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的日记 正文 第十四章 突袭行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


刚下过雨,路况很是糟糕,运兵车颠簸着开了大约两个小时停了下来,跟在杰克身后跳下车后,我这才注意到已经进入到了丛林边缘。

在开入丛林的入口处越南军方拉出一条封锁线,周围停了很多运兵车,还有二十多顶帐篷搭成的简易军营,大队的越南士兵全副武装的巡逻。

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运兵车,应该是紧急调过来封锁丛林出口的,听队长说军方在前几次行动中损失很重,现在缩在外面不敢轻易深入丛林了。

调通无线电耳麦,戴上队长发给我的微光夜视仪,将武器最后确认一遍后,跟在杰克身后我们向着丛林走去。

通过封锁线后,行军速度开始加快,我听从毒蛇的“建议”,又多选了一把M4卡宾枪作为副武器,加上枪挂榴弹发射器和弹药,负重一下增加了十公斤,刚开始还能跟上队长他们的速度,但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感觉明显体力不支,慢慢落到了后面。

好在队伍此刻也开始放慢速度,队长取出地图对照了一下,开始转向西南方向行,进入丛林深处。

背着沉重的装备走了这么久,体力下降的严重,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旁边的杰克道:“杰克,我们就这么毫无目的的一路搜过去吗?这样的话就是一年的时间都不能将整个丛林搜一遍啊。”

“以后叫我赏金猎人吧,大家都这么叫,杰克这个名听起来倒感觉陌生了很多,我们不是在盲目乱撞,从越南军方提供的消息,这批叛军是在一个月前穿越老挝和越南边境线过来的,抵抗了这么久,肯定在丛林中有落脚点,通过前几次交火越南军方已经锁定了几处可疑的位置,但碍于那里都是村落聚集地,无法进行空中打击,围剿了几次反倒死了不少人,所以才有了我们赚钱的机会。”赏金猎人边走边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如果交火地点是在村落中,我们不是一样没办法吗?”我不由担心的问道。

“不一样,因为我们是佣兵!”赏金猎人说完这几个字就不再开口,而佣兵这两个字却让我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我们是佣兵...

走在后面的毒蛇捅了捅我的背包,眉头微皱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回答,无线电中传来队长的声音:“无线电安静,我们已经接近敌对区域,从现在开始尽量安静,掩护阵型前进。”

队伍立刻变成掩护阵型,朝着漆黑的丛林深处继续前进,速度进一步放慢,我跟毒蛇走在最后,夜视仪中整片丛林全都变成了墨绿色,看上去更加诡异。

爬上一道缓坡后,走在最前面探路的标兵举起右手,五指伸开,然后握拳下拉,队伍立刻停止前进,端起枪口瞄准了前方。

很快无线电中传来标兵的声音:“发现一号村落,暂时没有发现巡逻和暗哨,队长,现在怎么办?”

“继续警戒!”队长下达命令后,朝我们挥了挥胳膊,所有人快速移动到坡顶位置,居高临下看向那出村落。

现在是凌晨四点半,再过半个多小时天就该亮了,远处村落此刻一片死寂,没有丝毫的光亮,看规模大概有七八十户人家。

毒蛇打开狙击瞄准镜开始细细观察村落周围的暗哨点,十分钟后毒蛇转向队长摇了摇头,她也没有发现异常之处。

片刻之后无线电中传来队长的命令:“转移到二号村落,看来我们要花点时间了,争取九点之前赶到,收队!”

从队长的话中我明白,二号村落距离这里应该有很长一段距离,我们凌晨出是为了打突袭,一号村落被视为了最可疑地点,但现在看来是我们扑空了。

依旧是标兵跟弩手走在最前面,这次行军速度又快了起来,绕过高坡,转向正南方向走出去五六里路的时候,弩手突然再次发出警告。

“怎么回事?”队长在无线电中压低声音问道。

“发现有行军足迹,有两批人经过,从最新的从脚印看后一批敌人大概二十几人,对比脚印和树木刮痕,对方至少有两挺7.62mm通用机枪,痕迹还很新,对方经过时间不会超过五个小时。”片刻之后标兵的声音从无线电传来。

“队长,要撞上小鱼了!”野猪粗犷的声音从无线电传来,我抬头看了下,野猪已经挪到了弩手旁边,也在一起观察地面。

“OK,加快速度,暂时放弃二号村落,说不定我们能逮住他们!”队长下达命令。

标兵沿着足迹在前面带路,行军速度再次提高,背着沉重的装备我有些吃不消,在这次行动的人中,虽然自己带了两把步枪,但我的装备重量顶多跟队长和作为尖兵的标兵弩手他们相当,不说野猪他们用的通用机枪需要被大量弹药,就是毒蛇主副武器加起来也比我的重,看他们一个个轻松的表情,体能差距实在太明显了,我暗暗下决心回去后要加强训练才行。

急急的追出去很长一段路,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看样子最多二十来分钟,丛林中就要亮起来了,这时弩手那边传来了新的消息,前面发现了警戒拌锁!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上来,以前在“黄色军”的时候,我是做侦查任务的,碰到敌人拉起的警戒锁,说明有人就在附近休息,而且周围一定会有暗哨来守夜的。

队长打着手势让我们散开,毒蛇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指了指两点钟方位的一棵大树,示意我跟她去那边。

毒蛇背着狙击步枪轻快的爬到一段低矮树丫上,右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手指再指向了前方敌人大概的位置,我明白毒蛇是让我留在下面做掩护,已经来到了敌人警戒线内,距离敌人不会超过三百米,对于狙击手来说可以不需要副手来校正狙击参数了。

快速找好掩体后,躲在树后我将手中的VSS微声狙击步枪端起,借着瞄准镜开始细细观察前面的情况,弩手和标兵已经绕过警戒线摸了过去,队长他们也分成两队,呈掩护阵型慢慢向前摸进。

对方选择的这处休息地还算不错,周围树木比较稀疏,通过狙击瞄准镜,我隐约可以看出在对面应该有一条小河,那里视野会更开阔,选在这里休息,可以省去一面的警戒。

此刻东方的鱼肚白越来越亮,我们已经错过了最佳进攻时机,再等片刻对方应该就要再次出发了,清晨的丛林中雾气比较重,虽然天空渐渐放亮,还是需要借助瞄准镜才能大致看清队长他们的行动。

在我转动枪口,看向转往一侧摸过去的标兵时,猛然看到标兵快速拉回身子闪回一棵大树后,而眼睛却紧紧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丛茂密的灌木。

灌木丛过于茂密了!透过瞄准镜我很快发现了这点,看着标兵轻轻抽中匕首,慢慢向那处灌木丛摸过去,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那里如果真是敌人的暗哨,标兵就这么摸过去会不会有危险?如果对方枪口对着的方向正好是标兵的位置,迎接他的绝对是一梭子子弹!

不会的,不会的,标兵已经摸到跟前了对方还没发现,一定没问题的!我在心里不住祈祷着,握着扳机的手开始微微抖动,仿佛走在前面的不是标兵而是我一般。

在我不断祈祷的时候,那片灌木丛猛的动了一下,还没等我弄明白怎么回事,标兵弓着的身子已经快速扑上去,灌木丛一阵抖动,然后就看到标兵爬起身来,再次端起步枪向前摸去。

这时才发觉额头已经蒙上一层细汗,用衣袖擦了擦后我再次回到瞄准镜的视野中,队长他们现在呈半圆形围了上去,从野猪刚刚收回他那把有些邪恶的捕鲸叉军刀上沾着的血迹看,刚刚野猪也处理掉了一个暗哨。

我开始佩服他们,从发现对方的警戒线到接连至少干掉两名暗哨,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而且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我可以肯定对方绝不可能一起睡着,他们到底是怎么摸过去的?!

转动枪口,我瞄向队长他们渐渐形成的包围圈中央,随着光线越来越好,透过瞄准镜已经能够模糊看到一些异样的轮廓,从形状和大小上看很像是一箱箱的东西,稀稀拉拉的成堆放着。

轻轻的从背包中摸出毒蛇给我专业瞄准镜,随着放大倍数不断调大,我终于发现了敌人的身影,在树丛间隙中,靠着一处木箱睡着两个人,手中抱着熟悉的AK47步枪,脸庞因为雾气原因看不太清。

微微转动瞄准镜,很快就又发现了三人,我轻轻敲了敲树干,朝着上面的毒蛇张开手指,指了指前方比出一个五的数字,毒蛇很快点了点头,告诉我她也已经发现了。

现在只剩下等待,掩护着队长他们扫除暗哨,将三面包围圈完成后就是发起突击的时候,那时候对方只能向着小河那面逃,一旦到了空旷地,那里就是他们的坟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