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军坛圣人:顾祝同

路西法殇 收藏 3 2015
导读:顾祝同(1893.1.9-1987.1.17),字墨三。江苏省安东(今涟水)人。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曾任黄埔军校教官、教导团营长,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师长,素有“驭将之才”声誉。先后参与东征、北伐、军阀混战,“围剿”红军。抗战期间,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兼江苏省主席,奉蒋介石密令,制造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在黄埔嫡系将领中,顾祝同初为“八大金刚”之一,后又列名“五虎上将”,国民党军政高层“军中圣人”。 [img]http://img7.itiexue.net/1221/12218347.jpg[/im

顾祝同(1893.1.9-1987.1.17),字墨三。江苏省安东(今涟水)人。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曾任黄埔军校教官、教导团营长,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师长,素有“驭将之才”声誉。先后参与东征、北伐、军阀混战,“围剿”红军。抗战期间,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兼江苏省主席,奉蒋介石密令,制造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在黄埔嫡系将领中,顾祝同初为“八大金刚”之一,后又列名“五虎上将”,国民党军政高层“军中圣人”。



抗日军坛圣人:顾祝同


国民党军高级将领,一级陆军上将。江苏涟水人。在蒋介石早年的得力干将"五虎将"中,顾祝同是唯一到台湾后晋升一级上将的,足见其在国民党军界的地位。

顾祝同

1916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科,1919年毕业后先任长江上游总部第四旅连长。1922年任粤军第二军参谋。1924年黄埔军校初创时任中校战术教官兼管理部主任。次年东征中任教导第2团营长、第2团团副,后升任国民革命军第3师参谋长、副师长。1926年北伐中任第一路军第3师师长。次年9月任第九军军长。1930年2月蒋阎冯中原大战时,任第十六路军总指挥、洛阳行营主任。次年调任国民政府警卫军军长,年底任江苏省政府主席。1933年参与对红军的第五次围剿,任北路军总司令。1935年任重庆行营主任兼贵州省政府主席。西安事变后,兼任西安行营主任。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开始后,任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司令长官,兼江苏省政府主席。1941年1月,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在安徽泾县策划指挥了皖南事变。1945年5月,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徐州绥靖主任等职。1946年任陆军总司令。1948年任国防部参谋总长。1949年4月,重任陆军总司令,12月任“西南军政长官”。1950年3月去台湾,曾兼台湾“国防部”代部长。1972年任“总统府”战略顾问。1987年1月17日卒于台湾。


1891 年11 月22 日出生在江苏省涟水县城张家巷,生于清末,长于乱世,先在私塾读书,后入县立高小求学,1910年又考入江苏省陆军小学学习。辛亥革命一声炮响,他受到革命潮流的鼓动,参加了革命军,任陆军第九师的排长。不久,南北和议妥协,革命失败,他又返校继续学习,并于1912 年夏毕业,同年加入了国民党。

担任职务

1913年,袁世凯督率北洋军队向革命军反扑,刚毕业不久的顾祝同闻讯赶往南京,担任南京卫戍部参谋。南京失守后,他又逃往上海,从事地下反袁斗争。袁世凯的"皇帝梦"破产后,顾祝同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学习,1919年完成学业,先后担任长江上游总部第四旅连长和湖南清乡司令部卫队营营副等职。

1921 年5 月,孙中山先生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顾祝同由长沙只身南下桂林,投奔孙中山,受任为粤军第二军军事教导队区队长。当时蒋介石在军部担任参谋长,由此两人结识。

升职

当陈炯明叛变时,该军扩编为东路讨贼军,蒋介石特荐顾祝同为总部副官长,随侍蒋介石左右,形影不离。这为他以后的升迁埋下了"种子"。1924 年6 月,黄埔军校成立。蒋介石任校长,特邀顾祝同任中校顾祝同战术教官兼管理部主任。11 月11日,孙中山下令组建国民党党军,蒋介石被委

顾祝同

任为军事秘书,蒋再组建教导团,任顾为二团一营营长之职。顾率领的部队连续取得二次东征的淡水和惠州之役的胜利,因功升任第二团团长,在北伐战争中,他在何应钦的东路军军,一路势如破竹,从福建打到江苏,升为第三师师长,接着在龙潭之役大败背水一战的孙传芳,升为第九军军长,辖涂思宗第三师、黄国梁第十四师,陈诚第二十一师。短短三年内,顾由一员中校教官跃升为中将军长,成为国民党军界的显赫人物。顾祝同治军有一套异于他人的治军术。对于士兵,他平时不严格地要求纪律,不禁嫖赌,只要求临阵不怕死,能冲锋陷阵;对于军官,则以小恩小惠笼络,每月都以会议为名,宴请一次;对于营连长以下军官,允许吃空额;对于作战受伤的军官,则多给安家抚恤费;对于退伍老兵,安置于农场或资助其经商,使其有生活出路。他还办子弟学校,使退伍官兵子女少有所学。他的这一套很得人心,获得了"宽厚待人"的"大慈大悲"的美名。但是,他对于共产党,对于反蒋的革命人士,却大挥屠刀,毫不留情。

1928年,蒋介石为建立统一"王朝",兴师"二次北伐"。以刘峙和顾祝同的第一军和第九军为主力,向孙传芳发起进攻,第一军担任津浦路正面攻击,第九军担任津浦路左路攻击。攻占临淮关后,顾怕突前吃亏,他第一次指挥三个师大规模作战,心慌手乱。忽然风传撤退,顾祝同不假思索,立即率队撤退。而刘峙乘胜前进,在长淮卫与孙军遭遇,一战而胜,占领了蚌埠,抢去了头功。此时,顾祝同部已后撤60公里,而刘峙部却前进了20公里。此仗结束后,改变了何应钦的看法,原来何考虑顾的作战能力强,稳健能干,欲使顾指挥两个军,有意栽培。通过此次战争,发现顾优柔寡断,非统率大兵团作战的将才。此后的一段时间,顾祝同归刘峙指挥,升官总在刘峙之后。当时就有人称刘峙和顾祝同为何应钦的哼哈二将,他们两个加上蒋鼎文和钱大均并称何系四大金刚。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顾祝同奉命率第二师向武汉进击。由于蒋介石收买了桂系将领李明瑞、杨腾辉,所以第二师未经战斗就到达武汉,顾不久任武汉卫、司令。是年冬,他又参加了对唐生智、石友三的作战 。1930年春季,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组成反蒋联合阵线。以七十万大军南北对进,企图一举推翻蒋介石政权,中原大战爆发,顾祝同奉命率部在刘峙的指挥下,沿陇海铁路由东向西攻击。5月11日,他以万选才部战力薄弱,首先夺战归德,迫降万殿尊,石振青两个师,并乘机急进,再克兰封。在遭到冯玉祥部合围堵击时,蒋军第十一师、六师、九师、五十二师均受到很大损失,节节败退,惟顾部能坚守阵地,未受损失,得到蒋赞赏8月底,顾率部参加了向冯玉祥军的总攻,迫使西北军全线溃退。此役后,他升任第一军军长第十六路军总指挥,继任洛阳行营主任,掌管西北军事大权 。

1933年9月,顾祝同被任命为湘、鄂、赣、粤、闽五省“剿匪”军北路总司令,进驻江西抚州,直接指挥五个纵队的兵力,进攻工农红军和苏区。当时,北路军前敌总指挥陈诚经常越级上书,蒋介石也经常越级指挥,他都毫无怨言。11月,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发动“福建事变”,他参加了蒋介石召开的军事会议,研究镇压十九路军的策略。会后,将所部九个师调去福建作战。1934年1月,“福建事变”解决之后,顾祝同重新部署北路军向江西中央苏区进攻。4月,他集中11个师沿抚河50公里宽进攻,终于攻克苏区的北大门广昌(广昌战役),终于迫使中央红军退出根据地进行长征,他命令薛岳率领9个师进行追击,北路军总指挥部改为南昌绥靖公署,把占领区分成8个绥靖区,要求3个月肃清红军遗留的党政系统。这年4月3日,顾进升为陆军二级上将。9月3日调任四川行营主任,他定于11月1日在重庆成立行营,以杨永泰为秘书长,贺国光为参谋长,继续对红军作战。


1945 年5月,国民党召开了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顾祝同又一次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政府由重庆迁都回南京后,顾祝同又升任为陆军总司令,与海军总司令陈诚、空军总司令周至柔并列为军事巨头。内主戎政,外主攻伐。蒋介石挑起全面内战后,顾祝同接替刘峙担任郑州绥靖公署主任,指挥中原地区作战。他以集中主力硬碰硬的战术在龙凤战役中挫败刘伯承的攻势,把中野一步一步逼退回旧黄河北岸,不久后,徐州绥署的薛岳在鲁南战役,莱芜战役相继失败,蒋介石为了实施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命顾祝同坐镇徐州,成立陆军总司令部徐州指挥所,统一指挥原徐州、郑州两绥靖公署的部队。

他到任后,把所辖24 个整编师60 个旅共45 万人的兵力,划分为3个机动兵团,以汤恩伯、王敬久、欧震分别为第一、二、三兵团司令,执行蒋介石的捣巢计划,首先摧毁解放军根据地,使山东解放军丧失人力和武器的补给,等解放军被迫离开根据地像离开巢穴的胡蜂一样乱窜的时候再进行各个击破。他首先以一部兵力进攻交通线,打通徐州至济南的铁路和徐州至临沂的公路,占领鲁南,然后全线进攻鲁中,寻找华东人民解放军主力决战,占领山东,或把解放军压过黄河。为避免在进攻中被解放军分割歼灭,他命令各部加强纵深,采取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方针。

重点进攻

1947 年3 月下旬,顾祝同所部展开进攻,于4月上旬侵占鲁南山区,打通了津浦路兖州至济南段和临沂至兖州的公路,随后,从临沂至大汶口一线向鲁中山区发起进攻。26日,其整编第七十二师杨文泉2个旅于泰安被围,顾仍不为所动,命其主力按预定计划向新泰、蒙阴猛攻,于28日占领蒙阴。5月初,解放军华东野战军见敌军密集不好打,主动向后转移。顾乃判断解放军被迫向东北方向撤退,遂急令其第一兵团进占坦埠、蒙阴地区,第二兵团向博山、张店方向进攻;待第一、第二兵团攻势得逞,协同向东进攻,以实现在鲁中山区与解放军主力决战之企图。4月14 日,其先锋整编第七十四师被华野正副司令陈毅、粟裕采取挖心战术,于重兵集团中割裂包围于孟良崮地区。15 日,顾祝同急令整25师黄百韬师和整八十三师李天霞驰援决战。16 日24 时,他传达蒋介石的旨意,要求部属,"把握战机、万众一心、共同作战",严令解围部队于17 日攻占孟良崮。但他没想到张灵甫率领的这支战力极强的部队连三天都没能支撑下来,居然但就在他下达命令的同时被全部歼灭。经过这次失败,顾祝同在作战部署上采用"并进不如重叠,分进不如合击,以三、四个师重叠交互前进"的指导方针,于6 月25日下令向沂蒙山区发起第三次进攻,企图占领沂水、东里店、南麻等地区,压迫华东野战军撤出鲁中山区。6 月30 日,解放军的刘、邓大军南渡黄河攻击前进,于7 月30 日包围郓城。顾祝同害怕这支部队直趋兖州、徐州,威胁其侧后的安全,遂急调第三十二师到商丘,第六十六师到徐州;又令王敬久第二兵团到鲁西南,统一指挥32、66、70三个整编师保障后方安全。但王敬久指挥不力,三个师被刘伯承全歼(鲁西南战役)。8 月,华东野战军终于分兵作战,他终于等来苦尽甘来的日子。一连取得南麻战斗、临朐战役的胜利,重创粟裕所部,并围歼深入其后方的叶飞、陶勇的两个纵队,使这两只纵队丧失了一半人马。接着,又派范汉杰略地胶东,占领了胶东解放区,这是顾祝同军事生涯的顶点,论功行赏,1948年5月正式出任参谋总长,接替陈诚。

战争打到1948年,国统区物价飞涨,民心不定,士无战志,形式已经不允许再发动进攻了。在7 月至8 月的"南京军事会议"上,顾祝同作了战略问题方案的报告,提出要停止战略进攻,巩固长江以南防线,阻止解放军过江,把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部队编为几个机动兵团,在江南组建二线兵团,以求再度夺回战略主动权。光阴似箭,但蒋军失败的命运比时间的速度还快。

辽沈战役

辽沈战役打响后,人民解放军包围了锦州。此时国民党军在东北只剩长春市、沈阳市、锦州三个战略据点,锦州是沟通关内关外的咽喉,为解锦州之围,顾祝同以参谋总长和最高当局代表的双重身份,与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同机飞往东北,执行蒋介石调出沈阳主力支援辽西的计划。卫立煌建议先飞到锦州,与守将范汉杰商讨作战计划。但到锦州上空时,顾祝同看到解放军正在炮击锦州机场,担心降落后无法再起飞,就拒绝了卫立煌的建议,直接飞到了沈阳。到沈阳后,卫立煌为了说服顾祝同改变由沈阳出兵支援锦州的命令,特意在家中设宴招待他,并授意廖耀湘提出一个从营口海上撤退的方案。但不管卫立煌、廖耀湘如何陈述理由,顾祝同就是一句话:“总统的命令,不能违背。”最后的结局是东北各将自行其是,完全乱了套。

战败

时至10月中旬,顾祝同看到东北败局已定,到徐州部署对解放军决战事宜,力图以少数兵力困守徐州,控制主力于徐蚌间津浦路两侧,作攻势防御,以固长江而保沪宁。顾祝同召见黄埔军校毕业的兵团司令与军长谈话,特别强调:“校长一再交待,这一仗只能打胜,不能打败。打好了你们黄埔学生前途光明,打败了就死无葬身之地。”又和国防部长何应钦商议,想请白崇禧出马,统一指挥武汉、徐州两大集团的军事行动,并派作战厅长郭汝瑰向蒋介石禀报,指示郭向蒋说明白崇禧统一指挥是暂时的,一旦形势好转再调整指挥权。但是,白崇禧比他狡猾,怕当替罪羊,拒绝担任两个战区的指挥责任。白崇禧不干,刘峙指挥不力,他只好硬着头皮以参谋总长的身份到徐州布置一切,提出:"守江必守淮";"放弃次要城市,集中兵力守徐州";"一处作战,各方支援"。他的计划变更尚未及实现,西撤的黄伯韬兵团因张克侠、何基沣起义已于11 月11 日被华东人民解放军包围在碾庄圩地区。他急令"剿总"副司令杜聿明率部东进解围,但黄伯韬兵团还是于22 日晚被全部消灭。接着,李延年兵团、刘汝明兵团受阻,华中来援的黄维第十二兵团在双堆集被围,顾已感到山穷水尽,无能为力,哪里也调不出兵力了。经请示蒋介石,他同意杜聿明部突围,但蒋介石中途变更命令,致使十 三、第二、第十六三个兵团也在陈官庄被困。

半年时间,他直接指挥的淮海战场,主力已基本被消灭干净。 1949 年1 月,蒋介石宣布下野,在防守长江的问题上,他要求汤恩伯为了全局以主力防守长江中游,汤恩伯拿出蒋介石的手令,宣布就是总长也不能违抗总裁手令,搞的顾祝同脸红耳赤。1950 年3 月,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个军事据点失守,顾祝同率参谋本部乘机逃往台湾,兼代"国防部长"。

自1952 年3 月起,顾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充当何应钦的副手,1960 年又调任国防会议秘书长,1968 年再调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1972 年改任"总统府"一级上将战略顾问。败退台湾后,顾祝同的身体一直很好,经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




顾祝同尽管不培植私党,但他的老乡观念、 同学观念还是很浓厚。他对王敬久、王仲廉、冷欣、韩德勤、方先觉等同乡的提拔是很尽力的,他的子弟辈如顾希平、顾锡九、顾心衡、顾新葆、顾祝君、顾祝荣、赵锡田、王连庆、也都是他培养起来的。堂弟顾济潮(黄埔一期)1927年秋北伐战争临颖战役中阵亡。凡江苏人特别是涟水人,他都特别关照。顾祝同对能够带兵打仗的军官非常钟爱,即使其犯了军纪,也常从轻处理。他对团长以上军官,每月都发一笔补助;营级军官虽没有明补,但每人每月可透支100元军费;连长吃几个空额也不追 究;年纪大了不能再当兵的,就安置到他创办的农场里,或资助一笔钱,让他们经营小商业。他对部下的宽厚,笼络了不少人。他这一套办法,使他在国民党军队中 获得了“军中圣人”的美名。到晚年,他的部下常去看望他,大家都敬重地称他为“墨公”。1973年5月,82岁的顾祝同与何应钦一起,参观访问了金门与澎湖诸岛。在金门时,顾祝同特地参观了炮兵工事,直夸工事整修得坚固。


顾祝同晚年的照片

顾祝同从1982年起,开始口述回忆录,名为《墨三九十自述》,由其秘书记录整理后出版。顾祝同的晚年生活很有规律。他每天早睡早起,一直保持着散步的习惯。顾喜欢养花, 认为养花不仅能陶冶性情,还能锻炼身体。

1985年8月10日,已是94岁高龄的顾祝同突患老年性高血压,8月12日,顾祝同一时又兴起,前往花市赏花。当晚返回寓所后,病情加重,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高血压引起的脑部微血管阻塞,顾祝同从此住进医院,卧床不起,1987年1月17日凌晨4时20分,顾祝同因病重不治,死于台湾三军总医院,终年96岁。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