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了解更多参军的故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单位的保卫处,今年调来一名退伍的军官。他姓刘,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一米八多的个头,很魁梧,有些黝黑的脸膛上配着一双很深邃的眼睛,显得很威严,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他右脸颊上有一道很明显的伤疤,像是刀疤。他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也不苟言笑,别人同他打招呼,和他攀谈聊天,他总是用很简洁的语言和对方交谈,并不怎么说太多的废话。虽然他不喜欢同别人说太多话,但是据我发现,保卫处的那些小保安们对他却是十分的恭敬,见了他一个个脸上挂笑,点头哈腰的,听说他在部队里还是个英雄。

单位给他分的房子恰巧就在我家的楼下,于是我同这么带着一点神秘色彩的退伍军官接触就慢慢多了起来。恰巧有一次周末,我和爱人正在家洗菜做饭,突然楼下的老刘来敲门,说是是不是我家下水管道有些堵,他们家的管道正在滴水。忙了半个多小时,老刘是干活的主力,我们一起把下水道疏通了,他们家里也不漏水了。为了表示歉意,邀请他一起吃饭,正好他爱人也不在家,他爽朗的答应了。

在吃饭的时候,我和他就聊了起来,也许是我和他说话对路子,也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他渐渐话多了起来。他说了很多当兵时候的趣事,第一次实弹打靶,他打了十枪,最后只在靶上找到了一颗弹洞。当哨兵的时候晚上睡觉被连长踢屁股等等。后来,我问他脸上的那道刀疤是怎样落下的,他哈哈大笑,说是当兵第一天的纪念,于是给我讲了一段他过去去当兵时候发生的故事。

他出身于云南省龙陵县一个农民家庭,在群山环抱的一个小地方长大。那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初中毕业,在家务农一年,觉得这样下去很没有出息,于是报名参军,出去见识下外面的世界。因为身体素质好,从报名、体检到被通知入伍,一切都很顺利,老刘那时候整天沉浸在喜悦之中,他的姐姐也刚好给他添了个小外甥,他感叹人生总是一个惊喜接着一个惊喜。

临走那天,村里还给他敲锣打鼓欢送,他感觉那天他就是村里的英雄。坐上了开往县城的长途汽车,他还沉浸在激动之中难以自拔。汽车在群山之间盘旋前进,他的心早已飞向了外面的世界。突然,长途汽车一个急刹车,把他正在飞翔的心一下子拽到了地上,身体也由于惯性一下撞到前面座位的椅背上。

“泥石流!”“塌方!”汽车里炸开了锅。

老刘也不由自主地往前看,前面的山路被山体塌方的泥土、落石全面覆盖了,而且这一段路本来就山势险要,汽车不可能再往前开了。而且塌方掩埋了几百米的山路,这么长一段塌方区,不处理十天半月是不可能通车的。

“迟到入伍报到要被算做开小差的!”这样的一个念头在老刘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的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那个时候通讯也不便利,别人也不会及时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老刘的担心也不算多余。

“怎么办?要被困死在这里了。”老刘心里打起了鼓。

“就是走也要走过去。”老刘在心里暗暗下了这样的决心。

汽车要原路返回,一车四十多个旅客大部分对遇到这样的事情很无奈,只得随车原路返回,只有三男一女四个旅客和老刘一样似乎有很急的事情,留下来要徒步跋涉过去。这一段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都是原始密林,奇峰怪石纵横交错,时不时还有野兽的嚎叫,五个人都是胆战心惊,于是组成一队相互协助前行。

塌方的这一段路是谁也不敢从上面走的,搞不好陷下去或者塌方土石层再次滑动,小命就没有了。几个人商量后于是进入密林,打算探索走到谷底,绕过这一段。除了老刘外,那四个人分为两伙,一男一女是对夫妻,孩子在县城读书,得了重病,父母得到消息后急赶着去县城照顾生病的孩子。还有两个男子是一伙,他们自称是生意人,有一批货存放在县城,急着出手,要不就亏大了。

原始的密林里本来就没有路,山势又崎岖不平,五个人中老刘最年轻,自己又感觉是个解放军战士,热血催动着他的英雄主义情怀,于是自告奋勇在前面开路。不一会,他的手上全是拨开灌木丛时被划伤的血道,脸上也被划了两下,他们几个人走的很慢。

爬了几个小时,在接近傍晚的时候他们总算到了谷底,本来密林里面光线就很暗,再加上现在天慢慢黑了下来,他们寸步难行,几个人的体力也都快到了极限,在一块儿稍微平坦的地上躺下休息,谁也不愿意再走了。

一堆篝火点燃,几个人围着烤火,老刘注意到一个细节。那两个生意人中有一个,在爬山路的途中,不小心落到一个小池塘里,大半个身子都湿了水,在休息的时候他却不肯脱掉衣服和鞋子,烤一烤火。而且一路上两个生意人好像很谨慎,也不和别人多说话,老刘预感到这里面可能有什么问题,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也不好多问什么。

休息了近两个小时,每个人都吃了些东西,喝了点热水。都急于赶路的他们熄灭篝火,再次出发。他们不得不拿随身携带的行李弄成一个简易的火把,用于夜间行走。因为老刘在前面开路的时候脚崴了一下,不得不由跟在后面的一个生意人来开路。

一行人慢慢的在大山之间的密林里穿梭,大约走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嗷”的一声窜出一只野猪,将走在最前面猝不及防的生意人拱翻在地,生意人的鞋子都摔飞向了天空。跟在后面的其他人四散躲避,闹了好一阵野猪才离去。幸好那只野猪不是太大块头,而且是受惊没有要伤害这些落难人的意思,除了最前面那个倒霉的生意人腿折了以外,其他人都没有受伤。

人们重新回来,收拾被野猪糟蹋的残局。那对夫妻中男人是个木匠,用树枝在给受伤的生意人做了个简易的拐杖,那两个生意人却像丢了魂似地拼命找那只摔飞的鞋子。老刘眼尖,最先找到那个生意人摔倒后摔飞的鞋子。拿到鞋子的一刹那,老刘觉得不对劲,鞋帮很高,里面却很浅,好像鞋底有夹层。老刘明白了,这两个生意人极有可能是毒贩。

那个时候,在中缅边境,很多人都参与到走私毒品的行当中。因为其中的暴利太诱人了,老刘小时候就见过村里人把毒品藏在鞋子中,只是那时候他太小,什么都不懂,后来大了点,也多少知道些其中的事情。这次一拿到生意人的鞋子,他大概可以确定里面是毒品,而且量还不少。

老刘不动声色,把生意人的鞋子照旧放在地上,装模作样的在别的地方继续寻找,后来这只鞋子终于被另外一个生意人找到,高兴的紧紧攥在手里。木匠的拐杖也做好了,一行人继续蹒跚前进,因为那个受伤生意人的拖累,一行人走的更加慢了。终于在黎明时分,几个人绕过了塌方区,回到了大道上。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密林穿行,几个人就像在泥塘里打了个滚,狼狈不堪。

终于等到了一辆去县城的拖拉机,几个人太疲乏了,在颠簸的拖拉机后斗上,竟都沉沉的睡去。也不知颠簸了多久,那位好心的拖拉机车主才把他们摇醒,告诉他们到县城了。几个人摇晃着下来,仿佛重新回到了人间。几位难友相互告别,匆匆各奔东西。因为有在密林内寻鞋的那一幕,老刘多了个心眼,在那两个生意人后面远远的跟着。因为其中一个生意人的腿被野猪给拱折了,他们走的不快,两个人很谨慎的左顾右盼,先进了一家小旅店,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们换了一身衣服,搀扶着出来,进了一家小诊所。但是眼尖的老刘发现,那两个生意人还穿着以前的脏鞋子,并没有换。

老刘估计这两个人在诊所治伤,一时半刻也不会离开,老刘也担心夜长梦多,再出了什么岔子。于是他飞快的感到县里的派出所,亮明自己的身份,并将自己的怀疑告诉民警。七八个便衣民警跟着老刘直奔小诊所,将两个生意人堵在诊所里。两个生意人一见老刘带着几个陌生人进来,顿时觉得不妙,拔出匕首向老刘刺来,老刘一侧身,但还是慢了一点,脸上被划了道血口子,钻心的疼(那就是后来脸上落下的那道刀疤)。便衣警察们不等两个生意人再行凶,上去几下就制服了两人。经过搜查和盘问,果然这两个生意人就是贩毒者,两人身上带了几百克的海洛因……

老刘准时到县里的武装部报到,领取了一身绿色的军装和戴在胸口的大红花。先是坐汽车到了市里,然后和全市的数百名入伍青年登上了东去部队的列车。老刘被安排到了驻扎广东的部队。在第二天,全团士兵欢迎新入伍战士的欢迎会上,老刘发现他们县的公安局长也站在讲台上。

团长在讲了几句欢迎的话外,突然话题一转:“我们今年的新兵里有个大英雄,在参军的路上靠他的机智和勇敢使公安机关成功逮捕了两个毒贩,减少了一批毒品流入社会,地方上的公安同志已经为我们送来了锦旗,经军区领导决定,授予刘×同志三等功一次……”。

老刘说当时他的脑袋一片空白,怎么走上讲台的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也没印象了,只记得震天的掌声。后来因为这次经历,老刘被保送去了军校,还提了干。

吃完了饭,老刘走后,我在想,英雄也是平凡的人,当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遇到危害和损失时,能够挺身而出一声吼,力所能及地去做改变,就是英雄,就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而我们现代社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越来越多,当社会的大环境一点点地被污浊侵蚀的时候,其实每个人的利益都在遭受损失。希望老刘在我们单位平凡的岗位上继续发光发热做贡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又到一年入伍时,已经脱下军装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年参军入伍的情景:报名登记、检查、分配、新兵连……,欢迎参加海泰客杯铁血网“参军的故事”征文比赛,更有机会赢取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市场价489元人民币的“海泰客”男士户外超轻鞋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英国第一户外鞋品牌海泰客(HI-TEC)提供冠名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泰客服务热线:400-889-5007

海泰客官方商城地址::点击进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市场价980元人民币的“海泰客”户外男装羽绒外套95-4P148

本文内容于 2010/12/15 10:04:39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