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东海,南海之我见(参赛)

因此,海洋权益的问题,实际上是各个领域内的问题的最终结果,也就是当前中国在各个领域内所采取的政策措施,所处形势,注定了的一个结果,在海洋权益这里表现为,编辑同志所描述的这样的一个状况。而各个领域的问题,实际上都可以简化为阴阳相互制约的本质模式,也就是太极图的样子。所谓此消彼长也。而一些领域在某个角度上,又有共同的某种特质,使它们共同成为一个新的太极图的“阴”或“阳”,在这个新的大太极图里,同样存在着阴和阳之间的此消彼长的问题。如此道理,不断地把全部人类活动领域按照这样的规则,不断地归纳出阴阳,构造出太极图,最终出现的是一个可以用八卦描述的系统,或者可以用某种复杂图形组合,或者二进制数学模式所描述出来的系统。海洋权益问题,作为一个变量,同样也是一个函数,可以通过数学的模式,或者八卦的推演,推出一个表达式(数学方式),或者一个系统的描述(八卦模式),然后找出其中的我们能启动,或者能撬动的自变量,从而让我们想要的结果出现,也就是黄海“变成那样”,东海“变成那样”,南海“变成那样”。



需要提示的是,对于海洋问题的最终的那个我们期待的结果,实际上是不由人的意志所决定的,取决于我们当前是否具有成功突围的潜力。当然,有了事实做基础(也就是确实有这样的潜力,和可能性),还需要我们能采取正确的方针,而不是做错事。这样,才能达到最终期待的结果。



以下是本篇文章原来所写的开头,发现实在太长,离题(实际也不离题)。所以附在后面,感兴趣的人可以略微扫一眼。




国际问题,体系庞大,极其复杂,不适合通常的方法论和思维模式进行大段地三段论式论证,那样往往只有一条逻辑线,而在多达几十步,上百步的论证推理过程中,实际上每个结点处,都有众多的可能性存在,如同一个树状的网络,因此,大段分析论证后的结果,往往都是僵化的,固定的单一一个结论而已。我们反过来从最朴素的角度上设想:难道一个国际问题,只需要“这么这么做一下”就可以解决了么?显然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不是这么简单的。


所以,我抛弃通常的八股文,议论文,激情散文等等的方式,以一种系统思维的方式来简单地说说大趋势,即可。须知,什么东西,说得越精确具体,其往往也就排除掉了这一点之外的无限多种可能性,结果,其往往也就是最不靠谱,最不准确的一个结论了。


之所以三个问题一起说,因为黄海,东海,南海,无非是根据空间位置的不同进行的人为划分而已。如果从空间上,或者不同领域内(比如东海之于能源,黄海之于战事,南海之于航道)进行单独评论,我认为仍然是流于表面。因为问题的本质只有一个,就是“实力争夺下的利益之争”。


所以,假如按照常人的思维方法论,在黄海琢磨如何避免战争,在东海如何抢夺能源,在南海如何保护航道确立主权,那就陷入了低层次的问题,实际就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了。同样,从最朴素的角度设想这些问题,黄海的战事,单纯从战事的角度考虑,采取措施,是能避免得了的么?东海的能源,同样如果只陷在能源角度内,那就是“你有我无,你无我有”的零和游戏,同样没有解的。南海,一样,单纯限制在如何确立主权的的角度上,那永远没个尽头,无论咱们怎么做,总是要有国家站出来宣布争夺海域主权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