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瞑目------我的父亲

十月十七日是父亲的九十阴寿,写此文予以追思。


近二十年来,父亲经常做的事是写字、看书、散步。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不喝酒,中年时偶尔吸烟。在去世前经常向我唠叨三件:单位的改制、过去起早贪黑的工作是什么名堂、小江要我承担责任什么意思。

今天,我帮母亲整理父亲的部分遗物,影响最深的是父亲在文革中几十万字的检讨书以及李自成的连环小书。


本家姓李,据口述族谱记载,祖先为米脂人,率领义军推翻大明建国大顺。清兵入关后,节节败退,其女儿逃至南通嫁于吴姓秀才。受迫害,最终逃至江南水乡甪直,过着隐居而殷实生活直至父辈。其子女俱从李姓,保住李家一脉。这段故事,史上没有记载,来之一代代的口述。我们都以闯王的后代为荣,这大概就是父亲喜欢看姚雪痕的"李自成"的原因,把李自成连环小说毕功毕敬锁在大橱里的缘故吧!


父亲出身于一九一八年,四三年大同大学毕业,曾回家乡任教数理课程。四六年经其干爹(原中国农业银行行长)介绍来上海华通电业机器厂任职,解放后组建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任动力科长,父亲在30多岁已是国家级工程师,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老专家,50年代部里发调令要他去北京,因母亲的反对而没去成。现在想想自己也十分有愧,一辈子还没达到父亲的成就。

在我很小的时候几乎对父亲没有感觉,早上上学父亲已上班,晚上睡觉他还没回家,就连星期天也见不到他。象其他的知识分子一样,父亲把全部热情注入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为国家电气产品检测走上正轨,为国家非标准电气设备的设计作出了贡献。父亲爱着自己的工作,70岁退休,家乡领导上门请父亲当顾问,被他谢绝,因他不服老还想为国家的电气事业作贡献。有几件小事至今没敢遗忘:一天半夜,一阵紧急的敲门声吵醒了熟睡中的我,父母的房里站满了一群焦虑的人们,他们连夜研究工作中的问题,那怕不睡觉,父亲也要去处理各种事件;偶尔有空父亲也会带我们去公园游玩,因好久没吃鸡了(自然灾害年代),在公园门口看见黑市鸡,吵着要吃,父亲二话不说用一百元买了下来;偶尔会来指点功课,有次练大楷字,父亲冷不防抽去我握着的、正在写字的笔,弄得一手墨汁,父亲就亲手指点写字握笔的要令。在我上山下乡,去黄山的那一天,父亲脱下带了近十年的手表(第一代上海牌手表)给了我,那时手表可是奢侈品啊。我去五七时,连队就我一人带有手表,李峰去场部时也经常向我借带。父亲是严父,被父亲打过小PP,但父亲也是慈父,他以他的方式爱着我们。


父亲也爱着自己的家人,父母41年结婚,他们是同龄人,生有我们子女五个(我是老四)。我从没见过父母红过脸。在最困难的60年代,我们也都没受过委曲,父亲享有高干高知待遇,每月的名烟、黄豆等营养品还要送给在苏州行医的外公(外公是名医,在地方志上有详细记载,特别在抗战时期为新四军送医送药,这里忽略)。偶尔留几包烟,也学会了抽烟。小时我也偷抽过烟,都是从父亲那里偷的。我自己第一次买烟在20岁后,有次去太平,买了两包中华,回连队的路上,大玲学开拖拉机,结果把我摔到山沟里,也就被她发现了香烟,害得我羞涩满面。父亲患有重听症,因此他的性格较孤僻,与人沟通较困难,但他从来严于律己,有很强的自控力,从不允许自己犯错误。据母亲说父亲年轻时是个麻将高手,但退体后从不玩牌,反倒是看书诵词作笔记,留下了几十万字的笔记。

文革是父亲一生的重要转折,心高气傲的他一下沦为反动权威、牛鬼蛇神,家被抄了,黄金、钻戒、美钞、股票被拿走了(虽然以后还了几万元,都被强行收购了),人被监督劳动,扫不完的大街、写不完的检讨、开不完的批斗会,我从旧照片中看到,父亲总是照片的中心人物,突然间从时代的宠儿沦为最低层的人物,我不知父亲是怎样调整心态,但这段日子也总算熬下来了。尽管如此父亲仍然笑对人生,仍然保持他的信仰。父亲的工作日记是全英文的,他还懂德语和日语,而日语就是他在这段时间自学而成的。


父亲是从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退休的,该所原属一机部,后公司制转制归上海国资办管理。本世纪初实行所有制改革,变为私有制企业,绝大部分的股权属企业领导者个人所有。父亲生前对这种变更是想不通的,一块荒地变成高楼林立,他化了毕生的心血,突然原先为国家的服务变了味,他能心甘吗!我看了他的笔记,他认为把国家财富变私人所有是上海国资办的不作为。电科所就象是他的孩子,曾经为他起早摸黑激发出极大热情和干劲,现在都子虚乌有了,他能心甘吗?


就是我看了也心不甘。我是学理论的,我也知道公有制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基础,公有财产是全民的财产,这种财产的分配只能由全民而不是官僚们来作主,而财产的变更必须通过市场行为来完成,决不应黑幕操作。我很佩服叶利欣,他颠复了苏联,但他能把全苏的全民财产分给人民,作为人民的一分子,他能与其他人一样分得相应的股份。这是一种公平,而我们呢?父亲作为一个技术专家,在他的晚年还忧党忧国,对这种现象他能瞑目吗?作为他的子女,我是学理论的,不能大声疾呼真是有愧啊!


父亲在晚年因生活起居不便。去年去看父亲时,他总给我唠叨:这是什么意思?!开始我也不了解父亲讲这话的意味,后来才了解到:50年代未、60年代初上海沪西地区发生了大停电事故,是父亲的部下不小心所为,父亲理应承担责任。父亲就主动承担了全部的责任。父亲是完美主义者,一生不容自己的错误缺点,这一事故父亲始终耿耿于怀,令他想不通的是他承担了责任,而江呢?写这些,不是贬低他人,只想说明父亲的恩怨分明。


如今父亲去世了,一切的一切都随他进入了坟墓,而留给我们的只是无限的追忆。




父亲去世这天正好发生汶川大地震,写上小诗一首予以告慰:


爸爸,一路走好

妈妈的泪水已洗净了去天堂的路

七十年的风风雨雨

只为履行一个承诺

相约到老


爸爸,一路走好

去天堂的路并不寂寞

天府十万儿女一路相伴

为你解除犹愁和烦恼


爸爸,一路走好

去天堂的路并不黑

我们为你点亮了光明的红烛

时刻记住您毕生的教导


本文内容于 2010/12/13 8:32:44 被空军前上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