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之抗日 新疆战事 催眠下要切罗列小鸡鸡的女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


罗列瞅着这女人,心有些动!这妞有一副洁白滴溜的瓜子小脸蛋,一双妩媚撩人的丹凤眼儿,挺直的玉鼻下一张可爱的樱桃小嘴张合间居然性感十足,再配上后世男人眼中的魔鬼身材,啧啧,简直是前世的刘一非。

只可惜,美丽的外表可不代表内心也一般的漂亮,前世的经验告诉罗列,越美的女人说的话就越不可靠。这小妞是不是给爷下套呢?

就算老宅是汉城保安局长的吧,可是这小妞也没亲口说她是这公安局长的下属呀?什么我是什么人,大概你也猜到?你是什么人,我怎么就猜得到?想不到这小妞居然也懂得用暗示性的语言。

等待罗列答话的女人眨巴着眼睛看着有些出神的罗列,不明白这男人怎么了。她这一眨巴眼落在罗列眼里,却又惹得罗列一阵猜疑,没事眨巴眼想勾引我?

“你说句话呀?”女人终是不耐烦了,盯了罗列一眼,没好气说着。

咳咳,罗列干咳两声:“怎么个合作法?你也知道,我这人除了一股子傻力气,别的就没了,你除了让我杀人放火,还能让我干什么?”

“油嘴滑舌!”女人没好气的白了罗列一眼。

罗列听得一愣,我有吗?想一想,可不是么,往常的他,正常的他,可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想七想八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定要警惕!保不得不知不觉就着了这女的道了,想 及此,罗列暗中念了两句人之初,性本善,才慢慢定下心来。

低着头,尽量不看女人勾魂的眼睛:“怎么个合作?”

女人得意一笑,男人的表现自然是落入了她的法眼,掌握主动是谈判的必胜之道,现在的罗列,自然要被她牵着鼻子走。

“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了,现在该可以告诉你的一些情况吧?”女人有些理直气壮。

“这没有问题,我进城是为了找以前的战友的,我这兄弟可以作证”罗列指了指默尔: “我原是东北抗日义勇军的,从苏俄回到伊梨后,听说老部队在这驻守就来了。今天刚一进城就遇到了你,余下的你也知道了。”

看了看一脸诚实厚道的罗列,女人思量着,然后问道:“不知你的老部队是义勇军的哪一支?我可以带你去见他们。”

罗列迟疑片刻,偷眼看了看身旁的默尔,心里不免对倪术家大骂特骂,上次在默尔家的时侯,这家伙曾对默尔说他们是王效典的部下,这用来糊弄默尔还可以,现在用来对付这女人,不当场被揭穿了?狠一狠心,罗列看着女人道:“我是王效典的部下,不知,哎,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王效典?女人邹着眉想了想道:“我姓苏,你叫我苏媚吧。这警备司没有王效典这个人。”女人语气中带着疑惑。

“什么?!这不可能!驻守伊梨的也有义勇军的,他们没理由骗我的,你是不是搞错了?”罗列一口咬定不松嘴。

女人摇摇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搞错,这警备司可有我。。。。。。”女人的声音嘎然而止,显然是意实到有些东西是不能告诉罗列的。女人看了看没什么反应的罗列,暗自松了口气道:“警备司有我的一个堂哥,好了,我帮你打探一下,也许是我没记住也不一定。现在说说我们的合作吧。”女人随意应付一句岔开话题。

罗列暗自一笑,扭头往大门看了看,一丝亮光从门缝透入,天亮了。戏码终一于开始了。

“我现在够麻烦的了,人传新疆特务多如牛毛,咱这点身手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公安局,真要再次进监狱,我哪还有活的希望?”罗列摊摊手看着女人。言下之意,你虽是公安局的,可是谁知道你的地位大小?如果爷被捉进去,而你又不去相救或又救不了的话,白给你干活么外还得惨死在监狱里头,这不傻子么?

女人咬着嘴唇,看着这多疑又狡猾的男人,真狠不得当场就把这可恶男人拉到保安处的大牢里严刑侍候,外带割下小鸡鸡!

“至于我有没有能力让你们摆脱罪名,你就不想搏一搏么?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大可以在新疆逍遥自在,可是你就不为你的这个兄弟想想?”女人指了指默尔,语气带着让默尔忍不住颤抖的冰冷:“他可是本地人,是个有家室的人,你觉得没有我出面,他包括他的家人能安宁么?这一切都是你给他的。”

一句话捅到罗列的痛处,不过咱罗列老大心底下可就笑了,有没有能力,马上就可以知道了,娘的,老子可不是赌徒,真要是个赌徒,也一定是个出老千的赌徒。

“等等”罗列神色一变,快速的移身至门后,很认真的支着耳听着,一会转身神情有些凝重的看着女人:“有五个人正朝这里奔来,大家禁声。”然后回头从缝中往外打探。

女人和默尔都吃了一惊,忍不住的往罗列靠去,真要有敌人找来,那可就不妙了。女人走到罗列身后忍不住也从门缝中往外打量,却听见罗列呻呤着:“我的头好晕”身子就那么歪倒在女人怀里,女人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下抱住罗列,刚要出口寻问,却感觉身体一麻,也晕到在地上,当了罗列的垫背,两人旁边的默尔紧跟着也倒在了地上。

感觉着头下的弹性,罗列至使至终都没有闭上的眼睛带着笑意,满足的一声叹息过后,很敏捷的站起来,用脚踢了踢昏迷过去的女人,见女人死猪一般的一动不动,才得意道:“跟爷斗,你还嫩了点,看爷等会怎么收拾你,嘿嘿。”

这一切不过是罗列下的套而以,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要往这来。罗列要套的猎物正是女人。

实际上,罗列也可以当场把女人弄晕,但是这样做难免会让女人过后有所察觉,一旦女人真的有能力可以为他们开脱莫须有的罪名,也不可能再合作的啦。

罗列的目的很简单,催眠女人,从她嘴里掏出真实有用的东西!女人用的暗示性语言不过是心理学里边最低等的东西。心理学最高深的莫过于催眠术。后世心理学的发展已然非常的健全,罗列完成的各种艰难任务中就曾试过用催眠术杀人于无形。罗列的催眠术到底有多高的成就?这么说吧,只要罗列愿意,他可以随时把世界顶级的催眠师玩成傻子。当年传授罗列催眠术的教官就曾感叹,罗列在他所教授的学生中是最最有天份的一个,这个人简直是为了催眠术而诞生的。

把女人就地倚靠在门上,罗列很自然的跪在女人面前,神情专注的看着女人紧闭的眼情:,嘴里轻轻的一声类似口哨的声音发出之后,女人眼皮下的眼珠动了动。罗列仿佛变成了一个用心祷告的教徒,嘴里发出缓慢中带着磁性,低沉里带着莫名力量的声音:“慢慢的睁开你的双眼,我从三数到一,你就会睁开你的双眼,三,二,一”,女人睁开双眼,眼睛没有一丝神彩,有的是无尽的迷茫,罗列满意的看着女人的表现,伸手放在女人的眼前,伸出食指道:“看着眼前的手指”,女人很快定定的看着罗列的手指,因为专注,居然成了一副斗鸡眼。

罗列缓慢的移动手指,女人的头也随着手指缓慢的移动。罗列:“手指的晃动会让你感觉到很舒服,紧张和压力正慢慢的消失,慢慢的消失。”看着女人的变化,罗列的手指再次的放慢速度,然后很自然的停了下来,女人的头也停止了转动。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女人呆板的声音:“苏曼”,“你的任务是什么?”,“在马虎山身边卧底。”“马虎山怎么了?”,“他秘密和麻木提联合”,罗列想了想,历史上的盛世才确实是没有想到马虎山会不听马仲英的号令和麻木提联合反抗,女人的情报如果真的传到盛世才耳中,那历史的发展会如何?罗列心砰砰乱跳,再次问道:“你为什么受了伤?”,“马虎山发现了我的身份,逮捕我的时侯,被枪打伤了。”,“你被他捉住了没有?”,“没有。”罗列再次想了想:“你的卧底身份是什么?”,“另一位卧底的妻子。”罗列有些紧张:“是真夫妻还是假夫妻?”,“假的。”罗列没来由的一阵舒服,再一次问出一道八卦:“那孩子是谁的?”,“不知道。”不知道就好,不知道就好,罗列内心龌龊的想着,刚想问问这女人是不是处女来着,却发觉女人神情现出一丝痛苦和挣扎,罗列心下一惊,自然知道这女人的反审讯训的潜意识开始发挥作用,敢忙再一次加深女人的催眠,待女人再一次稳定下来后,自然不敢再浪费时间,问道:“你怎么把情报发出去?”,“用电报机”,“发了没有?”,“被马虎山破坏了。”,“来汉城的目的是什么?”,“找保安处的一个接头人。”,“你是不是汉城保安局长的下属?”,“不是”,“你的直属上司是谁?”,“直属于盛督办。”,“找保安处接头人的目的是什么?”,“用他的电台给盛督办发电报。”,原来是这样,罗列焕然大悟,女人所谓的合作大概是想让他找到这个所谓的接头人,然后把这绝密军情报给盛世才。

“你怎么找到保安处的接头人?”,“利用一个男人。”,罗列心头苦笑,妈的,真是想利用咱呀!这女人!“利用完了之后呢?”,“把男的关监狱,切他小鸡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