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战船——宋朝-明朝前期,中国海军强过西方

禁军名将 收藏 1 5731
导读: 最早发展出战船的是古埃及人,时间是5000年前。在距尼罗河13公里的阿比杜沙漠,出土了当时的14艘船只,长度在18米到25米之间,有桨手座位。第五王朝时期埃及为了寻找雪松,成一次派出40艘船只组成的舰队。当时,埃及船只制造技术已经很完善,船只由桨帆作为联合动力,一般的船上有30名桨手,一面风帆,船尾有作为舵的长桨。风帆由两根桅杆共同顶张,由定桅索固定。从船头到船尾,有中央大索加固船身,所有索具使用绞紧法绷紧。船上有舱室,船只榫和也已经很精确。第五王朝最大的船有100肘尺,合52.3米长。在胡夫金字塔出土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早发展出战船的是古埃及人,时间是5000年前。在距尼罗河13公里的阿比杜沙漠,出土了当时的14艘船只,长度在18米到25米之间,有桨手座位。第五王朝时期埃及为了寻找雪松,成一次派出40艘船只组成的舰队。当时,埃及船只制造技术已经很完善,船只由桨帆作为联合动力,一般的船上有30名桨手,一面风帆,船尾有作为舵的长桨。风帆由两根桅杆共同顶张,由定桅索固定。从船头到船尾,有中央大索加固船身,所有索具使用绞紧法绷紧。船上有舱室,船只榫和也已经很精确。第五王朝最大的船有100肘尺,合52.3米长。在胡夫金字塔出土的两艘船,长32.5米。这样的大船,有两到三面风帆。当时中央主管造船的官员,称为“船舶建造者”,还设立了两支舰队。中王国时期,埃及造船和操船技术又有提高,船只利用风力的能力更强,因而也就更灵活。到了新王国时期,埃及海军发展达到顶峰,这时的大型战船上可以容下两百名士兵,在第二十王朝的壁画中,描绘了用船首撞击敌舰的情景,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关于这种战术的纪录

埃及强大的战舰独步全球达一千两百多年,其他早期文明中,两河文明和古印度文明的造船工艺也很强,巴比伦船只曾环航阿拉伯半岛,在马达加斯加岛上曾经发现过古印度的印章文字,但由于具体环境所限,它们都没有发展出强大的战舰。从前2300年开始,基克拉迪群岛发展出可用于作战的桨船,埃及战舰的寂寞才宣告结束。但海上新霸主的诞生,还要延后几百年。这就是希腊文明,希腊最早的文明米诺斯文明,建立了强大的舰队,其造舰可能首创了龙骨和肋骨技术,而阿开亚人建立的迈锡尼文明则肯定发明了这些技术,因此希腊战舰成为全世界最坚固的战船。与此同时,另一个海上强梁腓尼基也兴起了。拥有战舰的文明国家的增多,必然导致水战的爆发。在前1501年到前1480年,埃及哈特谢普萨特皇后发动大规模海上远征,到达庞特,将硬木、香料、象牙、金银器皿、牛和奴隶等掠回塞布士,而人类有文字可查的第一次海战发生于前1210年,在塞浦路斯战役中,希泰蒂特斯的国王萨皮拉留玛斯二世打败与海上民族结成同盟的塞浦里奥特舰队,将他们的船只焚毁一空,可能是采用了火攻术。这是第一次有记录可查的海战(原文刻于陶板上)。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成百上千次,海洋从此变得血腥。由于海战的刺激,海战装备也就发展起来,腓尼基人最先环航非洲,也最先发展初二列桨战舰和舰首撞角,舰首撞角的出现使击沉敌舰变成可能,所以引起了西方海战战术的很大变化,从技术上说,所有主要的战舰都装备了撞角,在撞击下,原先用绳索捆扎的战舰不堪一击,为了使舰只抵御撞击的能力更强,西方发明的铁钉被运用到造船上,但是铁钉容易在海水和海上的含盐水汽中被快速锈蚀,所以后来改用铜钉榫合战舰。希腊战舰的发展处于世界的最前列,在前8世纪时,希腊出现了50桨战舰,也就是每侧25名桨手的战船,不久,三列桨战舰出现,它是上古第一种可以发挥战略作用的主力战舰。它诞生于前6世纪,发明地可能是科林斯(希腊重要的城邦之一)。一般的三列桨战舰可以以雅典为例:桨手170人,上层62人,中、下层各54人。加上操帆手和舵手,全舰有两百人。但其中重装步兵不过14人。舰长40米(不含撞角),宽5米,长宽比较大,因此俗称“长船”。桨手全力划桨时最高航速11节左右,从波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决定米提林命运的典故看,最大持续航速为9节左右。舰首装有黄铜撞角,舰上设有跳板。三列桨战舰的造价较低,前490-前480年十年间,雅典用劳里昂银矿的收入,就建造了200多艘。


无疑的,三列桨战舰是海军理想的装备,它的机动性非常好,可以采用撞击、接舷战两种方式作战,而且同样致命。希波战争中,希腊舰队击溃以埃及、腓尼基船只为主力的波斯舰队,一代海上强梁腓尼基遂一蹶不振。

但三列桨战舰远不是西方上古战舰的顶峰。约前400年,四层桨战舰出现;很快的,在公元前399年,以叙拉古的戴奥尼素为首的一个工程组建造了第一艘五排桨战舰。五列桨战舰对三列桨战舰的优势,最明显之处在于可载士兵多。罗马的五列桨战舰可载120名士兵,而前面说过,一般的三列桨战舰所载士兵不过14-30人而已,此外,五列桨战舰上有高塔,不仅居高临下,而且安装有弩炮或投石机,能够对敌舰舰体和船员进行相当强有力的射击。在其它方面,五列桨战舰具备三列桨战舰的全部优点,所以它迅速取代三列桨战舰成为海军的主力,在罗马,因为五列桨战舰头部往往有上翘的装饰性弯角,所以被称为“鹅船”。在希腊化时代和罗马崛起时代,五列桨战舰参加了每一次重大海战,为希腊化国家和罗马掌握地中海制海权做出了卓越贡献。

但事情还远没有到此结束。既然船上的兵越多就越能够在接舷战中占据优势,那么巨大的船显然就比小船好。亚历山大大帝培养的三个活宝:塞琉古、托勒密、安提柯,很快投入激烈的造舰竞赛中。六列、八列、十六列,最后是40列桨战舰问世了。40列桨战舰无疑是古代最庞大的战舰,它可以载多到一千数百名士兵,任何战舰企图跟它进行接舷战斗都是太愚蠢了,而且它可怕的身躯还是国家威力最好的象征。但这种巨舰的问题也很多,首先它很昂贵且难以建造,但这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在于,它实在太笨重了,在海上慢慢蠕动的这种军舰,很容易被敌军的燃烧兵器集中起火,或者被撞角撞破。所以很快,随着希腊化国家的塌台,巨舰时代也就结束了。

战舰的发展,跟航海术的发展十分不开的。为了进行海上交通和运输,希腊和罗马都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大量默默无闻的船员和水兵,以精湛的航海技术,征服了变化莫测的遥远大洋;以阿基米德为代表的科学家和技术家队伍,为船只的建造和安全航行,提供了可靠的保障;而国家对航海的鼓励,无疑是欧洲航海业取得巨大成就的根本原因。因此四世纪以前,欧洲航海事业远远走在世界其它地区前面。罗马帝国时代,欧洲航海达到顶峰,一千五百吨的巨型运粮船,缓缓航行在地中海里;欧洲商船向东航行到中国南方的番禺、向北航行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向南航行到非洲西岸、向西北航行到爱尔兰、近来的证据显示:1世纪罗马壁画已经出玉米图案,第度在镇压以色列人起义的时候,曾经提到罗马到达了大洋彼岸,正准备征服那里,在墨西哥也出土了罗马土俑,如果以上属实,那么罗马人在1世纪以前,已经到达过美洲并从那里安全返回了(这个问题颇为有趣,如果罗马果真征服了新大陆,那么印第安人就可以得到旧大陆的文明成果,也就很可能免掉被彻底征服的命运了),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崛起之前,罗马人的航海范围是最大的;无论如何,离开高度发达的造船业和航海术,要发展出强大海军是不可能的。

在罗马时代,借助先进科技,曾经发明过一些另类的船只,如用牛在甲板上转动轴承,用复杂的齿轮机构带动明轮转动,从而使船只前进的牛轮船。但这些古怪船只不甚可靠,所以并没有被运用在军事上。

在安布罗斯海峡之战后,地中海成为罗马内湖,海军失去意义,于是渐渐衰颓。到了3世纪危机之后,罗马武力不振,加上***的毁灭性影响,欧洲战舰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失去了。


而我们知道,西亚和印度因为地理环境所限,在海军方面没有大的成就。于是,军舰领头羊的角色,居然被原先非常落后的中国人夺去了。

在西汉之前的文物中,没有发现中国风帆的痕迹,直到东汉《释名》中才有了“随风张幔曰帆,帆泛也,使舟疾泛泛然也。”的记载。可见中国人会用帆比埃及晚了三千多年,比希腊晚近两千年(甲骨文上有的符号被认为是帆的表现,但既没有实物也没有其他文字或艺术材料作为佐证,因此可信度不高)。古代最重要的船只推进器尚且如此,其它就不用说了。不过中国在上古军舰方面的落后,同样只能归咎于环境所限:首先,太平洋不像地中海那样平安,风向和洋流都很复杂,对于上古简陋的船只来说非常可怕;其次,在中国三海附近,既没有文明国家,也没有强劲的对手,海军无用武之地,相反,陆地上却频繁发生战争;因此,仅仅用于渡过江河的小小桨船,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足够了。所以上古中国军舰没有什么成就。

但是,随着生产力和科技的发展,中国也渐渐的学会了制造大船和进行航海。中国古代在造船方面取得的成就比较突出的有:一般用纵帆,即中国文明区内独有的可以转动的平式梯形斜帆,能根据风向 随时调整张帆的角度;以竹竿维布帆,重量大,起落迅捷;南宋以后还学会了逆风航行,即走之字形路线。宋朝以后,在海船上普及了水密隔舱除了众所周知的好处外,舱板跟船壳板紧密连结,起着加固船体的作用,不但增加了船舶整体的横向强度,而且取代了加设肋骨的工艺,使造船工艺简化。此外,中国海船的船壳结构也有着独创性。其船壳板之间不是平接的,而是搭接的。这种接法,现在有人称之为“鱼鳞式”结构,有人称之为“错装甲法”结构。其优点是船壳板联结紧密严实,整体强度高,且不易漏水。不过这种接法的发明国,现在还不能十分肯定。中国人可能还发明了船尾舵。

中国在船只技术上最大的特点是讲明轮船作为战舰使用。本来,明轮船的水密问题不好解决,加上人总会疲劳,在大洋上使用并不合适,而且,如果没有风帆,它的速度会很慢。但对于主要在江湖中作战的中国水师来说,这种船确实有其方便之处:操作较简易,不仅踩动明轮板比划桨省力(采取同样原理的自行车,是地球史上最有效率的运动方式),而且踩踏者各自踩踏明轮板,比协调大量桨手容易;也不容易发生船只碰撞后折断桨的恶劣情况。因此内水水师中,使用明轮船一时成为潮流。在中国明轮船的最早明确记载是《旧唐书》,书中记载为:“挟二轮蹈之,翔风鼓浪,疾若挂帆度.”宋代,这种船达到极盛期,被杨么起义军俘虏的宋朝工匠高宣在两个月里建造了大小车船十多种。其中有一种二十四轮的车船,它上有三层塔楼,可载一千名士兵,前有撞角,可用来撞击宋军船只。《宋史.岳飞传》中说,义军“浮舟湖中,以轮激水,其行如飞,旁置撞竿,官舟迎之;辄碎。”随着航海事业的发展,只适应内水的明轮船也就渐渐衰落了。中国军舰的另一个特色是“拍”,也就是一种砸击敌舰的武器。采用长木材为杆,一端为巨石,平时用钩钩住木杆一端,巨石高高举起,敌舰逼近时,突然放开钩子,巨石便快速落下,如果敌舰处在杀伤范围内,就可以将之击伤甚至击沉。这种武器对中国内水的小型战舰特别有效,可以做到一击必杀。南北朝晚期,这种武器已经使用,不久后就在其底座加装了旋转装置,使之可以对旋转半径内的敌舰都构成威胁。但中国军舰上始终缺乏希腊化国家和罗马的重型射击兵器,早期主力战舰还没有装角(小型战舰上有,谓之艨艟);而且中国的船只普遍“肥胖”,机动性较差,因此,可以说在宋代以前,中国的战舰是不能够跟三列桨战舰和五列桨战舰相比的。



宋以后,有两个情况促进了中国航海术的发展,一是前面说到过的造船技术的进步,二是司南的发明。在司南发明之前,由于缺乏航海经验,中国人不大敢深入大洋,司南发明之后,在海上判断方向就方便了许多,尽管早期的司南十分简陋,但毕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中国人频繁的出现在大洋上了,于是中国迅速成为海上强国。这种进步到了明朝初期达到顶峰。代表就是古代史上最庞大的船只——宝船。对宝船的大小,争议很多,限于篇幅,这里就不详细说了。从近年来的材料看,我认为它的排水量在3000-5000吨之间,长约70米左右。即使按最小的估计:2000吨,也是一艘令人敬畏的巨船了。要知道,同期欧洲最大的船只排水量也只有两千吨而已。但这种巨船没有什么作战价值可言,它太昂贵(整个舰队中只有六艘),机动性也非常差——当然,也没有海盗能够攻击如此庞大的舰队,甚至整个太平洋和印度洋沿岸的国家和民族,也都没有一个能以海军跟中国舰队对抗。

中国军舰的发展始终遇到本节开头所说的两个问题的困扰。随着封建社会后期自闭症的发作和倭寇问题的影响,中国海上发展萎缩了——因为倭寇隐蔽在沿海广大人民中间,明廷实在分不清谁是“倭”,谁是良民。于是采取一了百了的办法:“片板不准入海”,直到1567年解禁(仍有严格限制),但近两百年的海禁已经令中国的航海业从此一蹶不振。清朝初期为了防范沿海汉民资助郑氏集团,重行禁海。后来解禁,但对居民的航海设置了重重限制。中国的航海业更是奄奄一息。可以想到,这时的中国水师成了无源之水,难以维持了。清朝主力战舰竟然是以渔船为原型设计的,这种战舰已经没有任何值得一书的价值了。

中国人也设计过一些怪诞战船。比如有一种空心船,从侧面看跟一般战舰没有区别,但里面没有甲板!如果披甲的敌兵跳上这种船,就会掉进水里淹死。对于这种发明,把它跟“罗你命3000”并列就是了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