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路资金进入房地产,制造业的大亨——富士康也把土地作为自己投资的条件。他们为什么对土地那么狂热?社会的财富增长来自于全民的努力和奋斗,而享受这一成果的仅仅是权利和土地的拥有者。

所有人都去考公务员,为的是拥有权利;所有企业都去买土地,为的是拥有土地。再也不会有人去想怎么创新,那些事太难了,即使做到,也会受到权利和土地拥有者的双重盘剥。

中国经济的困局来自于社会分配的不公,但是发改委的改革方案却还是那么遮遮掩掩。学习德国,限制土地的增值,限制房租、地租的上涨,那么我们得到GDP才是真正没有水分的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