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的“自首”,被打的灰头灰脸的美国终于以“图穷匕首见”的方式再次摆平了一个挑战者。确实放眼后冷战时代的天下,无论谁向美国挑战:来自中东的萨达姆、本.拉登、伊朗、美洲的古巴、非洲的卡扎非、欧洲的米洛舍维奇,还是今天来自西方、网络奇才的阿桑奇,要么被杀、要么被捕,要么捕后未等审判结束就死入监狱,要么投降,要么被封锁的如铁桶一般,在“国际社会”的孤立中艰难度日。

然而,出奇的是,尽管有如此之多的前车之鉴,依然有人不把美国放在眼里,依然其乐无穷、乐此不疲般的向美国挑衅,从而成为全球国际政治中一幅最独特的亮丽景观。这就是东亚小国、世界上社会主义硕果仅存之一的朝鲜。

2003年,当美国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对伊拉克磨刀霍霍之时,当“杀鸡给猴看”效应令卡扎非臣服之际,朝鲜居然顶风做案,屡屡试射导弹、公开承认自己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当时的回应是不承认)。随后朝鲜更是变本加厉,分别于2006年和2009年,进行了第一次和第二次核试验。紧接着借口韩国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宣布退出《朝鲜停战协定》,形同和韩国处于交战状态。2010年,更是由各种“试验”转向升级为直接动手,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天安舰(朝鲜否认)、延坪岛炮击事件。把全球地缘政治搞的一塌糊涂之余,朝鲜却闲庭信步般显出一幅潇洒自如、举重若轻、舍我其谁的气魄。最最令人跌破眼镜的是,想打谁就打谁的美国,面对想惹谁就惹谁的朝鲜,居然如豆腐吹灰般的束手无策、无计可施。

但是,颇为令人惊异的是,显示如此不凡能量的朝鲜却又是一个十足的小国、穷国,而且连年遭遇灾荒,经济严重依赖外援。刚刚确认的接班人金正恩提出的口号不过是“吃米饭喝肉汤”,只不过要恢复到他祖父最辉煌的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水平。这和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但是令人百思难得其解的是,何以“得道多助”的历届美国总统,包括今天的奥巴马就是斗不过“失道寡助”的金正日?

毫无疑问,中国的支持是朝鲜屹立于世界不倒的重要原因。这就如同以色列,凭借美国的扶持,可以在充满敌意的阿拉伯汪洋大海中生存、幸旺发达。不过,如果仅仅把原因归功于中国的支持,恐怕未必站的住脚。要知道九十年代朝鲜最困难的时候,中、朝两国关系却曾处于少有的低谷中。更何况,根据辩证法,外因是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的。朝鲜的成功、美国的失败,固然和外力有关,但更根本的还是在朝、美自身。

首先,朝鲜长期生活在大国的夹缝中,已经养成了近似本能的超强生存能力。特别是在大国博弈间依然能够游刃有余的纵横捭阖、上下驰骋。甚至时常能够利用各大国的矛盾,摆脱棋子的角色而主动的将各大国摆布其间,为已所用。今年的几次主动出手,就达成了这样的效果。无论是俄罗斯、中国还是美国,形同被绑架。受害者韩国(有时还有日本),只能空对天发恨,吐吐恶气,过过嘴瘾。这被后,自然是由于中、美、俄都需要朝鲜的存在。没有朝鲜,俄罗斯有多少理由和媒质介入远东?没有朝鲜,美国又有多少理由继续在东亚存在?有多少理由继续维持在韩国和日本的驻军、军事基地?至于中国更不可坐视亲美的力量直接抵达自己边境上来。

其次,朝鲜虽然挂着社会主义招牌,但却又实行颇有封建色彩的权力世袭制。权力世袭制相对于西方的民主制度,在外交决策上未必就处于劣势,甚至经常有出人意表的独到表现。事实上,不管外界看它怎样冒险行事,朝鲜总能在悬崖边上适时止步,冒险中充满高明。因为对于金氏政权来说,一旦失手,他们失去的不仅是权力还有生命。所以每一步都是经过精心算计,多番推演,既要获得冒险的收益最大公约数,又不致聪明反被聪明误,一着不慎全盘皆输。这就是其“危机边缘”策略屡屡奏效的原因。

但反观美国,政策的失败并不会影响到个人,顶多是自己的政党下台而已。小布什八年把达到强盛顶峰的美国带入低谷,他自己可否付出任何代价?还不是做完任期,享受退休总统的一切待遇,还可以写书财源滚滚。不仅是他,面对美国制造的全球经济危机以及马多夫五百亿美元的诈骗案,可有一个官员为此负责?还不都是任期满了,又到他处另谋高职?这种决策和责任相对分离(就是下台至少要等四年或八年)的制度,怎么可能阻止决策的随意性?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小布什面对全球的反对之声、造假也要推翻伊拉克政权。反正后果,不是他而是由后继的反对党来收拾。

再次,朝鲜外交的底线和目的非常明确:维护金家政权。当国内出现困难的时候,或者接班人需要建立威望的时候,便往往会选择挑衅强敌。既可转移国内的不满,还可把困难归于美国的制裁,又可提升举国上下的凝聚力,更能推高军方的地位和发言权,从而更加忠于金氏政权。

反观美国,在朝鲜半岛的战略目的太过多元和复杂。既要把朝鲜做为它留在东亚的理由,以便制衡自己的盟国日本和韩国以及潜在对手俄国和中国。另一方面又要在全球推行无核化,防止朝鲜进行核扩散。实际上,既要给朝鲜颜色看看,又害怕将之一棍子打死。这个分寸实是难以拿捏。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美国还有一层更深的忧虑:一旦应对失当把一穷二白的朝鲜逼急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其在非军事区外部署的1.3万门大炮,可以瞬间将距离只有三十公里、人口1000万的韩国首都汉城摧毁。但不管如何,说到底,朝鲜问题之所以得不到解决,是美国根本不想解决。试想,假如朝鲜半岛统一了,美国还怎么控制它的盟国韩国和日本?还怎么围堵强势崛起的中国?这就是为什么当朝鲜九十年代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美国也加入了援助朝鲜的行列。所以,美国对朝就一直在多重战略目标下进退失据,无法取舍。(当年小布什攻打伊拉克,世人也搞不懂美国的真正目的究竟何在。是要输出民主?是要推翻萨达姆?是要反恐?是要占有石油?是要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为了中东的和平?现在不妨看看,美国究竟在伊拉克得到了什么?)

最后,更与民主制度不同的是,要想在朝鲜这个体制下站住脚甚至生存下来,必须有超人的意志和过人的手段。而且这种意志、手段和经验是得到漫长有针对性的培养与训练。这和美国领导人如奥巴马仅做过两年议员,连任何行政经验、外交经验都没有就可以治理一个国家是完全不同。至少在韬略、意志、经验等方面,奥巴马等历任总统要远逊于金正日。这还不包括美国政治、外交运作要受政党、民意和国会的制约。即使要搞点秘密外交、幕后勾当,又被突然冒出来的维基解密显了原形。

不过,朝鲜这种制度致命的弱点是执政集团必须总能产生有能力的领导人,否则,一旦精英匮乏,就无法再维持,除非有办法扩大统治基础。这自然是后话,至少在目前金正日与奥巴马的对决中,朝鲜以一个极不相称的国力,屡屡把美国逼到墙角,上演了现代版的以弱凌强、以弱戏强的精彩外交大戏。





本文内容于 2010/12/13 0:15:58 被枭龙FC-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