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国民党被赶到了台湾

lixiaolan 收藏 3 378

蒋介石是一个杰出的战术家,但蒋却不是一个战略家。他从来就没有去认真想过,他的几万黄埔军为何可以打败上百万的军阀部队,却对付不了数量有限、装备落后的红军。中国共产党及其红军怎么会象孙悟空一样,死了又复活,而且还会象变戏法一样又变又多。直到彻底失败逃到台湾他才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蒋之所以能区区几万人的部队打败北洋政府的百万军队是因为他当时代表了孙中山的自由民主,而同样的道理,蒋的美式装备之所以对付不了共产党的小米加步枪,是因为他没有解决中国农民的生存问题,在一个生产力极度落后的国家,土地是农民唯一的生产资料,没有了土地,就没有了活路,没有了活路,农民就要造反。这个道理在其它国家也是一样的。

1861年4月,美国南方的奴隶主挑起内战,战争进行到1862年夏天,判军已经逼近华盛顿,形势对北方的军队非常不利。在此关键时候,1862年5月,林肯颁布了人民盼望已久的《宅地法》,该法规定,成年人只要交纳十美元就可以在西部获得160英亩的土地。1862年9月24日,林肯接着又发表了震动世界的《解放宣言》,宣布从1863年1月1日起,叛乱诸州的奴隶全部获得自由。自由与面包是人类自诞生以来永恒的追求,美国人民在倾刻间获得了这两样最珍贵的东西,可以想象他们会产生怎样的激情,美国内战的形势也就在这一激情中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陈毅说过:淮海战役的胜利是独轮车推出来的。正是得到土地的农民的大力支持才使共产党的军队用最原始的运输工具进行着现代化的战争。淮海战役中有数十万辆独轮车和数以百万计的农民支前。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怪,一些简单的道理硬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硬是要有血的教训才会明白。蒋介石到台湾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土地改革,如果他提前二十年向毛泽东学习,那他肯定不会被赶到台湾去。我们迄今不能明白,在美国读大学的宋美龄为什么就没有将美国内战的历史给蒋介石说一说。国民党用尽一切办法去对付共产党,就是不用土地改革与民主改革这两个釜底抽薪的办法。

孙中山在设计中国的政治进程时,确定了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所谓军政就是用军事手段统一中国,训政就是实行类似十八世纪欧洲一些国家一样的文明专制,以便在战后的中国恢复和平、发展经济、普及教育、提高国民的民主政治素质、教会人民如何使用民主。宪政就是还政于民、实行民主。中原大战后,蒋介石宣布开始训政,但是正如邓小平所说,蒋介石一训起来就没完没了,并且以训政之名搞专政之实,训得大家都不舒服。抗战胜利后,为抗战付出巨大牺牲的中国社会各阶层人民强烈要求实行民主,还政于民,但是国民党和蒋介石却自持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做后盾,一意孤行,继续加强其专制统治。

1946年5月,国民党通过了《维持秩序临时办法》,严禁罢工、罢课、集会和游行示威。《办法》的施行意味着中国政治的大倒退,中国再一次回到封建专制的政治环境里,辛亥革命的政治成果荡然无存。蒋介石还封闭持不同政见者的文化团体和新闻媒体一百余处。

1946年11月15日,国民党在南京召开国民大会,大会代表1600多人,其中就有900多人是蒋介石十年前指定的或贿选产生的。共产党、其它在野党和自由人士皆没有参加这次会议。

大会结束后,蒋介石开始放手发动对共产党的进攻,但是战局的发展却大大出乎蒋的意料。1947年刘邓大军的南下深入国民党的腹地令整个国民党统治集团胆战心惊。

面对日益恶化的战局,美国政府大为惊慌,它派出使团来调查战争的情况。1947年8月22日,使团特使魏德迈在国民党的国务会议和部长联系会议上发表演讲痛斥国民党的腐败与无能,并要求国民党“必须进行激烈的、远大的政治经济改革”,魏德迈还说“光靠军事力量是消灭不了共产主义的”,作为一个旁观者,务实的美国人道出了中国问题的真谛。

1948年3月29日,国民党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下,被迫在南京实行“行宪国大”。企图通过“还政于民”、实行民主来赢得人民的支持以扭转战局。

但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此时的共产党已经完成了战略大反攻的准备。

就是这场来得太迟的“行宪会议”,国民党和蒋介石也给它蒙上了太多的专制阴影。关于代表的产生,规定只能由国民党圈定和民青两党提名,还规定“党员非得提名不得当选”。相当一部份国民党员不顾这些规定通过选民联合提名参加竞选,结果有600多名国民党员非经圈定当选代表。蒋介石为了给会议装点门面,要求这些代表将代表资格让出去,结果有100多名代表绝食抗议,有的因气愤上吊自杀。还有的代表竞抬着棺材到会场门口示威,声称“不进会场就进棺材”,有的干脆闯进会场去抢座位。

如果说国民党发动内战使国民党失去了下层民众的支持,那么1946年的国民大会则使国民党彻底失去了中国其它阶层的支持,而“行宪国大”则使国民党内部产生了深刻的离心倾向,“行宪国大”上的专制阴影使国民党和蒋介石失去了最后一次实行民主、清除腐败、革新政治、重新聚集力量的机会。

国民党的“行宪国大”常常使人想起满清王朝的“预备立宪”。1840年的鸦片战争没有让清王朝清醒,甲午战争的切肤之痛让它醒了。但当政治变革需要满清贵族作出牺牲与让步时,他们扼杀了改革。当革命党人的起义此起彼伏,满清王朝才想起自己必须作出牺牲与让步,但面对巨大的特权与利益,他们依旧恋恋不舍,“预备立宪”从1905年搞到1911年,仍没有一点实际的动作,直到武昌起义的枪声响起,各省纷纷独立,摄政王载沣才命令中央资政院搞出一个《宪法重大信条19条》,但是,这个19条未及实施满清王朝就灭亡了。

清王朝与国民党的结局常让人想起一首歌的歌词:为什么总要到无法挽回才又想起你的温柔。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