的海底。就是在这三分钟里,艇长张明龙与七名军官、十七名水兵当场牺牲。


轮机军士长王发全打开排水系统后,仔细查看工作状态,他走到阀门前,手刚刚接触到阀门,不知什么原因,身体猛然打了一个趔趄。



「他妈的——」王发全气得一边骂,一边站稳了身子。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子立即有一种乘坐电梯下坠的感觉。



「快拉战斗警报」



「不好,出事了!」王发全加入海军后,受过苏联专家的训练,已有五年在潜艇里无数次上浮下潜的经验,他明显感到潜艇在极不正常地沉落。他想去拉战斗警报,可艇身的又一次颤动将他重重地摔在甲板上,头被摔破了,鲜血直流。



他一边爬,一边喊:「快拉战斗警报!快拉战斗警报!」突然,他听到有人在敲击,有人在呼叫,是四舱!



四舱的人在猛力敲击水密门,并通过水密门喊话筒高喊:「五舱快排水!五舱快排水!……」



王发全知道四舱没有排水装置,进水全靠五舱排除,他猛地站起身来,一边喊着新兵陆正德的名字,一边向排水管道阀扑过去。



这个排水阀平时绝少使用,上面的胶皮已经老化。



王发全大声喊:「快拿螺丝刀来!」



陆正德迅速从工具箱内拿来螺丝刀,与王发全一起打开排水管道阀。



憋足了劲的海水带着强大的压力,冲破橡皮套猛烈喷射出来,叫人无法靠近。王发全一把拉过陆正德,转身看着涌进的海水,脑中飞速地考虑应急办法。



只有六舱未进水



海水咆哮着,翻卷着白花直窜进来,眨眼功夫,已经没到膝盖,又扑向通过六舱的水密门。四舱的呼叫声越来越微弱,敲击声也渐渐地停止了。



王发全看到五舱也已经十分危险,如果海水再没过水密门,自救也来不及了。



「快撤!赶紧到六舱去!」王发全冲着陆正德等四个战士大声喊。



陆正德赶紧向六舱跑,被王发全一把拉了回来。



「把氧气、再生救护板也带上!」王发全此时表现出山东大汉的果断,迅速带领四名艇员转移到六舱。



当王发全五人撤到六舱时,四一八号潜艇已沉没在四十米海底。



六舱的电工军士长王传经和四名战士扑上来,王传经握住王发全的手,泪水哗哗往下淌。



「发全,艇长他们都牺牲了,除了咱们十人,首舱还有五位战友。」



全艇剩下十五战友



王发全拍拍王传经的肩膀,说:「别难过,赶紧做好准备,想法撤离潜艇,不能在这里等死。海军领导知道我们出了事,也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十名战士紧紧拥抱在一起。



护卫舰「成都号」上的水兵在演习区发现了目标十分突出的漂浮物。



舰长周长发立即命令:「放舢板,靠近目标!」



二十分钟后,水手长李中率四名战士驾舢板靠近漂浮物,发现原来那是四一八号潜艇放出的呼救浮标。



呼救浮标是圆形漂浮物,下面有一根钢缆,与潜艇连接,浮标里面有一部电话,营救人员可以通过它与失事潜艇通话,了解水下情况。



李中抓起浮标上的电话:「喂!喂!四一八艇!四一八艇!」



电话里无声。李中再看浮标周围,斑斑驳驳地淌着宽约一米,长二十多米的油迹……



这一切已告诉水上的人们,四一八号潜艇遇难了。



尽一切办法抢救



北京。海军司令部。



四一八号潜艇突然失事,立刻震动了海军最高首脑机关。



萧劲光司令员命令:「分秒必争,救人第一,首先输氧!」



海军司令部潜艇部部长傅继泽,当天便赶到现场指挥抢险。



上海打捞局张智魁局长率领当时国内一流的打捞队前来救援。



空军出动了。运输机昼夜兼程,将一批批潜水人员和救生器材运到现场。



东海舰队陶勇司令员率五十九艘舰船组成的庞大救护舰队奔向出事海区。



但是十分不幸的是,救护海区天气骤变,风力增至六级,海面波涛?涌,天海一片白色。更为不幸的是,那个呼救浮标钢缆被风扯断,在浪涛中上下翻滚。



浮标缆绳断开,已无法标示四一八号的位置。



陶勇心急如焚,命令要尽一切力量重新测位。



沉在海底四十多米的四一八号潜艇,此时舱内一片漆黑,一连十多个小时过去了,海面上还是没有听到营救的一点信息。


军士长坐在角落?看著大家,凭著他的经验,应该是能够把大家救出去的。可是应该怎么出,用哪一种方法更可靠,他这会儿也拿不准,这可是十四个战士的生命啊!



「军士长,你就下命令吧,我们都听你的。」陆中德在黑暗中喊道。大伙一下都围到了王发全的身边。「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不会的呀!」王发全看了看表。这时,大家已经感到艇身摆动得越来越厉害。



从鱼雷发射管爬出潜艇



「看来海面上已经起大风了,营救工作很困难。」王发全想海上一起风就很难说了,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八天,看来不能再等了。舱?的氧气也不多了。想到这?,他终於下命令:「准备离艇!」



「军士长,我们怎么走?」



「正常的出口是出不去了,上面全是海水,我们从鱼雷发射管出去,大家不要慌,一个一个地出去,注意,不要马上上浮,要力争在海底多停一会。」



「明白,明白。」大家一块回答。



尽管不少新兵也回答了「明白」,可是到底要怎么做,许多人心?也都没有底。潜水医学证实,人如果从海底快速升上海面,由於压力的突变,造成人体内部器官的损坏,死亡率是很大的。



王发全对这一点是知道的,过去也听苏联顾问说过多次,但是应该怎样自救,谁也没有学过。



世界各国通常的潜艇救生,如果条件可能,最好是整艇上浮,这个难度是很大的,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也很难做到。常用的办法是潜水员救护,或者用潜水舱,先由潜水员将被救者送入潜水舱,用潜水舱上浮,是可以保证安全的。就是这些办法和器材仍有一定的危险性。



而现在四一八艇一点救生器材也没有。



大家在黑暗中寻找,准确地说是用手摸,摸到什么算什么,有人摸到了一把扳子,有的摸到了弹夹。有的新兵急於出去,乾脆空著手什么也没有拿。



「出去之后,先抓住艇边,停一会儿再上浮,」王发全最后告诉大家。



告别的时候,大家又一次紧紧握手。许多老兵都知道,这样出去,生还的可能性很小,可是又绝不能在这?等死。



王发全一次又一次地打开了鱼雷发射管,大家一个接著一个爬了出去。


潜艇在四十米海底


海面上听不到一点声音,只听到呜呜的风浪声,离艇的同志全都升上了海面,王发全坐在那?休息了一会儿,他是不舍得走,在这?一干就是五年,没想到要这样离开。


他站起来摸索著在艇舱?走来走去,用手中的扳子拧著艇上的大螺母,又把它们绑到了身上,手?还拿著刚刚找到的工具带。



王发全爬出艇去,在海底停了一会儿,便开始扔掉手?的工具,他的身子开始上浮,四周的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升了一会儿又停住了,这时他已经快要憋不住了,手?的工具也丢得差不多了……等到他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他把身上的重物全都丢了,身子好像被人用力推了一下,「呼」地一下升上了海面,他的头「嗡」地一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由於气候恶劣的意外情况,寻找工作推迟了三天,令人痛惜地丧失了宝贵的抢救时间。六十八小时之后,人们才在四十米海底找到四一八号潜艇。



只有轮机军士长生还



救生专家们最后验证,四一八号潜艇上的十五名艇员,在生死面前,镇定自若,一直在水下坚持了十五小时,进行了有组织的离艇准备。但由於器材落后,水下情况不明,造成在离艇的十五人中,十四人丧生,只有轮机军士长王发全一人生还。



尽管只有王发全一个人脱险,但是其意义仍然是十分重大的。由於当时对脱险情况进行保密,外界无法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但是它却为后人提供了一种潜艇自救的可靠办法。


6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