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办公室里的趣事II

救火候 收藏 0 822
导读:打飞机 中午,饭后,吸烟点。 照旧是大家的闲谈时间,今天的主题是后坐力。 一个同事提到早先的大口径舰炮都只能向军舰的两侧发炮而不能向前后,否则大口径炮的巨大后坐力恐怕能把军舰的汽轮机折腾的半死不活。 我们的安保主管是个退伍军人,他也提到了,他在部队的时候,单兵防空导弹的训练量有严格规定,每人每天不得超过18发。因为导弹一样有后坐力,如果一天发射的太多会造成心脏压力很大,容易造成猝死之类的事情发生。 这时,旁边一个对军事不大感兴趣因而沉默了老半天的同事说了一句:“明白了,一天打飞机不能超过18次,否

打飞机

中午,饭后,吸烟点。

照旧是大家的闲谈时间,今天的主题是后坐力。

一个同事提到早先的大口径舰炮都只能向军舰的两侧发炮而不能向前后,否则大口径炮的巨大后坐力恐怕能把军舰的汽轮机折腾的半死不活。

我们的安保主管是个退伍军人,他也提到了,他在部队的时候,单兵防空导弹的训练量有严格规定,每人每天不得超过18发。因为导弹一样有后坐力,如果一天发射的太多会造成心脏压力很大,容易造成猝死之类的事情发生。

这时,旁边一个对军事不大感兴趣因而沉默了老半天的同事说了一句:“明白了,一天打飞机不能超过18次,否则容易挂。”


饭米粒

三个人一起吃饭,吃着吃着,我嘴上掉下一个米粒,掉进我鞋子去了。

过了一会,A也有一个米粒掉进鞋子去了。

B有点看不下去了——你们两个家伙太过分了

——算了!我也来试试看,往鞋子里掉一个米粒吧……

很显然,这种事情就是“妙手偶得”的,刻意追求的唯一结果就是失败。


改名

去年夏天招来的这批应届生经过了15个月的实习后,开始分配到各部门开始进一步培训。我手下也分到了2男1女。按惯例,应该每个人有一个英文名,申请一个公司信箱了。当我发现这个小女生取名“sophia”的时候,第一时间勒令她改掉(已经有一个sophia了)。她不明所以“我和那个sophia又不同姓,为什么不能重名”,我一时不好直说,只好告诉她一个故事。

我在前一家公司的时候,原先有一个michelle,后来又来了一个michelle。一开始大家还分别称呼“大michelle,小michelle(大米歇尔,小米歇尔)”,久而久之就成了“大米,小米”。

大米小米是没什么问题,说的人听的人都无所谓。换成sophia呢,时间长了就是一个大骚一个小骚,那你自己肯定首先不干,但是那时候已经拦不住了啊!

既然是我的部下,我当然有义务给予一定的保护,把这种事情扼杀在摇篮之中。


雷帝

应届生,毕竟都是职场菜鸟,没经验是情理之中。可是这着装,我等只能用摇头叹气来形容。

这些人都是运营部门的,着装规定其实很简单,你每天西装职业装自然没问题,哪怕是牛仔裤运动鞋,只要你上身是公司发的工作服也没问题。上个月的一个周五,我也闹不清是丝袜还是打底裤,反正黑色的,灰色的,紫色的,蓝色的就在这层楼面晃来晃去。晃着晃着,居然还被我看到一个绿色的,一点都不透明(这点大家应该心里有数,丝袜也好打底裤也好,总该是半透明的或者比较深邃的),而且还和我的三枪内衣一模一样,以至于我总感觉她把棉毛裤当外裤穿。我后来偷偷地告诉别人,几乎所有的男性公民都和我一个看法……

仔细一看这个小女生,不禁又回想起9月份我给他们上课时的另一幢“雷闻”:还是她,穿着白色旗袍,很是光鲜。但是那旗袍比较短,理应配上的肉色丝袜不见踪影;脚上没看见皮鞋,只见一双李宁……

如果是个小弟,我私底下兴许还能指点一下。这女生,我就没辙啦……


让伟哥靠边站

培训生有一个培训项目是把浸泡在油中的部件取出来之后安装,这个项目每个人都要操作,以往都是15个月的实习期里就完成了。今年因故推迟到他们下部门之后才进行实地操作。当他们向我请假的时候,我一再嘱咐他们:“弄完了这个操作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洗手,然后再干别的。”这也是之前几届实习生经常出现的情况了。

这类操作有点考核性质,所以实习生们往往有点紧张,而且这个操作的所需时间也比较长,要个把小时才能完成,紧张加上时间长,很多人都会憋的尿急。以往曾经有好几个冒失的顾不上洗手就先去嘘嘘,于是开始了痛并快乐着。

手上全是机油,触摸到了那个部位就是明显的受刺激充血,越是想嘘嘘越是嘘不出来。不但如此,这勃起状态一般都能保持几个小时,比之A片伟哥的功效强太多太多了。(如果是夏天,去浴室冲洗一下也就没事了。现在是冬天啦,下午四点半前浴室是不供应热水的,你就自己扛着吧)。

去年就有一个小弟,从上午十点多我看到他,一直到下午四点多,他始终保持着两腿劈开30°,慢吞吞像个螃蟹似的移动,每走一步痛苦一步,每走一步爽一步。


潜规则?

这是08年应届生的事情了。

去年秋天的时候,公司高层进行了一次人员变动,一下子换了三个中国籍总监。按照公司规定,总监及总监以上级别的管理人员可以配备一名助理。这总监换人了,毫无疑问助理也跟着换人了。既然这事恰好发生在08届实习生将要毕业的当口,不出意料的,那届实习生里最漂亮的三个女生成为了新任助理。

同时,财务部也趁火打劫,抢走了一个运行系统的实习生。不过这次实在有点吃惊,运行部还有几个不错的女生呢,居然一个没要,把那个最五大三粗的男生要走了……


骚扰电话

下午开会,按规定手机关机。

一个多小时之后,散会重新开机,发现一个正在休假的同事一共六次打电话找我。如果不是什么很紧急很重要的事情,断不至于找我这么频繁吧?我赶紧地电话回拨过去,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接了没人听,第三次终于是他本人接听了,那声“谁啊”满带睡意,很是让我疑惑不已,好像还是我把他吵醒了;仔细询问他一下,他比我还要莫名其妙“我没找你啊!”。

折腾了老半天他才想起来:“刚才我儿子在玩我手机呢,大概是他拨出去的吧!”……

我姓bao,一般情况下都是列在别人电话本的第一个位置,所以被无意识骚扰这种情况也发生了好多回。但是这种一个钟头里被骚扰六次,绝对是破纪录了。


历史盲

这次的闲聊话题是三国。不知怎么地我说起了“赵云字子龙”,一个小弟的表情说不清是喜是惊还是好奇:“子龙?”

我一时有点莫名其妙:“当然是子龙啦,常山赵子龙”。

说着说着我又问他:“关羽字什么总该知道了吧?”只见他略带自信地猜到:“星矢?”

我差点当场就两个耳光扇上去了……


本文内容于 2010/12/14 13:19:13 被救火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