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何以弹性防御解释南宋国防战略

一箭清风 收藏 50 5455
导读:如何以弹性防御解释南宋国防战略(上)       (一箭清风)            南宋国防在今人眼里一直呈现“虚弱”而“保守”“不认真抵抗”等恶劣形象,饱受当代史家无情责难,似乎这一切都是统治者懦弱腐败、不愿意收复国土等等人为因素造成的局面。其实,这实为今人之曲解,在于缺乏基本的政治文明与国防认知造成的错误史观所致。任何国家的存在及政治军事行为,皆可归为国防布局的因素与地理条件,即地缘政治互动的结果,而南宋开局之特色,亦如此。            这种地缘政治导致的核心结果就是

如何以弹性防御解释南宋国防战略(上)


(一箭清风)




南宋国防在今人眼里一直呈现“虚弱”而“保守”“不认真抵抗”等恶劣形象,饱受当代史家无情责难,似乎这一切都是统治者懦弱腐败、不愿意收复国土等等人为因素造成的局面。其实,这实为今人之曲解,在于缺乏基本的政治文明与国防认知造成的错误史观所致。任何国家的存在及政治军事行为,皆可归为国防布局的因素与地理条件,即地缘政治互动的结果,而南宋开局之特色,亦如此。




这种地缘政治导致的核心结果就是南宋国防特色一如北宋,构建强大的弹性防御,这才是体现南宋个个匪夷所思的兵家现象背后的核心本质。在国内首先以弹性防御来解释中国历史军事的,大家都明白是已故的香港中文大学曾瑞龙提出。却可能无人关注到南宋也是全盘接受了北宋的战略思维,而且时空更为宽广,更为残酷。




防御思想大体三种:防御战有三种形式,即前沿防御、纵深防御和弹性防御。




前沿防御的特点是直接拒敌于国门之外,以保卫国土为宗旨,是重兵云集前沿,而后方可能极度空虚的刚性防御。但是,前沿防御的致命弱点在于在漫长的防御线上,只要被撕开一个口子,就可能演变为灾难性的后果。但凡选择前沿防御,一般都会有个不可割舍的战略利益,这个利益可能是经济的,可能是政治的,更可能是军事的。一旦放弃前沿防御转入弹性防御势必会让出这一战略利益点而使得国家蒙受巨大损失,而如果对己方实力有自信,一般都会首选前沿防御。其他一些小国也往往会尤其会采用这种防御,原因很简单,缺乏纵深,退无可退,必死战,欧洲小国如此,亚洲韩日新等国也如此。




纵深防御的意图是最大限度地增加敌军占领和推进的困难,从而尽量减低其入侵的获益。然而纵深防御是一种最无奈的选择,以广阔纵深的国土来分散强大敌军的力量,层层消耗对手的力量,逐级降低其入侵的能量,以己方较弱的军力、机动力寻隙以求逐步打击分散的敌军,迫使敌军在面临逐级上升的压力后撤军。这种防御是最无奈的下下策之选,虽然有可能最终击败敌军,但其惨烈的焦土政策往往最终得到的家园是一片废墟,所谓纵深防御即便成功也非赢家。




弹性防御,究其实质,是纵深防御+前沿防御=混合防御,其意图是在一定的弹性空间里,依托背后的强大防守据点提供的人力物力的支撑,在己方运动中扑捉战机,通过击溃或歼灭入侵的敌军来间接达到保卫国土和据点的战略思想,所以,弹性防御战术可能就是强调机动作战,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宗旨。




三种防御可以互相转换,我们可以设想下,当前沿防御失效而被敌军突破,如果无法堵截缺口,就可能导致防御的全线崩溃,也或者被迫转入几无止境的纵深防御,情况好点的也可能转入弹性防御。因而,当前沿防御失败,国家安全遭到严重威胁时,退而求其次的弹性防御则成为必然选择,而纵深防御则是连弹性防御都失败后的最后选择。




因而北宋选择弹性防御的前提、国防思维转变的基点即是建立在五代后晋将自古汉人御北的军事屏障幽云地区拱手让辽国,从此北方游牧帝国逐渐走向鼎盛后产生的。幽云地区的威慑力辐射整个河北北部,拒马河一带的雄州—霸州无法与幽云抗衡而无法形成前沿防御,因而只能实施退一步的弹性思维,于是,北宋的弹性防御区是将河北北部设为弹性区,而核心防御点却在中部的真定、中山、河间。结果表明效果很好,基本将契丹势力压迫在河北中线以北。而南宋,则尤甚,北宋末南宋初,随着河北、河东、关中、山东、中原的沦陷,可以说中国最精华的军事政治地理特征完全丧失,而南宋最强大的地理形势不过是二三等的荆湖与长江,所以也才有王夫之《宋论》说,天下形势至南宋而十去八九,所以选择最符合国防规律的弹性防御思路,成为一种完全务实的思路,长江具有真正军事特征,而淮河只有政治特征而基本不具有军事价值,因而南宋理论上则是将整个淮南--江北大部都设为弹性防御区。所以,采用弹性防御是己方缺乏天然军事屏障后,步军王朝面对游牧铁骑时的一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虽然,对于中原步军王朝来说,理想状态依然是能构建完善的前沿阵地。




但从军事规律来看,前沿防御对游牧骑兵具有必然的失败性:前沿防御是被动的刚性防御,因而,前沿防御的据点往往城坚池深,但是,对方又怎会在己方军力没有胜算的情况下来以弱击强、并让你实施梦幻般的有效而没有损失的强大前沿防御呢?对方要进攻,意味着必然已经掌握了你防御的弱点。




宋金之战,基本为步兵对骑兵,虽然宋步军数量远过于金骑兵,如果宋军只以前沿防御,则即是灾难性后果,金骑兵以其速度和机动能力,可以自由地选择多点进攻或佯攻,以分散宋步军防御力,然后完全以超出宋步军的反应速度,利用步军之间协作缓慢的速度差,迅速完成分进合击,形成局部优势兵力对某局部防御弱点进行突破,于是就可以轻易地在漫长的宋军防线中找到很多突破口,而后各个突破,前沿防御即已经失败和崩溃。这种机动灵活的战术,当可比喻如二战时期的美军的“跳岛战术”或者德军的“渗透战术”,两者共性在于绕开对手强固的防守单位,而迂回到背后敌人薄弱处,或打击强固防御点的后勤补给线,或扫除周边一切防守点赖以支撑的物资生产基础,打掉对手的战争潜力,或围城打援而彻底断绝补给,如此,再强大的堡垒也会自行瓦解。于是,宋军面对完全骑兵的金军时,全然的前沿防守已经失去任何作用,随着金军对宋军前沿防守据点背后虚弱的广大纵深的打击,前沿重要据点便可不断地自行陷落。




虽然前沿防御具有这种先天的致命弱点,但前沿防御却是任何农耕定居民族的必然性发展和结局,只要有数十年的和平,原本的弹性区即被恢复为前沿区。当北宋河北北部对辽的弹性防御区在百数十年的和平后,就早已变成前沿防御,从而彻底丧失弹性机动战力后,就被新崛起的女真金迅速地摧毁,然后太原、中山、河间、真定等就此陷入被动的前沿防御,防守虽然坚固,但按照前沿防御的必然的弱点规律,金军依然可以绕过而涂炭中原、摧毁前沿防御的战争潜力和基础,而后强固的前沿据点即可一一陷落,可以说,北宋的成功,得力于弹性防御的成功,北宋的失败,起于弹性防御的失败,弹性肌肉被剥离,那即使骨骼再强大也可摧折。这就是前沿防御遇到机动战之后的悲剧性规律。




那弹性防御又是如何克制敌方铁骑,抵消骑兵的速度优势呢?




弹性防御打法很多,但核心价值在于以前沿据点的物资和后勤等实施有限度机动作战,变被动为主动,搅乱对方的作战计划,掩护己方可能存在的防守缺陷,并伺机在运动战中打击对手的生力军和战斗力,以间接的方式保卫国土。在己方力有不怠的情形下,也可以逐级消耗敌人的战力、兵力、后勤保障以及获得完全的情报优势。可以利用当地所有的地理条件和资源进行伏击、据守、劫粮、骚扰、水网阻击等等逐级抵御对方的冲击能量,并获得大量可靠的军事情报,以便于主力部队即时精确地做出反应,而最后的决定命运的战场却是在退无可退的数个战略据点。当敌人饥肠辘辘疲惫而跌跌撞撞地来到江边,那就意味着开始了最后的较量,此时,己方已经获得大量精确情报,对敌人力量、动向、虚实都已经很清楚,剩下的就是彻底打击对方。而对于己方,这也是一个无可再退的前沿防御区。当然此时的战斗非只前沿防御,而是在弹性区进行机动打击。




对于宋方,敌人占领淮南,如果不拔除某些据点如荆湖之襄阳、郢州;淮西之庐州、和州;淮东之楚州、扬州等,就不能压制南宋沿江防务,就不可能占领该区。所谓守江必守淮,淮南不守长江危矣的唇齿关系并非是将前沿防御推进至淮河,而在于重兵云集沿江,并占稳几个淮南战略点,在淮南挫败敌人,则已达到守淮保土作用了。所以,据点加机动弹性防御即构成守淮之根本手段,如假设淮南不在宋方控制中,则宋军对于金方做出反应,而往往要在金军到了长江边才能做出反应,所谓“无淮则长江以北港汊芦苇之处,敌人皆可潜师以济,江面数千里,何从而防哉!”而这样的反应,则只会使得南宋立国根本的繁华江南沦为残破的缓冲战区。而江南之后再无长江屏蔽,则南宋必亡。




弹性区虽然重要,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过大,弹性区空间过大的结果就是步军机动的成本增加,导致己方机动的速度、耐力、配合力度有效性的迅速降低,即时空的增加,马军对步军的优势就会几何倍暴增,原因即四个字:“唯马快尔”而非马军对步军的战术格斗力。所以,随着步军占领地的扩大,步军的优势就会逐级递减,这就是规律------占领空间过大,必然导致加大固守,否则就没必要占领,而加大固守,就会损及机动防御力,而步军要打败马军必须通过机动作战,机动防御力的丧失,也即意味着机动防御转入固守待援的前沿防御,前面已经论述,前沿防御遇到马军机动进攻必是全线崩溃。但占领后不实施固守,则机动战又没有依托,后勤保证就更成问题,结果只会全军覆没的更悲惨结局。南朝宋刘义隆的元嘉北伐可以视为这一规律的体现。刘宋以荆湖、山东为依托,瞬间囊收全部黄淮平原,可谓挡者披靡,但占领地一旦巨量扩大,则就不得不立刻沿黄河转入分兵固守待援的前沿防御,即随着占领空间的扩大,固守兵力必须增多而兵力分散,机动力下降,各支军队机动配合的难度直线上升、而质量效率却直线下降,于是在北魏马军机动打击下,无可挽回地被各个击破,兵败山倒,顺带整个淮南的被毁而终结元嘉小康盛世。所以,上帝制造的规则就是步军可在有限弹性区以一定的机动打垮马军,但一旦新占领地过大,弹性区过大,则必然变为被动挨打的前沿防御,则又将面临必败定律。




史上南方政权能做到中兴北伐收复国土而将前沿防御推到黄河沿岸的,只有南朝宋刘裕。而且他能做到也有着极为严苛的历史机遇,如果不是刘裕平乱而获取东晋最高权柄而事权归一,如果不是南燕的狂妄自大自敞沂山天险,如果不是山东的重要前沿战略点如徐州、允州等处于刘宋统治区,如果不是当时北方处于大分裂,如果不是北魏救援南燕草草收兵等天赐良机,刘裕北伐同样具有极大的不可预见性,而随着刘裕归天,北方政权便又尽略中原和关中。




弹性防御还有第二个缺憾。如果说进攻方的弹性防御区容易理解,会自然而然将弹性区设在敌战区而比较容易开展实施,唯有能不能成的问题。但防守一方的弹性防御却总是会在前沿防御失败之后才会选择,这就又是规则,这又容易理解,因为这就要在己方防御区进行放弃一部分甚至大部分前沿据点的所有政治、经济、军事价值,这对当政者来说,必然会有痛苦的抉择,因这会影响当政者的政治信誉和一旦失败后要承担历史骂名的结果。这就是采纳弹性防御所具有一个先天缺憾,虽在军事上得高分,却在政治上得低分。大体军事专业化程度越高、素质越高的军队,都会比较倾向接受弹性防御,但政府或国家是要强调政治形象的,所以很不喜欢这套意味着要他付出尊严代价的东西,因弹性防御的一部分现象就是“避战逃跑”。但是,当形势过于严峻,则必然会在考虑国家整体生存的利益中倾向弹性防御。




曾瑞龙先生曾引用二战时期德军元帅与希特勒对东线战场的防御类型的争议很能说明问题:1943年,德军艾力·冯·曼斯坦元帅与希特勒争论东线战场采用何种防御时,艾力元帅主张弹性防御,而希持勒认为在顿尼茨(Donetz)流域进行弹性防御会损害该地工业,而放弃某些城市则会使罗马尼亚受到空袭而退出战争,因此极力主张前沿防御。然而曼斯坦认为,希特勒拒绝的主要原因是放弃占领地和下放战区指挥权会令他的自我形象受到伤害……所以,以希特勒之酷烈,也不想让弹性防御危及自身的历史荣誉。




另外,募兵制的出现,也从一定程度上导致对战争成本的权衡,进而产生影响政治声誉的思维判断。可以说游牧民族的男人都是天生的战士,而募兵制下的宋军却是专业的战士。天生的战士基本不需要培训的成本,而专业的战士却是需要大量的培训成本。所以募兵制下的宋军极其金贵,每一支军队都是时间金钱与严酷职业化训练外加战火打造成的,虽战斗力远在宋之前军队之上,但成本巨大而数量有限,如北宋正规军最高峰50万左右,南宋最高峰为绍兴十年约35万左右(厢军乡兵弓箭手之类的非正规军不算),跟游牧军队高质量兵源的全民皆兵打法有着本质的不同,也与古代那些寓兵于农动辄成十数万的“军队”不同,绝不能陷入军队数量的对耗境地,所以,当宋朝面临两者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时,就可能会作出弃地也要保住军队的选择,地丢了可能还可以短期内夺回来,若军队没了,短期内组建绝无可能,战役失败了是小事,保存军队才是大事,这也是弹性防御思想开启后,关注点从坚固防守,开始转移到怎样打击对方军队和保存己方军队实力为主要原则方面,于是,在对于弹性区的次要州县,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确保军队战斗力为原则撤退,死守现象基本只在不可退让的战略据点,这就是宋人思维,也是宋朝帝王的家法。所以才会看到宋朝军事史上大量存在爱惜一支军队甚于重视一座城池的显现,及战役期间大批的州县望风而逃的现象,这实际上一部分就是募兵制和弹性战略结合后产生的思维变化的结果,后世不明真相,即会误会乃政府懦弱不抵抗投降政策所致。(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