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作品相关 后晋名将高行周(4)

cqx7711 收藏 4 1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经历了狂风暴雨终于见到彩虹的石敬塘终于在契丹干爹的帮助下将上位的最大障碍铲除,还从干爹手上将后唐军全部接收,成为后晋军,此后顺风顺水一路高歌猛进,攻陷洛阳,逼得李从珂自我烧炭。看来拜对干爹很重要啊,至于汉奸啊罪人啊什么的,靠,现世福现世享,俺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这时已露峥嵘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经历了狂风暴雨终于见到彩虹的石敬塘终于在契丹干爹的帮助下将上位的最大障碍铲除,还从干爹手上将后唐军全部接收,成为后晋军,此后顺风顺水一路高歌猛进,攻陷洛阳,逼得李从珂自我烧炭。看来拜对干爹很重要啊,至于汉奸啊罪人啊什么的,靠,现世福现世享,俺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这时已露峥嵘的契丹雄主耶律德光,以其质朴的视角,对晋阳之战双方的主将表达了欣赏。对于被剌杀的张敬达,派人厚葬了他的尸体,并对他的忠贞深表哀悼,告诫自己的部曲和汉军的降将说:“为臣当如此人!”。(不知杨光远和高行周这时在想什么?);对于以寡敌众力挽狂澜于既倒的刘知远,他对石敬塘说:“此都军甚操剌,无大故勿弃之”(这话说得也太那个了,如果不是蛮王,很难在汉人史书上保留这么粗的话,或者说,很有可能原话更粗!这个X人真XX好啊,你个XX儿子不要XX委屈他,不然老子XXXXXXX你!)

石敬塘入洛阳之后,令高行周回军驻地。或者是听说了高行周在晋安寨中的事迹,或者是认为这是个忠厚人,石敬塘对高行周相当的礼遇,高行周也算是官运亨通,出于稳定政权的考虑,再加上洛阳几经战乱,也确实破败不堪了,石敬塘移都开封,定国号为晋(这是沙陀族的晋,所以是后晋,可不是士族当道的东晋西晋)。

在新的中央政权里后唐旧人高行周被重用是不太可能的了,石敬塘手下文有桑维翰,武有刘知远,都是开国元勋,劳苦功高,还都是耶律德光很欣赏的人,从才具上来讲,高行周也确实比这二人有相当差距。

及至石敬塘归天,拥立少帝石重贵有功的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独断与契丹交恶,晋少帝石重贵召高行周从征,在高行周一马当先杀向契丹铁骑而后被围时,景延广居然命令各军稳守城池,不准出援,致使高行周差点就在戚城送了老命,幸好晋少帝石重贵这时表现极其神勇,亲率部军予以解围,高行周泣谢皇帝救命之恩,回到开封忧虑有拥立之功的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难以控制,石重贵以外藩高行周代替其职,但荣华富贵,高官权势,对于这位阅人极多的宿将来说已经根本就安之若素了,史称“行周虽典禁兵,心游事外,退朝归第,门宇翛然,宾友过从,但引满而已”, 瘟朱,李存勖猛不猛?风光不风光?最终什么下场?这时的高行周,在政治上已经比较成熟了,很多事情,都看轻了,也看淡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将的功业光彩渐渐被岁月漂洗淡去,势将被冉冉升起的新星完全遮掩,在黄河马家口大战和歼灭青州杨光远之战中大放光芒的义成节度使李守贞脱颖而出,最终被石重贵看中,调入中央执掌禁军,李守贞与在朝中用事的李彦韬,冯玉,杜威等奸佞小人勾结在一起,买卖官爵,把持朝政,老将高行周出朝为归德军节度使。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直到又一个皇朝走到了末日,第三次晋辽大战中,由于石重贵的姑夫,前线总指挥杜威(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在五代也算得上是标准的坏人!)率晋军主力在前线投降,契丹铁骑得以长驱直入,力图在新主子面前有所表现的原晋军右神武统军张彦泽率轻骑二千,绕过由高行周,符彦卿两员名将镇守的澶州,占领开封,俘获晋少帝石重贵。事实上直到这时,契丹骑兵仍然还远在前线收降沿路城池里的晋军,连黄河北岸都没到,按说这两位名将完全有时间召集骑兵(不用多,反正张彦泽手下兵也不多),打个冷不防,夺回皇帝,然后退往开封以南的广大地区,再议复国,很奇怪的,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眼睁睁地任由张彦泽在开封城内大肆劫掠,眼睁睁地看着耶律德光渡过黄河,入主开封,很听话地接受了耶律德光的征召,入朝晋见。

或许,这要从石重贵自已身上找原因,自为石敬塘侄子的石重贵本身也是一员战将,在攻克晋阳时率先登城,立过大功,曾经也是质朴无文,沉默少语的一个人,石敬塘认为他与自已相似,加上石重贵父亲早亡,所以很受疼爱,专门找人教他《礼记》,这小子看了几页扔下书出门大叫道:“这不是我的事业!”哪什么才是他的事业?当然是打仗抢劫升官发财啦!

石敬塘死后,遗命是立小儿子石重睿为帝(没办法,年纪大的儿子们全是军阀混战中挂得精光),但是司徒冯道和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认为石重睿年纪太小,他当皇帝根本就镇不住众多的猛人(又来了!),本来就风雨飘摇强藩林立的后晋恐怕马上就要垮台,于是就凭着手里的相权和军权(主要还是靠的枪杆子啦!)改立时年二十八岁的石重贵为帝,虽说是矮子里头挑高个,可这石家的基因实在不怎么样,石重贵一上位就干了一件露脸的事:娶了自已的小叔的寡婶做皇后,不是一般的重口味。之后更是重用冯皇后的弟弟冯玉,亲信李彦韬等人惑乱宫廷,靡烂朝政,自已只顾穷奢极欲贪图享乐不管事,不顾国家财政凋蔽胡乱花钱,此外还有个有点高雅的爱好,喜欢听曲儿,因此宠信伶人(可惜,他远远没有人家戏子李的勇武,就学了点糟粕),赏赐无度,时任枢密使的桑维翰很直白地就此批评皇帝:“伶人举手投足之间即可得到优厚的赏赐,而战士浴血沙场却是所得无几。赏罚如此不公,难道就不担心士气解体吗!“(:“曏者陛下亲御胡寇,战士重伤者,赏不过帛数端。今优人一谈一笑称旨,往往赐束帛、万钱、锦袍、银带,彼战士见之,能不觖望,曰:‘我曹冒白刃,绝筋折骨,曾不如一谈一笑之功乎!’如此,则士卒解体,陛下谁与卫社稷乎!”)。前朝老臣的直言让石重贵很不高兴,再加上桑维翰毫不掩饰对石重睿的关心,还有李彦韬,冯玉的馋言,有经天纬地之才的开国元勋桑维翰由国务院总理兼财政部长,军委委员贬为开封市市长,管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时人大多不平,便去质问冯玉:“桑公国家元老,既然不再担任枢密使,即使不保留宰相的职位,也应该好好地安排到一个富庶的藩镇去养老。而你们却打发他去担任开封市长,去处理那些琐碎的事务,是何居心”!冯玉回答道:“这样安排是防止他造反。”如此颠倒黑白的回答,当然难以服众,有人问道:“桑维翰是一介儒生,难道儒生还会造反吗”!不料冯玉却说:“就算他自己不造反,但是我们担心他会教唆别人造反!”如此强词夺理,大家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桑维翰更是称病不出,闭门谢客


政事的靡烂,武将们倒不时太看重,他们更多的看重朝廷给自已的待遇,说白了,为你打仗,你得给钱!就连后周太祖郭威这么个既能打仗又能治世,军政双全的牛人,也不得不搜刮肚肠挖地三尺搬空国库弄钱来填大头兵们的无底洞,就算是这样,军阀们也还是不满意,经常闹事罢工,差点就把郭威给气哭了-----“朕自即位以来,恶衣菲食,专以赡军为念,府库蓄积,四方贡献,赡军之外,鲜有赢余,汝辈岂不知之?今乃纵凶徒腾口,不顾人主之勤俭,察国之贫乏,又不思已有何功而受赏,惟知怨望,於汝辈安乎!”老子上位以来,吃馊的喝酸的,专门省下钱来养你们这帮大爷!四方的税粮,除了供大爷们吃喝以外,就没啥剩的了,你们不知道吗?!现在借那些恶徒之口,不顾老子的省吃俭用,不体谅国家的贫乏,也不想想自已有什么功劳要请赏,只知道不停地叽叽歪歪报怨,倒底安的什么心思啊?!

石晋朝廷如此倒行逆施,再加上一系列用兵失误,真真正正是众叛亲离,军心解体。当杜威率晋军主力在前线陷入绝境时,桑维翰马上入朝找李彦韬,冯玉商议,不得要领,又想见石重贵,这个皇帝居然在熬鹰,没空见他,桑维翰不由仰天长叹:“晋不血食矣!”(古代尤其是春秋战国时期,常常以“血食”、“不血食”借以指代国家的延续和破灭,“不血食”指其国家的祖先不能再得到祭祀,也就是这个国家灭亡了,没有传承的后代能够祭祀祖先了。文化人讲话花样就是多!)

丘八不高兴,后果很严重!这样的皇帝,这样的当权者,这样的政权,就算救得一时,救不得一世,干脆不救!反正这世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皇帝!这很可能就是许多地方大将的心理,事实上晋军主力虽没,但地方上藩镇的实力大体还是完好的,黄河以南,淮河以北还有大片土地,但他们就是坐视晋朝灭亡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